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唐九九《法医王妃有点飒》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唐九九《法医王妃有点飒》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法医王妃有点飒

小说:穿越重生

角色:唐九九唐小姐

简介: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
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 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九九不奉陪
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
唐九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
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法医王妃有点飒

《法医王妃有点飒》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纤瘦白皙的喉咙被一只大手无情掐住。

  下一瞬,充满玩味的嗓音响起,不屑且鄙夷。

  “啧!这就是唐大将军养出来的好女儿?脱衣爬床,花街柳巷的姑娘怕是都比不上唐小姐三分。”

  大手慢慢收拢,女人脸色慢慢发青,呼吸困难,艰难挣扎……

  咳咳咳!

  唐九九豁然惊醒,大口大口的喘气!

  该死,又梦见了原主的记忆,还是原主死前最耿耿于怀的记忆!

  说来这身体也叫唐九九,大梁国大将军之女,又嫁给了心上人秦王做正妃。

  身份体面,可她背后活得却一点都不体面。

  爹娘不疼,丈夫不爱。

  进门一年了,见秦王的次数屈指可数。

  秦王讨厌唐九九,把她当作皇上赐给他的一个羞辱。

  因为她是大梁国出了名的丑女,左脸硕大一块红色胎记让她看上去像只恶鬼!

  而唐九九出嫁前才知道,这个可怕的胎记原来是人为。

  当年她甫一出生,她那笃信道教的大将军爹就请了个道士给她卜卦。

  卦象显示,她是魅狐转世,天生媚态,成人之后必会霍乱君主,扰乱朝纲,必要毁其容颜,秘之隐之,不得告人,避免入宫,等到破身之日,胎记自消,一切方安。

  可怜的唐九九,盼着念着那个洞房花烛夜,期待着一夜缠绵,自己能褪去那个不能与人言的胎记,惊艳她的爱郎。

  结果,等了一年的洞房花烛,等到了死都没等到。

  还因为搞小动作,被心上人关禁闭,伤心不已,卧床不起。

  直到前几天一命呜呼,身体里的灵魂换成了来自现代的金牌法医唐九九。

  啧啧,多傻的姑娘啊。

  唐九九叹气。

  天地之大任鸟飞,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不满大街都是。

  踹了这秦王,找个口味重的滚个床单,到时候一代美人倾国倾城,还怕没男人?

  唐九九正幻想着呢,房门就被人敲的框框响。

  “开门,开门,快开门。”

  “是我,刘管家,快开门,快点,开门。”

  刘管家。

  秦王府的老人了,仗着自己在秦王府的地位,向来是不把唐九九放在眼里的。

  加之唐九九本身的性子懦弱,秦王又压根不罩着她,她在秦王府的地位每况愈下。

  瞧瞧,现在一个奴才就能对她大呼小叫的了。

  “开门,开门,还不快开门。”拍门声有些不耐烦了。

  得,是时候立立威风,好赖也是堂堂秦王妃。

  这刘管家平日里欺负那可怜唐九九欺负的也不少,今儿是时候讨一点回来了。

  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唐九九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劈头就是一个耳光落了下来:

  “狗东西,让你拍,也不看看这是谁的房门!”

  这一巴掌打的甚重,她权当是报答借身之恩,替死去的唐九九报仇了。

  也当是杀鸡儆猴,叫王府的人知道,她可不再是那个任人欺辱的唐九九!


  这一巴掌果然奏效。

  跟在刘管家身后的一众奴才,愣是气都不敢喘一口。

  这一年,这形同虚设的王妃谁放在过眼里?

  今天她忽然发飙,大家才意识到她到底是皇上御赐的王妃、大将军府的嫡长女,一时既是吃惊又是惶恐,都没了声响。

  刘管家被打的懵了过去,昔日那个看到逆来顺受懦弱的丑八怪,居然,居然打了他!

