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尘子昂《江南的杀猪日记》_《江南的杀猪日记》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江南的杀猪日记

小说:都市小说

角色:江南尘子昂

简介:“小子,人是你做掉的?” “当然不是,我可是正人君子来的
” “那好,为了证实事发当日的真相,小雨,把他的浏览器后台资料调出来
” “嘿嘿,我可是调了无痕
” “哼,不好意思,无痕也调的出
” 江南沉默了足足有两秒之多…… “额、嗯,算了,我招了,是我干的
” …… 搞笑文,文笔渣,望海涵
正人君子不建议看,“正人君子”不介意看

江南的杀猪日记

《江南的杀猪日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没错,我就是雨夜带刀不带伞,人送外号盲肠侠


某人盯着眼前的五毛钱特效打斗场面,根据勾三股四弦五的不二定律,以他的实力。

他应该是可以上去用脸接得住他们的一拳。

但江南精得跟个猴似的,是不会选择贸然出手的,而且他现在好像在做一道“选择题”。

“C?不对不对……这应该是D或者是E才对。”

想不到江南竟尔是这种人,即使在如此危机四伏的状况下,居然还热衷于学习。

看来我们的猪脚江南已然在知识的海洋里无法自拔了。

名言警句里道得妙:勤能补拙,水滴石穿。

像江南这种正人君子,想必对于这种道理,估计已经悟到不行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江南虽然表面上看似稳如老狗,但实则内心慌的一批。

他虽搞不懂弄不明前面两货为何而打,但他知道,赢的那方,应该不会留他活口的,毕竟“杀人灭口”这种潜规则,已然流传了几千年。

他匍匐在地,手头上只有一把他三叔给他的杀猪刀。

他三叔曾説过:“作为一名刀客,就应刀不离身。”现在想来果然不错。

其实对于带有腥风血雨的东西,江南一向不大喜欢,可他总是要面对这些东西,遂也就学会见怪不怪。

人生本就充满了矛盾,任何人都无可奈何。——古龙

当下只见“蒂法”气乏力衰,渐渐不敌“步惊云”,江南心中有数,可不能等他们分出胜负。

因为他们一分胜负,遭殃的就是他了。

现下他铁定是出不去的,虽然这个气泡似的领域,看上去弱的一批,但如果能破,“蒂法”应该早就溜了。

江南无师自通地学会了临危不乱的本事,不过这一切并不归功于他自身,老王的墨镜同样功不可没。

靠着这个墨镜,即使在黯淡无光的夜下,江南亦能将十丈开外的两人看得一清二楚。

而且还发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那便是五彩缤纷的血脉。(按:就像《火影忍者》里的白眼看穿查克拉的流动。)

不仅那两人有这等希奇的血脉,连这气泡领域也有,甚至乎连江南他自己也有。

“我靠,难不成我便是那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老王便是那个说着:‘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小子我看你骨骼清奇,一道灵光从天灵盖上爆了出来,我这有一本武林秘籍,就卖你十块钱好了。’的乞丐?”

这般想来,也不是说没有可能。

老王虽然色情了点,但也邋里邋遢的,也是穷光蛋,倒也挺符合这乞丐的形象。

不过,至于江南嘛,他跟主角除了在同是男的之外,大概没有多少东西像的了。

“其实你只是差一个机会。”

“对啊!”

江南心中自言自语。

“我靠,现在的这种局面不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造?老子只要上去直接来一句:‘放开那个女孩!’这样属于我真正的爱情不就来了么?”

“虽然老子还是喜欢阿珍,但英雄救美这种事是可遇不可求的呀。”

“但老子只是个不入流的刀客,侠义道这种玩意儿,老子凭什么本事插手?”

正当江南内心做斗争之际,“蒂法”一个倒飞出去,撞到了气泡领域上,泛起一阵涟漪,随即晕死过去,看来这一下实属不轻。

“他丫的,死就死吧,谁叫老子看光了人家,不负点责任,老子还混个屁!”

就在“步惊云”上去准备补刀之际,一阵老人般的低音炮传来……

“喂,放开那个女孩。”

“步惊云”瞳孔骤缩,暗暗吃惊,下意识:“什么人?”他根本想不到居然有人能在他的领域内,这简直就像有人挑火山爆发时在火山口撒尿一个道理。

“难道你没听说过我的故事?”

此时此刻的彼边彼地。

……

老王在一灯如豆的环境下,默默地抄着牛杂。

刚开始炒着土豆丝和姜丝时,他内心暗忖:“这不排雷么?”

遂他才加多了几道正常人吃的菜。

而小规模饭店外,一片漆黑,似乎有种刀光剑影的意味来……

言归正传,“步惊云”盯着戴上墨镜的江南,嘴里缓缓吐出:“难道你就是盲……”

“没错,我就是雨夜带刀不带伞,人送外号……盲肠侠是也了,尔等小鬼,速速报上名来!我的刀下不斩无名之辈。”

“我的绰号是三重步惊云。原名是……布均匀。”布均匀说到最后几乎是一字一顿的。

“哦,原来是你小子。”

布均匀:“???”

看着眼前戴上遮阳镜的小子,布均匀不知动手还是不动手,因为他感觉不到对方的一丝元炁波动。

这情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深不可测,要么虚张声势,不过听闻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便会返璞归真,而且眼前的小子确确实实地出现在了他的领域里,遂布均匀觉得他泰半是属于前者的可能性较大,也就不敢多有冒犯。

“不知前辈汝在此处为何?”

“你还不配在我面前问三询四的。”

布均匀脸露不悦,暗忖:“???给你脸了是吧?”

只见某人漫不经心地缓缓说道:“这个女孩,让我来。你,滚一边玩儿去!”

布均匀听闻感觉到一股阴森森的杀气,正从这周遭的天地间,悄无声息地侵袭入心,不禁毛骨悚然起来。

“这难道就是高手的境界么?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看来我是万万又远远不及的了。”

殊不知,某人表面上古井无波,内心却已然翻江倒海。

“我靠,你个鬼王八,你咋还不快滚,老子他丫的都快装不下了,你就那么不懂事么?‘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你都不悟的么?”

