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柒檐淮忱(乖戾尊主对我先杀后爱)最新热门小说_(乖戾尊主对我先杀后爱)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珞柒檐淮忱(乖戾尊主对我先杀后爱)最新热门小说_(乖戾尊主对我先杀后爱)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乖戾尊主对我先杀后爱

小说:古代言情

角色:珞柒檐淮忱

简介:百年后,对仙、神厌恶至深的檐淮忱,以一己之力血洗仙界、颠覆六界
为阻止这场浩劫,古神界帝女珞柒亲自来下界,打算提前诛杀引起六界浩荡的魔头——魔族少主
—— 初在凡界见到珞柒时,檐淮忱便猜到了她的意图
本应直截了当地杀了她,可当他看到她不顾生死、义无反顾地护在别人面前时,他忽然改变了主意
比起一具冰冷的尸体,他更想在她那张过分从容淡然的面容上,看到惊慌失措的求饶神色
可他并不知道,这种莫名的情绪,名为——嫉妒! 他嫉妒她舍命护别人,更怨恨她不肯施舍给他丝毫的光亮
他嫉妒得发疯,不择手段地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乖戾尊主对我先杀后爱

《乖戾尊主对我先杀后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放走我的灵妖,你死,还是它死?


那灵妖连惨叫声都还没发出,就彻底断了气。

一滴殷红温热的血液溅到了珞柒眼角,那温度让珞柒身体微滞,方才尚未说完的话,蓦然卡在了喉咙里。

檐淮忱嘴角带着残忍的冷笑,冰戾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珞柒和她怀里抖成刺猬的白团子身上游移。

“放走了我的灵妖,是你死,还是它死?”

说罢,檐淮忱唇角微挑,好整以暇地看着珞柒,等着她的回答。

小白听到他这话,登时将自己整个身子都缩在了珞柒怀里,就连露在外面的一截尾巴尖,都藏了进去。

看着卯足了劲往自己衣袖里钻的某只坑主灵兽,珞柒:“……”

珞柒视线在这几人身上转了圈,注意到檐淮忱随手将剥出来的灵妖妖丹扔给了身后一个人。

那人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见此,珞柒心里有了个猜测。

她问面前的檐淮忱:“你们是要收集妖丹吗?”

保管灵妖妖丹的那少年叫听白,听着珞柒的话,走了过来。

“是又如何?莫非你有?”语气微讽。

珞柒不看他,只看着檐淮忱。

“误闯你们的结界,放走灵妖,实乃我们无心而为。”珞柒道:“作为弥补,我可以带你们找到那只逃走的灵妖。”

女子的声音清泠若水,面对七八个索要她命的黑衣少年,和后面发出阵阵狼嚎的黑狼,她面上没有任何慌乱,冷静地分析局势,就连语速都是不徐不缓。

镇定到她现在明明处于劣势,却仿佛一切的主动权都握在她手里。

檐淮忱本想一招杀了她的心思暂时歇下。

这些年来,任何人见了他都只会惶恐求饶,这还是第一个不怕他的。

呵,倒有点意思。

站在旁边的听白和一泽可不信这一套,还以为珞柒在耍什么诡计。

劝道:“忱哥,别说她一个没有丝毫灵力的弱女子了,那灵妖奸诈得很,我们这么多人,为了捉它,设了无数的阵法,追踪了整整大半个月,才将它困在这里。”

“现在这女人竟然说能重新捉到那只灵妖?”听白嗤笑,神色更是透着几分不耐烦。

“忱哥,依我看,她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一泽指着珞柒怀里的白糯米团子,对檐淮忱道:“忱哥,她抱着的那只也是灵兽,不如我们直接剥了它的灵丹,也算是弥补了我们的损失。”

檐淮忱不为所动,漆黑幽邃的墨眸紧锁着面前神色淡然的女子。

就在听白等人摸不准自家少主的心思、一头雾水时,檐淮忱忽然有了动作。

只见他指尖轻微一动,霎时,数枚风刃急速朝珞柒袭来。

女子冷眸微敛,这风刃竟然带着罡气,被它划到,依她现在毫无灵气的小身板,不死也得褪成皮。

珞柒本能地侧身一闪,同时调动体内神力,化成冰锥,对上了那几枚调转方向重新朝她攻来的风刃。

一个呼吸间,冰锥化成水雾,风刃消散无痕。

看到这一幕,檐淮忱似乎并没有多少意外。

而一泽和听白等人,却纷纷握紧了手中的刀剑,准备动手绑了珞柒。

却在这时,听到了他们少主冷凝的声音传来:“好,就依你所言。”

刀剑都已经对准珞柒的一泽和听白等人:“……??”

什么意思?

少主刚才都亲自动手了,难道不是要杀了这她吗?

怎么还就莫名其妙地答应了?

听到这句话,珞柒松了口气。

如果换了之前,就这么几个人,她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但现在,她修为被封,和手无寸铁的凡人没什么两样。

这群人,以她现在的力量,根本打不赢。

识时务者为俊杰。

现在只能帮他们先将那只灵妖找到,然后顺利脱身,再去魔族,想办法把那什么劳什子魔族少主给宰了,然后回她的神界去。

珞柒这一口气还没松完,又听到檐淮忱慢条斯理地来了句:

“不过我只给你七天时间,如果七天后,我还拿不到那只灵妖妖丹——”

檐淮忱目光落在了珞柒怀里的小白身上,“这只蠢东西,就没命了。”

小白:“……!!”

嗷!!!呜!!!

他妈的!!

等这个小世界对它的灵力限制解除,它一定要亲口咬死他!

