首页> 全部小说> 军事历史> 擒龙之王

>

擒龙之王

李侠著

本文标签:

军事历史小说《擒龙之王》,由网络作家“李侠”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李侠庞天穆,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李侠应了一声,自在心中沉思。因他听乔琚问过一句“赤那?还是宋人?”才特意回来试探。他懂一点蒙语,知道“赤那”在蒙语里是“狼”的意思,也是一个人名。此时得到的消息虽不多,但似乎已足够了...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李侠庞天穆   更新: 2022-11-29 01:26: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推文提供李侠最新小说擒龙之王最新章节全文小说免费小说,擒龙之王是作者李侠所著的一本文笔情节俱佳的作品,值得书友小说品鉴。

第3章 同伙


李侠没和他争执,颇有耐心地回答了自己为何被锁在这里。

刘金锁听了之后反问道:“你也要去开封?

“是。

李侠稍作沉吟,问道:“刘大侠也去吗?

刘金锁傲然道:“不错,我要到北面干一番大事!

“哦?是何大事?

刘金锁耸耸肩,“不清楚,你小子别瞎问。

“谢过刘大侠了。对了,这边有晚饭吗?

刘金锁道:“一会就开饭了,我让老书呆给你带过来。

~~

天色渐暗,屋中没有点烛火,只有一点月光。

“刘金锁的刺青,是这么一回事……

他想要威武、霸道的花样,一听那‘金枪鏖战三千阵’他就喜欢,

连图案都没细看就躺下,吆喝让人快绣,等起来一看,就成了这样……

说话的人名叫韩承绪,就是刘金锁说的那位“老书呆了。

年纪在六十岁左右,满头白发,身材瘦小。

带着孙女韩巧儿游历四海,精通蒙语、女真语,汉语,这次北上倒也需要这类翻译。

韩承绪是个爱聊天的,给李侠送了饭,就坐在屋中闲聊。

“韩先生是哪里人?

“我祖辈是宋人,但我这辈子前四十年都是金人,生在金国,长在金国。

直到二十余年前,宋、蒙联盟灭金,我又成了宋人。

但只怕,这大宋要又一次重蹈当年联金灭辽的覆辙喽……

听韩承绪说着,李侠知道了自己所在的年份。

南宋末年。

成吉思汗已经死了快三十年了。

而成吉思汗的孙子、灭亡南宋的忽必烈如今正值壮年。

如今大蒙古汗国的可汗是蒙哥。

蒙哥也是成吉思汗的孙子,是忽必烈的同母大哥。

五年多以前,蒙哥登基之后,任命忽必烈为“总领漠南汉地军国庶事,经略府就设在开封。

李侠终于搞明白了,这次要去的地方是未来那位元朝开国皇帝忽必烈的经略之地。

“这次去开封要做什么,还不太清楚,但不外乎就几种可能,投毒、暗谍、刺杀、救人。

李侠不由一怔,难不成是让我们这群死士去刺杀大元皇帝忽必烈?

韩承绪接着说道:“你是死囚、我是俘虏,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人。

就算死在了北面,明面上也不是大宋的人。

听说如今形势紧张,蒙古想要毁掉和约南下,我们这次过去,怎么想都是……唉。

~~

韩承绪走后,李侠知道此次的自己是在用“必死换一个“九死一生。

次日聂仲由过来,给李侠带了一柄长剑,同时还带来了一个人……白茂。

“准备一下,明日天不亮就出发。

聂仲由随手把长剑丢给李侠。

接着,他对白茂说了一句“你若敢逃,你娘的命就没了转身走了出去。

李侠拿着那柄古剑把玩着,对聂仲由这种做派暗自摇头。

一天到晚的,不是“你爹在我手里或“你娘在我手里,没水平。

白茂显得很郁闷,往李侠屋里一坐,开始唉声叹气。

“你怎么来了?

白茂一听李侠开口,吓了一跳,何况李侠现在手里还拿着一柄剑。

他连忙往后撤了几步,直到看清李侠脚上栓着铁链才放松下来。

“就那位。

白茂撇了撇嘴,示意聂仲由离开的方向,道:“长得跟个螳螂似的……

他说一看我就觉得我长得机灵,正好他缺个手艺人,考虑之后,决定带我去办个差事。

李侠道:“他长得确实像螳螂。

“是吧,这狗官差。

“来,白毛鼠,帮我把镣铐解开。

白茂赔笑道:“李大哥,别吧?

我要是惹恼了那只螳螂,他杀了我娘咋办?

李侠摸了摸下巴,笑道:“算了,你也不容易。

他心想聂仲由安排白茂住这个屋就是存着试探白茂听不听话的意思。

这夜,白茂是在屋顶横梁上睡的。

天光未亮之际,有人在院子里敲了一声锣。

“鸡鸣狗盗们,都起了!

爷爷带你们到北面故土逛一逛……

一行人在聂仲由带领下前往开封。

队伍一共有三十二人,扮成商队,带了六辆马车拉着货物,每辆车两匹马。

货物由马车载,人却只能靠步行,从临安府走到当涂县花了整整六天。

韩承绪作为曾经的金国翻译官,李侠这六天就跟着他求教蒙语、女真语。

李侠语言天赋不算好,但胜在刻苦、专注,一如他曾经练习击剑之时,进益飞快。

而韩巧儿蒙语还不熟练,正好跟李侠相互练习。

这日,走到了采石矶,即后世的马鞍山市。

采石矶作为长江渡口之一,官道上设了关口收税。

他们这一行人本就是扮作商队,免不了缴税、盘查。

官府严禁铁器、铜钱向北流通,他们的马车上有不少这些违禁品。

每次过关,聂仲由从来不拿出什么官府信令,全是靠用钱贿赂。

队伍中有个名叫吴德贤的中年男子,表面上是这个商队的领头,实则在聂仲由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

见税兵来查,吴德贤熟练地揣着他那装着铜钱的褡裢就凑了上去应付。

至于其他人,则是站在路边等着。

李侠戴着镣铐,站在道旁,忽听队伍里有人低声骂了一句。

“纲纪废弛,只看此事便知平日里有多少铜铁外流,国事亦是坏在这些顽痞身上……

李侠侧目看去,见说话的果然又是蒋兴。

蒋兴是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军官出身,爱国人士,队伍中的二号人物。

“闭嘴,万一被他们听到,平添许多麻烦。聂仲由淡淡应道。

蒋兴闻言咧开嘴,不屑地哼了一声。

他们前几次遇到盘查,吴德贤行贿都很顺利,但今天似乎有些小麻烦。

那领头的税兵看过货物,摩挲着脸上的大胡子,往这边走了过来,仔细打量着他们这一行人。

“骗你爷爷呢,这他娘是商队?

他看向李侠,又道:“靠,咋还有个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