某人内心虽是如此,但脸上还是好整以暇,“哟,看来不拔一下刀你是不会滚的了。”

随即,某人缓缓侧身,摆出了个拔刀斩的潇洒姿势。

布均匀见状,丝毫不敢大意,他立马以手捏决,收回自身的领域。

见领域骤缩的江南,内心狂喜,嘿嘿,你小子还挺怂的嘛。

但,下一刻,江南就笑不出来……

第5章 其实英雄除了救美,亦救丑的


黯黯的夜下,萧萧的朔风宛若刮骨利刃,某人紧皱剑眉,目不斜视地直盯前方十丈处。

透过太阳镜,他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黯夜里,将布均匀身体上的元炁瞧得一览无馀。

看着源源不断的元炁回流于布均匀的体内,并且他的额头、手臂直冒青筋,某人渗出一身冷汗,从头湿到尾。

“尼玛,不带这样玩的。”

“老子他丫的只是个新手呀,你特么的那么激动干嘛,搞得好像生怕老子挨上你一拳死不了似的。”

某人心下打着他的小九九。

可布均匀不会知道某人的小九九,他只道是这人很是沉着冷静,面上的表情尽显从容不迫,感觉好像布均匀这种货色,他一天能打十个似的。

遂布均匀调动全身元炁于双手,只见他双手合十,掌心相对,缓缓拉开,五光十色的元炁快速融合,其间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随即一把剑从中凭空出现。

“我艹,绝世好剑?”

某人目瞪口呆,“特么的,不对劲啊,老子又不会如来神掌,怎么玩?上去反手给他一刀?”

“可老子的刀只是杀猪刀呀。”

随後,某人转念又想。

“要不跟他说:‘嘿嘿,大哥你先把剑放下,适才我只是逗你玩玩儿的而已,其实我是个杀猪的,碰巧打酱油路过,要不我送你几斤五花肉,咱俩就一笔勾销如何?’”

“五花肉不行的话,排骨我也有,不知大爷您要哪样?”

言念至此,某人立马否定了这种低意境的想法。

“他丫的,这么一搞不就虎头蛇尾了么?不行不行,老子既然都装到这了,还会怕他……不过确实有点。”

正当某人冥思苦想之际,死寂的环境下,突然闪过一缕光芒。

“咔嚓……”一声,在场的某人和布均匀都吃了一惊,舌挢不下。

布均匀低头下望,只见一把剑贯穿了他的……盲肠。

“蒂法”顺势给了他脖子一记手刀。(按:咱也不知手刀脖子会不会晕,反正电视剧上演了几十年……)

旋即,布均匀应声倒地不起。

死寂良久后,“蒂法”率先开口。

“喂,杀猪佬谢谢了。”

悦耳的御姐音传到某人耳朵。

“喂喂喂,谁叫杀猪佬,我有名字的,谢谢。”

“那你叫啥?”

“哼,本大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江名南,你给我记住了。”

“哦,谢谢了,杀猪的江南先生。”

“哎呀,你长得那么‘丑’,我还救你了,你就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

江南愤愤不平,心道这美女咋就那么不懂事呢?

一般情况下,英雄救美後,若绝世美人觉得英雄长得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那就会説:“承蒙官人出手搭救,小女子无以为报,惟有以身相许。我既媚君姿,不知君亦悦我颜否?”

若是觉得英雄长得有点磕碜,差强人意,那便会説道:“承蒙大侠出手相助,小女子无以为报,来世定为你做牛做马。”

可你这美人却给我来一句:“喂,杀猪佬谢谢了。”

啥子意思,看不上我呗?我长得剑眉星目的你看不见?

哦,好吧,黑黑的夜下再配一副墨镜,美女你确实看不见。

当下江南就摘下太阳镜,顿时黑蒙蒙的一片,无奈之下只能又戴上眼镜。

“你说我长得丑?”

“蒂法”这个御姐一步步向江南走来。

“张大你的钛合金狗眼再看清楚。”只见“蒂法”打开手机手电筒,照在自己的脸上,“老娘长得贼好看,你晓得不?”

江南望着这脸泛红晕的鹅蛋脸,高鼻梁,薄粉唇,心说:“大姐,其实你不用靠那么近的,你身上能看的,我都看了,甚至不该看的,我好像一不小心也看了亿点点。”

随後,只见江南反客为主,勾唇一笑。

“丢,你长得也就那样嘛,比我那七十二个前女朋友难看一丢丢。”

“呵,你就吹吧,难看你会救?英雄不是救美的么?”

“嘿嘿,这就是你的孤陋寡闻了,其实英雄除了救美,亦救丑的。”

“你!”美女“蒂法”秀眉一轩。

蓦然间,意外发生了。

江南除了闻到美人吐气如兰的芳香之外,还嗅到了一丝血腥味。

???又是什么情况?

如果我的人生是一部小説的话,那么那个作者他丫的一定是个傻*,而且还是个大傻*,傻了二年半的*。

江南内心狂吐槽道。

一把匕首无声无息的插入美人“蒂法”的……阑尾处,原本就精疲力竭的她,被这一刀弄得直接吃不消晕死了过去。

她无力地扑倒在江南身上,期间还因疼痛**了几声。

被软绵绵的不可描述的东西靠在怀中,江南顿感错愕。

……

“我靠,原来女孩的手那么软的?”