  这一巴掌不是做梦,这一巴掌挨的结结实实,痛的他半个脑子还嗡嗡嗡的在作响。

  他心里发恨,可怎敢还手,只能忍着一股怒气,道:“奴才失礼,奴才是奉王爷的命令,请王妃过去一趟。”

  “请?”

  唐九九扫了一眼眼前浩浩汤汤的壮丁们,这架势是来请她的吗?

  如果不是她发了威,他们分明是来押解罪犯的。

  她鄙夷嘲讽的语气,更是让大家静若寒蝉,原来王妃发威起来的样子如此狰狞吓人。

  本身她那张脸就骇人,如今一冷脸,宛若地狱罗刹,浑然一股气势压的人透不过起来。

  “去告诉王爷,有事,他来,本妃还被软禁着呢。”

  唐九九讽刺一笑,轰然关上了房门,只留下一行人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王妃,疯了?”

  许久有人得出了结论。

  很快,这个结论传到了秦王曲天蘅耳朵里。

  彼时,曲天蘅正抱着怀中哭哭啼啼的美人柔声安慰。

  这样的他,怎样都没法和记忆里那个横眉冷斥唐九九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王,王爷,王妃不肯来,她让您亲自去,她还,还打了刘管家,大家说她可能,可能……”

  “可能什么?”

  男人温柔的脸转过来,目光落在跪在面前的奴才身上,眼底透着薄怒。

  “可能是疯了。”

  跪着的奴才颤声回答。

  曲天蘅猛然站起了身,吓的怀中美人一惊。

  “爷,不然,不然就算了吧,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一个丫鬟而已。”

  美人话是这样说,可是眼中的泪却断线珍珠一般落了下来。

  谁都知道,余美人的丫鬟不是寻常人,而是余美人的亲妹子。

  曲天蘅看了一眼那梨花带泪哭的叫人心碎的美人,又看了一眼美人边上浮肿着一张脸的丫鬟,眉心拢在了一起。

  “走,本王这就去给你讨个公道。”

  *

  曲天蘅还真的亲自来了。

  唐九九本来打算翻个身继续睡觉,房门却被粗暴的踹开。

  打头进来的,便是秦王曲天蘅。

  这是穿越的唐九九第一次真正见到这位原主的心上人。

  只见他的身后是如墨的黑夜,门上挂着的两盏灯笼在他身上渡了一层暖黄的颜色,可他周身气息却比黑夜还瘆人。

  走的近了,看清了他的五官,长得很勾魂,浓眉俊眸,鼻梁高挺,嘴唇饱满,英气而不乏性感。

  如果满分是十分,这长相妥妥的能拿到九分,少一分怕他骄傲。

  就是这脾气,啧啧,不能恭维。

  “王爷晚上好啊。”

  既然知道对方讨厌自己,唐九九也不端起三从四德的架子来。

  本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他如果不招惹她,她在离开王府前也会和他和平相处。

  可是显然,曲天蘅今天就是来找茬的,还是组团来找茬。

  看着他身边哭的好不凄惨的美人和美人身后委屈的咬着嘴唇的丫鬟,她就知道今天晚上估计不太平了。

  “唐九九,跪下。”

  “呵。”

  眼前这张冷峻如霜的容颜换,做常人早被震慑到动弹不得,唐九九却笑意淡然。

  修长的手指指向曲天蘅,又缓缓的划向他身边的女人。

  “跪下。”