*

几人整装待毕,食指屈起,放在唇边吹出一声哨子,原本聚在十几米开外的六七只幽冥虎,忽然朝这边奔来。

刚给自己壮完胆,小心翼翼在珞柒怀里转了个身,畏畏缩缩探出一只毛茸茸小脑袋的小白,甫一睁开眼,便看到这虎蹄奔腾、草屑翻飞的场面——

那刚刚大起来的胆子,顿时如破了气的气球,迅速瘪了下去。

这次,小家伙不再往珞柒怀里缩了,直接一个闪身,躲进了珞柒从神隐宗顺手带来的芥子空间里。

“嗷嗷!”小白哼唧唧道:“主人,我现在帮不到您,为了避免给您惹麻烦,我还是自觉一点自己去芥子空间吧,主人,您万事以自己的安危为重。”

听着它这忧心忡忡、苦口婆心嘱咐的担心语气,珞柒简直气笑了。

现在这么一个烂摊子,也不知道是谁给她惹出来的。

捅了马蜂窝,它倒是拍拍屁股溜了,留她一个人给它收拾残局!

那几头血魔幽冥虎听到召唤,乖顺地来到了各自主人身边,甩着尾巴,一双双泛着凶兽凌光的猩红虎眸,紧紧盯着珞柒。

听白摸了摸自己这头幽冥虎的皮毛,看似好心、眼神却带着嘲谑恶意地对珞柒道:

“那灵妖早就生有灵智,可日行万里,姑娘不至于要走着带我们去捉灵妖吧?”

“要不姑娘将就将就,我们匀出一头幽冥虎给你?”

话音落,几个黑衣少年也跟着轻笑。

就连檐淮忱,也转眸看向了静静站在原地的珞柒。

这几人面容狂肆,语言举止亦是狂妄不羁,给人一种蔑视天地万物的狂妄之感。

珞柒目光淡淡在周围扫过,并未搭理他们。

下一瞬,她手腕轻轻一挥。

一片翠绿的叶子落入掌心。

那叶子在无形气流的托浮下,凌空飘悬。

紧接着,珞柒唇瓣轻动,似乎无声念着什么。

那小小的绿叶竟然开始变厚变大,直到最后变得如同一张圆形床榻般大小,珞柒才收了手。

第5章 找灵妖


看着面前凭空“长”出来的“大床”,听白几人眼神微骇。

这女子,不是凡人吗?

从头到脚一派温良无害,甚至周身连一丝一毫的灵力都没有,怎么会眨眼间能将一个破叶子变成这么厚的“圆床”?

让听白几人不能理解的是,珞柒竟然还在“床”上放了些灵雾。

那飘渺无实质的白雾中间,影影绰绰浮现着玫红的娇艳花瓣儿。

然后更让他们惊讶的还是后头。

只见珞柒伸手拍了拍亲手做出来的“床”,轻轻一跃,便稳稳站在了“叶床”**。

那些灵雾裹着花瓣顺着女子裙摆翻飞,那一刹那,听白和一泽几人,仿佛看到了十重天上神女降临。

珞柒运转着体内神力,对几人道:

“我有自己的飞行器,便不劳烦几位了,友情提醒一句,跟紧点,跟丢了本姑娘可不会特意回来找你们。”

音落,珞柒脚下的“叶床”直接凌空飞了出去,转眼间掠至千里之外。

看着那半空中残留的灵蕴,檐淮忱眉眼微眯,眸色如泼墨般深邃浓稠。

早已飞行了数千里的珞柒,回头看了眼身后那几个不甚真切的幽冥虎影,红唇微挑,勾起了一个不含感情的弧度。

她手上捏了个诀,“叶床”上的花瓣铺了厚厚一层,还有不少伴随着“床”上下飞舞。

珞柒缓缓伸了个懒腰,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半躺在了“叶床”上。

感知到主人体内神力大幅度波动的小白,连忙在芥子空间里跳了出来。

结果刚一睁眼,就看到它家‘宗门“第一懒”’的主人侧靠着身子,单手撑着额头,半阖着眼闭目养神。

在珞柒坐下后,那些花瓣自动绕着她盘旋,最后直接形成了遮人眼目的“花被”。

小白看得一愣一愣的。

好一会儿,才一言难尽地开口:

“主人,咱俩现在都没有灵气,您现在这‘床’,可都是耗费体内神力凝出来的,这操蛋的小世界修为压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除,咱这……是不是有点太浪费了?”

珞柒眼都没抬,语气很淡。

“虽然我们敌不过他们几个,但也不能表现的太过弱小,欺软怕硬是每个世界都规避不了的。”

“只有让他们心存畏戒,那些人才不会趁我们疏于防范时,贸然对我们出手。”

她和小白修为受限,又寡不敌众,这几天要一起寻找灵妖,自然免不了同行。

若不给他们一些震慑,用不了七天,她和小白估计就成了他们的刀下魂。

听罢,明白其中原委的小白,晃着细细白白的小尾巴,小小的嘴一张,讨好道:“还是主人想得周到!”

珞柒勾了勾唇,对它这狗腿的模样视而不见。

那双仿佛容纳了万千星辰的眸子微微睁开,白皙如玉指尖随手捻起了一片花瓣,看着前方,语调懒散道:

“既然都浪费这么多神力了,倒不如让自己舒服些。”

毕竟,她珞柒在神隐宗,乃至神界,都是出了名的 享·佛系·受 主义者。

小白回想主人在神隐宗时,天天咸鱼修炼,平均十天能有九天半的时间在摸鱼。

再低头回看主人现在的“叶床”,顿时觉得主人来了修真界后真的低调很多了……

不过提起神力,小白不得不问一句:

“主人,你现在还有多少神力?”

珞柒摊开手,那片花瓣于指尖旋绕两圈恋恋不舍离去。

“不多,”珞柒道:“目前虽然不能一敌八打败身后那些人,但足够化解必要的杀招和维持御行术。”

听到这里,小白振奋了些。

前爪拍着胸脯向珞柒保证:

“放心吧,主人,我一定尽快找到解除修为禁制的方法的!”

珞柒抬眸瞟了它一眼,语气不咸不淡:“你还是尽快抓到那只灵妖吧。早点找到魔族少主,完成任务,我们也好早些回去。”

小白羞愧地趴下了身子,蔫蔫地窝在了珞柒身侧,就连头顶素来张牙舞爪、不服管教的那撮呆毛,此刻都像是失了神采,软趴趴垂了下来。

就在这时,以檐淮忱为首的几个黑衣少年,骑着幽冥虎,赶上了她的速度。

见珞柒盯着幽冥虎看,左侧的一个少年,拍了拍身下的幽冥虎,解释了句:

“这是血魔幽冥虎,一步可跨数百米,上能凌空飞行,下能入水匍匐。”

珞柒对那少年点了点头。

血魔幽冥虎?