江南瞬间摇了摇头,立马定了定神,打断了他向邪恶深渊扩展的念头。

“喂喂喂,美女你醒醒啊,老子从小到大都是守法好公民的,虽然我曾有过无视风险安装,但我总不致死呀。”

“你一嗝屁了,那下一个就是老子了你知道么?喂喂喂,你快醒呀朋友,老子不会武功的,带着你个累赘是冲不出去。”

江南呼唤着怀中的“蒂法”,可她有如死猪一般,估计雷打都不会动。

戴着墨镜的江南,谛视着周遭的环境,根本不见一点人影,而布均匀兀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虽然现在一点人影都没有,但江南直觉这里暗藏杀机,仿佛有一条黑曼巴在暗处埋伏。

以江南的实力,想力挽狂澜只能是异想天开。

“看来不叫醒这头死猪,今晚我只怕会命丧于此了。”

旋即,江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急不慢而又不卑不亢地説道:“好吧,美女,其实我偷窥过你。”

此句一出,“蒂法”回光返照似的,“啪”的一声,给了一记耳光于某人。

“你个下流坏胚!”美人“蒂法”恶狠狠盯着江南。

此时此刻的“蒂法”浑身不住发抖,非是害怕而颤颤巍巍,而是身体控制不住而战战兢兢。

之后,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只见“蒂法”她……

第6章 我靠,小子你开挂


“怎么贤弟去那么久?”

阿强颇坐不住了。

“正常正常,江南那小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

老王觑了一眼挂在斑驳的墙上的西洋古钟,“滴答——滴答”的声音示意着时光在不断地流淌。

“不过,这都那么晚了,江南那小子咋还不回来,莫不是拿我的传家之宝去大杀四方了?”老王脸色凝重。

此时此刻的彼边彼地。

……

某人用公主抱的手法双手横抱着“蒂法”,虽然这娘们一百来斤挺沉的,但对于某人这个经常杀猪的人来説,不足为虑。

“喂,我说美女,你打人归打人,你能不能别打完就昏死过去?”望着一头昏死的“蒂法”,某人的表情几近崩溃。

“拜托,老子身上就一把杀猪刀,我装不起来的。”

此刻某人的心里一团乱麻:一则这妞儿是恶是善他不知;二则老王干嘛给这副墨镜给他?三则今晚遇到的跟《火影忍者》里查克拉一样的元炁是真的假的?四则究竟是谁插了“蒂法”一刀?

就在他脑袋一片空白,一愣神的功夫,只见“蒂法”倏忽间不住抖动起来。

“不会吧?借尸还魂?还是回光返照?”

江南怀中的“蒂法”蓦然间就拔出了江南的刀。

黑夜下刀光一闪,转瞬即逝。

整把杀猪刀直没刀柄,江南的心脏直接被贯穿。

旋即“蒂法”一脚踹飞江南,刀刃带出一片血红。

这一手借刀杀人,令江南猝不及防。

江南的眼瞳刹那间放大,这是属于死亡的征兆,此时此刻的他已经算是一只脚踏入了地狱之门(死门关之意)。

只见他漆黑似墨的眼瞳上正映着“蒂法”倾国倾城的脸蛋。秀眉皓齿,大眼粉唇,一丝一毫都尽收眼底。

只是那水灵灵的大眼异常地空洞洞,仿佛——傀儡。

在江南仰天倒下的过程中,他眼中的美人兀自刻画在他的眼中。

与此同时,黑影处的凶手,终于现出原形。

一个穿着黑色背带裤的人后边跟着一只鸡,不慌不忙的走向了江南旁边的“蒂法”,期间他对着“蒂法”伸出五指,像 操控傀儡一般操控着她。

“蒂法”的肢体动作犹如木偶人,又似行尸走肉,一步又一步地走向那人。

四脚朝天的江南心中满是不甘。

怪不得戴上墨镜的他察觉不到对方的一丁点蛛丝马迹,原来对方将元炁化为黑丝融入了环境,以他新手小白的实力,道行属实太浅。

也怪不得为什么会先偷袭“蒂法”,原来他对于对方而言,仅是一刀的货色,根本无关紧要。

江南的胸口鲜血直涌,没办法,刀到了心脏。

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别説送到ICU能不能抢救得过来,就算是现在就开始抢救,也已无济于事。

而此时此刻的某边某地,某个叫狱囚龙的傻帽还在睡着大觉,做着春梦。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看着你们打生打死,最后宝贝还是落入我的手中,你们是真的垃呀。”

那个穿着背带裤的男人,嘴角不由得微微上飏,然后仰天大笑,“桀——桀——桀……”

很明显,看样子他应该是天蚕土豆兄的拥趸,不然的话,只能把他归结于无师自通就学会经典反派的标准模式。(按:用“兄”不用“大神”的理由是,就让我装一装嘛,毕竟天蚕土豆大神又不认识我,只是我认识他而已。)

之后,那个男人操控那只鸡悬停到“蒂法”面前,嘴里兀自“桀桀桀”地笑个不停。

鸡啄米般啄着“蒂法”的左手,她青葱般的玉指,被啄出数个“红豆”,在此期间,“蒂法”的身体不断地颤颤悠悠,空洞洞的眼睛里流露出一滴滴晶莹剔透的东西——总而言之,她在试图反抗。

“哼,别白费力气了,如果不是我操控着你,你很快就会死的。”那人得意地解释道。

“血的全称是血液,血液属于结缔组织,由血浆和血细胞组成。pH值约为7.3~7.4,而对于成年人来说,大约只有5升血液,如果血液大量流失的话……”

此时此刻,只见某人拿着手机,读着堪堪搜索到的词条,一副妥妥的学霸模样。

“额……这怎么没有说明?”

“丢,不管了,反正没有我操控你帮你止血,你不出半个小时,就会出现休克之类的状态,所以你现在应该好好配合我才对……虽然说是我插了你一刀,但问题不大……”

“你看那边的倒在地上的那个家伙,他现在的情况和你的情况就截然不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已经出意外了。”

在那人夸夸其谈的时间里,鸡亦顺利啄出了“蒂法”手上的东西。

其实每个人都会有这个毛病,在成功後吹水,大放厥词,只是程度上或多或少而已。

那个男人操控着鸡飞回到他的手上,那东西俨然是一枚纹着金丝的黑戒,颇有“魔戒”的感觉。

正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

右手戴上了金丝黑戒的那个男人,并没有知足,转而盯上了江南……戴的墨镜。

“哼,这玩意儿有点古怪,我得拿回去好好研究。”

随即,那个男人大步流星走向江南。

其实他应该操控他的鸡来攫取,这样一来成功率可以达到沈(téng)周(xún)的99.99%中奖几率。

但那个男人想:一则这样既费时间又耗精神,二则你都被我一刀致命了,你还能开挂不成?

