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是什么意义?“格物致知”的“知”与一般的知有何区别?

“格物”是什么意义?“格物致知”的“知”与一般的知有何区别?

“格物”是什么意义?“格物致知”的“知”与一般的知有何区别?

这条问题在谈儒家功夫,特别是宋明理学的所倡所争,是绕不过的重大问题,于后者尤为突出。

从现存儒家经典看,格物的“格”最早见于《尚书》。
《尚书?舜典》有“格于文祖”,另一篇<益稷篇>又有云“祖考来格”,此处的“格”就是到来的意思,并不算是概念。
至《礼记?大学》“致知在格物”,郑玄注为:“格,来也;物,犹事也。
其知于善深,则来善物。
其知于恶深,则来恶物。
言事像人所好来也”。
这里说的是,外界事理的呈现与人心的善恶有绝大关系,人的认知与德行守操是一体的意思,已经有些命题化了。
这是战国至秦汉时期的儒家一种认知观和信仰态度。
然而,宋之前的儒家,基本上没有把“格物”看成是儒家命根般的功夫,只肯定人的认知与内心的德性修行、人格人性有着合一存在的事实。

至宋儒,程伊川首次把“格物”看作是人认知万物的最核心尺度,“格物致知”创新了儒家功夫的境界、要求和途径。
其云:“格,至也。
穷理而至于物,则物理尽”(《二程遗书》,卷二,二先生语二上)“格犹穷也,物犹理也”(同上书,卷二十五,伊川先生语十一)。
视格物为穷理,这就是前所未有的开创之说了。
程氏认为,人生所遇无非是物,是物就有物之性理,格物并非一次完成,“亦须积累涵养”(同上,卷十五,伊川先生语一)。
具体怎么做呢?他认为“莫先于正心诚意。
然欲诚意必先致知,而欲致知又在格物。
致,尽也;格,至也。
凡有一物,必有一理,穷而至之,所谓格物者也”(同上书,卷十八)。

朱熹后来总结出程伊川有关格物致知的功夫,一共有九条,有点儿啰嗦,其中重要的一条是“穷理者,非谓必尽穷天下之理,又非所止穷得一理便到。
但积累多后,自觉脱然有悟处”(同上书,卷二)这层意思,大体因为朱熹的承继光大,最有影响,其注《大学》五章补传云:“所谓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穷其理也。
……以求至乎其极。
至于用力之久,而一旦豁然贯通焉”。
至此提钩括领,“格物致知”顿成儒门功夫之要冲关口。

其实说到底,“格物致知”所言并不在乎物理方面真懂多少,不在乎是否达到尽多少事物性理,而是在于通过格物,把自己放到赤诚于天地万物,没有自我偏执的状态,从而完整地让万物之至理呈现于人生,人与物(事理)高度融合,达到生命的至圣之境。
这是一种什么追求?宗教的追求!一个信徒教徒,修炼自身,成就圣教尺度的功法,在我看来,就是所谓“究天人之际”具体的操持功夫和检验系统。

好了,至此我们应该明白,“格物致知”中的“格物”与我们现时代说的“科学研究”“科学探索”“科学发现”,区别到底在哪了。
儒家的“格物致知”是宗教道统里一门实践的功夫,求把人的内在生命与天地万物合而为一,澄明,本真,光辉,通透。
而现代科学求的是纯客观物象之理之迹的真相,探求背后的原理规律。
虽然两者都强调态度上要端正,不能有“私”,不能“夹带”先入为主的看法,但两者的语态、追求、检验尺度,完全不搭界。
至于说,陆九渊、王阳明之反对程朱的“格物”那就更是彻底的主观宗教化了。

我再次强调,儒家,又名“儒教”。
尽管他在神明问题上模凌两可。

发布于 2022-03-07 21:03:39
收藏
分享
海报
213
上一篇:“否极泰来”这个成语出自于何处,该如何理解? 下一篇:LOL中有多少选手是因为承受不住网络舆论压力而退役的?你怎么看?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