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眠安云瑾枫)和离后:冷面将军白天黑夜诱哄我_沈眠安云瑾枫完整版免费阅读

(沈眠安云瑾枫)和离后:冷面将军白天黑夜诱哄我_沈眠安云瑾枫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和离后:冷面将军白天黑夜诱哄我

小说:古代言情

角色:沈眠安云瑾枫

简介:(冷面将军vs古灵精怪) 古代言情+双洁+甜文+甜宠 沈眠安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正在自杀的王妃身上
  真惨!   穿越的沈眠安决定要改变命运
  她要和渣男和离,为了和离她给他纳妾,送合欢散,迷魂香,仅仅只是为了和离
  可是这死渣男居然不和离了?   偶然想起他之前给过她一份和离书,天助我也
  沈眠安签下和离书离开了王府
  老娘自由了
  可是半路把她拦在路上的男人是谁?   “眠眠,我带你走好不好?”   “眠眠,真好看
”   和离后,渣男王爷后悔了
  沈眠安感叹,后悔?不存在
  在老娘这里,没有回头草可以吃
  迟来的深情,老娘不要
  从此
  沈眠安被云瑾枫宠上了天
  “将军,夫人她要离家出走
”   “备马,和她一起
”   “将军夫人她说她要休了你
”   “无碍,我入赘
”   “将军,夫人去了青楼
”   “把青楼给本将军烧了”   从此后
  云将军宠妻无下限

和离后:冷面将军白天黑夜诱哄我

《和离后:冷面将军白天黑夜诱哄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眠眠,我回来了


江宴舟看着沈眠安离去的背影,觉得她哪里有些不一样了,以前的她不会如此。

确实,以前的她只会任你冤枉她。

本以为这次江宴舟不会饶了沈眠安,可没想到的是江宴舟只是说了沈眠安几句,并未罚她。

景苑。

“你不跟我和离?”沈眠安一脸严肃懵逼的问着江宴舟。

她都这么对她的心上人了,他不和离?

“下不为例。”江宴舟只丢下一句话离开。

沈眠安蹙了蹙眉头。

逃不开这该死的设定。

这几天,白清清倒是安稳了几天。

没有来找她麻烦,想必是上次落水身体不舒服,所以才没有精力。

即使是这样,依然阻挡不了沈眠安想要和离的想法。

这天。

五月十九。

太后寿诞。

让江宴舟带着家眷入宫。

一入宫便去了簌宁宫。

“给太后娘娘请安。”

三个人纷纷跟太后行礼。

“起来吧。”

“安儿快过来。”太后招了招手让沈眠安过来。

沈眠安乖巧起身走到太后面前,“太后。”

“听说你前段日子不舒服,怎么样?好些了吗?”太后一脸慈爱的关心着沈眠安。

“我没事。”沈眠安摇了摇头。

听到太后的话,沈眠安的心里有些犯着嘀咕。

不舒服?

看来是有人告知了太后一切,却又隐瞒了一些。

“那就好,舟儿对你怎么样?好吗?”太后问着沈眠安,可眼神却在江宴舟的身上打量着。

毕竟江宴舟宠侧妃的事,她又不是一天两天才知道了。

“我很好,多谢太后关心。”

“您的身子怎么样?”沈眠安岔开话题问着太后。

“哀家很好。”太后拍了拍沈眠安的手让她放心。

“舟儿,你也应该把心思放在安儿身上一些。”太后语重心长的说道。

当年容妃去世的时候让她照顾好江宴舟,她这才把沈眠安许配给了江宴舟,她深知沈眠安的为人,定会照顾好江宴舟,可如今……

是她做错了吗?

江宴舟的脸上依旧一副平静的表情,“是,太后。”

自始至终太后没有跟白清清说过一句话。

聊了几句家常后,几个人便离开了簌宁宫。

御花园里。

“是你跟太后告的状。”江宴舟的语气里没有半点询问反而是满满的肯定。

沈眠安当下有些懵,随即也明白了过来。

“你说呢?”沈眠安冷笑反问着江宴舟。

“如果我真的告状,我就说你眼看着我上吊,却没有半点要出手的意思。”

“这样不必说那些废话更来的好吗?”

江宴舟的双眸沉了沉没有说话。

确实如果真的是沈眠安告的状,自然不会是这些。

如果不是沈眠安又会是谁呢?

她不是太后派来监视自己的吗?

正当江宴舟失神之际,沈眠安已经向前走去。

沈眠安在石子路上走着,心里开始想着。

既然太后这么宠沈眠安,不如和离的事情找太后帮帮忙,这样不比她要和离书来的快?

只是今天不是一个好时机。

沈眠安自顾自的有些压根没注意到前面有一个人走过来。

可偏偏那人还没有要躲开的意思。

见女孩撞在自己的身上,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笑容里满是温柔和宠溺。

因为相撞的惯性,沈眠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男子像是怕她颠倒一般,连忙伸手拉住她的手把她拉了过来,拉到自己的身边。

“可有伤到。”男子的语气里满是温柔。

沈眠安抬头看着眼前的人,如同夜色般深幽的眸子中倒映着她的容颜,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双淡粉色的薄唇,薄唇一开一合,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温柔。

沈眠安摇了摇头连忙从男人的怀里退出来。

男女授受不亲,这可是古代的大忌。

何况她还没有和江宴舟和离,此举更是不合适。

男子见沈眠安起身收回了自己的手。

原本温柔的神色被清冷替代。

看着这一幕江宴舟心里莫名觉得不爽。

连忙上前,“云将军。”

云瑾枫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看着一旁的沈眠安温柔开口,“眠眠,我回来了。”