遂那个男人信心满满地发出“桀桀桀”般的笑声,迈着那六亲不认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近江南。

倒在血泊中的江南,不知是死是活。

那个男人走到他身旁,蹲下半身伸出右手去攫他的墨镜,“桀——桀——桀,小子你道行太浅,下辈子再学别人英雄救美吧。”

就在此时,一只鲜血斑驳的手,宛若鬼手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如若脱闸狂龙似的抓住了那个男人……

“我靠,小子你开挂!”

………

第7章 怪盗缺德


所谓:富贵险中求,话说我们的主角怪盗缺德……额,不好意思,写错剧本了。

言归正传,我们的主角江南,因“蒂法”被控制,冷不防地给了江南致命一刀。

之后,那个男人贪得无厌,前往江南尸守处攫取墨镜。

可就在此时,江南一手抓住那个男人,随即……

一道树立的擎天光柱,有如曙光莅临,带着那光辉照耀般的万丈光芒直射苍穹。

此时此刻的江南以君临天下的凛凛神威,凌驾于普天之下的所有传奇。

黯黯的夜下,整座城市都仿佛披着一件晨曦做的外衣。

总而言之,无处安放的光无处不在。

江南的手腕上青筋怒跳,反手一记“直捣黄龙”,直接掏那个男人的脑袋。

那个男人当机立断,自断右手,一跃而起。

然后弹指一挥间,那个男人堪堪就玩了一场九死一生的死亡游戏。

江南抓着那个男人的右手,只见那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地化为灰烬,随之而引发的是:江南的上半身衣服亦化为灰烬。

而那枚黑戒在岩浆般的火光中不断消融,如冰遇上岩浆,似雪碰到烈火。

“砰!”

黑戒与江南,两股神奇的力量,势如水火般短兵相接,短短的一刹那,就爆炸开来。

望着眼前的蘑菇云,那个男人眉头紧锁,形成了个“川”字。

“看来这小子比墨镜更有研究价值……”

正所谓常言道的妙:“三思而后行,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只见男人思索一番,之后斟酌再三,“好,算了……”

就在男人即将全身而退之际,蓦然间,天空一声巨响,某个傻帽闪亮登场。(按:无奖问答:傻帽是谁?)

“I love 油,贝比~~~~And,A、B、C哦Night~爱你油卑鄙,兔尼玛个乃……”

他的天籁之音响彻山野,不由得令人神往……额,打错了,是令人作呕较为贴切。

他是一个魅力四溢的男人,集唱歌,跳舞,rap于一体,虽然他身高183厘米,但是他体重也是183斤呀。

“你是谁?”穿背带裤的男人问道。

“哟哟,你个傻*,切克闹切克闹,你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而我却立于不败之地……”

说唱男人边说唱边跳舞揶揄他。

穿背带裤的男人额头青筋暴起,但斟酌再三,觉得还是算了,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然后他就准备溜了。

虽然这一波他黑戒没拿到,还断了一只手,但问题不大……他没逝的。

他一飞冲天,好似在踏空而行。

就在他即将离开这是非之地时。

那个说唱的男人,凌空飞起,双腿一夹,赫然夹住了……那只鸡。

随即说唱男人360度旋转,瞬间把那只鸡给干掉了。

而那个穿背带裤的男人,也因此与他擦肩而过。

之后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就此落下帷幕,告一段落……

就这样,说唱男人带走了如花似玉的“蒂法”,人送外号三重步惊云的布均匀,以及某人。

当然,像杀猪刀,墨镜,手机这些琐碎物件,他也不会放过的——毕竟是证据来的,没有这玩意儿,不好栽桩嫁祸呀。

此时此刻的彼边彼地。

某个叫狱囚龙的傻帽还在做他的春梦。

反正春梦了无痕,不做白不做。

……

数个小时过去後,晨曦射进这雾霭苍茫的荒郊。

像是曲终人散。

某人的凤凰牌兀自留在那,不过问题不大,狱囚龙顶多走半个钟,也能到菜市场。

只不过……他的刀没了,估计得用手切。

话又説回来,有一个女孩叫小雨,至于为什么叫小雨呢……因为她就叫小雨。

小雨是一个酷爱文学的女孩,遂她亦喜欢读书,也就懂了许多冷门而不失意境的知识。

譬如:1.青睐有加,其实并不算很规范,而“青眼有加”才是更为规范的汉语用法。

2.王八蛋:这是民间一句骂人俗语。实际上,这一俗语是“忘八端”的谐音。古时的“八端”指“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此“八端”为做人之根本,忘记了这“八端”即忘记了做人的根本,后来,“忘八端”竟被以讹传讹变成“王八蛋”了。

3.狗屁不通:这个成语最初是“狗皮不通”。狗的表皮没有汗腺,酷夏,狗借助舌头来散发体内的燥热。“狗皮不通”,就是指狗的身体这一特点而言。由于“皮”与“屁”谐音,屁为污浊之物,对于文理不通的诗文或不明事理的人,以屁贬之,意思更为鲜明。后来人们将错就错、约定俗成地将“狗皮不通”变成了“狗屁不通”。

以及456789……

由此可见,造谣传谣,实属源远流长。

此时此刻小雨正利用上班的时间写着小説,她刚刚完本了一个童话故事,名为《卖火箭的小女孩》。

现在她伏案疾书文章开头的第一句话:

“黑夜象征着恶魔的白天,天使象征着恶魔的宿敌。”

而她的对面,是一个剑眉星目的小子。

接下来,便是她的上头说唱男人跟那小子的对话了。

“小子,人是你做掉的?”

