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最伟大的作品,天胡开局》张扬天胡开局_娱乐:最伟大的作品,天胡开局完结版免费阅读

《娱乐:最伟大的作品,天胡开局》张扬天胡开局_娱乐:最伟大的作品,天胡开局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说:娱乐:最伟大的作品,天胡开局

小说:都市小说

角色:张扬天胡开局

简介:【文娱+无系统】周捷伦《最伟大的作品》即将发布,身为杰迷的钢琴家张杨第一个购买专辑,在某站观看MV时,意外穿越到了蓝星,成为作曲部一员,哪知穿越即失业
发歌?就发《最伟大的作品》,一首歌让我直接天胡开局
主管滚蛋, 作曲部的头头张大千和我称兄道弟, 作词部姜文山直接当面挖墙脚
气质女王歌星天后当面来请教我

娱乐:最伟大的作品,天胡开局

《娱乐:最伟大的作品,天胡开局》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我不是大冤种


手机的另一端,秦溪月气的差点憋过去。

刚想将手中的手机摔在地上发泄,

不过看了一眼那个被乔布斯咬过一口的苹果,又重新冷静下来。

这可是张扬之前花了一个多月的工资才给她买的。

虽然原主张扬以前经常给女友画大饼,但这才刚分手几天啊,

秦溪月就要和李青山结婚了,

显然,这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扬不再多想,先用笔将《最伟大的作品》整个谱子写下来,

确认无误后,又打开软件将谱子写下来,发送给了王主管。

公司规定,作品先交由主管审核,

审核通过后再交由公司审核。

张扬没想太多,

这个世界上有rap,但像周婕伦这种神,

确实一个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自己想不火老天都不允许啊。

“真是气死了。”

另一边王主管办公室,

王主管来回踱步,自己好歹也是个主管,被张扬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怼,主管的威严何在。

王主管坐回椅子上大口喘气,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喝了一杯凉茶下肚,仍旧浇不灭那股无名怒火。

他真的是一眼都不想看到张扬出现在作曲部,

就是多一天都等不住,

就是一分一秒,他感觉都是一种煎熬。

“哼,看我到时候怎么让你颜面扫地,像条丧家之犬一样滚出作曲部。”

就在这时他的邮箱收到一份邮件。

看到上面的备注,“张扬”。

“哈哈,这张杨这次死定了。”

这才过去几分钟了,张扬就将曲子发了过来,

就是作曲部的曲爹也没这速度。

王主管没有急着点开文件,

他已经开始思量怎样才能让张扬颜面尽失,

然后灰溜溜的滚出星耀传媒,

最后让整个作曲界都对他嗤之以鼻。

终于过了好半晌,

王主管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贱笑,

而后点开了那个邮件。

播放......

开局将近30秒的钢琴声响起,

王主管猛地感到心中一惊,

自己的心绪竟然跟着钢琴声,时而轻盈,时而急促,仿佛置身于童话作品中一般。

“我天!”

王主管主角的汗毛炸起,

“绝了,太绝了!他是什么时候会钢琴的,居然能编出这样的曲子。”

身为作曲部的主管,

自然是有两把刷子的,

同样,也有着很强的鉴赏能力。

继续往后听......

小提琴声响起,

“太棒了。”

王主管没有用专业的眼光去分析,

他只想享受,

单纯的享受音乐。

很快,

一首歌听完了,

完了?

他只想听一遍,

再听一遍。

“怎么会这样?”

王主管满是挣扎之色,

明明马上就要把那个恶意中伤自己的王八蛋赶出去了,

现在却出现了这样一个令人惊艳的作品。

专业角度来说,

王主管不允许自己诋毁这首歌,

但出于私情,

他不得不去这样做。

王主管不能忍受一首伟大的作品被埋没,

但,

就像书里说的,

每个人最终都会活成他讨厌的样子。

王主管也不例外,

他不允许有人挑衅自己的权威,

不允许,

这种恐怖的情绪一占据他的大脑,

就久久不能挥去了。

他将手中的茶杯握的很紧,

完全没有在意到手指因为巨力而变得通红。

最终他眼中露出一抹狠色。

显然,他已经有了决定。

他冲了出去,

风风火火的冲到张扬的面前。

“你......”

他犹豫了,

他知道犹豫就会败北,错过这次机会,

张扬一定会一飞冲天!

“怎么了?”

张扬皱起眉头,看着眼前的地中海王主管,

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王主管看到张扬那不屑的眼神,像是助燃剂,

心中怒火猛地就爆发出来,情绪再也无法压抑。

“你这写的什么垃圾,这种垃圾也发给我,简直就是侮辱,你简直就是在侮辱我们,侮辱整个作曲界。”

瞬间办公室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这边看过来。

有疑问,有同情,有看戏的,更不缺幸灾乐祸的。

张扬也有点懵了,

垃圾?

这可是《最伟大的作品》,这可是那个人时隔五年,也是大众期待了五年才问世的作品。

“你在搞笑吧,你确定是这个?”

张扬拿出了刚刚自己手写的纸质版谱子。

“对,就是这个,《最伟大的作品》是吧,这就是个垃圾,简直就是在糟践我的耳朵。”

“还《最伟大的作品》,这种垃圾也配用这样的曲名。”

“什么?最伟大的作品。”

“你咋不起宇宙最牛逼作品呢。”

“我去,这张扬,人才啊。”

一群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议论纷纷。

没有人怀疑王主管,就连张扬曾经也不怀疑。

王主管一把夺过张扬手中的谱子,揉成了一团,丢进了垃圾桶。

张扬瞬间反应过来,

眼前这个王主管,

曾经那个信誓旦旦的说不让每一部作品埋没王主管,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这是铁了心要让自己走人啊。

张扬轻蔑一笑,他可是捷伦的死忠粉啊,

虽然有人这样诋毁这部最伟大的作品让他很生气。

但发火只能正中他人下怀。

他淡淡说道:“作品好不好,完全可以放出来让大家听听,说不定王主管年龄高了,耳朵不好使了呢。”

后面这两句软刀子已经是张扬最后的仁慈了,

不然他怕自己忍不住要上去扒光这个地中海头上所有的毛了。

王主管一时语塞,放出来?