一听便不是凡间之物。

看这几人的身手打扮,也不像凡人。

只是他们周身没有任何妖魔之气,莫非……

是修仙者?

只是谁家修仙问道的人,会像他们几个这样乖张狂妄?

珞柒轻摇了下头,将脑海中这些无关紧要的思绪散去。

忽然,她眸子轻轻眯起,视线渐渐落到云层之下的断崖处。

右方的檐淮忱顺着她的视线看去,“那只灵妖在下面?”

听白几人也严肃了几分,随时准备冲下去将灵妖围剿。

珞柒并未正面回答檐淮忱的问题,只道:“下面有灵妖的气息。”

檐淮忱打了个手势,几匹幽冥虎俯冲落地,眨眼间,便已停在了断崖边。

檐淮忱几人坐在幽冥虎上,打量着周围能让那只狡猾的灵妖的藏身之地。

珞柒在几人身后走来。

女子身着一袭霓裳月华束腰纱裙,如瀑长发随风轻扬,层层迭迭的纱幔裙摆上还携带着几丝飘渺灵气。

迎着断崖处的烈风,衣袂飘飘,如那九天神女,好似随时乘风而去。

檐淮忱几人身着黑衣黑发,气场乖戾张狂,和珞柒周身的柔和清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黑一白,一明一暗,在这断崖之上,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檐淮忱眸色深不见底,如这万丈深渊危险锋利。

檐淮忱只侧目扫了一眼珞柒,便只身跃入了深渊!

听白等人惊了一跳,“忱哥!危险!”

这断崖壁光滑潮湿,没有任何着力点,向下一眼看不到底,只能隐约看到层层诡谲黑雾。

听白旁边的另一个少年一泽气急,直接在珞柒周围扔下了一个寒冰阵法。

沉着声音怒道:“妖女!忱哥若有什么不测,我必让你陪葬!”

听白几人正要下去找檐淮忱,手上还没结完印,便见一道凌光从下面冲了上来。

光芒散去,见檐淮忱并未受伤,听白等人才终于松了口气。

视线下移,看到檐淮忱手中被困的几只小灵妖,听白和一泽都愣了下。

第6章 你们不觉得她很像流传中的‘神’吗?


“忱哥,这灵妖?”

檐淮忱看了眼手中只有百年修行的小灵妖,冰冷的目光随之落到了珞柒身上。

哪怕被寒冰阵困住,她脸上仍是惯有的从容安逸,不见丝毫慌乱。

也不知是寒冰阵根本困不住她,还是她笃定他们几个不会杀她。

看着珞柒如此淡然的神色,檐淮忱莫名觉得十分刺眼,烦躁地握紧了攥着小灵妖的力度。

“断崖下面根本没有那只逃跑的灵妖。”

他盯着珞柒,语气沉冷至极。

珞柒摊了摊手,神情坦然,“我刚才只说这儿有那只灵妖的气息,没说它现在还在这儿等着你们来抓。”

“你!”一泽握紧手里的尖刀就想冲过去,却被听白及时拦住。

听白看了眼檐淮忱,对一泽使了个眼色。

忱哥还没发话,若真伤了她,这不是找死吗?

来回折腾了这么久,天已经渐渐黑沉。

珞柒抬头看了眼天色,转身往一个方向徒步走去。

同时说道:“灵妖在夜间更善于隐藏,不利于捉它,今天先找个地方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再继续。”

听白几人都看向了檐淮忱,等着他的指令。

却见自家少主目光沉沉地盯着那姑娘的背影,一言不发。

在她快走到寒冰阵杀伤力最强的阵法边缘时,檐淮忱打出一道青光,直接将阵法破了。

亲眼见到自己的寒冰阵变成碎片的一泽,心有余悸地想,还有刚才听白拦住他了。

倘若他真将那女子怎么样,估计现在落得这下场就是他了。

**

月上林梢,听白几人围坐成一团,中间火堆不时发出火苗噼里啪啦的爆炸声,火架上烤着几只野兔。

兔肉香味随夜风往四周扩散。

距离听白等人几十米的距离,珞柒和小白并排靠坐在一棵古树下。

闻着飘来的肉香味,小白没出息地咽了咽口水,用爪子无聊地扒拉地上的落叶。

“主人……你想吃东西吗?”

闻言,珞柒睁开眼睛,看了它一眼。

随后在芥子空间中摸出了一块灵石,扔给了小白。

小白伸爪接过,直接上嘴啃了几口。

纯正浓郁的灵气直入肺腑。

小家伙舒服地深吸了口气。

一块灵石下肚,体内灵气倒是补给了,但腹中饥饿感却仍然存在。

小家伙摇着尾巴,偷偷瞧了眼那边正在分食兔肉的听白等人。

小白兀自思考了会,随后字正腔圆地提议:

“主人,我觉得这里肯定有不少好吃的,在这干坐着也没什么事,要不咱们去转转吧?”

珞柒懂小白的意思,被小世界限制了修为,她们现在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需要进食和睡眠。

一泽刚扯下来一块兔腿,余光就看到珞柒往反方向去了。

他胳膊碰了碰听白,低声问:“用不用派人跟着?”

听白往四周看了看除了树就是断崖的地形,再看向珞柒的方向,她已经离他们三四百米的距离了。

“先不用跟,”听白道:“她跑不了。”

珞柒越走越远,几个黑衣少年吃着兔肉,嘴里谈笑着,目光却始终注意着珞柒的动向。

不知是谁先将话题引到了珞柒身上。

“这么多年,咱们走过这么多地方,还真没见过像她这么美的女子。”

另一人回忆着珞柒轻而易举地破开他们的结界,并且随手化叶为床,凌空御风而飞,忽然说了句:

“你们不觉得她很像流传中的‘神’吗?”