“当然不是,我可是正人君子来的。”

“那好,为了证实事发当日的真相,小雨,把他的浏览器后台资料调出来。”

“嘿嘿,我可是调了无痕。”

“哼,不好意思,无痕也调的出。”小雨插上了一句。

某人沉默了足足有两秒之多……

“额、嗯,算了,我招了,是我干的。”

小雨得意地扬了扬秀眉,“欸,这套路当真是屡试不爽呀。”

没办法,毕竟“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自古以来,便是如此。

在审问某人的期间,小雨奋笔疾书,最后终于写完了第二段,合起来读那便是:

黑暗象征着恶魔的白天,天使象征着恶魔的宿敌。

今夜,黑暗恶魔路由器,张开祂的骨翼之翅,向着无边无际且又无穷无尽的苍穹,展翅高飞,而苍穹的另一边,是祂的宿敌(夙敌),光明天使阿菠萝……

第8章“城市猎人”


好,话説小说开头里,一般情况下都是先描写风物的……是以我们先写人物。

小雨坐在办公桌椅上百无聊赖,她身处在一个不为人知秘密的空间里。

只见她白里透红的薄唇轻轻翕动。

“我习惯在包里藏一瓶百无聊赖~”悦耳动听的歌声轻轻地响起。

其实她一直觉得那一瓶应该是百事可乐才对。毕竟“百无聊赖”只是个成语,她从未见过有叫“百无聊赖”的饮料,不过她没有证据。(按:为什么要先写她?这个嘛,因为她……所以你懂了不?悟了没?)

小雨浑然不管旁人说了什么,自顾自地自娱自乐。

而她旁边的便是说唱男人,那个唱“I love 油,卑鄙”的男人。

说唱男人梳着油头,乱尽胡须,一副妥妥的高质量男性模样。

而他们的对面,是某人,如果一定要説他是谁,那可以很负责且言简意赅地说,他是……人。

此时此刻某人正被沉重的“手铐”桎梏着,无法动弹。

他的四周满是铜墙铁壁,当然也少不了监控摄像头、铁网不锈钢栏之类的设施,毕竟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额,我有一个问题。”某人吞吞吐吐地说道,“请问我弄嗝屁儿了谁?”

“你没有杀人。”说唱男人不急不缓地回应。

“那你干嘛问我:‘小子,人是你做掉的?’”

某人有点慌张,他想起星爷《功夫》里的一句对白。

“呐,杀人这种事,其实我一向都有这个想法的。”

虽然对白是这样説,但他从星爷的眼神中就看出来,星爷只是説説而已。

而他亦是如此,他只敢吹水,顶多有点蔫儿坏,杀人这种事,给他机会他都是不中用的。

“我问的是:那个穿背带裤的男人是不是你做掉的?”说唱男人这般说道。

“额……这个我不清楚。”某人一瞬间好似断片了,神游物外。

其实他在此之前,一直在脑海里不断回忆昨晚的经过,可这一切犹如下载了一部半成品的电影,放到最吸引人的**部分就满屏雪花。

丝毫看不到后续,只能全靠想象力。

“你不知道?”小雨说道。

“我咋知道?我可是受害者呀,朋友。我被他一手‘借刀杀人’一刀弄了个大残,我能活着已然是不幸中的万幸,奇迹中的奇迹了。”

某人对自己为什么屁事没有感到十分诧异且错愕,他清晰地记得昨晚被刀的那一瞬间,他竟没有一点疼痛。(按:人的身体受到严重伤害时,短时间内神经系统便会“短路”之类的,简言之:你要嗝屁儿了,你的脑子会说:我会让你走的安安乐乐舒舒服服的。以上纯属娱乐,如有雷同,纯属抄袭。)

并且以他现在的经历,可以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因为他昨晚体验了一把死亡,那种是简直就像是……死亡。(按:别问我为啥这样写,因为老子也不知道死亡是啥感觉,你知道你来吹……阿不,是你来説。)

“我们在现场找到了这个。”

说唱男人边说边掏出了一个透明袋,里面赫然便是那枚黑戒,可已经残缺大半,破旧不堪了。

“你也许不明白这东西是甚什,但你只需要知道,破坏这玩意儿的家伙是你就行了。”

某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当即开口说道。

“哇靠,不是吧?难不成你这黑不溜秋的戒指,是古董文物不成?”他岔岔不平,“就算是这样,也没必要把我锁得跟个猴似的吧,你当我是《侏罗纪公园》里的迅猛龙么?”

某人谛视着周身,那锁锁得,比山路十八弯还要绕,而且一锁紧扣一锁,简直锁不要钱似的,从脑袋直接锁到脚趾头。

就差在他脑门上贴个“鬼画符”之类的东西,警惕世人了。

敢情把老子当凶手呗。要不直接把老子拉出去枪毙得了。某人愤懑不平。(按:这只是表达主角的无可奈何,无不良引导,我们不能只用上帝视角来判断主角。)

说唱男人听闻后不怒反笑,“我不敢保证说这玩意儿比你金贵,但绝对比我们这一整座城市金贵。”

小雨説道:“如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那只能是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那熊掌究竟为何?”

“就是这一枚黑戒。”

某人瞬间瞳孔骤缩,目瞪口呆,心中嘟囔:“难不成昨晚我大显神威,开了个小挂,把这物事给搞坏?”

沉默良久後。

某人才开口:“也就是说,我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对吧?”