沈眠安一怔。

眠眠,第一次有人这么叫她。

“不记得我了吗?”云瑾枫低沉温柔的嗓音问着沈眠安。

“云哥哥?”沈眠安有些试探的问着面前的人。

她的脑海里有原主的记忆,当时面前的人问她的时候,她的脑海里浮现起他的名字云瑾枫。

云瑾枫,北宁国的云将军,战无不胜,人送“冷面阎王”,不仅仅是对她冷漠的神情还有对他那杀伐果断的手段和从不留情的颜面。

有人说冷面阎王从来不会笑,也没有温柔的一面。

可如今却是……

“眠眠,我回来晚了。”云瑾枫有些懊悔。

沈眠安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云瑾枫。

毕竟她又不是真的沈眠安。

她只好摇了摇头,“不晚,云哥哥什么时候回来都不晚。”

云瑾枫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不晚吗?”不晚怎么没有……娶到你。

后面的话云瑾枫没有说出来。

江宴舟不知名的火噌噌而起。

“安儿过来,这是云将军不得无礼。”江宴舟上前一步把沈眠安拉在身后。

安儿?

沈眠安觉得有些可笑,江宴舟第一次喊她安儿,居然是是因为她和云瑾枫靠的太近。

“疼,你放开我。”沈眠安甩开江宴舟的手揉了揉自己的手腕。

到底是习武之人,只要稍稍用力被抓的人就会感到疼。

以前觉得是假的,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知道。

“王爷对自己的王妃都是这般不怜惜吗?”云瑾枫阴沉的脸沉了下来,声色俱厉的问着江宴舟。

“这是本王的家事。”江宴舟冷漠的声音回着云瑾枫。

云瑾枫冷笑一声,“是吗?”

江宴舟的眉头蹙成了川字,一个直觉告诉他,云瑾枫对沈眠安的关心有些过头了。

“眠眠,我先走了。”云瑾枫没有理会江宴舟径直走到沈眠安身边。

对江宴舟的语气冷漠至极,对沈眠安却是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

沈眠安点了点头。

“他是谁?”江宴舟问着沈眠安。

“云瑾枫。”沈眠安回答着江宴舟。

“本王知道他是云瑾枫,本王问你,她和你什么关系?”江宴舟双眸收紧一脸的严肃的问着沈眠安。

第五章 休什么休,凭什么休


此刻仿佛沈眠安背叛了他一样,让他这样气急败坏。

沈眠安的朱唇弯了弯,“青梅竹马的关系。”

这一说不要紧,说出来更是把江宴舟气的要命。

“不知廉耻。”这是江宴舟送给沈眠安的四个字。

“我做什么了?因为我跟云瑾枫说话?还是因为我们是青梅竹马?”沈眠安挑了挑眉头不慌不忙的问着江宴舟。

“你……”

“江宴舟你第一次喊我安儿,居然是这种时候,是因为我和云瑾枫说话你吃醋了?还是因为你觉得即使你不喜欢我,我也是你的,别人不能动半分。”说着这些话别说江宴舟就连沈眠安都自嘲不已。

吃醋?江宴舟不会有。

他是觉得即使他不喜欢沈眠安,别人也不能沾染。

“你是本王的王妃。”江宴舟咬牙说道。

云瑾枫竟然这般不懂规矩,当着他的面就敢喊,“眠眠。”

眠眠是他能叫的?

沈眠安冷笑一声。

“你的王妃?”

果然是因为第二个原因。

“王爷不必多虑,云哥哥只是我的青梅竹马而已。”沈眠安笑的好看却把云哥哥三个字咬的极重。

“沈眠安。”江宴舟咬牙切齿的喊着沈眠安。

“王爷轻点,我没聋。”沈眠安掏了掏耳朵,觉得江宴舟的话有些刺耳。

“太后的寿宴快开始了,耽误了可真就是我们的不对了。”沈眠安浅笑推开江宴舟的手往前走去。

寿宴上。

沈眠安和江宴舟、白清清,并排而坐。

可江宴舟的眼神没有落在白清清的身上,反而是对面的云瑾枫。

因为云瑾枫的眼神一直在沈眠安的身上游走。

那眼神温柔宠溺像一团水一样,紧紧包裹着沈眠安。

“吃。”仅仅一个字。

江宴舟把一块鸡肉放在沈眠安的碟子里。

“不吃。”沈眠安拒绝的倒也是痛快。

“为何?”江宴舟微怒的语气问着沈眠安。

他亲自给她夹菜,他居然敢拒绝。

“我不喜欢吃鸡肉,王爷不知道?”沈眠安把碗里的鸡肉给夹了回去。

江宴舟有些哑语。

他确实没在意过沈眠安,她爱吃什么,讨厌什么,他从未没有在意过。

“王爷照顾好妹妹就行,我用不着王爷操心。”沈眠安上一秒还笑着,下一秒就把脸色沉了下来。

一场宴会,几个人吃的是各怀心思。

一旁的白清清眸子沉了沉,如葱般的玉指慢慢收紧。

王爷对她不一样了,以前从未担心过她,可如今……

“我回去休息了,妹妹和王爷也要早点休息,可不要太晚了。”沈眠安一脸的坏笑,眼神中却没有半点在意的样子。

景苑。

“王妃,您回来了。”洛儿跟沈眠安打着招呼。

“嗯。”沈眠安淡淡应了一句。

“王妃,您怎么了?”洛儿一脸担心的问着。

“洛儿我问你个事。”沈眠安一脸严肃认真的问着洛儿,语气里并不像是赌气。

“什么事?”

“怎么才能让江宴舟和我离婚?”

“离婚?”洛儿一头雾水。

离婚是什么意思。

意识到自己的话不对,沈眠安连忙改口,“就是,和离的意思。”

“您要和王爷和离?”洛儿的声音不由得大了一些。

“嘘,小点声。”

虽然她不怕,但也不能这样大肆宣扬吧。

等和离后再宣扬也不迟。

“他对我不好,又宠侧妃,也不爱我,我不和离干嘛?”