  余慧一怔,断没想到唐九九居然敢如此大胆。

  不过转念一想,她又缓缓戚戚然的跪下身去,当然,她也料想到有一双手会搀住她。

  谁不知道,王爷最疼她了。

  为了她,新婚夜王爷让唐九九独守空房,更是把本属于正妃的朝晖阁赐给她住,把唐九九赶到了这偏远的清秋阁。

  而且“犯了错误”的是唐九九,她却还这样态度嚣张,今儿王爷或许真的会上书禀奏,请求休妻了。

  她乐的看好戏,眼底深处的得意毫不保留的落入了唐九九的眼中。

  这个女人,就是曲天蘅最近盛宠着的美人余慧。

  听说她进秦王府前,是妙玉楼的台柱,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

  但在唐九九眼里,这女人却不过是一个才情学识过人的绿茶婊、白莲花。

  装是她的拿手伎俩,眼泪是她的绝佳道具。

  靠着这两招她通吃了王府上下所有人心,如今甚得曲天蘅恩宠,是秦王府人心所向的真正主母。

  而正是这样一个看上去温柔可人的美人,却在唐九九被关禁闭后,每日里借着请安的名目,风雨无阻的过来对可怜的唐九九冷嘲热讽秀恩爱,活活气死了唐九九。

  这种女人,典型的美人皮下蛇蝎心。

  刚穿越几天,唐九九倒是没和她交过手。

  本以为是余慧甚得恩宠,忙的顾不上她这个名存实亡的秦王妃,没想到她还真是不让她闲着。

  今天夜深,她哭哭啼啼的上门,不知道又要玩哪一出,正好她也闲着,倒是陪她玩玩。

  唐九九的目光扫过曲天蘅,淡声道:“王爷素来公平,这余慧尚未进门,便是进门也顶多是个侧妃,见本妃并不下跪,那本妃这跪也就免了。王爷不如直接说了今儿过来,所为何事?”

  她变了,这种改变完全不是疯了。

  她眼底的不屑、睿智、淡漠已寻不到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唐九九的半分影子。

  若不是脸上红色的巨大胎记,他都认不得她了。

  曲天蘅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异样,面色却更为冷冽严厉:“为什么打余梦?”

  余梦,余慧的亲妹妹,也是贴身侍婢。

  余慧得宠后一起带进的秦王府,妹因姐贵,虽说是丫鬟身份,府上人人都当她是个小主子。

  比起余慧,她姿色也不弱,大家私底下都说,王爷兴许会收了她。

  以前的唐九九是极在意余梦的,如今的唐九九完全当她是空气。

  不过是因为曲天蘅指名道姓了余梦,她才发现余梦的存在,顺带的发现了余梦那张肿的老高的左脸。

  唐九九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直接走到了余梦面前。

  余梦只觉得一股阴冷的气势扑面而来,竟然吓的忘记了躲闪。

  “啪!”

  重重一个耳光,猛然落在了她的右脸颊上,生生把她打的跌倒在了地上,痛的她一声尖叫。

  同时尖叫的,还有她的好姐姐余慧。

  “啊,小梦,小梦你没事吧小梦。”

  慌忙搀扶起余梦,声音里带着浓重的哭腔:“王爷,算了,我们走吧,我怕。”

  最后两个字,怯生生又充满委屈,啧啧,好演技。


  唐九九笑了,抱着手臂看热闹一样看她演戏。

  曲天蘅怒了:“唐九九,放肆。”

  “别误会,我也不过就是想证明一下我自己的清白。”

  放下手臂,唐九九扭了扭左手手腕,嘴角露出一抹嗤笑:

  “王爷你可能不知道,我是左撇子。

  而且,前几天我运动的时候划伤了右手手腕,你派来看着我的两个门神都看到的,大夫还是他们给请的,这纱布也是大夫早上新来换过的。能把她的左脸打成包子,你觉得我用一只受伤的右手做不做得到?

  再说,我禁闭着呢,王爷您下的令,没告诉余美人啊?”