“可以这么说,不过也不全是,随你怎么想。”小雨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某人面无血色,心脏却扑通扑通的狂跳。

“嘿,不要慌嘛小子,你现在能够坐在这里,就已经证明了你还没有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说唱男人把玩着手中破旧不堪的黑戒。

说唱男人开口说道:“眼下人心惶惶,整座城市都陷入了恐慌之中,网上流言蜚语四起,但问题不大,毕竟没有现场目击者。

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地太早,虽然没有现场目击者,但全城人都看到了那万丈光芒直冲云霄。

遂这个问题很是棘手,为此我们需要请一些相关的专业人士,提出相关的理论方案解决。”

“他们能解决么?”某人一脸懵。

整座城市都知道了?老子的挂有那么diǎo的么?(按:放心,亿般般而已。)

说唱男人説道:“他们是可以把活死人说成狂犬病发作的人。

给你来一套厚度达到《圣经》的理论和资料,并在里边加入甲骨文,古埃及文,中文,拉丁文,法文,英文,日文等一百五十多语言,基至乎自创语种也加入其中。”

“当然他们也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将天方夜谭改成根据真实故事改编。所谓的:真实的时间,真实存在的地点,真实存在的人物,真实的事件,于他们而言,用广东话来说:洒洒水啦。”

“所以,如果他们要搞我是不是也很容易。”某人喃喃细语,细思极恐。

“当然,你的人生经历不过短短几页纸,他们只要在你的档案里稍微改一改,你立马就可以从杀猪佬摇身一变,成为亿万富翁。”

“哦,对了,为了增加可信度,他们之中学历最垃的也就是平平无奇普普通通的哈佛大学博士而已。”(按:纯属娱乐,吹吹水,无诋毁之意。)

“所以他们是?”

“就是拥有至高学历和至高权限的人,简称,专业洗煤球的。”小雨解释说道。

“哦……不过大哥大姐,老子就一普普通通杀猪的,没钱没势,你们干嘛这般帮我?”

说唱男人说道:“干嘛?你忘了么,你的心脏被杀猪刀一击贯穿,按照科学来说,你现在应该进行火化或者入土为安了。”

“可你现在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甚至乎还跟我们斗起了嘴。”小雨补充。

“算命先生说我天罡硬命,遂命也就比较硬嘛,再者说,不是没有现场目击者么,你们怎么会知道我被一刀插心?”

对于某人百思不解。

小雨说道:“我们有每秒运行*亿亿次以上的能够执行一般个人电脑无法处理的大量资料与高速运算的电脑,结合我们用高浓度元炁研制的‘城市猎人’,所以我们……”(按: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持续性能为9.3亿亿次/秒。遂我虽然是吹水的,但也不全是无稽之谈。)

“停停停……请问你能说人话么?美女。”

虽然某人一脸懵*,但还是不忘装*:“像这种众所周知的东西,就不要说了。”

“也就是简单地说,‘城市猎人’就颇像是卫星监控系统,只不过它只负责监控这座城市。”小雨说道。

“也就是说,你们一早就知道我有危险?那你们为什么一开始没有派出人手帮我?”某人百思不得其解。

“一般情况的危险是不由我们来解决的,或者说,我们解决的问题是有相关规定的。”说唱男人说道,“而且我们一开始并不知道你有危险……”

某人思索着,即然一般情况的危险不由他们解决,也就是说打家劫舍,杀人放火这些他们不会去管,除非是灵异事件——那难不成老子真的遇上鬼了?

第9章 狱囚龙的兜里是不会超过二百五十块的


“那你最後为什么会带走我?”某人问道。

如果对方不清楚他有危险,那为什么後来就带走了他?某人心中诧异,纳闷。

说唱男人道:“因为‘城市猎人’的缘故,你忘了么,你当时身处在布均匀的领域里。

领域是由他自身的元炁构造的,而‘城市猎人’的功能之一便是检测元炁,所以我就赶来了。”

小雨:“我们无法获得你们当时在领域里真实的经过,但我们可以通过现有情况进模式推断出种种可能性,以此来复原当时的真相。”

“复原了便怎样?”

“如果布均匀是你弄伤的,你就会被我们认定为危险的人类,类似于弃子,会对你进行其他措施。”

某人:“其他措施?譬如?”

小雨:“杀了你。”

“我靠,同样是三十多度的身体,你为什么能够说出如此冰冷的话来?”

某人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瞬间不乐意了,急道:“不是,我看他们两个都凶神恶煞的,我就一路人甲,为求自保,这也不行?”

小雨冷酷无情的眼神直盯某人:“如果你的朋友遭殃,而凶手有可能是你眼前的人,你会不会对他有所提防?”

“抛开事实不谈,你说的也是,但无论好说歹说,,你们也没必要这般对我吧?”

小雨:“都抛开事实了,你还搁这搁这呢……”

………

说唱男人喝了口绿茶润了润喉:“嗯,我说两位听我说句公道话……”

“江南小子,这里的水太深,你把握不住。”

江南则说:“拜托,我可是游泳健将,一般水不深的我都不游的好吧。”

“也许你能把握住,但是你三叔狱囚龙呢?”

“我三叔狱囚龙超勇的好不好,他会把握不住?”

江南的脑海中蓦然间浮现出这样的一幅神异的画面来: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

下边是一望无际的星辰大海,其间一个三十而立一百六十多斤的男人,正漫无目的地漂浮着,惨白的面容一动也不动,最后瘫在沙滩上,不知是死是活……

好吧,看起来,我三叔狱囚龙,应该把握不住,江南想。

此时此刻的彼边彼地。

……

“……豪华别墅……”里。

一个叫狱囚龙的男人,正在干着每个人起床後的第一件事,那便是……先穿鞋。

随即,拖拖拉拉的拖鞋声响起,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门外。

此时此刻已日上三竿,狱囚龙才堪堪睡醒,可想而知,他的猪肉生意不好不是没有理由的,不过生意好又能怎样呢,还不是个猪肉佬……额,説错了,应该是忧郁而又落魄的刀客。

他习惯性地走去约250米远的公共厕所。

不用怀疑,厕所不配存在于五平方米的“……豪华别墅……”里。

当然,这货儿的洗漱用品也不配存在于“……豪华别墅……”里。

只能配藏匿放在公共厕所左右。

毕竟能免费用厕所,免费用自来水,不嫖白不嫖,这是他做人的准则之一。

当然,他也是有道德底线的,虽然这玩意儿埋在地下三米深……

但他不会是占用公共厕所的资源的,他只用一下厕所,借点自来水洗漱,甚而至于偶尔多借点水洗洗澡,不过他跟武当派的张三丰一个样,都是颇不喜洗澡的人。(按:张三丰有个张邋遢的人送外号。)