“沈府又不是住不下我,我干嘛赖在这里!”

洛儿觉得沈眠安说的很有道理。

“王爷给过您和离书,都被您给撕了。”洛儿诺诺的说着。

当时沈眠安还说,不和离,王妃之位是不会让给白清清的。

沈眠安扶了扶头。

沈眠安,你可真是把我害惨了。

“和离的话您犯错了王爷才能送您和离书或者休了您。”

休?凭什么休?

她又没做错什么。

犯错?这倒是简单的很,折腾白清清不就行了。

“洛儿,你过来。”沈眠安朱唇弯起在洛儿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洛儿领命走了下去。

几天后。

晚清别苑。

“啊……”一声尖叫声传来,让沈眠安忍不住掏了掏耳朵。

这像是身体虚弱的人喊出来的吗?

“快抓走它,快。”白清清躲在一旁,一张小脸被吓得惨白,握着手帕的手指微微颤抖,明显是很害怕的样子。

这一幕倒让沈眠安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了,可想到她做过的事,这压根不算什么。

“洛儿,我们走。”沈眠安拍了拍手带着洛儿离开。

下人立马把这件事告诉了江宴舟,毕竟王爷宠侧妃可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若是侧妃出了差错谁也担不起。

“清清,怎么了?”江宴舟风尘仆仆的赶来,脸上有些许慌张之色。

“王爷,有……有蜘蛛。”白清清的话音里有些颤音,眼神里还有一些害怕之色,这并不是装出来的。

“不怕,没事。”江宴舟轻拍着白清清的后背安抚着她。

“都是怎么做事的,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江宴舟抬眸眼神凌厉的质问着跪在地上的丫鬟。

“王爷饶命,奴婢也不知为何,为何这糖罐里会有蜘蛛。”跪在地上的奴婢连忙磕头认错。

“王府向来打扫干净,怎会有蜘蛛?”

江宴舟明显不相信这些。

有蜘蛛网才会有蜘蛛,他向来爱干净,王府打扫的也是一尘不染怎么会有蜘蛛。

“凌九,给本王查,到底是谁在侧妃的蜜罐之中放蜘蛛。”江宴舟剑眉微蹙,眸子微凝,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是,王爷。”凌九拱手领命。

景苑。

“王妃,我们这样做被王爷发现了怎么办?”洛儿有些担心。

“承认呗。”沈眠安一脸的平静。

她本来我没打算不承认的。

果不其然。

一个时辰后。

江宴舟来了景苑。

“清清蜜罐里面的蜘蛛是怎么回事?”江宴舟颇有些质问的语气问着沈眠安。

沈眠安倒也不否认,“我放的。”

“你?”江宴舟有些不相信。

他似乎记得沈眠安怕虫子。

“怎么?不信?”沈眠安有些疑惑。

伤害了他最爱的人,他不更应该来质问她吗?

第六章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你怕这些,不是你。”

????

沈眠安一头的问号,这江宴舟怕不是有啥大病?

“真的是我。”沈眠安怕江宴舟不相信还特意解释了一下。

这不解释不要紧,一解释更让江宴舟觉得不是沈眠安了。

沈眠安嘴里不停的咒骂着江宴舟。

江宴舟你TM就是个傻嘚。

“随你吧,你说啥就是啥。”沈眠安也懒得再跟江宴舟解释。

“王妃,王爷怎么突然变了?”看着江宴舟的背影,就连洛儿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呵呵。”沈眠安的嘴角抽了抽。

“洛儿,记得,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嘴里说着爱你千百遍,心里想着你TM有多远滚多远。”

“男人,你越在意他,他越当你是空气,你不在意他了,他反而屁颠儿屁颠儿的跟着你。”

“那您会原谅王爷吗?”洛儿问着沈眠安。

“不会。”沈眠安没有半点犹豫。

“为什么要给伤害你的人第二次机会,是嫌弃伤你伤的不够深?”

“洛儿,长点心吧。”

沈眠安拍了拍洛儿的手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与此同时,另一边。

晚清别苑。

“你说什么?”

听到丫鬟的话白清清瞬间拍案而起。

“王爷去了景苑,但并未和王妃吵架,甚至没有对王妃说一句重话。”丫鬟跪在地上低着头一五一十的说着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沈眠安。”白清清抓着旁边的桌子,纤细白嫩的手背上浮现几根青筋。

沈眠安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第二天,白清清就带着一些糕点去了景苑。

当然糕点里没有下毒。

白清清还没有蠢到那个地步。

景苑。

“呦,妹妹来了,稀客呀,快坐。”沈眠安招呼着白清清坐下。

“洛儿,上茶。”沈眠安给洛儿使了一个眼色让她去泡茶。

不一会儿洛儿端着茶放在白清清的面前。

“妹妹尝尝。”

“夏日炎热,喝点绿茶败火。”

“多谢姐姐。”白清清一副有礼貌的样子。

“今日过来是给姐姐送一些糕点。”白清清让丫鬟把盘子里的糕点放在桌子上。

“姐姐尝尝看,看看是否喜欢。”白清清把一盘桂花糕推到沈眠安的面前。

沈眠安看着面前的那盘桂花糕,娇唇弯了弯。

“妹妹这哪是给我尝糕点,分明是想毒死我。”沈眠安也不想和白清清打哑语,直截了当的问着她。

送这桂花糕到底是何意图。

“姐姐认为我下毒,我没有。”白清清的眼眶里瞬间含满了泪水,只要一低头泪水就会掉出来。

“我可没说你下毒,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吗。”沈眠安冷言冷语的嘲讽着白清清。

“我好心给姐姐拿糕点被姐姐这么冤枉。”白清清低声抽泣着。

一旁的丫鬟看着白清清受委屈,想退下去找江宴舟。

刚迈出一步就被沈眠安给喊住。

“站住。”沈眠安清冷的嗓音发出让丫鬟直接扑通扑一声跪在了地上。

“你要去哪?”沈眠安冷声问着地上的人。

“去找王爷告状,说我欺负侧妃?”