  说完她撩起右手,手腕上果然包着厚厚的纱布。

  余慧一时没想到唐九九还关着禁闭这事,慌了:“是,是余梦来给王妃请安的时候,王妃打的。”

  “呦,你当看门的瞎啊,嫁祸也要有点水准,美人儿。”

  唐九九一脸戏谑。

  曲天蘅眸色里,一瞬的怔忡。

  之前的唐九九,虽然他不愿接触,不过仅有的几次,印象就是蠢笨怯懦、胆小如鼠。

  可现在说出的话却条理清晰、推理得当,完全找不出破绽。

  确实,余梦的脸不是她打的,他早就知道。

  因为余梦左边脸上除了指痕外,还有一个戒指的痕迹,显然打人的人带了一个戒指,而唐九九是从来不带任何戒指的。

  他知道唐九九无辜却依然针对她,自然有他的用意,没想到她居然不像是往常被冤枉了一样哭哭啼啼,反倒用如此“别致”的办法证明了她的清白。

  唐九九,是被关禁闭后活聪明了吗?

  “王,王爷,王妃,王妃……”

  面对唐九九条理清晰的自我澄清,余慧慌了神。

  她害怕曲天蘅知道她是蓄意嫁祸,那么她所营造的美好形象将会毁于一旦。

  她虚弱的狡辩着,万幸曲天蘅似乎全心全意的信任着她。

  “起来吧,此事本王会处理的,你先带余梦回去敷药。”

  “谢王爷。”

  余慧眼底的慌张一扫而空,她就知道,唐九九说再多都无用,王爷根本不相信她,王爷讨厌她。

  不,整个王府,甚至她娘家的人也讨厌她。

  余慧就想不明白了,皇上怎能如此糊涂,将唐九九许配给了秦王。

  这谪仙一般的美男,生生叫唐九九给糟践了。

  带着余梦出了院子走到一半,她就后悔不该把秦王单独留在那,谁知道这个丑八怪会不会做出什么恶心的事情。

  上次她竟然看到她偷偷的亲吻王爷的画像,想到就让人想吐,就她也配。

  想到这,她把余梦往边上一推,冷冷道:“自己回去,我去找王爷。”

  唐九九那一巴掌真是极重,打的余梦整个脑子嗡嗡作响,如今被一推,差点摔在地上,她痛楚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却不敢有任何怨言。

  “是,姐姐。”

  余慧匆匆回去,却被侍卫拦在了门口,说是王爷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去。

  既是曲天蘅的命令,她也不敢违拗,心里总担心曲天蘅吃亏。

  遥遥站在院子外透过昏黄的灯火,只能看到雕花的纸窗后,两个遥遥而立的身影。


  余慧等人走后,屋内只剩下唐九九和曲天蘅。

  唐九九有意后退到远处,站的这么远,才终于闻不到他身上庸俗的脂粉味。

  余慧出身低贱,用的东西也庸俗。

  胭脂水粉糊了一身,刚才又在曲天蘅怀中哭哭啼啼半天,生生染的曲天蘅整个人都臭气熏天的。

  唐九九讨厌闻到这股味道,退让三舍,她不知道这一举动看在曲天蘅眼中,又是一出奇异的戏。

  自她嫁入王府之后,就算和他见面次数甚少,她胆子又小,可是只要见着,她都是极尽所能的诱惑他,讨好他,勾引他。

  如今,却用这样的目光看着他。

  她眼底里的厌恶神色,他一览无余。

  她居然敢厌恶他!

  “唐九九,今日的事情本王不想追究,明日就是五月节,父皇邀请你我进宫赏灯,你若再出任何差池,本王必……”

  “必什么?人都被你关了,难不成你还想打死我?”

  他的话陡然被截断,她那副戏谑的表情,让他面色阴霾了一瞬。

  “唐九九,总之你好自为之,别给我丢脸。”

  “那就别带我啊。”她慵懒的往床上一躺,一副老子还不爱去的表情。

  她到底吃错什么药了?