有点好的不学坏的无师自通的感觉了。

街坊邻居对此也不以为然,反正他跟江南两叔侄,穷鬼两个,不去惹事生非就好了,别人哪愿理睬他们。

不过,狱囚龙这小子的猪肉,当真是便宜,而且这个一百六连小九九都背不通顺。

你跟他说三九二十一,他都大可能数不过来,毕竟他手指脚趾合起来也就二十根而已,遂一些贪小便宜的街坊,都会去跟他做买卖,这也算是狱囚龙生意不好的原因之一。

好了,话又説回来,只见狱囚龙在公共厕所里一泻千里,其间吹着口哨,口哨的调调兀自是一如以往,依稀是:“有只鸟仔掉落水,掉落水……”

不知道你们知道不知道,无论是男生或男人,他们在上厕所时,有空位就绝不会并排,如果有,泰半会有个大病……

这不。

一个戴着一副黑超,脖子比人脑袋都粗,全身都散发着荷尔蒙气息,满脸保镖样子的高大个。

穿着锃亮的皮鞋,走了进来。

随後,好死不死地上在狱囚左边。

又一个银河落九天。

狱囚龙对此挑了挑眉,觑了觑:

“哟,朋友,原来你是中看不中用的类型呐。”

“不过虽是我的迷你版,但不得不说还挺别致的嘛。”

“迷你版”是一个好词,但得看谁用,用给甚。

而且很多词亦是如此。

有些成语原本是好的,如:卧龙凤雏,正人君子,但用的人多了,也就……更好了。

就譬如説“正人君子”让狱囚龙来用,他就用得非常的高境界,非常的有水准。

“欸,别自卑,多吃点钙片,你就知道的了。”狱囚龙老气横秋的。

“知道什么?”高大个下意识发问。

“你就会知道……这玩意儿天生的。”狱囚龙直接不讲道理,先“杀人诛心”,再“挫骨扬灰”。

“不过我实在是想不到,你人那么大,为什么手那么小,真的是希奇。”狱囚龙说道,“遂你吃钙片,也没有用。”(按:别问我为什么要加这一段,我是不会告诉你们不加这一段可是会被封的。我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黑超保镖横眉冷对。不用看,他已经被“杀人诛心”了,但他没有发威,只听得他説:

“请问你是江南的叔叔吗?”

“不是。”狱囚龙干脆麻溜的。

“怎么?你是来找茬的?江南那小子惹到你了?江南他是不是偷窥了你女朋友,然后被毒打了一顿。”狱囚龙潜意识发问。(按:黄天在上,厚土在下,江南老贼,我绝没有冒犯你的意思,毕竟我可是你的头号铁粉呀。)

“没有没有,昨天江南小友乐于助人,扶了个八十岁的老奶奶过马路……”(按:你看看,这才是我描写的主角江南,他是多么乐善好施呀,还经常发刀子……阿不,是经常扶老奶奶过马路。)

“我说,你这套路还能再假点么?”

“这是真的,然后老奶奶还是个亿万富翁……”

“是亿万富翁还一个人过马路?我兜里有二百五块的时候,我走路都带风了……下次编造好点的理由再来坑人吧。”

“你是说你兜里最多只有过二百五?”

“当然,怎么,羡慕嫉妒恨了……”

狱囚龙话音未落。

一个尿素袋子直接不讲理地套在了他的头上。

此时此刻的公共厕所里。

三个人厕所里,空间实在是太过拥挤。

三人中两人两副黑超,穿西装打领带,两米高大个,馀下一人,大约身高160厘米,体重160斤,跟个正方形战士似的。

没错,这便是我们的主角江南……的三叔狱囚龙。

他被尿素袋子偷袭了,估计是因为他“问候别人家人多过问别人”的原因。

遂,人生在世,问候别人家人少亿点,称呼别人多一点,那么就会……该被打的还是被打。

两名黑超保镖般的家伙,把狱囚龙当猪似的扛上肩头。

在把狱囚龙绑到某处不可告人的秘密基地的期间。

“这真的是狱囚龙么?别到时候抓错了。”某人发问。

“放心,兜里没有二百五块的,绝批是狱囚龙。”某一位手又小又别致的家伙回复。

“为什么?”

“你忘了么,咱们收到的狱囚龙档案上,他丫的就只有两句,其中一句话便是:狱囚龙的兜里是绝对不会超过二百五十块的。”

“哦,你这么一说,我突然间恍然大明白了……好像是另一句话是:狱囚龙乃是二百五中的二百五,简称:龙五……”

“没错,亏你还记得,真不愧是你呀,大不列颠聪明。”

第10章 你很勇喔


日上枝头,这座说大不大,説小不小的城市蒙上了晨曦做的轻纱。

一辆改装过的面包车,在黄沙泥路上飞沙走石,驰骋而过,尘烟四起,好不自如,只见这辆面包车赫然是……五菱宏光。

不过五菱宏光也好,五菱之光也罢。

对于狱囚龙来説,这下子真的被囚笼了。

这算是他人生中惟一的一次被人绑架,而且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对此街坊邻居一无所知,否则免不了嘁嘁喳喳。

一路上颠颠簸簸的,狱囚龙像头死猪似的,摇头晃脑。

五菱宏光面包车上……

本该问候别人家人的他一言不发,不是他脾气好,只是因为别人已经用胶布贴住了他的嘴,当然他的手也在所难免。

其间面包车里的人咕哝着。

狱囚龙心下暗暗自忖:“江南那狗侄子,莫不是绑了市长?不过也不对,看样子,绑了市长千金可能多点,不过这也不对路呀……江南他绑了市长千金,关我狱囚龙啥事……”