放出来自己不是成了大冤种嘛,

那首歌放出来,就是普通人都会觉得惊艳,

更别说在座的都是业内人士了。

可是不放出来,自己现在还没有想到什么好的话去反驳。

王主管只好又是一通诋毁。

这时,周围人也听出来不对了。

这个王主管显然是在逃避问题啊,

到底是什么样的作品,

让王主管如此避之不及。

二人越吵越厉害,

实则就是王主管一个人在那一直骂。

“王主管,什么作品啊,放出来听听嘛。”

“对啊,作品好不好放出来就知道了,我们大家都在,听一听这个张扬到底是不是在胡说八道。”

“对啊,王主管,我们都能给你证明的。”

“对啊,王主管,我知道你是为我们着想,作品烂一点我们也能接受。”

正经业内音乐人都是常年累月的通过听好的作品来培养乐感的。

所以他们对一些烂作品十分厌恶。

但二人的吵闹,显然激起了大家强烈的好奇心。

一时间,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要求把歌放出来,

还王主管一个公道,让这个胡搅蛮缠的张扬滚蛋。

“放出来,放出来......”所有人齐齐喊道。

第4章 我们都要听最伟大的作品


作曲部大楼外,一辆奔驰停在了楼门口。

车门缓缓打开,一双红色高跟鞋伸出车外。

“张小姐,请!”

张佳仪,燕州顶流歌手之一,

也是各大娱乐公司相互争抢,炙手可热的人物。

星耀传媒花大价钱请来的最近风头无量的实力歌手。

星耀传媒虽然属于蓝星各大娱乐公司里的中上层,

但始终算不得顶流,

这次星耀传媒请来这尊大神来坐镇,就是打算将其培养成一位天后级别歌手,

而后产生连锁反应,顺便提高自己公司的知名度,

吸引更多的流量,

与娱乐三大巨头共分一杯羹。

而这个歌手虽然答应和星耀传媒签约,

但要求参观星耀传媒作曲部,

以便了解星耀传媒真正的实力和底蕴。

而一旁那个西装革履微微发福的胖子,就是星耀传媒作曲部的头——

张大千。

人人都知道这是个曲爹当道的天下,当艺术和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时,

所有的东西都被人写烂了,而一个优秀的曲爹,就是能将这些写烂的东西,再创高度。

张大千身为星耀传媒作曲部的头,地位那绝对是超然的。

但签下张佳仪是星耀传媒的战略目标,

就算是张大千也要赔笑相迎,

虽然心中还是有点不平衡,

但想到这个女人,日后可能是一代天后,

心中瞬间就痛快了不少。

张大千带着张佳仪刚刚走进作曲部,

就听到作曲部齐声呐喊,

“放出来,放出来......”

放什么?

二人都是一脸懵逼。

但随后,

看到众人都在围坐一团,

整个办公室乱成了一锅粥,

张大千就一脸黑线。

这次张佳仪来参观作曲部就是突然提出的,

为的就是看看星耀传媒作曲部平时真正的样子,

所以张大千根本没有来得及通知任何人。

而且他也同样有着绝对的自信。

星耀传媒有今天的地位,

作曲部功不可没。

但现在,

这场面明显是狠狠的打了他的脸,

让他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同时,心中的那团火也烧了起来。

“还挺热闹的嘛。”

张大千毕竟是作曲部的头,张佳仪虽然以后可能会成为天后,

但得罪张大千明显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说这句话不是想嘲讽,只是想帮忙打打圆场。

但这话进了王大千的耳朵,

王大千顿时就感觉像喉咙里卡了苍蝇一样难受。

然而,同样感觉像吃了苍蝇屎的人还有王主管。

此时的王主管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不放歌吧,气氛哄到这了,

放歌吧,那自己不得名声扫地,职业生涯就此断绝。

所有人注意力都在这场骚乱的中心,

没有发现王大千的到来,

王大千黑着脸,本想冲过去斥责,

却被张佳仪拉住了。

“张主任,听听他们是在做什么嘛!”

王大千被张佳仪这么一劝,

也稍稍冷静下来。

人人都爱看热闹,

张佳仪不例外,

张大千也不例外,不过这场热闹打了他的脸,

不然他也愿意找个小板凳,坐下来拍手叫好。

周围还在齐声呼喊,

“放出来,放出来?”

张大千和张佳仪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

听了好一会,

两人大概也算是听出了点苗头。

张佳仪微微皱了皱眉,

因为进来也就才几分钟,

这个王主管一直都在问候他面前的那个青年,

那言语实在是,就连张佳仪都汗颜,

小嘴简直抹了蜜。

“这王主管......”

张大千也是眉头紧皱,

这王主管也素质太低了点,

以前咋没发现他这缺点呢。

不过张大千还是解释道:“这个王主管虽然素质低了点,但对于作品,那绝对是一丝不苟。”

张佳仪点了点头,

确实是这样,一个作曲部主管,

除了要拥有极高音乐素养和鉴赏能力,最重要的就是公平公正,一丝不苟。

二人听了一会,觉得失了兴趣,

主要是王主管一直在那叭叭叭,

重复最多的就是那句“垃圾”。

张佳仪更好奇,到底是怎样的垃圾,能让一个主管像个泼妇一样破口大骂。

张佳仪突然感觉这两人多少有点私人恩怨。

王主管这时也架不住了,

他决定今天先放过张扬,

这个曲子绝不能让别人听到。

为了表现大度,他还安慰众人,

“你们都是我们星耀传媒的顶梁柱,这种垃圾,绝对不能污了你们的耳朵。”

“今天就算了,耽误了大家工作,是我的失职,大家继续工作吧,张扬,重写一份谱子,发给我。”

众人都一脸疑问,

感觉虎头蛇尾的,

“这叫什么事啊!”

“什么鬼。”

“这......这到底是在干嘛。”

“我去,那个最伟大的作品呢?”

不过众人不敢反驳王主管,

正准备散去,

一道声音传来:“等等,希望王主管能把这首作品放出来,满足我们的好奇心。”

“我去,你特么......”

王主管火还没泄呢,不知道这谁就往自己枪口上撞。

一句亲切的问候根本没有丝毫阻碍的就要破口而出。

只是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那个女人。

后面的话也憋了回去。

这个人,咋这么熟悉呢。

“张佳仪?”王主管略带试探的说道。

张佳仪,王主管也只是在电视上见到过,

真人现在到了自己面前,王主管一时还有点不确定。

“嗯,”张佳仪强迫自己挤出一抹微笑,

她在心中告诉自己,

不生气,不生气,姐以后可是天后,

因为王主管刚刚明显是要连自己也问候一下。

“张佳仪?”

众人也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这就是张佳仪,好漂亮啊!”

“对啊,比电视上漂亮多了!”

“而且听说她是最有潜力成为下一个天后的。”

“我天,张佳仪来我们作曲部了,佳仪,我要为你写歌。”

“我想听一听那首最伟大的作品。”

“这不好吧,张小姐,这是我们作曲部家务事。”

“王主管,我也想听一听那首最伟大的作品。”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声响起。

众人循声看去。

“我去,头回来了。”

看到张大千,王主管只觉得眼前有点黑。

“好,我这就去拿曲子。”

王主管先前那种骄扬跋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万念俱灰。

“不用麻烦王主管了,我电脑里就有,我放给大家听吧。”张扬那轻蔑的声音响起......