  曲天蘅是极力忍耐着捏死她的冲动。

  粘人唯唯诺诺的唐九九让他恶心,这样的唐九九却让人有些气短。

  她好像总有办法把你的话给堵在喉咙里。

  显然,两人是无法愉快的交谈的。

  曲天蘅不悦,唐九九还不高兴呢。

  这张帅脸耐看是耐看,不过也太不讨喜,她真怕自己冲动起来一套组合拳把他打成猪头。

  好在,离开他是迟早的事情,她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彻底适应这里的生活和这个身体。

  等到时机成熟了,别说是这几道院门,就是九重宫阙她也照样给它翻出去。

  *

  九重宫阙,重重高耸。

  等到真的置身之中,唐九九就想收回自己昨天的大话了。

  这根本不是她的能力能翻得出去的啊。

  皇宫,五月灯会。

  金水河环绕着整个皇宫,河上一共九座白玉拱桥和五根植入水中祥云石柱,预示着九五之尊之意。

  马车驶过金水河上的白玉桥进了宫门,五重宫门,重重守卫森严,就算是这样喜气洋洋的节日里,也透着一股肃杀静穆。

  康正殿,妆金饰银,雕龙绘凤,芬芳扑鼻。

  唐九九跟着曲天蘅进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有不少的人了。

  男人们的装扮几乎和曲天蘅并无异样,古代穿戴打扮都有讲究,唐九九认识几个,都是王爷,也有些记忆里没有的,不过大抵也是皇亲国戚。

  粗略一数有个七八个,一个个都是姿色不凡,各有千秋,看来基因不错。

  这些人基本都带着女眷,有的还带着孩子,大家都亲切的聊着天,唯独没有人上来和唐九九打招呼。

  被冷漠排挤了,没关系,她向来也不爱热闹。

  大抵那死去的唐九九也早就习惯了,地狱罗刹一样的脸,确实让她人缘极其稀薄。

  一人无聊,索性研究起房子上的壁灯来,背后,忽然有人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

  “六嫂。”


  唐九九转过身,就看见脚边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可爱的像果冻冰淇淋,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他叫她六嫂,估计是曲天蘅的弟弟吧?

  唐九九心情大好,蹲下身:“你好啊。”

  “给你,六嫂。”

  肥嘟嘟的小手递送过来一块手帕。她一怔,却听小娃娃道:“六嫂要是哭了可以擦眼泪。”

  “谁要哭。”她笑道。

  小娃却无比认真:“上次六嫂进宫来不就一个人偷偷的在花园里哭吗?”

  呵呵,上次的六嫂可不是现在的六嫂了,她还是很感激小娃娃的好意的。

  “谢谢你了。”

  她伸手捏了捏小娃娃的脸,小娃娃显然的很开心的样子,甜甜的对她弯起了嘴角。

  她又伸手揉了揉小娃娃的脑袋,小娃娃笑的更灿烂。

  这孩子,真好玩。

  她正要继续揉小孩的头,却被一双铁臂抓住了手腕:“别理他,走。”

  她回头,就看到了那小娃刚才还笑容甜美的脸上,一双大眼睛通红了一片,眼泪悬而欲落,小脑袋缓缓的垂了下去。

  那表情不该出现在一张这么稚嫩的面孔上的,唐九九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甩开了曲天蘅的手,重新蹲回了小孩面前。

  小孩却转过了身,声音落寞:“六嫂不要理我,六哥一会儿不高兴了,我走了。”

  说完,他小跑着从边上的侧门消失在了宫殿里。

  唐九九怔忡了半晌,似乎想到了这是谁。

  皇十二子,曲田野,一个宫婢的孩子,也是老皇帝最不上心的孩子。

  当年,曲田野的母亲只是齐妃宫里的一个小宫女,暗耍心机偷得和皇上一夜缠绵并且一炮中地。

  小心翼翼十月怀胎,产下龙子后她抱着孩子,向皇上说明了那夜黑灯瞎火里与君缠绵的是她。

  原以为几分姿色加上儿子傍身必能捞个位置坐坐,不想适得其反,皇上盛怒杖毙了她,把她的孩子丢去了别院,一养就是六年,只有在逢年过节才接进宫小住。

  宫里的皇子公主们对这个弟弟也很是厌恶,平素里从不同他亲近,他从来都是形单影只,孤独落寞。

  唐九九很是心疼这个孩子。

  只是有一个人,却冷冷的在她耳畔警告道:“唐九九,少和他亲近。”