一阵低沉的隆隆声打断了狱囚龙的思绪,套他头上的黄金尿素袋子哗啦啦一下子被扯了下来。

随即他重见光明。

“我问你答,你听我念,明白不明白?狱囚龙。”

只见映入狱囚龙眼帘的是,一个一马平川的超模美眉,拿着一把沙漠之鹰顶住了狱囚龙的太阳穴。

不是,美女,你知道不知道你正拿枪指着谁?好吧,看样子你……腿挺白。狱囚龙心说。

“不吭声是吧,信不信我给你一脚。”注意,是句号非问号。

随即,美眉40号的帆布鞋被狱囚龙那满是意境的帅脸踢了一脚——这一句看似满是破绽,实则全是意境。

之后,狱囚龙那帅气而又迷人的脸不禁面露红晕,想来对于美眉这般无礼,他实属羞愧难当,恨不得再来一次……额,不好意思,有点情不自禁,应该是再也不来才对。

不过我们也不必可怜他,因为美眉今天穿的是不长不短的素纱裙,而且没有打底裤。

正所谓牡丹花里一片春光,石榴裙下一朵梨花压海棠——狱囚龙曾许。

总而总之,言又言之。

红颜与祸水共连,

桃花和春色相交。

不过,言归正传,**乃是刮骨刀夏禾,额,不好意思,又情不自禁了。

“你是狱囚龙?”这一句话一瞬间把狱囚龙抽出幻想,拉回现实。

此时此刻无声胜有声。

美眉透人的绝对领域正在诱惑着狱囚龙,不过,他狱囚龙是什么人?他可是正人君子的呀,他从小接受过的教欲,怎么会看这些玩意儿……除非忍不住。(按:注意,是教育不是教欲,我不识字,才疏学浅,后学末进,偶有错字歪句,实属无可奈何,毕竟我只是初来乍到的老油条……啊不,是小萌新。望诸位道友勿喷)

狱囚龙眨巴着眼,意味很明显,不用看也知道,他是在说——氵尼女马,有这等好事……

《东成西就》中曾説:要得到女孩的芳心,一定要用眼神。

是以狱囚龙那忧郁的眼神早已练的炉火纯青,已臻化境,宛若漆黑的夜晚里的萤火虫,那般的鲜明,那般的出类拔萃……

“你斗鸡眼啊!”

狱囚龙:“???”

不爱别伤害呀,美眉。

美眉丝毫没有人情味,一把撕下胶带。

狱囚龙顿感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这种感觉就像翱翔于天际,刹那间升天。

“哇靠,美女我又不认识你,你干嘛搞得我好像抛弃了你似的……”

狱囚龙不敢再多言語。

对于沙漠之鹰这把以色列发布狩猎手枪,他向来都给予一点尊重的。不过,只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而已。

他没有怂……只是他倏忽间不想説了。

也可能是他嘴颇干,又或者他喉咙有点痒……

“老娘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江南书?”美眉秀眉一轩,看起来英气十足,只是这一马平川略显平坦。

这美眉估计是家里来了亲戚,气焰大,火气足,我且避其锋芒,之後再寻天赐良机,趁其不备,出其不意给她一记回手掏,到时候,嘿嘿……哎呦,这玩意儿怎么那么硬……我靠,美眉你的枪可别走火了啊……

幻想终止,回到现实,美眉一枪托仿佛直把狱囚龙打得灵魂出窍。

“额,我不清楚……”狱囚龙面无表情。

“你不清楚?”

美眉望了望戴着黑超的两高大个,“喂,你们不会是搞错了吧?”

“没有搞错,这个二百五兜里没有二百五。”手大者首当其冲。

“没错,这个二百五长二十五**。”手别致者二当其冲。

“哇靠,我待会儿就告你这个小不点诽谤,你信不信老子上去就是一个滑钅……”

狱囚龙骤然收声,“嘿嘿”地干笑了好几声……

“嘿嘿,美女你不要激动嘛,你看看我,我一直都心平气和的,一点也不鸡动……”(按:不好意思啊,打错了,应该是激动。望海涵。)

美眉冰冷的沙漠之鹰直顶着某人的脑门。

不得不説,以这美眉一米七的身高,爆表的颜值,装起高冷来的确很有一手……不过,这一马平川略显尴尬……

“你还在这给老娘装蒜?”

“我没有。”

“没有?”美眉秀眉一扬。

“当然啦,毕竟他跟我有没有血缘关系……那还得看当年大哥对嫂子给不给力……”

“我没空管你们家族的狗血剧情。”美眉扶额。

“我又没有説,难道你想听么?那看来我可得好好跟你讲讲我的故事了。”狱囚龙滔滔不绝。

“大叔,你很勇喔?”

“真的是叫啥大叔呢,多生分呀,叫我南书就行啦……”

美眉表情冷酷无情,只是默默地打了一下开关,好像是沙漠之鹰的保险……

“好吧好吧,我是江南的三叔。”

注意,不是狱囚龙怂了,只是他蓦然间想承认罢了。

毕竟这年头,有人一定要他认作江南的叔叔,像这种加辈,他打了那么多年斗地主就从来没有见过……

此时此刻的彼边彼地。

……

一处荒郊野外之地。

望着被长长的封条封锁了的“皇宫”,某个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已经是最新一章,请用手机扫码加入书架
找不到扫码入口?


继续阅读《江南的杀猪日记》 继续阅读《江南的杀猪日记》 发布于 2022-08-06 10:08:13
收藏
分享
海报
8
上一篇:带全宗门发家致富之路(梦连卿一墨染)全章节在线阅读_(带全宗门发家致富之路)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下一篇:苏云长萧《末世之剑与火之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末世之剑与火之歌》全集阅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