第5章 简直是魔法


王主管有些踉跄的跌坐在椅子上,

可没人在乎他,

因为,

张扬电脑里的音乐声已经响起......

仍然是长达三十秒的钢琴前奏,

一瞬间就抓住了所有人的耳朵,

整个17楼静悄悄的,没有人窃窃私语,

没有人交头接耳,随着琴声越来越急促,

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magic(魔法)。”

张佳仪突然感觉自己仿佛身处一个童话阁楼的的大厅中。

周围有金沙散落,那是穿越的前兆,

当动人的小提琴声和奇特的鼓点响起,

那是另一个世界。

踩镲在律动中肆意穿插,

军鼓音调也在不断地改变,

好像容纳了一切,

就像是一部音乐盛宴。

手风琴,古典吉他,

还是尼龙弦的古典吉他,

和那独特的flow。

张佳仪沉浸了,

张大千也沉浸了,

所有人都沉浸进去了,

就连一旁的王主管,也仿佛被音乐治愈了一般,再次沉浸进去。

作曲部天花板上那破旧的电风扇缓缓的停止了旋转。

世界仿佛再一次禁止。

“对,就是这种奇怪的感觉。”

张扬感觉到了,上一次,就是这种奇怪的感觉,

他穿越了。

然而,幸运不会再次降临在他身上。

终于,歌曲的间奏的钢琴声再一次响起,

惊醒了所有人,

太棒了,简直太棒了,

张佳仪瞪大了眼睛,

眼中满是止不住的惊喜,哪里还有未来天后的高冷气质。

但没有人在意他,所有人都仿佛被再次催眠了一般。

张大千手中的合同“啪”的一声跌落在地上。

所有人都闭上眼睛,侧耳倾听。

“太牛了,”

蒋大壮忍不住惊呼,

这一句惊呼无疑是平地起惊雷,

所有人同时朝着蒋大壮看来,

吓得蒋大壮赶紧捂住了嘴巴。

蒋大壮这时才懂得,为什么别人都说眼神可以杀人。

最终,歌曲在手风琴和古典吉他交织声中落幕。

“完了?这就完了?”

张大千大吼道。

“这首歌,这首歌,我要了!”

“张主任,这首歌我要了,我们合同现在就可以签。”

张佳仪十分急切的说道,

仿佛怕被人抢走一样。

其余众人也是面面相觑,

看向张扬的眼神中都带有异样。

有羡慕,有嫉妒,有震惊,有怀疑。

王主管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他知道,张扬的光辉已经无法再掩盖了。

如果他当初没有和张扬发生争吵,

如果他当时没有出言嘲讽,

如果,

如果......

没有那么多如果。

他知道,

他终究变成了他最讨厌的样子。

“年轻人,这是你写的吗?”

张大千满脸笑意,

张扬无语,领导都喜欢这么打官腔么,不过还是礼貌的回道:

“不然呢?”

张大千的脸色明显顿了一下,

不过没关系,有才的人有点脾气是很正常的。

他很高兴,因为今天不仅能够签下未来的天后,

还发现了一个未来的曲爹,

简直不要太爽。

“你好,我叫张佳仪!”

张佳仪上前,十分礼貌的伸出手,

张扬也是第一次见到张佳仪,红色的高跟鞋,

修长的大白腿上面再附上一层薄薄的黑色,

再往上包臀裙加上红色风衣,

一头波浪大卷,再配上154哑光大红色口红,

然后轻轻向左边一摆头,甩开刘海,

我去,简直不要太飒。

比起秦溪月,那简直就是良家女子和女王的差别。

“你好,张扬!”

张扬握住张佳仪那柔弱无骨的小手,

内心一阵悸动。

“我去,张佳仪居然主动和张扬打招呼了。”

“不仅打招呼,还握手了呢。”一旁几个同事酸的不行。

“你们变成曲爹,也能让天后和你们握手啊。”

“嘁。”众人唏嘘,

“你以为曲爹是街边的白菜啊,还论斤卖。”

“说话也不怕闪着舌头!”

论曲爹,整个燕州也就那么几十个。

整个燕州就靠那么曲爹支撑呢。

王主管站在角落里,

看着众人都在为张扬惊叹和庆祝。

只希望大家为张扬一直庆祝下去,

忘了他这个卑微的存在,

人在绝望的时候总会心存侥幸。

“张扬,我记得你在作曲部应该有好多年了吧。”

“嗯,”张扬点了点头,

众人都听出了一点不对味。

“是啊,张扬作曲部这么多年了,怎么今天突然就神了。”

“别乱说,灵感这东西说不准的,得罪了未来曲爹,有你好受的。”

随后张大千看向了王主管。

“张主任,你听我解释!”王主管当时就想狡辩。

张佳仪也突然面色一冷,

虽然不该她说话,

但自己差点因为眼前的王主管错过一部自己的主打歌,

她表示很生气,

“张主任,我觉得我们真得好好整顿一下作曲部了,有这样人存在,还不知道有多少好作品都埋没了,不知道给公司造成了多少损失呢。”

张佳仪说的是“我们”,还带上了公司压张大千,

外人看着明显就是给张扬打抱不平呢,这是要交好张扬的意思啊。

而且张佳仪可没忘了刚刚这地中海小老头就要连带着自己一齐骂了。

张扬也汗颜,这女人,还真记仇,不能惹,不能惹。

王主管听到这话,也知道今天自己肯定栽了。

张大千也长叹一口气,王主管他是了解的,

平时对作品一丝不苟,

不知道今天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本想着象征性惩罚一下,

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容不得他心慈手软了。

“张扬,你觉得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啊。”

张大千问到了张扬,显然是给足了他面子,

但这个问题回答不好可是要命的。

“张主任,您是头,您决定就好。”

张大千点点头,这小子还是很上道的嘛。

“王主管,我觉得你鉴赏水平还有待提高,暂时免去主管职务。”

张大千没有说他公报私仇,

毕竟,这可是作曲界大忌,

今天要是这么说了,

日后,这王主管在作曲界也算是混到头了。

其余看客此时也恍然大悟,

平日里公正无私的王主管虽然刻薄了一点,

但对待作品,绝对是神圣的。

但现在,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张扬和张佳仪是明白人,瞬间就看出来张大千有意偏袒王主管,

不过现在再说什么,那就是不给张大千面子了。

听到处理结果,王主管身体一软,

几十年打拼,现在一朝回到解放前。

而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就是张扬,

王主管眼神阴冷的看了眼张扬,转身离开了。

这时,张扬开口了,

“那个,张佳仪小姐,这首《伟大的作品》我怕是不能给你了。”

一句话犹如平地起惊雷......