“神?”一泽哂笑,“且不说这世间根本就没有神的存在,就算有……”

他声音忽然顿了下,数秒后,才重新开口,只是这次的声音中少了方才的轻松和笑意,只剩下冷冽的杀意。

“就算有,我们和那所谓的‘神’,也永远水火不容。”

话音刚落,一身浓重血腥味的檐淮忱在黑暗中现身。

他面色冷肆,薄削的唇紧抿,整个人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听白几人连忙站起身,将烤好后放在一旁没人动过的一只最大的兔子递给了檐淮忱。

“忱哥,吃些东西吧?”

檐淮忱没接,在周围扫视一圈,没见到珞柒,问道:“她呢?”

听白和一泽对视一眼,回:“应当是去抓野味了。”

檐淮忱这才扫了眼烤得金黄诱人的兔肉。

“我不饿,给她们送去。”

说完还加了一句:“以免还没带我们找到那只灵妖,就先饿死了。”

听白:“……”

一泽:“……”

其余出生入死的兄弟们:“……”

听白垂头默默看着手中的烤兔,一时间,心神复杂。

——忱哥,您想给那姑娘送吃的就直说,没必要……硬解释那一句欲盖弥彰。

檐淮忱将手中新剥出来的灵妖妖丹扔给了听白。

听白手忙脚乱地接过,看着手心里这几颗发着皎洁光晕的妖丹,肃正神色问道:

“忱哥,她真能带我们找到灵妖吗?”

其余人也好奇这个问题。

檐淮忱靠着树干屈膝而坐,手中拿着一壶烈酒灌了一口。

“暂时不好说,不过她确实能感知灵妖的气息。”

**

另一边。

珞柒和小白在树林里逛了一圈,野味没抓几只,倒是采摘了一大堆果子。

果肉里夹带着一丝灵气,虽然和神界的灵果相差甚远,但胜在清脆甘甜。

在这鸟不拉屎的森林里,能找到这东西也属实算不错了。

等珞柒和小白回来时,檐淮忱一行人却不见了身影,只剩下了快要燃尽的火堆。

珞柒打了个哈欠,捏了捏酸疼的肩背。

美眸中水雾氤氲,精致的脸颊上满是倦怠。

小白在原地蹦哒两下,见那些人真的走了,直接四爪朝天,毫无形象地在地上滚了两圈。

“主人,他们好像走了,那这样的话……咱们是不是就恢复自由身,不用帮他们找灵妖了?”

小家伙语气兴奋。

珞柒瞅了它一眼,伸手揉了揉它雪白的肚皮,“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估计是师尊他老人家在神界给我们开挂了。”

小白:“……”

珞柒指尖结印,设下一个保护结界。

“今天就在这里凑合一晚吧。”

小白四脚并用爬进了结界里,嘴里还在嘟囔:“算那老头还有点良心,还记得主人你是他唯一的徒弟。”

而此时正被徒儿和灵兽“念叨”的苍尘神君,正苦逼逼地被迫闭关养伤。

此时此刻,别说帮珞柒开挂了,就连他宝贝徒儿身在何处都不知道。

第7章 魔族那种虎狼之地,不适合珞姑娘这样的人去


翌日。

珞柒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

刚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坐在不远处无声盯着她的檐淮忱。

四目相接,对上那双漆黑凛冽的眸子,珞柒所有的瞌睡虫一扫而散,瞬间清醒。

“你……你怎么在这儿?”

珞柒环顾四周,只有檐淮忱一人,其他人不在。

檐淮忱将她的动作尽收眼底,嗤笑一声,意味不明道:

“不然呢,以为我们走了?”

珞柒:“……”

檐淮忱挪开目光,指了指旁边一直用法术温着的烤兔,“烤多了,丢了浪费。”

珞柒:“……”

兔肉架在烤架上,色泽金黄,酥脆诱人,和刚烤好时一模一样。

珞柒抬眸看了眼默不作声喝酒的檐淮忱,心想性子这么冷的人竟然还会有这么热心肠的一面。

当然,不可排除‘万一她饿死,没人带他们捉灵妖’这一因素。

珞柒从不欠别人人情,也不占别人便宜。

现在檐淮忱把食物直接给她放这了,又说了这么一句话,若是再推脱,就显得矫情了。

珞柒将昨天摘的那些灵果从芥子空间里拿了出来,走到檐淮忱身边,递给了他。

檐淮忱第一眼注意到的,不是女子双手捧着的一大堆果子。

而是那白细的刺眼的手腕。

手腕白皙纤细,一串晶莹剔透的红玉石手链,更衬得肌肤吹弹可破。

男子薄唇轻抿,目光终于移到那些果子上。

“这是?”

珞柒挑了下眼尾,唇角微微上扬:“礼尚往来,这果子挺甜的。”

在一旁亲眼目睹这一幕的小白,见檐淮忱接过了果子,晃着尾巴悠哉悠哉地走到了烤兔前,垂涎欲滴地盯着香喷喷的美食。

珞柒一转身就看到小白这副馋样,不由得失笑,扯下一块兔腿肉递给小家伙。

小白两只前爪紧紧抱着,直接上嘴就啃了起来。

看着它那狼吞虎咽的模样,珞柒又一次怀疑自己这伴生神兽是个冒牌货。

珞柒坐在一个歪倒的树干上,咬了一口酥脆香软的兔腿肉,肉质细嫩鲜美,味香浓郁。

抬眸便见檐淮忱捏着一枚果子在指尖把玩,男人手指匀称如玉,十分养眼。

若不是亲眼看到这男人徒手生剥灵妖妖丹,她绝不相信这么漂亮的一双手会做出那般冷血残忍的事。

仿佛注意到珞柒的目光,檐淮忱毫无预兆地转头看了过来。

当场被抓包,珞柒淡定地移开视线,转移话题。

“我叫珞柒,你叫什么?”