  唐九九站起身,注视了曲天蘅许久,才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一声。

  及至天色暗沉,赏花灯会开始,两人再没有一句交流,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场家宴着实无聊,唐九九只想赶紧回去睡大头觉,只是一场陡然变故,打乱了整个灯会。

  死人了。

  死的不是别人,正是曲天野!

  灯会进行到一半,奶娘才发现他不见了,到处找,最后在御花园的锦鲤池中发现了他。

  捞起来的时候,人已经断了气。

  出了这等事,十二皇子的奶娘和侍从难逃其咎。

  皇上当众下令要将两人杖毙,原因是两人看管不力导致十二皇子失足落水溺亡。

  而十二皇子一生未得到过皇上半分疼爱,直到死,皇上才心痛不已的抱住了他娇小的身体,苍老的容颜上的悲怆,让人唏嘘。

  几个宫妃也做做样子的抹了抹眼泪,唯独唐九九站在那怔忡了半天,猛然大叫道:“不许杖毙奶娘和侍从。”

  这一声,不仅惊了曲天蘅,更是惊了在场所有人,是谁敢竟敢阻止皇命,如此胆大包天!

  寻着声看来,大家眼底的震惊换成了讥诮,原来是这向来没存在感的丑八怪唐九九,这就不奇怪了,她向来蠢笨愚钝,老六好“福气”,娶了这么个“好娇妻”。

  众人鄙夷的目光就像是淬了热油的辣椒,曲天蘅的脸色一片阴霾,他就知道带她来定然和每次一样都要闹出笑话。

  这不就是那个人的目的,那个人不就想看到他变成众人的笑柄,现在他得逞了,唐九九不负所望的再次做了荒唐事。


  曲天蘅的眼眸深处,掩着一份深深的冷意。

  只是他没想到,唐九九非但胆大妄为的阻拦皇命,甚至一步上了前,蹲在了曲天野尸体边,握住了曲天野的手。

  “放肆。”

  龙颜盛怒,唐九九被吓了一跳,却不是因为对方尊贵的身份,而是因为靠的太近他嗓门太响。

  老皇帝中气十足嘛,看来最少还能活十年。

  她也不管,径自掰开了曲天野的手:“十二皇子并非失足溺毙,而是被人推入水中,父皇您看。”

  曲田野的掌心被打开,里面赫然是几根流苏,像是玉佩下面的穗子。

  曲天蘅眼色微眯,目光落在唐九九瘦削的背影上,眼底吃惊中也夹了几分复杂之色。

  唐九九是在信口胡说,还是真如其言?

  老皇帝也怔了怔,旋即悲愤问道:“唐九九,凶手是谁?”

  她又不是神仙,她怎么知道凶手是谁。

  不过也能理解,丧子之痛,天下又有几个父母还能理智。

  唐九九耐心解说:“父皇,是谁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确定十二弟不是溺亡的。这穗子和十二弟身上的并不一样,显然是别人身上的。若是十二弟落水前就拽着这穗子了,那么落水后必会因为拍打水面而松开,而现在,穗子依旧在十二弟掌心中。”

  怕老皇帝不相信,她掏出了一块手帕:“父皇,还有个法子,最能证明十二弟不是溺亡的,麻烦您把十二弟放平。”

  老皇帝将信将疑,不过还是依照唐九九的话放平了孩子。

  唐九九看着躺在地上了无生气的孩子,想到他的坎坷一生和他的善良天真,心里难受。

  手指轻轻抚过那张睡着了一样恬静的脸,她语气温柔而坚定。

  “好孩子,六嫂不会让你枉死的。”

  周围的气氛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曲天蘅心里有什么东西猛然一颤,眼里那张丑陋的脸孔,破天荒的变得柔和起来。

  唐九九替曲天野顺了顺凌乱的头发,然后,伸手轻轻卡住了曲田野的下巴,掰开了曲田野的嘴。

  “你干什么?”