“还是告诉王爷,侧妃明知我桂花过敏,还要给我送桂花糕。”

沈眠安一字一句声色俱厉的问着跪在地上的人。

“王妃,奴婢知错。”丫鬟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王爷说妹妹懂礼数,这就是妹妹教出来的下人?还真是懂规矩。”沈眠安的娥眉挑了挑眼中满是不屑和轻笑。

“是我的错,是我忘记姐姐对桂花过敏了。”白清清连忙起身跪在地上跟沈眠安道歉。

沈眠安吓得一激灵,连忙把腿拿起来放在椅子上。

“这可是你自己跪的,不关我的事。”

“江宴舟,你可看清了,是她要跪的。”

看着门口的人,沈眠安忙解释着,让江宴舟看清楚,白清清可是自己要跪的,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王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姐姐对桂花过敏。”

白清清连忙抽泣的解释着。

白清清哭的梨花带雨让江宴舟看了,好一阵心疼。

“起来吧。”

江宴舟抬手让白清清起身。

“洛儿,把桂花糕拿下去。”

“是,王爷。”洛儿点了点头连忙上前把糕点撤下去。

“江宴舟我要和离,你的侧妃要杀我。”沈眠安伸出自己的纤纤玉指指着白清清,一脸的害怕。

“王爷,我不是故意的。”白清清拉了拉江宴舟的衣袖,拼命摇头。

“那你就是有意的。”沈眠安在一旁接着白清清的话。

半响后,江宴舟吐出几个字。

“清清不是有意的。”

“哦。”沈眠安不清不淡的哦了一句。

因为她早就知道江宴舟会说什么,自然也不会抱有任何期待。

“妹妹受惊了,王爷带着回去吧。”沈眠安下了逐客令。

“姐姐……”

“散了吧,散了吧,没意思。”沈眠安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这江宴舟怎么回事,平时不是挺能护着白清清的吗?

如今怎么了?

罚也不罚她。

看来得来点狠的。

翌日。

景苑

“王妃,你当真要这么做吗?”洛儿蹙着眉头问着沈眠安。

“嗯。”沈眠安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

这王妃真是奇怪的很,说要弄什么合欢酒送给侧妃和王爷,让他们早点抱孩子,然后好跟她和离。

“走,我们一起去。”沈眠安起身,感觉浑身都有劲了。

来了这么久,还没有出去玩过呢。

她想看看是不是真像书里,电视剧里演的那样,街道繁华,有表演、有卖糖葫芦、有皮影戏……

王府外。

沈眠安一出来就伸了一个懒腰。

“还是外面好。”

“洛儿,走,今天我们要买买买。”

沈眠安拍了拍腰间的钱袋,给洛儿使了一个暧昧的眼色。

不等洛儿说话,沈眠安就提起裙子拉着洛儿跑了出去。

门口的侍卫愣是看的一愣一愣的。

“这是王妃吗?”

“是啊!”

“不是说王妃向来礼数周全,可现在……”

“可能王妃今天高兴。”

“或许是吧。”

“要不要告诉王爷?”

“不用吧,王妃有府的权利。”

……

第七章 洛儿关门,睡觉了


而另一边。

街上。

“洛儿吃糖葫芦吗?”

沈眠安看着一串串糖葫芦裹着晶莹剔透的外衣,一个个圆滚滚的果子串在一起,让人看了不由的想吃。

洛儿点了点头。

“老板来两串。”

沈眠安拿着一串糖葫芦递给洛儿。

“谢谢王妃。”

“嘘,小声点。”

“出来就不要喊我王妃,喊我小姐。”她才不要人尽皆知呢,毕竟过不了几天她就要和江宴舟和离了。

有人认识她便罢了,要是没人认识她,难不成还要介绍一下。

你好,我是江宴舟的王妃。

她又没病。

走到糖炒栗子摊的时候……

一个个栗子都爆开了嘴,像极了小孩子的笑脸仿佛在说,快买我,快买我。

“老板,来两份。”

“洛儿给你。”

老板两份……

老板……

沈眠安这一出来就跟疯了似的,什么都要,什么都买。

且不说那些吃的东西了。

镯子、簪子、发钗、耳环、就连衣裙都是一大堆。

“小姐,小姐。”洛儿跟在沈眠安的身后喊着她。

“怎么了?”沈眠安吃手里的蜜饯问着洛儿。

“小姐,您忘了您出来的正事是什么了吗?”洛儿小心翼翼的提醒着沈眠安。

沈眠安突然愣在那里,吃东西的手腾在半空中。

不过片刻,沈眠安便回了神。

糟了,玩的太疯,差点忘记了正事。

“洛儿,多亏了你啊!”沈眠安拍了拍了洛儿的肩膀,一脸的感激。

洛儿本来不打算说的,可又怕王妃受委屈只能提醒告诉她了。

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一转眼两个人站在了药铺门前。

“我们这样光明正大去药铺买药不合适吧。”

洛儿觉得两个女孩子这么光明正大去买……合欢散不合适吧。

沈眠安觉得洛儿说的有道理。

“等我。”沈眠安只说了一句等我便转身走开。

等到沈眠安再次回来的时候,头上多了一顶斗笠。

“这下不就好了。

洛儿你去一旁的首饰摊等我。”

并非沈眠安不带洛儿进去,要是真被江宴舟发现了怎么办?

不处罚她还不处罚洛儿吗?

还是让洛儿离远一些比较好。

沈眠安整理了一下斗笠走了进去。

“姑娘可是哪里不舒服?”药铺老板问着进来的沈眠安。

沈眠安假装轻咳一声,故意压低了声音,“我需要一些让两个人……的药。”

后面的话沈眠安还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老板也是过来人自然知道些什么。

“懂了,姑娘要的可是合欢散?”