檐淮忱垂下眸子,盯着手里碧青色的果子半晌,才缓缓开口:

“淮忱。”

“淮忱?”珞柒念了一遍,“名字很好听。”

闻言,檐淮忱背脊靠在古树上,薄唇勾起一丝弧度,没有说话。

若是熟悉他的人在这里,定能发现,他眉宇间没有丝毫被夸赞的愉色,相反,眼底尽是冰冷的嘲讽。

珞柒并未多关注檐淮忱的表情,想到他对灵妖的执念,顺口问了句:

“你很需要灵妖妖丹吗?”

这次,男人回答的倒是很快。

“对,很需要。”

珞柒:“为什么?”

檐淮忱倒是没瞒她,坦言相告:“灵妖是聚天地灵气凝结而成的妖物,它们妖丹里有着最浓郁的灵气,适合修炼。”

珞柒想过很多原因,却独独没想过这一种。

一般能修出灵智,并且能成功结丹的灵妖都是天地灵植。

它们在先天上就具有其他物种所没有的优势。

因此灵植修炼而成的灵妖,在结出妖丹的那一刻,它们便可以脱离那一方小小土地的束缚,能够自由移动。

也正因为灵妖早生灵智,它们具有很强的躲避敌害的能力。

并且这类生物杀伤力强,极难捕捉。

因此虽然有很多人眼红灵妖的灵气,却没有几个人愿意去捉它们。

毕竟付出的代价和收获不成正比。

想到这儿,珞柒真心劝谏了一句:

“灵妖天生地养,具有很强的避害本能,与其追着它们跑,倒不如引天地灵气,自己修炼。”

这次,檐淮忱沉默了许久,倒是没有再接话。

就在珞柒将东西收拾妥当,准备拎着小白继续出发捉灵妖时,檐淮忱低沉的声音在身后突然传来——

“此处位于凡间和修真界仙门七大派的交界地带——迷雾森林,危险重重,越靠近森林中心地带,碰上高阶妖兽的概率越大,珞姑娘怎么孤身一人来这里了?”

珞柒拎着小毛团,回道:“我和小白迷路了,算是误入此地。”

檐淮忱看了眼她手里的毛团,站起身,长腿站直,比珞柒高了近一个头。

那种说不出的压迫感再次袭来。

檐淮忱侧身往北方看去,醇沉的声音中辩不出情绪。

“此处不仅连接凡间和仙门七大派,也是通往妖魔两族的必经之路。”

说着,他倏然回头看了她一眼,语气意味不明:“珞姑娘可别再误入其他地方了。”

珞柒细眉微皱,总觉得他话中有话。

她顺着他刚才的视线看向北方,“往北走就是魔族的界域了吗?”

檐淮忱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散漫地“嗯”了一声。

“魔族那种虎狼之地,应当不适合珞姑娘这样的人去。”

珞柒:“……”

***

一天后。

人间。

看着旁边热闹的集市,和随处可见的商贩,听白和一泽渐渐懵逼。

看着走在最前方“领路”的珞柒,听白几人不由得怀疑这女人是不是在耍着他们玩。

灵妖天生地养,一般生在深山老林。

因此捕捉灵妖,都得去一些人烟罕至的地方。

可这位珞柒姑娘倒好,把他们带到人声鼎沸的人间界了!

如此喧哗躁动的场地,连他们魔都不喜欢,别说住惯了深山老林的灵妖了。

听白上前两步,追上了檐淮忱。

几人在进入凡间界域开始,便徒步行走,让幽冥虎于暗处跟随。

“忱哥。”听白声音压低,“她真能带我们找到灵妖吗?我怎么觉得她和那只呆蠢的灵兽纯粹在闲玩?”

这也怪不得听白这样想。

毕竟珞柒这一路上,看看风景,逛逛集市,和那些深闺小姐出门游山玩水差不多。

第8章 珞姑娘是要找忱哥吗?


听白话音刚落,就看到珞柒带着小白去了点心铺。

听白:“……”

檐淮忱眯眸看着珞柒的身影在点心铺里消失,薄唇微抿,“这才两天,看看再说。”

一刻钟后,珞柒从铺子里出来。

几人并未并未发现她买什么,仍旧两手空空。

只除了她怀里的那只蠢东西,嘴里叼着一块糯米糕点。

檐淮忱目光在她身上顿了两秒,随后道:“走吧。”

“等等。”

珞柒手腕一翻,一瓶伤药出现在掌心。

檐淮忱下意识接住扔过来的伤药,眸光微动,“这是?”

珞柒:“店铺老板送的,我用不上这玩意儿。”

刚啃完一块糕点的小白,听到这话,耳朵尖动了动。

吐槽道:

什么送的?

分明就是它这口是心非的主人特意去买的。

“走了。”珞柒眼明手快地捏住小白张了一半的嘴,没看任何人,转身继续往前走。

听白和一泽一头雾水,却也注意到他们家少主并没有扔掉那瓶伤药。

檐淮忱漫不经心地摩挲着微凉的瓶身,漆黑浓稠如墨的眼底像是猝然间落进了一滴清水,泛起些微涟漪。

几人一直在附近转悠,遇到好吃的好玩的,珞柒就停一会儿。

等几人彻底远离人群,来到一条幽暗的河畔,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皎皎月光洒在河面上,给这条河蒙上了一层飘渺白茫的水雾。

周围不知何时渐渐起了雾,树林环绕,水声忽急忽暗,无端给人一种诡异之感。

珞柒审视着周围的环境,唇角勾勒出一丝冷然的弧度。

她回头对檐淮忱几人道:

“今天就在这儿歇一晚吧。”

听白几人愕然。

不是吧!

带他们东拐西绕地在集市上各种转悠,闻了一天各种吃食的香味。

这临到傍晚了,她却忽然脚步一转,把他们带到这种荒僻森凉的鬼地方了。

这好歹住个客栈什么的,他们几人有的是银子,又不会花她的钱。

珞柒可不知道听白他们几个脑补成什么样了。

把小白放到一边,找了个相对干净的草地,铺上毯子,将白天买的东西一样样的掏了出来。

看着那一堆堆的吃食,听白和一泽才发现是自己格局小了。

这位珞姑娘在每个卖吃食的摊位前都停一停,还以为她只是看看,谁曾想她居然还买下来了。

看这数量,她怕不是把人家小摊上的东西全搬过来了吧?