  老皇帝一看儿子死了还要受到这种待遇,龙颜薄怒。

  唐九九专注于验尸,一时竟忘记了现在的场合,低喝一声:“别吵。”

  众人惊,老皇帝脸色愠色更浓。

  下一刻,却见唐九九更为过分,竟然把那方白手帕裹在了手指上,探入了曲田野的嘴巴深处。

  “放肆。”

  老皇帝彻底怒了。

  “唐九九你疯了。”

  “唐九九你找死。”

  众人跟着一起吼。

  不知道谁推了她一把,唐九九不设防,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好巧不巧磕到一块尖石头上。

  我了个去,痛的唐九九倒抽冷气。

  一只手在各种怒骂训斥声中伸了出来。

  唐九九抬头一看。

  呦,竟然是她家王爷,脸色有点黑,是觉得她丢人了?

  顺着他的手站起身,唐九九冷扫了一圈周围,一群蠢货。

  要不是想还孩子一公道,但凭这些蠢货这么对她,这事她还不管了呢。

  深呼吸一口,告诉自己淡定冷静。

  看向老皇帝,唐九九目光镇静,神情淡然,伸手递出刚刚那方白帕。

  “父皇,我只是想证明给您看十二弟是被移尸此处,并非溺亡,您看。”


  大家看着手帕,包括老皇帝,可都完全不明白她要表达的意思。

  唐九九暗自叹息,真费劲啊。

  “手帕是干净的,这就是证据。这鲤鱼池栽了荷花,底下是淤泥,如果真是溺亡,必搅起一池泥水,嘴里、喉咙里一定会吸入大量淤泥,可是十二弟嘴巴和咽喉之中却干干净净,说明他入水前就已经停止了呼吸。”

  这下大伙明白了,老皇帝再度怒了。

  “所以,天野确实是被人杀害的?”

  废话。

  唐九九点点:“是。”

  “是谁,是谁敢加害朕的儿子!”

  老皇帝一声怒吼,震的唐九九耳膜疼了一疼,传说中的龙颜震怒啊,真有那么丢丢可怕。

  周围人静若寒蝉。

  老皇帝也是傻,以为抖抖威风凶手就会吓原形毕露,匍匐求饶了?

  敢在皇宫里,敢在五月节动手,凶手的胆子不比豹子,也绝对不小。

  让他主动站出来是不可能,不过唐九九一定会让他无处遁形。

  因为她已经拿捏到了最有力的证据,恰是刚刚在曲田野手里发现的几根流苏。

  她重新蹲下了身。

  “皇上,凶手定是宫里的人,而且身份高贵。”

  身份高贵?

  宫里头除了几个奴才奴婢,哪个身份不高贵了,这凶手范围未免也太广了?

  晋王和曲天蘅一向不和,也对唐九九很是不痛快,不免嘲讽了一句:“呵,那你倒是找出来啊。”

  宣王和晋王一母同胞,向来是晋王的跟屁虫,也帮腔:“就你刚才那套非溺毙说辞,看过几本提刑书的人都知道。你不说,父皇一会儿也会派提刑司的人来查,你是想出风头吧?”

  两兄弟这是公然挑衅她,唐九九倒也不慌不忙。

  “晋王,宣王,十二弟之死,大家心里悲痛,你两却觉得此事可以拿来出风头,十二弟泉下有知,不定得有多伤心呢。”

  一句话,两人面赤耳红。

  忙着和皇上解释:“父皇,儿臣不是这个意思,儿臣只是觉得这唐九九故弄玄虚。”

  “父皇,儿臣也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好了,别吵了,唐九九,你就说凶手到底是谁?”