沈眠安点了点头。

不过一会儿老板便把药交给了沈眠安。

“姑娘,感情不能强求。”

沈眠安再次点了点头。

心里想的却是,谁要和他有感情,她只是想摆脱江宴舟罢了。

“多谢。”

沈眠安道了一声谢,拿着药便走出了药铺。

拿到了药,沈眠安心满意足的回了王府。

“王妃,您这药……”怎么下进去啊!

后面的话洛儿没有问出来。

“我自有办法。”

在这一刻,沈眠安不禁有些感叹。

别人穿越都有金手指,读心术什么的,她什么都没有。

这让她怎么生存,凭一身浩然正气吗?

哎!

“去请王爷,就说请他一起用晚膳,我有重要的话跟他讲。”沈眠安想着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

洛儿点了点头,“是,王妃。”

“对了,别忘了把消息传出去,让侧妃也知道知道。”

这样就不怕计划完不成了。

江宴舟在这里喝了酒,又被白清清喊过去,这样药效刚好发了发挥的时候,这样……

傍晚时分。

“王爷。”沈眠安特意规规矩矩的给江宴舟行礼。

江宴舟有些懵,从那次上吊后,沈眠安还是第一次跟她行礼。

“王爷,我们坐下好好聊聊。”沈眠安用两根手指捏住江宴舟的衣袖,让他坐在椅子上。

江宴舟自然也注意到了沈眠安的动作。

沈眠安解释,“我刚从厨房回来,怕弄脏了王爷的衣服。”

沈眠安嘴上说着,心里却替原主抱不值得。

为了讨好他,她一个相府嫡女亲自下厨,只为了更好照顾他,可他却视若无睹,甚至看都不看她一眼。

要不是她穿越过来,恐怕原主还傻乎乎的喜欢着江宴舟。

“王爷尝尝味道怎么样?”沈眠安给江宴舟夹了一个苦瓜炒饭。

江宴舟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好苦。

“败火的。”沈眠安笑了笑。

“王爷,给我一张和离书吧。”沈眠安说的极其认真。

并不是为了挽回江宴舟而耍的手段。

“休想,想嫁便嫁,想和离便和离,你当王府是什么地方。”江宴舟的筷子狠狠地的甩在了桌子上。

沈眠安低头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

“王爷,当我没说,吃吧。”沈眠安重新递给江宴舟一双筷子,还特意给江宴舟倒了一杯加料的“酒”。

此时的江宴舟正在气头上,也没有怀疑那杯酒是否有问题,便一饮而尽。

沈眠安娇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成功了。

江宴舟喝了酒杯,没一会儿脸就红了起来。

不出她所料。

没一会儿,白清清的贴身丫鬟就过来找江宴舟了。

“王爷,侧妃好像感染了风寒。”丫鬟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王爷快去看看,妹妹的身子本来就弱。”沈眠安起身扶起江宴舟把它送到了门口。

江宴舟本来就不悦,加上沈眠安这么一送,江宴舟直接一甩袖子就离开了景苑。

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沈眠安满意的拍了拍手。

沈眠安,你可真聪明。

“洛儿关门,睡觉了。”

江宴舟一走,沈眠安才重新坐回桌子前吃起东西。

只是桌子已经不是刚才那一桌了。

沈眠安准备了两桌,一桌是给江宴舟准备的,另一桌……当然是给自己了。

沈眠安左手拿着一个鸡腿,右脚踩在凳子上,袖子被沈眠安挽起褪到了臂弯那里。

“香。”

洛儿看着这一幕,一脸的疑惑,这还是她家的王妃吗?

“洛儿,坐下一起吃。”沈眠安看了看洛儿,又看了看自己旁边的椅子,让洛儿坐下赶紧吃。

第八章 下合欢散


景苑。

沈眠安和洛儿香香的吃着晚膳。

而晚清别苑。

“王爷,您喝酒了。”白清清连忙上前扶着江宴舟。

江宴舟摇了摇头,觉得浑身燥热不安,也并没有多想,许是酒太烈了,他又喝的猛。

看着眼前的人,人影开始重叠,先是白清清后面成了沈眠安。

江宴舟抓着白清清的胳膊说道:“沈眠安,你休想和离。”

一句话让白清清的身子猛地一颤。

江宴舟刚才说什么?

不和离。

以前他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和沈眠安和离,如今沈眠安同意了,他却不愿意。

“阿宴,我是清清。”白清清温柔体贴的声音喊着江宴舟。

江宴舟碰到白清清的那一刻,身上的燥热缓解了许多,这一刻江宴舟才明白自己燥热的原因是什么。

该死!

这个死女人居然敢给他下药。

江宴舟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随后便一掌劈在白清清的后颈处,白清清被劈晕过去。

江宴舟忙掏出怀里的一个瓷瓶,从瓷瓶里倒出一个褐色的药丸吞了下去。

里面的药是江宴舟常备在身上的,以免不时之需,没有想到今日到用上了,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府里。

江宴舟越想越气,坐在椅子上等药效发挥。

不过一会儿,江宴舟身上的燥热便退了下去了。

沈眠安,你真是好的很,居然敢给我下药。

江宴舟的狭长的凤眸睨了一眼床上的人,然后转身离开。

江宴舟直接去了景苑,让他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把门关了。

好的很!

江宴舟直接飞身翻墙飞了进来。

由于沈眠安和洛儿聊的正欢,压根没注意到有人进来。

直到房间的门被推开……

“江宴舟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

他不是应该在白清清那里吗?他不是中了合欢散吗?

不应该啊!

难道这么快?这江宴舟不行啊!