水晶肘子、熏鸭、清蒸红鱼、辣子鸡、以及各式各样的小点心。

浓郁的香味在夜色中飘散,勾得人食欲大动。

珞柒将吃东西狗样的小白扒拉到一边,偏头问几人。

“买的东西多,要不要一起吃?”

几人想去又不好意思,直到听白先大大咧咧地走过去,拿起一个肘子咬了口。

眸色顿时亮了起来,“这肘子又香又辣,味道真不错。”

剩下的几人见听白护法都吃了,也不再扭捏,三两步围过来开始品尝美食。

珞柒往方才檐淮忱站立的地方看去,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注意到她的视线,听白主动问道:

“珞姑娘是要找忱哥吗?”

“不是,”珞柒道:“只是觉得他好像从不吃东西。”

听白了然,正所谓吃人嘴软,他咬着香喷喷的大肘子解释道:

“忱哥很少吃东西,身为修士,完全可以辟谷,我们是贪恋口腹之欲,忱哥自制力强到变态,对这些人间美食完全没有兴趣。”

说完,想到白天珞柒在集市上转了一天,听白实在没忍住,问了一句:

“珞姑娘,我们来这儿,是因为那只灵妖在附近吗?”

珞柒余光注意到周围的雾气越来越浓,河面上的水汽也渐渐浓厚,咬了口甜而不腻的点心慢慢嚼着。

她道:“鱼儿快上钩了。”

三更天,檐淮忱自夜雾中缓缓现身。

听白几人靠着火堆闭目养神。

珞柒看着手腕上的红玉石手链出神。

就在这时。

河面上的雾气忽然暴涨,风起云涌,西南方向传来一股强烈的尸臭味。

其中还夹杂着若有似无的灵气。

听白和一泽等人忽然睁开眼,起身来到檐淮忱身侧。

珞柒瞬间回神,将在睡梦中惊醒的小白塞进了芥子空间。

檐淮忱眯了眯眼,看向珞柒。

女子神色丝毫未变,看着西南方向冲天的腐尸之气。

“在那边,过去看看。”

看着西南边急剧翻滚的天色,以及越来越浓重的腥臭味,听白几人面色越发凝重。

这么强的尸味,怕是出了大乱子了。

……

此时,西南方向。

几个仙家门派服饰的人,正联手团团围困住一具两眼赤红、嘴里嘀嗒着绿色尸毒的千年玄尸。

为首的一名绛白色衣袍的男子,见千年玄尸动作变得迟缓,抓住这一机会,对旁边几人道:

“布淬火阵!”

男子一手困住千年玄尸,一手快速结印布阵。

虽然身上多处伤痕,面色却沉稳,不见分毫慌乱。

就在淬火阵即将完成的前一刻,周遭灵气忽然暴涨,与此同时,玄尸身上的尸气再次凝聚。

强烈的气流以玄尸为中心,席卷着往四周大幅度扩散。

方圆数百米的泥土顷刻间炸飞,草屑翻腾,尘土飞扬。

珞柒和檐淮忱一行人就是在这时来到的。

那具千年玄尸身上的褐黄色尸气和白色丝质灵气直冲天际。

玄尸赤红的眼瞳,此刻像是要滴出血来。

原本布淬火阵的几名弟子,除了为首的苏木,其余人全部吐血昏迷。

那尸妖像是被激怒了,化爪为刃,快如残影般向苏木冲去。

听白在看清那足足有两米高的尸妖时,简直怀疑自己看错了。

“千……千年玄尸?!”他指着那尸妖,语气不可置信。

而珞柒在看清那绛白色男子面容的一瞬间,瞳孔骤然紧缩。

“苏木?!”

绛堒镜中的画面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来不及思考,珞柒快速调动体内全部的神力,瞬移到苏木面前,为他挡住了玄尸的致命一击。

做好准备与这具玄尸同归于尽的苏木,在看到一个柔弱的身影毅然决然地挡在自己面前,眼底闪过几分错愕。

第9章 别!别动她


玄尸本身就有千年的修为,再加上那只灵妖的辅助,要想消灭它,难度可想而知。

珞柒现在修为被封印,哪怕用上了全部的神力,也只是替苏木化解了那一击,并让玄尸动作僵在了原地。

苏木看出了此刻珞柒的身体情况,电光火石间,一手揽住了珞柒虚脱的身体,另一只手紧握佩剑砍向了尸妖脖子。

下一刻,千年玄尸身首分离。

苏木化剑为气,用最快的速度布下淬火阵,彻底将这具危害了附近村民一个多月的千年玄尸化为灰烬。

目睹这一切的听白和一泽几人对视一眼,眼底是如出一辙的凝重。

仙门七大派之首的苏木,现在实力已经这么强了吗?

如此看来,这人还真是个不可小觑的对手。

听白暗暗立下决心,必须早日除掉苏木,不然后期此人将会成为他们最大的威胁。

听白和一泽看向檐淮忱,想问问他要不要趁今日苏木重伤,趁虚而入杀了他。

却见自家少主沉着脸,眼底仿佛淬着寒冰,盯着珞柒。

不,准确来说,是盯着苏木放在珞柒姑娘肩膀上的手。

苏木见珞柒脸色越发苍白,身体也越来越无力,皱眉问道:

“姑娘,身体可还好?”

珞柒现在意识虽然有些模糊,但还没到意识全无的地步。

正欲撑起身,说自己无碍时,倏然天冲穴一阵强烈的剧痛袭来。

就像识海中最脆弱的地方,正被什么东西狠狠搅碎!

甚至来不及发出声音,珞柒彻底昏迷过去。

见状,苏木正欲将珞柒带到师门,让天元派医仙救治。

这时,侧面伸开一只大手,扯着珞柒的手臂,直接将她拽了过去。

苏木看得眉头一跳,下意识想将人夺过来。

檐淮忱将珞柒打横抱起,如渊目光毫无温度地落在苏木身上,话音轻嘲:

“她现在情况危险,你确定此刻你能救她?”