第6章 一瓜未平一瓜又起


“什么?”

“啊~”

众人顿时惊呆了,

“这个张扬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去,这小子是飘了吧。”

“肯定是飘了,不知道天高地厚。”

“上一个说这话的人,坟头草已经三尺高了。”

真是一瓜未平一瓜又起。

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啊。

吃瓜群众们表示,嗯,这瓜真香。

“啊~喂,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第一个发飙的自然就是张佳仪了,

这可是关乎她切身利益的事,

“你不给我你要给谁,你这首歌给我唱,我能火,我火了,就表示你也火了知道吗?”

“王主任,你看着办吧,是不是签约星耀传媒,就看这首歌了。”

张佳仪看着面色依旧平淡的张扬就更来气了,直接就把皮球踢给了张大千。

张大千不愧是老油条,

并没有像张佳仪那样沉不住气,

看着脸上依旧是笑嘻嘻的,

张扬不知道他心里是不是早就mmp了。

“张扬啊,那你写这首歌要拿来干嘛呢。”

张扬又是一个白眼,写歌不唱,拿来擦屁股啊。

“唱啊,我自己唱!”

“什么?你自己唱。”

“你会唱歌吗,你能唱好吗。”

“曲子写的好,不代表歌就唱的好,歌唱不好,一样火不了。”

张大千不疾不徐的说道,

但任谁都不觉的张大千真的就是脾气好。

“年轻人,有才气是好,但不要太气盛。”

“我会唱,而且我要参加歌手新人季。”

“当然,作为补偿,我可以再写两首更适合张佳仪小姐的歌。”

张扬又补充道。

“我去,这张杨在看玩笑吧,以为写歌是上公共厕所吗?想上就上,想写就写。”

“确实,我本以为他是个聪明人,没想到就是个憨憨。”

“大憨憨,他要是能唱的比张佳仪好,我倒立洗头。”

“你以为写歌是街边买菜吗,伸手就来?就算是曲爹也不敢这么保证,而且还是两首。”张佳仪是真受不了了,她感觉张扬就是个完全的外行。

“张主任,你们这也太不专业了。”

张大千向张佳仪点点头,示意这件小事,他来解决。

“好,没问题,你若是能比张佳仪小姐唱的好......”

“算了,你只要能和她唱的不相上下,那我就答应你。”

使出这招将计就计,张大千显得十分很得意。

“好,我可以现在就唱给大家听!”

“什么?”这下所有人都惊了,

包括刚刚以为张扬飘了,要倒霉的王主管。

“你这首歌还没填词吧!”张佳仪开口询问。

“哥穿着复古西装,

拿着手杖弹着魔法乐章,

漫步走在莎玛丽丹,被岁月翻新的时光,

望不到边界的帝国,

用音符筑成的王座,

我用琴键穿梭1920错过的不朽。”

听到第一句,众人还觉得歌词有点俗,

接着,开始惊呼

“我去,他这词,我怎么有点听不懂啊。”

“这词,是他写的?”

“我天啊,曲叼,词更叼。”

“啊 偏执是那马格利特

被我变出的苹果,

超现实的是我,

还是他原本想画的小丑,

不是烟斗的烟斗,

脸上的鸽子没有飞走,

请你记得,

他是个画家不是什么调酒,

达利翘胡是谁给他的思索,

弯了汤勺借你灵感不用还我,

融化的是墙上时钟还是乳酪,

龙虾电话那头你都不回我。”

“对不起,我误解了,我以为最伟大的作品是在说他的这首歌。”

“早让你多读书,明明是一语双关好吧。”

“这咬字不清的感觉是一种新的唱法吗?”

“我去怎么连咬字都不清楚,还唱歌。”

“你品,你细品。”

“浪荡是世俗画作里最自由不拘的水墨,

花都优雅的双腿是这宇宙笔下的一抹,

飘洋过海的乡愁种在一无所有的温柔,

寂寞的枝头才能长出常玉要的花朵,

小船静静往返,,

马谛斯的海岸,

星空下的夜晚,

交给梵谷点燃,

梦美的太短暂,

孟克桥上呐喊,

这世上的热闹,

出自孤单,

花园流淌的阳光,

空气摇晃着花香,

我请莫内帮个忙,

能不能来张自画像。”

一首歌听完了,所有人惊得嘴里都能放下两个鸡蛋。

“张主任,这是你们从哪里挖来的大神,你们是在耍我吗?”

张佳仪撂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张大千也没有追,

他实在太震撼了,

作词,谱曲,还有那独特的演唱风格。

张大千要爆粗口了,

这特么简直就是个天才,

大神,是王大千也要膜拜的大神。

张佳仪走了,

是因为过于震撼,

震撼于这首曲和词太过于契合,

震撼与张扬的演唱能够淋漓尽致的演绎这首歌。

她不行,她第一次承认自己不行,不如别人,

不如一个职业是作曲人的张扬唱歌好。

她觉得这是星耀传媒请来的大神,来羞辱她的。

绝不可能是一个普通人。

张大千也有点懵逼。

这貌似唱的确实和张佳仪不分仲伯啊,

甚至那咬字不清的风格更适合唱这首歌。

这不对啊,自己明明是要将计就计的,

怎么最后还把自己套进去了。

张大千给张扬评价是,

完美的作词人,

完美的作曲人,

未来的歌王级人物。

想到这,张大千又狠狠的剜了一眼本要走了,随后又回来看热闹的王主管。

想着刚刚怎么没直接把这家伙辞了。

这么一尊大神被埋没了四年。

这个万八丹。

王主管此时简直心如刀绞,满脸委屈啊。

这么一个大神,你早干嘛呢,

一直扮猪吃老虎,玩我呢?

怕了怕了,

王主管怕了,

根本不做停留,

转身就跑,生怕这张大千一会拉过去把自己揍一顿,

自己可打不过那个死胖子。

“张扬兄弟,来,坐!”

张大千的称呼已经从年轻人变成了和张扬称兄道弟。

随后跑进办公室,拿出自己办公室,那王主管之前从家乡带来的上好花茶,

又拿出壶来,接上热水,

沏好茶,

倒了一杯茶,放在桌上,推向张扬。

“张扬兄弟,来,喝茶!”

其余众人都懵逼了。

“我去,你确定那个是我们主任张大千?”

“嗯,我确定,我确定他是我们主任张大千,不是看到美女就过去舔的舔狗。”

“主任他刚刚,刚刚叫张扬兄弟?”

“嗯,我也听到了,我们应该没有幻听。”

“卧槽,你家乡那特产还有没有了,给我点。”

“给你?给你了我喝西北风吗?”