沈眠安意识到自己说漏嘴,连忙闭嘴不言。

“本王怎么?”江宴舟剑眉微蹙,狭长的凤眸中散发出一抹寒光。

“没怎么?王爷不是去妹妹那里了吗?”沈眠安笑着反问着江宴舟。

“洛儿下去。”江宴舟的发的声音不容反驳。

洛儿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沈眠安。

沈眠安冲着洛儿点了点头,洛儿才俯身下去。

“夜深了,我要休息了,王爷回去吧。”沈眠安走到门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沈眠安。”

江宴舟生气的口吻喊着沈眠安。

直接上前一步把沈眠安抵在了门上。

沈眠安心下一惊,语气有些急迫,“江宴舟,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江宴舟直接凑到了沈眠安的面前。

沈眠安有些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要是江宴舟真想对她做什么,以她的力气可是反抗不了的。

这江宴舟不是去了白清清那里吗?这白清清也是,怎么就不会把江宴舟留下呢。

“江宴舟,你这么做对不起白清清。”

沈眠安直接喊了出来。

沈眠安慢慢的睁开一只眼睛,见江宴舟还站在自己面前,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沈眠安,你居然给我下合欢散。”江宴舟的嗓音有些冷淡,脸色更是黑的要命。

“我这不是为了王爷好嘛。”沈眠安一边说着一边挪着细碎的步伐离开这个“狭小”的地方。

“王爷和妹妹情投意合,郎情妾意,王爷不觉得王府缺点什么?”沈眠安笑意吟吟的问着江宴舟。

“什么?”

“缺个孩子啊。”沈眠安拍手说道。

“王府里冷冷清清的,要是有个孩子就不一样了。”

江宴舟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沈眠安,你别忘了,你也是本王的王妃。”

江宴舟提醒着沈眠安自己的身份。

听到江宴舟这句话,沈眠安往后退了一步,“不一样,王爷和妹妹是真心相爱的。”

“王爷不爱我,我也不爱王爷,正好,一拍两散。”

“沈眠安。”江宴舟厉声喊着沈眠安的名字。

江宴舟向前走了几步。

“江宴舟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不会放过你的。”沈眠安的语气里满是害怕和颤抖。

看着沈眠安眼底的惊慌和声音的颤抖,居然会有些不忍心,江宴舟暼了一眼桌子上的酒,随后便把桌子上的那壶酒扔在地上,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江宴舟离开的身影,沈眠安长出一口气。

“呼,吓死她了。”

这种事可不能再干了。

见江宴舟离开,洛儿连忙跑了进来,“王妃,您没事吧。”

沈眠安摇了摇头,“没事。”

本以为做了这么过分的事,第二天会收到江宴舟的和离书,可是没有想到他却送一些珠宝首饰过来。

沈眠安:???

“洛儿,收起来。”不要白不要,等到和离的时候可有用处呢。

“替我谢过你家王爷。”沈眠安让凌九帮她带话。

“是,王妃。”

“王爷还有一句话让属下带给王妃。”凌九拱手恭敬的说道。

“什么话?”沈眠安的直觉告诉她,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

“王爷说,如果您再敢再做这种事就……”

“就休了我?”不等凌九说完沈眠安便插嘴问着。

凌九的头顶有一群乌鸦飞过。

“就让你亲自来帮他。”

由于江宴舟的话没说全,凌九自然也不知道沈眠安做了什么。

“知道了知道了。”

沈眠安有些不耐烦,她以为如果她再做这种事,江宴舟会休了她,没想到……

本来打算换个思路给白清清放迷魂香呢?

看来……

不行了。

“属下告退。”

凌九拱手转身离开。

这几天,沈眠安倒是安稳的很。

江宴舟以为是自己的威胁到位了,没想到是沈眠安的变本加厉。

景苑。

“王妃,云将军约您香满楼一聚,您去吗?”

“去?为啥不去。”

沈眠安满心欢喜。

没记错的话,沈眠安和云瑾枫算的上是青梅竹马了,小时候经常追在云瑾枫的屁股后面,而云瑾枫也一直在保护着这个小丫头。

云瑾枫本来打算当这个小丫头长大后就向她提亲,可五年前,边塞战乱,云瑾枫随着父亲出征,这一走就是五年。

再次回来的她已经成了别人的王妃。

第九章 眠眠我带你走,好不好


她若幸福也便罢了,可偏偏江宴舟不爱她,却还困着她。

他后悔没有早一点对她表明自己的心意。

这样会不会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一切了。

香满楼。

云瑾枫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眉宇之间带着一抹忧愁,剑眉微微紧锁,深幽的眸子中满是寒光,挺拔的鼻梁下是一双薄唇,浑身散发着冷漠的气息,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云瑾枫。”

沈眠安敲了敲包间的房门。

里面的人听到沈眠安的声音,脸上的清冷之色缓解了许多。

云瑾枫起身帮沈眠安打开了门。

“眠眠。”

“云瑾枫,你找我什么事?”沈眠安关上门直截了当的问着云瑾枫。

这里人多眼杂,被人发现了,给她安一个红杏出墙的头衔就不好了。

“没事就不能找你?”云瑾枫淡淡的口吻问着沈眠安,语气里却染上了一抹失落。

沈眠安摇了摇头。

“眠眠,你开心吗?”云瑾枫低沉温柔的嗓音问着沈眠安。

抬起的手本来打算去摸摸沈眠安的头发,想到什么又把手放了下来。

这一动作没能逃过沈眠安的眼睛。

“云瑾枫……”

沈眠安刚开口就被打断。

“江宴舟对你好吗?”云瑾枫小心翼翼的问着沈眠安。

他怕,怕外面的传闻是假的,江宴舟对沈眠安很好,他们恩爱有加。

他又怕,怕外面的传闻是真的,这样他会更心疼沈眠安。

“我不用他对我好。”沈眠安直截了当的说着。

她也不怕这些话被云瑾枫传出去,因为她知道,云瑾枫不会。

沈眠安看着云瑾枫,这刀削般的轮廓,英挺的剑眉,深幽税利般双眸,高挺的鼻梁,**般的薄唇轻抿成一条线;一身黑色的长袍加身,衣服上绣着简单的花纹,身姿挺拔的站在她的对面,眼神一直落在她的身上,不肯移开半分。

这原主是瞎了吗?