一句话,让苏木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

此处到天元派山高路远,哪怕他速度再快,也得一天一夜的时间抵达天元派。

而那时……

珞柒怕是早已等不了了。

见苏木没再拦,檐淮忱转身骑上幽冥虎离开了原地。

听白和一泽在自家少主远去的身影和苏木之间游移不定。

犹豫要不要此时联手除掉苏木。

两秒后,几人到底没有擅自行动,召来各自的幽冥虎,追寻而去。

片刻后,檐淮忱来到那条河边,将珞柒放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檐淮忱一手拉起珞柒的手腕,为她把脉。

探到那忽强忽弱的脉象时,檐淮忱眉梢紧紧折起。

薄削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

檐淮忱沉邃的目光凝聚在珞柒身上半晌,最后蹲下身,握住珞柒的手与之十指相扣,将自己体内的灵力渡了过去。

在后面跟来的听白和一泽等人,刚一落地,就看到这番场面。

几人脸色大变,冲上去就想将自家少主拉开。

“忱哥!您这是在干什么!”

檐淮忱体质特殊,无人知道为珞柒渡过去的这些灵力,是檐淮忱不顾性命之危捉了多少灵妖换来的。

也没有人清楚,失去这些灵力,檐淮忱会经受多少痛苦折磨!

见自家少主不为所动,只专注地将自己体内的灵力有条不紊地传输给珞柒。

直到这一刻,听白和一泽才开始正式审视珞柒对少主的影响力。

半个时辰后,檐淮忱放在膝上的左手手背上青筋暴起,两人十指相扣处的灵力色泽渐渐变得暗淡。

见珞柒脸色倒是好转一些了,而自家少主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听白又急又怒。

“忱哥……”

这时在后面紧随而来的苏木,见此,调动体内灵力,代替檐淮忱为珞柒输送灵力。

可不消片刻,珞柒周身忽然迸发出一道刺眼的金色光泽。

那光泽中似乎含着无尽的威压,让人无法直视。

檐淮忱和苏木等人不由得看向别处。

等几人再次看过去时,珞柒周身的异样已经完全消失。

女子盘膝冥坐在石头上。

像是自动进入了入定状态。

苏木和檐淮忱刚准备接着继续给她输送灵力,就被一道有些气喘吁吁的声音打断——

“别!别动她!”

小家伙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在芥子空间里爬了出来。

累虚脱般一屁股蹲在了石块底下。

原本柔顺光亮的皮毛,现在有些凌乱。

小白喘了口气,对檐淮忱和苏木解释:

“主人此刻在自动调息,不能受外力打扰,她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不需要再额外输灵了。”

见檐淮忱和苏木几人相信了这套说辞,小白暗暗松了口气。

小家伙滴溜着一双水漉漉的大眼睛,不经意地瞄了两眼在一旁护法的苏木。

甩了下尾巴,心里疯狂腹诽。

——这特妈的破烂下界法则!

主人见苏木有生命危险出手相救它能理解,毕竟她们来修真界的一大目的就是因为苏木。

可谁能告诉它,为什么主人体内神力全部用尽后,会神魂离体,直接被这垃圾世界法则强行打回神界了?!

是的。

它此刻身后守着的,只是主人的躯体。

主人的魂魄,此刻怕是已经到了神界。

因为主人此次受伤太过突然,芥子空间进入了自动关闭状态。

而空间里的小白,也被困在了空间里。

还好方才檐淮忱和苏木替珞柒输灵力时,误打误撞激发了珞柒的神脉。

这才让小白有了一丝机会,强行突破芥子空间的束缚,爬了出来。

回想这两个时辰心惊肉跳的心酸史,小家伙愤愤甩着尾巴,恨不得揪出这一方小世界的天道,咬死它丫的!

***

同一时刻。

十重天。

神隐宗莲池。

珞柒再有意识时,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神界。

她凝眸回想方才在下界打玄尸的场景,两手无意识地撑在了莲池栅栏上。

可就这么一晃神,差点没让她一头栽进池子里!

珞柒连连回神,这才注意到自己此刻居然是魂魄状态。

目光流转间,随手在莲池中召了一朵金步莲。

那莲花瓣围绕着珞柒盘旋一周,女子透如虚影的身形瞬间凝实。

抬手将步莲放进了莲池里,珞柒转身去了玄雾殿。

大殿之上,这次空落落的,只有三长老空羽尊者一人。

见到珞柒,空羽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忙起来向珞柒走来。

“小柒儿,你不是在修真界吗?怎么回来……诶?”

话还没说完,空羽便察觉自己宝贝侄儿居然是魂魄之身。

“你……”空羽连忙用神力帮珞柒稳固神魂,问道:“小柒儿,这怎么回事?”

珞柒简要说了说下界发生的事。

说罢,她问道:“三师叔,我现在好像回不去修真界了,你有什么办法送我下去吗?”

空羽面色凝重,过了会儿,她敛眉摇头,“恐怕只能让掌门师兄重新开启绛堒镜,才能再次将你送回到修真界。”

第10章 苏木


空羽在殿内踱步片刻,拿定了主意。

侧身对珞柒嘱托道:“小柒儿,你先在这里调息,我去找你师尊拿绛堒镜,把你送到修真界去。”

……

苍尘神君的府邸。

空羽站在结界外,掌心凝聚一股意念,将珞柒的事情和苍尘说了下。

正闭关的苍尘,听到自己宝贝徒儿的消息,什么都来不及考虑,抓起绛堒镜,提前就出了关。

看着气势冲冲的苍尘,空羽眉心一跳,连忙上前拦住他。

“掌门师兄,你先听我说,你现在的身体,根本无法再次启动绛堒镜。”

苍尘压根就不听她这一套。

在神界,苍尘神君是出了名的护犊子和爱徒如命。

神界地位但凡高一些的神都知道,‘溺徒’是苍尘神君最大的“缺点”。

不管发生何事,都可以和苍尘神君讲道理,但唯独他门下唯一的亲传弟子,谁人也说不得半句!