第7章 舔狗张大千


众人大呼心脏受不了,

今天,他们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

一会是惊吓,一会是惊讶。

“张扬兄弟,你说的是真的吗?”

这一下给张扬整懵逼了。

“头,你在说啥,头,你别这样,我有点不适应。”

“没关系,没关系的,刚刚我言重了,年轻人不气盛,还叫年轻人吗?”

“???”张扬一脸问号,

不愧是最伟大的作品,开局就天胡啊。

还好自己是捷伦的死忠粉,不仅钻研透了捷伦的每一首歌,

甚至每一首歌都唱的极为出彩,

虽然以前唱歌不出名,

那单纯只是因为周婕伦如同一座大山难以翻越。

周扬的音色太过一般,

但歌唱功底可是很强的。

现在穿越了,原主张扬给了他一副好嗓子,

简直就是平地炸雷,原地起飞啊。

“张扬兄弟啊,你刚刚说的再给张佳仪写两首更适合她的是真的吗?”

“是啊,是真的,张主任。”

“别叫我张主任了,你就叫我张大千,叫大千也行。”

“......”

张扬有点蒙圈,

他从来没被人舔过,还是被一个中年男人舔,

着实还有点不适应。

娱乐圈,从来不是按年龄来排辈分的。

张扬现在还没火,张大千就这样,

摆明了他吃定张扬以后必火啊。

但至于是是被一盆水就能浇灭的火,

还是能练出孙悟空火眼金睛的火,

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样吧,张扬兄弟,我给你两个月,你给张佳仪写两首歌出来,怎么样?”

谁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张大千不仅这样想,还要这样做。

张扬犹豫了一下,

想着要不要告诉张大千,给我二十分钟就够了,会不会太装逼了。

张大千看张扬一脸犹豫,一狠心,一咬牙,

“四个月,张扬兄弟,一定是高质量的两首歌。”

四个月,是他能拖住张佳仪最长期限了。

张扬故作矜持的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好!”

“这锦州上好的白山茶,就留给张扬兄弟了。不够了再找我要。”

“好的,大千哥,我一定不会客气的。”

张大千一听这话,更高兴了,连茶壶也给张扬留了下来。

不过要是王主管在场,

听到这话,不知道会不会想把眼前这个张胖子扒皮抽筋。

那两袋白山茶,可是花了他整整半个月的工资才买来的。

张扬又重新躺在那特制的人体工学椅上。

“舒服!”

这一上午,整的他也是有点心力憔悴了。

不过还好,

结果完全超出预期。

“杨哥,这是我家的土特产,自产的土鸡蛋!”

张扬刚刚躺下就听到一道谄媚的声音响起。

一转头,正对上蒋大壮那笑得一脸褶子,还有点油腻的胖脸。

吓得他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我靠,你干嘛!”

“杨哥,你看!”

张扬低头一看,是一筐鸡蛋,

上面还有一些尘土,粘着一些稻草。

“杨哥,这是我昨天专门从老家带来的土鸡蛋,专门孝敬您的。”

“昨天?”

张扬一头黑线,你这家伙看着人畜无害的,吹起牛真是随口就来啊。

“诶,这个是?”

张扬拿出下面一个鸡蛋,上面标签还崭新着呢。

“呃~呵呵,这个......这个。”

蒋大壮有点尴尬的笑了笑,一把抢过张扬手中带标签的鸡蛋装到口袋里。

“杨哥,我也不知道这......”

大壮实在编不下去了。

“行啦行啦,你的心意我知道了,鸡蛋放下吧。”

张扬摆摆手,人家来送礼的,总不能让人家太难看不是。

张扬这才解了疑惑,

难怪刚刚和张大千说话的时候,

这个蒋大壮突然不见了,

原来是买鸡蛋去了。

张扬默默点点头,

果然,江湖不只有打打杀杀,更多的是人情世故啊。

张扬又躺了许久,

终于又恢复点精神力,

“要给张佳仪写个什么歌比较好呢?”

之后张扬又想起张佳仪那高冷的女王范,

果然,还是有天后潜质的。

“天后,天后!”

张扬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手中的笔不停的在桌面上敲打。

突然他灵光一闪,有了。

只见他龙飞凤舞的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大字。

《血腥爱情故事》

阿妹也是实打实有着天后称号的实力歌手了。

男周女张可不是随便传的。

只是,想到张会妹那气场,又想到张佳仪,

张扬摇摇头,

明显,张佳仪还差点,太嫩。

不过没关系,

人总会成长的。

但一想到自己将要亲手打造一代天后,

张扬就有点激动。

张扬埋头奋笔疾书,

整个办公室安安静静的,

传来全是张扬笔头和纸摩擦传来的沙沙声。

众人注意力本就多放在张扬这边,

很容易就注意到这点了。

“张扬不会是在写歌吧。”

“我草,谁写歌跟抄书一样,奋笔疾书。”

“你以为他是神啊。”

“肯定是写不出来歌在纸上画圈圈发泄呢,我写不出来的时候就这样。”

“要不你去看看!”

张扬工作台对面五个人围坐一团窃窃私语,并且将目光一同投向了一个瘦弱的四眼仔。

四眼仔眼睛一瞪,脖子一伸,用手指指了指自己,

意思是在说怎么又是自己。

众人一同点点头,

意思是说,没错,就是你。

四眼仔有点不情愿的拿起桌上的纸杯,

走向远处的饮水机,

顺便往张扬这边靠了靠,

伸头一看《血腥爱情故事》

越看越好奇,

就越靠越近,

张扬突然感觉头顶有一股温热出来,

这一抬头,吓得一个踉跄,差点跌过去。

“喂!”

四眼仔也吓得不轻,手中的杯子就像烫手山芋一般,跳来跳去,啪,落在了地上。

“咳咳,”四眼仔尴尬咳了两声,捡起杯子,头也不回的跑了。

“有病!”张扬暗骂一句。

张扬有点摸不着头脑,

难道自己这同事平时都是这样神出鬼没的吗?

一旁的四眼仔则是捂着胸口,大口喘气。

“吓死我了,这尼玛这气场太强了!”

“看到了吗,看到什么了。”众人焦急的问。

“看到了,他在写歌,歌名叫《血腥爱情故事》”。

“我天,他真的像抄书一样的写歌吗?”

“尼玛,变态!”

“变态,不是人!”