放着好好的青梅竹马不要,偏偏喜欢江宴舟这个渣男。

“他对你不好?”云瑾枫的眉头紧锁。

沈眠安:???

这古代的人理解能力很差吗?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沈眠安笑的好看,如同星辰般的眼眸倒影着云瑾枫的身影。

此刻,云瑾枫身上冷漠阴戾之色全部消失不见。

低头满是一副温柔之色,“眠眠说。”

“你帮我打探一下,哪家的小姐还未出阁,想给江宴舟做妾的,列一份清单给我。”

“你要这做什么?”云瑾枫蹙眉问着沈眠安。

“帮他纳妾。”沈眠安的娇唇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云瑾枫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你还要替他纳妾?”

“不给他纳妾,我怎么和离?”沈眠安秀气的娥眉蹙成了川字。

以前江宴舟巴不得跟她和离,现在她吓唬白清清,给他下药,他都不和离。

这不妥妥的有病吗?

“他欺负你了?”云瑾枫的嗓音低沉阴冷仿佛地狱般的使者。

“那倒没有。”

江宴舟确实没有欺负她,只是在她上吊的时候不管她。

在侧妃嘲讽她的时候不向着她。

仅此而已。

“你帮不帮我?”沈眠安回到刚才的话题。

并非她不去,只是有些费时间。

而云瑾枫就不一样了,一个大将军,随手一打听就知道了。

一个费时间,一个省时间。

当然选择省时间了。

再说了,这云瑾枫温柔的模样,显然是喜欢沈眠安啊!

这么温柔深情的男二谁不爱。

不对,不是男二。

只要她喜欢的那就是男主。

“我帮。”

“眠眠,我带你走,好不好?”云瑾枫凑到沈眠安身边问着她,把她掉下来的碎发掖在耳后。

沈眠安一愣。

这是表白?

只是这云瑾枫还以为她是原主吧。

不重要。

只要能离开江宴舟,怎么着都行。

“现在不合适,和离后再说。”沈眠安交代下一句话。

现在跟云瑾枫走,那不是私奔吗?

要走也是光明正大的走。

“好。”

云瑾枫抬起大掌摸了摸沈眠安的发髻,眼神中满是柔情。

“明天在这里等我。”云瑾枫吩咐着沈眠安。

沈眠安连连点头。

所以云瑾枫约她出来的原因是什么?

“那我回去了?”沈眠安试探性的问了问云瑾枫。

“吃了饭再回去。”云瑾枫喊住了沈眠安。

从上次宴会见到她,她似乎又瘦了。

他喜欢她有点肉肉的样子,就像小时候那样……

跟在他的身后喊他云哥哥。

沈眠安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

一桌子的菜都是沈眠安爱吃的。

真是应了一句话。

有心者不用教,无心者教不会。

江宴舟都不知道她对桂花糕过敏,而云瑾枫却清楚的知道她喜欢吃什么。

“好。”

云瑾枫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一顿饭云瑾枫没吃多少,一直在看沈眠安,让沈眠安感觉到不舒服。

“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看我。”沈眠安把吃的喂进嘴里问着云瑾枫。

云瑾枫嘴角的那抹笑意更深了。

就这都忘不了吃。

“眠眠好看。”

云瑾枫眼神温柔的看着沈眠安,薄唇轻启不轻不重的吐出几个字。

四个字深深地落在了沈眠安的心上。

眠眠好看~

眠眠好看~

眠眠好看~

沈眠安承认她犯花痴了。

云瑾枫的声音怎么能这么好听呢?

对外他是冷面阎王云瑾枫。

对她却是温润如玉的云哥哥。

这妥妥的霸道总裁啊!

突然,房间的门被推开,洛儿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王……王妃。”洛儿有些着急有些结巴。

“怎么了?你慢点说。”沈眠安不慌不忙的问着洛儿。

“王爷来了。”洛儿一脸的着急。

“什么?”沈眠安猛地站了起来。

云瑾枫的脸上染上了一抹清冷。

他还敢来。

沈眠安心里想的却是……

不跑被抓个正着。

跑来不及了。

决策之下,沈眠安决定还是跑。

不过不是她跑是云瑾枫跑。

她确实是跑不及了,但是云瑾枫不一样啊,她是一个大将军,又会武功。

从这里飞下去不就行了。

“云哥哥,你从这里飞下去,好不好?”沈眠安抱着云瑾枫的胳膊开始撒娇。

第十章 嘴对嘴喂药


这一幕不仅看呆了云瑾枫,就连洛儿也是。

王妃是在撒娇?

这可真是头一次见。

“好不好。”清甜的声音再次发出让云瑾枫回了神。

“好,听眠眠的。”

云瑾枫宠溺一笑,直接飞身下了香满楼。

沈眠安侧头冲着洛儿眨了眨眼睛。

这不就行了,完美搞定。

洛儿看的傻了眼。

这都可以?王妃真厉害。

佩服。

“洛儿,坐下吃东西。”

洛儿点了点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不过一会儿包间的房门就被敲响。

江宴舟顺势推门走了进来。

看着房间里只有沈眠安和洛儿,江宴舟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不过也是一瞬就恢复了正常。

“王爷怎么来了?”沈眠安有些明知故问。

“本王不能来?还是说你这里藏了什么不该藏的人。”江宴舟眼神凌厉的扫向屋里能藏人的地方。

“藏什么人?”沈眠安不答反问。

“这里地方就这么大,王爷若是不信,大可查一查。”沈眠安提出让江宴舟搜查一番。

云瑾枫早就走了,查也查不出什么。

只是江宴舟并没有动手查。

因为就连他也知道,沈眠安这么心平气和显然是这人早就走了。

“我不过是来吃顿饭,王爷这么大张旗鼓至于吗?”沈眠安冷哼一声问着江宴舟。

“只是吃饭?”江宴舟的语气中满满的不相信。

凌九告诉他有人找沈眠安,两个人在香满楼见面。

至于那个人是谁?不用猜都知道。

“不然呢?睡觉吗?”