见苍尘听不进劝,空羽无计可施,只能拿珞柒来威胁他。

“掌门师兄,如果这次你还是一意孤行亲自开启绛堒镜,那我待会就跟小柒儿说,用不了几天,她就会英年丧师!”

苍尘:“?!!”

苍尘手握成拳,气得胡子都抖了抖,转身盯着空羽,咬牙切齿挤出两个字:“你敢!”

数万年的师兄妹,空羽才不怕他。

语不急气不喘地迎着他的怒视,挺直腰板回道:“你看我敢不敢,小柒儿平日和我最亲,你看她会不会相信我的话。”

苍尘彻底没辙,只能将绛堒镜不甘不愿地交给了空羽。

一路上苍尘都在不停地唠叨,使用绛堒镜时,一定要徐徐图之,切不可着急,免得被绛堒镜中的神力反噬而误伤。

*

小半个时辰,空羽和苍尘二人在玄雾殿现身。

见只有他们二人,珞柒问了句:“二师叔和两位师兄呢?不在神界吗?”

提到正云,空羽和苍尘明显脸色沉了下去。

尤其是空羽。

那脸黑的像是和正云师叔干了一架那般难看,还是打输了的那种。

苍尘瞅了自己师妹一眼,清了清嗓子,拍了拍珞柒肩膀,对珞柒道:

“师傅担心你自己在修真界有危险,便打算在你几个师叔中选出一人去下界暗中助你。”

珞柒:所以……

苍尘:“谁曾想你正云师叔得知这消息后,用计拖住了我和你空羽师叔,带着你二师兄凌烨,直接冲去下界了。”

珞柒:“……”

她这位二师叔的作风,果然从不会让人失望。

说完,苍尘又问了一句:

“小柒,你在修真界没见到他们吗?”

珞柒愣愣摇了摇头。

别说见到他们了,她连他们两个的气息都没感知到。

闻言,苍尘皱了皱眉。

很快,眉心又舒展开。

大手一挥,浑不在意道:“随他们去吧!就你正云师叔那德行,估计是又跑去哪里浪了!”

珞柒:……有可能……吧。

在空羽开启绛堒镜时,珞柒对苍尘交代了番修真界的进度。

“师尊,我见到苏木了,他实力确实很强,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渡劫成仙。只不过……”

珞柒语气微顿,想到刚进入修真界就遇上的檐淮忱,不禁有些头疼。

苍尘和空羽看向珞柒,问,“只不过什么?可遇到了什么难处?”

珞柒按了按眉心,决定把檐淮忱这个不影响大局的过客给跳过去。

“倒还好,目前都可以处理。”珞柒道。

“师尊,您空闲了能不能再帮我看看,那位魔族少主叫什么,现在身处哪里?”

从她在修真界这两天打听的消息来看,那魔族少主可是个不安分的主儿。

常年在外游走,几乎甚少待在魔族。

这样一来,虽然她想在最短时间内杀了那魔头,把这任务做完。但只要她见不到魔族少主,都是空谈。

苍尘点了点头,正想问问她打算如何处理魔族少主一事。

是将人带到神界寒涧渊,还是在下界击杀?

可还没等他问出口,这边空羽已经将绛堒镜打开。

顷刻间,古朴蕴蓝色的光芒笼罩在珞柒身上。

“小柒……”

苍尘才刚开口,珞柒身形在绛堒镜中消失不见。

空羽关掉神界去修真界的通道,收回绛堒镜,对苍尘道:

“师兄,你要是有话和小柒儿说就稍后给她传音,这次小柒是以神魂的状态回来的,估计是下界出了什么事,先让她回去处理下界的烂摊子吧。”

***

凡界。

珞柒还没睁眼,就听到耳边传来的激烈刀剑打斗声。

她眉心狠狠一跳。

甫一睁开眼眸,一团毛绒绒肉嘟嘟的毛团子直接朝她脸上糊了过来!

珞柒本能地抬手一挡。

将这小团子抓在了手里。

小白两只后腿被珞柒捏着动不了,但两只前爪死死抱住珞柒痛哭流涕。

“呜呜呜!主人,你终于醒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小家伙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还边哭边蹭了珞柒一身。

珞柒:“!!”

揉了揉小家伙柔软的脖颈,珞柒抬头往打斗声源处看去。

只见苏木手执佩剑,一敌五和一泽几人打在了一起。

檐淮忱独身坐在一旁调息,听白在他一步之远的地方守着。

听到珞柒和小白这边的动静,苏木发出一道剑招,将一泽几人击退,率先收了剑。

珞柒抱着站起身,看着眼前的场景有些摸不着头脑。

檐淮忱的手下怎么会和苏木打起来?

这时苏木已经来到了珞柒身边,见她无恙,终于放宽了心。

苏木朝双手抱拳,郑重地对珞柒道:“苏木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此等大恩,今生今世,没齿难忘!”

珞柒摆了摆手,示意他无需放在心上,“举手之劳而已,仙友言重了。”

苏木见珞柒确实不将这恩情放在心上,思忱两秒,唇畔勾起潋滟的笑意。

苏木本就生的极美,五官分而精致,和而优雅贵气。

一举一动,比那十重天上超脱物外的神君更加超尘拔俗。

这么勾唇一笑,那种骨子里散发的疏离感似乎都变得柔和,如那满园的桃花刹那间盛开,绚烂夺目,让人移不开眼。



继续阅读《乖戾尊主对我先杀后爱》 继续阅读《乖戾尊主对我先杀后爱》 发布于 2022-08-06 10:08:12
收藏
分享
海报
7
上一篇:(星辉盛宠:学神大佬逆翻天)贝克洛寒唯爱全文阅读_《星辉盛宠:学神大佬逆翻天》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下一篇:《师弟竟是大魔王》凌羽亦小羽完结版免费阅读_师弟竟是大魔王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