众人齐齐吐槽。

这时,张扬已经写完了歌,

他又重新拿出一张纸,

在上面写了两个字——

《屋顶》

第8章 一人可抵千军万马


张扬告诉张大千会以两首歌作为弥补,

除了安慰人心以外,

自然还有其他用意。

就像张扬选这首《屋顶》

虽然这也是张扬的偶像周婕伦小公举的歌,

但这首歌是男女对唱。

张扬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写歌,写歌,也不能白写不是。

多写一首歌,就要多蹭一点热度。

张佳仪虽然还不是天后,

但热度却是如日中天。

和张佳仪同唱一首歌,

那简直是百利无一害啊。

而且张扬本人也很喜欢这首歌,

周婕伦和温岚的这首歌,真的很甜,很治愈。

“半夜睡不着觉,把心情哼成歌,

只好到屋顶找另一个梦境,

睡梦中被敲醒,我还是不确定,

怎会有动人旋律在对面的屋顶。

我悄悄关上门,带着希望上去,

原来是我梦里常出现的那个人。”

很快他便情不自禁的哼唱了一段。

张扬工作台对面的F5又开始窃窃私语了,

“我天这就是《血腥爱情故事》?太好听了吧。”

“我服了,这么多年,我居然没发现自己身边有一个大神。”

“怎么这歌听着一点都不血腥啊。”

“你懂个屁,大神写歌,能用常人思维么?”

张扬不知道别人怎么议论他,

但他一张口,还是有很多目光看向了他。

一想到张佳仪那天后的高冷气质,

再一想自己和张佳仪同台对唱情歌。

张扬有点兴奋。

毕竟自己还没出名,张佳仪已经如日中天了好嘛,

还是个女歌星。

张扬继续在电脑上上传自己的谱子。

另一边,张佳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有点闷闷不乐,

明明是去参观的,看看星耀传媒的底子,

现在倒好感觉像是被羞辱了一般。

“这个张扬,太会玩了,明明是个臭作曲的,唱歌哪那么好听。”

那首歌《最伟大的作品》她是真的很稀罕啊。

这时办公室门被推开,另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阿梅!”张佳仪没了之前的高冷,完全就是个小女人样子。

阿梅,就是张佳仪的经纪人。

张佳仪向自己经纪人诉说了一切后,

经纪人也有些吃惊。

“真有这样的人?”

“真的啊,我还能骗你不成。”

阿梅点点头,张佳仪确实不是那种喜欢耍宝恶作剧的人。

“那么他给你写的另外两首歌你听了吗?”

“没呢,哪有那么快,听他那样子是还没写呢。”

“再说了,短时间内连续写出两首高质量的曲子,几乎不可能的好吧。”

“要不我们再等等看?我感觉你说的这个人很厉害,说不定能给我们一些惊喜呢。”

“只能再等等了。”

张佳仪只好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星耀传媒娱乐公司虽然算不上顶流娱乐公司,

但胜在他们有这样的野心,

加上人才的短缺,

张佳仪自带流量加入星耀娱乐一定会引起星耀娱乐的资源倾斜。

而如果是加入大咖娱乐这样的大公司,

他们本就不缺各种天后曲爹,

即便自己现在具有很高的流量,

也并没有多少优势可言,

自己得到的资源自然也就少的可怜,

如果不能趁自己现在具有相当高的流量优势来滚雪球,

那么自己很有可能被就此雪藏。

若是之前,张佳仪本可以大闹一番,

但现在,张扬演唱水平和她差不多的时候,

她手里的筹码比例就越来越小了。

也正是这样,

张大千才能信誓旦旦的说能拖住张佳仪四个月的时间,

互联网的热度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四个月,已经很久了,

但星耀公司仍有信心花费一定的代价再将张佳仪捧起来。

但如果再久一点,

就是星耀传媒也要考虑这样的代价划不划算了。

张大千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吹着空调,

等了一会,还是给张佳仪发去了消息,

让她和星耀传媒签约,

但遭到了张佳仪的回绝。

张大千只好告诉她,

让她再等两个月,

两个月之后一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张大千刚刚回完消息,

就收到了张扬的邮件。

“我去,说好的四个月,怎么才二十分钟!”

张大千有点不爽了,

我让你写歌,你当我说话放屁不是,

这才过去二十分钟,你这歌就写好了。

给自己写歌就是歌,

给别人写歌就灌水是不是。

就算灌水是不是也该一个月以后给我,

好歹证实一下自己是认真对待了不是。

要是别人,张大千早就直接冲出去破口大骂了。

但也就是张扬

他只能强忍怒气,在心中腹诽一通。

点开邮件——

《血腥爱情故事》

《屋顶》

这标题立刻吸引了张大千的目光。

“咦,这名字,有点意思。”

照他看来这《血腥爱情故事》应该是比较炸的,

而这《屋顶》相对比较安静。

张大千点开了《血腥爱情故事》只有曲谱和张扬的哼唱。

播放!

开头依旧是短短一段钢琴曲,

钢琴声一响起,

张大千很自然的就将头微微前倾,

开头很平静,却让人有一种暴风雨前宁静的感觉。

开头过去,依旧是很简单的旋律,加上零星的鼓点。

但却将张大千的心脏牢牢地抓住。

仿佛下一刻就要炸裂开来。

果然听到后半段直接炸开。

张大千那压抑的心情也猛地释放出来。

“酣畅淋漓,酣畅淋漓!”

虽然张大千忍不住还想再听一遍,

但他对张扬的第二首歌《屋顶》太期待了。

接着,张大千点开屋顶。

最上角,写着“男女合唱”。

张大千面色古怪,

但还是继续点击播放!

开头是电子琴,

静谧,舒适......

如果是男女对唱,

张大千可以想象得到,

那温馨的画面。

张大千听完以后太过震撼,

他笑了,他笑得很开心,

既得曲爹,又得天后,

他立刻打电话叫人来填词。

只是电话刚刚打完,

消息头像再次抖动,

是张扬发来的,

正是两首歌的词。

张大千再次如遭雷击,

二十分钟,连词带曲,

就是把大咖娱乐所有的曲爹叫到这来也做不到啊。

这就是说,张扬一人,可抵千军万马。

张大千急忙点开张扬发来的词,

“这词......”

看完词后,

张大千一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

他彻底瘫坐下去,仿佛是经历了一场暴风雨的洗礼。

他太兴奋了。

这时,办公室门被推开。

“大千,你找我。”

来人是姜文山,

星耀公司资历最老的填词人,

“哈哈,没事了文山,词已经填好了。”

第9章 当面挖墙脚


“哦,已经填好了嘛,我看看。”

姜文山显得很随意,

他和张大千都是星耀娱乐的老人了。

“好啊,正好让你这个老词人也看看。”

听着张大千信心满满的语气,

姜文山也来了兴趣,

张大千在电脑上操作一通后,

一旁的打印机开始工作起来。

抽这空挡,二人闲聊起来。

姜文山先开口,

“我听你们作曲部今天早晨挺闹腾的,干嘛呢。”

“嘿嘿,你不知道吧,我们在开庆祝大会!”