江宴舟有些哑语。

“既然王爷亲自来接我。”

“那洛儿,我们回去吧。”

洛儿在一旁嘴角直抽抽,王妃,您确定不是您吃饱了,准备回去。

楼下。

“哦!饭菜钱还没给,王爷帮忙结一下。”沈眠安看了一眼老板,示意江宴舟这顿饭还没结账。

“本王没吃。”江宴舟冷声开口。

“我吃了,不对,你的王妃吃了。”沈眠安纠正着这句话。

用用他怎么了?又不会少块肉。

“难不成王爷不愿意?”沈眠安的嗓音提高了一些,周围的客人停下来看着两个人。

沈眠安委屈的看着江宴舟。

看着所有人看向他们,江宴舟扔给老板一锭银子便拉着沈眠安出了香满楼。

“多谢王爷请客。”

“沈眠安,不许你见云瑾枫。”江宴舟突然把沈眠安拉进怀里警告着她。

沈眠安一激灵连忙推开江宴舟,从他的怀里逃出来。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

沈眠安退后一步和江宴舟拉开距离。

“我没见云瑾枫。”

沈眠安打死不肯承认见过江宴舟。

这里又不比现代,可以看监控,谁证明她见了云瑾枫。

“王爷把心思放在妹妹的身上最重要。”我可不想让人说,我拆散了你们。

后面的话沈眠安嘀嘀咕咕的说着,可还是被江宴舟听了一个大概。

“当初是你求着太后嫁给本王。”江宴舟提醒着沈眠安,让她别忘了当初是她要嫁给他的。

是,没错,当初是原主对他一见钟情,被鬼迷了心窍,所以才求着太后让她嫁给江宴舟。

可是现在不同了。

她不是沈眠安了。

“是,可是爱你的沈眠安死了,活下来的是不爱你的沈眠安。”

沈眠安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再说了,王爷不是不爱我吗?我现在离王爷远一点,王爷不是应该很高兴吗?”

沈眠安冷着脸问着江宴舟。

他无非是觉得沈眠安不再纠缠他,让他有些不习惯。

又或者说,只是看不惯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拿走罢了。

沈眠安不去理会江宴舟,直接上了马车。

原地的江宴舟莫名觉得不爽。

是啊!他不是最想和沈眠安和离了吗?

以前他给一份,沈眠安撕一份。

可如今为什么她要和离书了,他却不想给了。

见她与别的男子亲近,他却莫名的恼火。

想着这一切,江宴舟却失了神。

直到一旁的凌九出声,江宴舟才回了神。

刚回王府。

白清清的丫鬟就跑了上来。

“王爷,您回来了。”丫鬟红锦连忙跑了过来跪在地上。

“何事如此慌张。”江宴舟的语气有些不悦。

“侧妃高烧不退,嘴里一直喊着您的名字,王爷快去看看侧妃吧。”红锦说的一脸诚恳不像是在说谎。

“王爷快去瞧瞧。”沈眠安在一旁说着。

“前几天侧妃睡不着说是出来走走,许是夜里凉,才让侧妃感染了风寒,本不想惊动王爷,可侧妃一直高烧不退……”

红锦自顾自的说着。

“传太医了吗?”沈眠安在一旁问着地上的人。

“太医已经看过了,熬了药可是侧妃昏睡着药喝不下去。”

“王爷愣着做什么,快去看看。”沈眠安一脸懵的问着江宴舟。

白清清生病了,他不应该很担心,怎么能这么平淡。

“洛儿,我们去瞧瞧。”

沈眠安看了一眼身后的洛儿。

“是,王妃。”洛儿搀扶着沈眠安往晚清别苑走去。

江宴舟随后便跟了上来。

晚清别苑。

白清清躺在床榻上小脸惨白的很,原本好看的朱唇也是苍白一片,秀气的眉头淡淡的蹙着,看着这一幕就连沈眠安都觉得心疼不已。

“药呢?”沈眠安问着旁边的丫鬟。

“在这。”丫鬟连忙把药端在沈眠安的面前。

“喂她喝呀。”沈眠安比地上的丫鬟还要着急。

白清清,你可不能挂,我还要靠你拦着江宴舟呢。

沈眠安看了一眼一旁的江宴舟,“你去喂药。”

“怎么喂?”江宴舟看着昏睡的沈眠安。

“用嘴喂。”沈眠安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江宴舟的眉头蹙了蹙,显然是不赞同沈眠安说的。

“要不你就捏着她的鼻子往进灌。”

“不然看着她病死吗?”沈眠安质问着江宴舟,仿佛她才是最关心白清清那个。

可只有自己知道,沈眠安这么着急是为了什么。

最后江宴舟决定,捏着鼻子上灌白清清喝药,可显然效果不显著。

最后在沈眠安的强迫下江宴舟嘴对嘴喂白清清喝药。

沈眠安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不错。”



继续阅读《和离后:冷面将军白天黑夜诱哄我》 继续阅读《和离后:冷面将军白天黑夜诱哄我》 发布于 2022-08-06 10:08:13
收藏
分享
海报
9
上一篇:带全宗门发家致富之路(梦连卿一墨染)全章节在线阅读_(带全宗门发家致富之路)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下一篇:苏云长萧《末世之剑与火之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末世之剑与火之歌》全集阅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