  老皇帝发了话,晋王宣王收了声,大家目光重又看向唐九九。

  多数人都觉得晋王兄弟说得对,唐九九就是来出风头的。

  一具尸体,现在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要在偌大一座皇宫里找凶手,就她那猪脑子,看她如何收场?

  今儿又有好戏看了,老六的“好媳妇”,可真给老六“长脸”。

  大约此刻,不是等着看唐九九笑话的人,只剩下曲天蘅了。

  说不上为何,却觉得今晚的她很特别。


  大家质疑嘲讽的目光,唐九九视若不见,依旧是那般镇定沉着,又认真稳重。

  她开口,不慌不忙。

  “父皇您看这穗子。”

  穗子怎么了?

  无数双眼睛都瞅过来,看她要怎么扯瞎话。

  “刚刚我这边光线比较暗,看到了穗子的奇特之处,您也可以看看。”

  唐九九捏了穗子,合在掌心之中,只留下一个窥看的小缝隙,送到老皇帝眼皮下。

  老皇帝透过她掌心的黑暗,看到了一抹流光,微微一怔:“这是什么?”

  大家都被勾起好奇,探头探脑的来张望,唐九九索性把几根穗子拿到了暗处。

  这回大家都看清了,有人识货:“这不是月光锦吗?”

  “是,这是月光锦。”

  唐九九收回了穗子,“父皇,江南蚕织坊饲养一种极其珍贵的银蚕,银蚕以夜明珠粉为食。产下的粪便,结出的蚕茧,包括银蚕本身,一到黑暗处就会发出柔和的银光,穿上银蚕绢缎,行走在夜色之中,宛若皓月落凡,银光倾泻,故有月光锦的美誉。”

  “朕记起来了,这几年银蚕都死光了,蚕丝坊很久没进贡月光锦了,朕都快忘了这月光锦了。”

  “是,父皇,月光锦早就绝版断产了,这几年市面上万金难求,就是跑遍整座京城,也找不出一根来,唯有您这宫里,还有一些前几年进贡的存货。”

  人群中传来贤妃的声音,有些不满:“唐九九,你的意思,本宫和一众皇上赏赐过月光锦的嫔妃都有嫌疑喽?”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不过。”

  往往转折之处见真相,大家莫名竟有些期待她接下去的话,“贤妃娘娘,这是流苏,并非锦缎,用的是银蚕原丝,所以只要查父皇赏赐给过哪个嫔妃原丝,范围就能小很多。”

  这下,提出一点疑问的是我们尊贵的皇后娘娘。

  “唐九九,说是如此,可银蚕原丝早年随着月光锦一起,年年都要进贡一些,这月光锦还好,皇上拢共也就赏赐过几个人,但原丝就不好说了,小物件,后宫妃嫔但凡有想要的,皇上都是会赏赐一些的,得了赏赐的妃嫔间彼此赠送也是有的,司宝库那恐怕是没那么好查。

  更何况,先帝在位时,也赐下去不少,许多太妃太嫔手中也有,单凭几根穗子,难道要一个个人查过去,本宫这辈也就罢了,可惊动了太妃太嫔们,怕是不好,都是些长了年纪的老人了,经不起折腾。”

  皇后此言有理,这真调查起来,可谓费时耗功,保不齐要查个三五月,也未必能有结果。

  都以为唐九九风头出到这就没辙了,却见她依旧是那副淡定从容的模样:“不用惊动太妃太嫔们,也不需要搜查您和父皇的整个后宫,只要单单查几个人便可。”

  “几个人?谁?”皇后显然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继续阅读《法医王妃有点飒》 发布于 2022-05-06 16:05:40
收藏
分享
海报
222
上一篇:求冷枫小说免费资源 下一篇:小说连枫司灵《无敌魔尊》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