姜文山一看张大千那模样就知道他在胡说八道。

“你就给我扯皮吧,难道是张佳仪签下来了?”

姜文山也属于公司核心人员了,

对于公司要签下张佳仪还是略知一二的。

“那必须的,以我们作曲部的能力,签下个张佳仪不是轻轻松松!”

张大千牛皮吹的震天响,

像是忘了他刚刚还在为张扬要是写不出来歌怎么办而发愁。

“难道是你们作曲部的那个曲爹出手了?”

“张佳仪要是天后,我想曲爹肯定是愿意帮忙的,可她现在只能说是小有名气,曲爹亲自出手,她还不够格。”

“况且,以我们作曲部的能力,还需要曲爹出手?”

“嘁,吹,你继续吹,牛皮都吹上天了,你是不是还要和太阳肩并肩呢。”

“嘿,不信?”

“不信!”

“好,那就让你老小子长长见识!”

张大千伸手拿过两张打印好的文件交给姜文山。

“看看吧,这才是我们作曲部的真正实力。”

姜文山一偏头,满脸不屑。

“你作曲部我姜文山还能不知道,还......”

姜文山接过文件扫了两眼,声音就立刻停顿下来。

只见他立刻找了张椅子坐下,

开始一字一句斟酌这两首歌的歌词。

张大千面露微笑,

看到姜文山的反应,

他知道,这两首填词,不简单。

不简单的词,

不简单的曲,

加上天后级别演唱的诠释,

这次,张大千算为公司立了大功了。

“这......这词是谁写的,你们作曲部什么时候学会请外援了?”

“姜文山,你可别乱说,这就是我们作曲部一个作曲人写的。”

“哼哼,怎么样,是不是比你们那几个顶尖填词人也差不了多少啊!”

姜文山干咳两声,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他取下自己眼镜,拿出眼镜布擦拭,

而后满不在乎的说:“还行,比我们作曲部嘛,还差点。”

“行了,你老小子别吹了,也不知道谁刚刚急得像猴一样。”

“你说谁是猴呢,要不是看你年纪大了,我现在就揍你一顿信不信。”

“好好好,你牛逼!”张大千适时服了个软,

他也知道姜文山也就是和自己开开玩笑。

随后他认真道:

“嗯,这确实是我们作曲部一个普通员工写的。”

“他叫张扬。”

“嘶,张扬,那个新闻上说,女友跟着李青山跑了的那个?”

姜文山拍拍脑袋,终于想起了这么个人。

“呃~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我说你怎么整天尽是关注些八卦啊,是不是你们作词部闲的不行啊!”

“咳咳,八卦嘛,偶尔看看。”

姜文山仿佛是被人揭穿了老底,有点尴尬。

“这词,怎么样,给点中肯的评价?”

“甚好,甚好。”

“就是放在我作曲部,也毫不逊色。”

“你这文绉绉的毛病能不能改一下啊!”

“滚犊子......”

......

“走,带你去看看去,我们作曲部新发掘的曲爹!”

“曲爹?”姜文山还是觉得张大千夸张了。

“等等,”

姜文山顿住了脚步疑惑地看向张大千。

“我先把曲子发给张佳仪。”

发完之后二人一齐走出办公室。

“姜老师好!”

“张主任好!”

一路上不少人给他们打招呼,二人都礼貌性的微笑点头示意。

“这两位大佬竟然聚在一起了,真是稀奇。”

“是啊,两人一起出现可是不常见呢,不知道是要去干什么。”

两人一同走到张扬办公桌前。

“张主任你们这是?”

张扬看到两个中年男人向着自己走来,

一个是张大千,另一个不认识。

张大千胖一点,一身西装显得一脸市侩,

另一个男人则是一身唐装,金丝眼镜,显得十分文艺。

张扬拿出两个纸杯,给二人倒了两杯茶!

“这就是张扬,我们作曲部刚刚出的天才。”

“看着很普通的样子嘛。”姜文山老气横秋的说道。

张扬一听这话,不乐意了,

自己发现穿越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先照照镜子。

这皮囊很千篇一律(好看)的好吧,

作为一个艺术家,他对自己的外表可是很在意的。

现在居然被人说普通。

“这是?”

张扬忍住不快,将询问的眼神投向张大千,

张大千一拍脑袋,

“这人年纪大了,就是容易忘事,忘了给你介绍了,这就是我们星耀传媒元老级填词人,姜文山。”

“姜文山?”

张扬一愣,这名字怎么和方文山如出一辙啊,难不成,两人有一腿?

呸,是有关系?

看着貌似还地位很高的样子。

“哎呦,姜文山,姜老师,来坐坐坐。尝尝我这上好的白山茶,昨天刚从老家带过来的。”

张大千一脸黑线,他以为自己脸皮已经天下第一了,

没想到,还有人脸皮比他更厚。

“你就是张扬啊,后生可畏啊!”姜文山也瞬间换了副嘴脸。

张大千懵了,刚才这......难道是自己错觉?

见鬼了。

二人落座之后,

姜文山开口了“张扬,嗯......”

姜文山突然不知道怎么称呼了,

“张扬小兄弟,刚刚那两首《血腥爱情故事》和《屋顶》两首歌全部都是你一人独立完成的?”

“嗯,是啊,姜文山老师,我可是费了老大力气了。”

“哦?张扬小兄弟花了几周时间为这两首歌填词啊。”

姜文山端起一杯茶慢慢的品。

“嗯......”张扬有点难为情的看向张大千,不知道该怎么说。

张大千一看张扬的眼神,立刻会意。

“张扬兄弟,没事,你就实话实说就好。”

张扬点了点头,伸出两个指头。

“两周?”姜文山点点头,一首高质量的词是需要时间长一点。

张扬摇摇头,继续喝茶。

“两个月?”姜文山皱了皱眉头。

张扬继续摇头。

“张扬,别卖关子,你就告诉文山吧。”张大千故作认真,心中就等着看这老小子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呢。

“二十分钟,连谱带词!”

“什么?”姜文山一口茶水喷了出去,眼睛瞪得老大。

“二十分钟?”姜文山又重复了一遍。

姜文山看看了两人的表情,不像是在吹牛。

他重新坐回椅子上,显得有点无力,

像是错过一个亿。

突然,姜文山从椅子上猛地弹起,

这把二人都吓了一跳,

只见他眼神坚毅,仿佛下了莫大的决心一般。

“张扬小兄弟,愿不愿意加入我们作词部。”

张大千脸上本来还挂着看热闹的笑意,

而现在,笑意突然凝固,

唰的一下就变了脸,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张大千怒了,本来是来看热闹的,

现在这老小子却当着他的面挖他墙角,这谁能忍。

“哎,我说你老小子,还要不要脸了,这可是我们作曲部,你在我家门口撒泼,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啊。”

“有本事你就把我扔出去。”姜文山居然脖子一横,真耍起了无赖。

第10章 天后也追剧


张大千有点懵了,

没想到平时唐装在身,斯斯文文的姜文山,

居然会耍无赖。

不过这也间接证明了,张扬的实力,

就是姜文山也要汗颜。

“姜文山,你们文人好像也不兴耍无赖吧,而且你要挖我的人,这也不符合规矩吧。”

“我去,这怎么回事啊。”

“这两位大佬居然吵上了,天呐。”

“新闻,绝对是大新闻!”

一个同事,偷偷的拿出手机,拍下了眼前的一幕,然后发到了朋友圈。

“看样子好像是因为张扬吵起来的。”

“难不成张扬这愣头青又得罪了姜老师?”

“有可能,应该就是得罪了姜老师,然后张主任拉架呢。”

“姜文山老师的大腿我都来不及抱呢,他也敢得罪。”

“是啊,我上次想加入作曲部直接被拒绝了。”

众人议论纷纷,

似乎只要有张扬在,

作曲部就有永远吃不完的瓜。

姜文山听到张大千的话转念一想,

似乎确实不太符合规矩。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又重新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端起那杯白山茶,轻轻抿了一口。

张大千见姜文山坐了下来,

也一屁股朝后坐去,

肥硕的身躯,带来巨大的冲击力,

硬是把那个椅子摇的吱吱作响。

在场的众人心中都是波澜起伏。

唯独作为当事人的张扬,心中却是风轻云淡,

捷伦是谁,音乐圈常青树,

引得两位大佬欣赏,有什么好稀奇的。

但很奇怪,

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张大千坐的那把椅子上,

看着不停**的椅子,张扬真怕那椅子招架不住,直接散了架。

三人都不说话,

周围的同事也小心翼翼,

生怕触了两位大佬的霉头。

有点安静,

安静的有点诡异。

张扬盯着那椅子,直到椅子停止摇晃,

他才收回心神,没有看对面两人,

而是从一旁抽出一张纸,

低头擦拭着杯中溅出的水渍。

不是他装逼,

主要是周围人都盯着这边。

而对面这两人又一直盯着自己,

“咳咳,大千哥,文山兄。”

张扬发声了,仿佛整个世界在等着他发声似的。

“卧槽,张扬这是跟谁俩呢,还大千哥,文山兄。”

“我去,铁憨憨啊。”

“牛,以后你张扬就是我崇拜的神。”

“我昨夜夜观天象,掐指一算,这张杨啊,命不久矣。”

F5依旧活跃在八卦的舞台上。

张扬继续说,

“你们俩也是好多年的同事了吧,没必要为了我张扬这个小人物闹得不可交不是。”

“让我离开作曲部,恐怕不太现实,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对作曲部有着很深厚的感情。”

张扬一脸愤然,看的张大千都有点感动了。

当年星耀公司刚刚成立,张大千就被星耀传媒董事委以重任,挑起作曲部这个重担。

当年整个作曲部也才十几个人,

曾经被人唾弃,被人不信任,被人怀疑,

就是他们几个元老级的人物,

一直不离不弃打拼,

才有了今天这个作曲部,

几百平的办公场地,

上百个作曲人,

还有一个坐镇的曲爹。

当时的张大千也是名震一方的作曲人,

张大千作曲,姜文山填词,

可谓天作之合,

当时星耀传媒的董事长还曾直接当着所有媒体发言,

我有大千和文山两人,星耀传媒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

事情发展也如这句话所说的一样。

但现在张大千更多去商务上接业务了,

而姜文山不喜欢人情世故,也隐居幕后。

张大千看了一眼姜文山,

姜文山也苦笑一声,

二人眼中满满都是当年的回忆。

张扬继续说道:“虽然我不想离开作曲部,但,若是文山兄需要,我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姜文山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有了张扬这几句话,两位大佬也就顺台阶下了。

“没想到,活了一把年纪了,还让小辈给上了一课。”

“哈哈,我说吧,后生可畏!”

张大千大大笑道。

这一片祥和的气氛,

想必根本不会有人能想到刚刚还大战一触即发吧。

周围众人更是懵逼了,刚刚还感觉这几人苦大仇深的,

怎么现在,

感觉就差当场拜把子了。

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

“叮咚!”

正在椅子前坐着追剧的张佳仪收到了一条消息。

张大千发来的邮件。

???

张佳仪一脸问号,

“不会是歌曲写好了吧。”

张佳仪自言自语,

这话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摇了摇头,

她自嘲一笑,并没有去看,

因为那部连续剧他正看到最精彩的地方呢。

直到外面天色都暗淡下来,经纪人阿梅走了进了房间。

“这不是八十里桃花嘛,还挺好看的。”

“是啊!”张佳仪兴奋的说。

“叮铃铃,”

一阵铃声响起,

张佳仪一看,张大千打来的。

她有点疑惑,暂停了正在播放的电视剧,

接起了电话。

“佳仪啊,我发到你邮箱的两首歌你看了吗?”

“嗯?歌已经写好了嘛?”

“是啊,张扬写的,我看了一下还不错,挺适合你的。”

“什么,这么快?”

“哈哈哈,是啊,我也没想到张扬这小子这么能干。”电话那头传来张大千爽朗的笑声。

电话是开着免提的,阿梅自然也是听到了,

二人眼中都有着不同程度的震惊。

“哦哦,我今天挺忙的,还没来得及看,不好意思,张主任。”

“哦,你还没看啊,没事,张扬又重新录了一版,我现在发给你,你听听,要是觉得还可以,明天我们就可以签约了。”

“好的,张主任,辛苦了,张主任。”

电话挂断,张佳仪看着阿梅,尴尬一笑。

今天,确,确实很忙,忙着追剧......

“叮咚!”

邮箱图标再次跳动起来。

点击图标打开——

两张曲谱,外加两段音频。

《血腥爱情故事》

《屋顶》

二人又相视一眼,

“感觉还不错的样子。”阿梅开口了。

“是啊,看着歌名还挺有文艺性。”

张佳仪先是看了看曲谱,

大概滑动了一下,

曲谱很完整,

完全不像是仓促之下随便应付的样子。

点击播放——

音乐声响起......



继续阅读《娱乐:最伟大的作品,天胡开局》 继续阅读《娱乐:最伟大的作品,天胡开局》 发布于 2022-07-14 20:07:03
收藏
分享
海报
63
上一篇:(林子扬蓝可儿)从异世界开始的星神之路_(林子扬蓝可儿)全章节在线阅读 下一篇:关于我穿越到星际战争中那些事(秦牧量子阿白)_(关于我穿越到星际战争中那些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