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苏柒柒《顾少驾到:这个女人我要了》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顾少驾到:这个女人我要了

小说:霸道总裁

角色:苏柒柒苏启

简介:“偷了我的手表?那只好用你来偿还了
”在顾梓深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情爱
“只要你相信,它就会存在
”是顾梓深教会了苏柒柒怎样去相信,却又让她领略什么是绝望
我一定要离开这里
我一定要让顾梓深付出应有的代价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顾梓深:不管怎么样,这个女人我要了!

顾少驾到:这个女人我要了

《顾少驾到:这个女人我要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A大的春天,是一年中最美丽的季节。
微风清凉,嗅着空气中隐隐约约的茉莉和木槿的花草清香,整个人就像浸在薄荷里。
这种气息真是叫人沉醉。
苏柒柒也经常对这样的环境而感到陶醉,生活在A大里,她时常觉得庆幸。
再过几天,就是A市里最著名的人物顾梓深要来参加金融方面讲座的日子,学校异常重视这件事情,致力于将这次讲座办的恢弘盛大。
毕竟顾梓深这样叱咤风云的人物愿意赏脸来做讲座,是莫大光荣的事情。
而布置学校的这种任务,学院的辅导员便指派了A大的校花苏柒柒去完成。
苏柒柒这天穿着一身短款格子的高腰衬衫裙,上身是露背短款型的清新格纹小衫,性感又不失可爱,搭配简单的格纹裙,简单又凸显个性。
她一边指挥着别人丝带要扎在哪颗树上,一边忙中偷闲,欣赏着美丽的A大。
她扎着高高的马尾辫,显得干练又充满青春气息。
但这个时候,舍友应安暖打了电话给她,打断了她原本舒畅的心情。
“苏柒柒,你快回来,那个天天搞事情的女人程若又开始日常作死了,她现在一口咬定你偷了她的快递,站在宿舍楼底大肆宣扬,你快回来吧,不然我看那个女人是要翻天了。”
应安暖接通了电话以后,火急火燎地说道。
挂了电话,苏柒柒安排了一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匆匆忙忙地向她的宿舍走去。
这一天到晚地程若这个女的到底为什么一直针对她?
真是莫名其妙。
还没到宿舍楼底,苏柒柒就已经听到了程若在扯着嗓子大喊:“阿姨,我是真的看到苏柒柒扔了一个快递盒子,上面明明是我的名字,要是真的没有这种事情我也没必要自己自导自演了啊;她可以不还给我东西,但是她这种行为太差劲了,一定要让别人看清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才行。”
苏柒柒还没开口说话,程若已经看见苏柒柒回来了,抢先一步说道:“啊,苏柒柒,你还有脸回来啊,我还以为你再也不敢回来了呢。
我知道你的家庭条件不好,你要是真的需要什么,你跟我说,我甚至可以送给你,你至于做出偷东西这么可耻的事情吗?”
苏柒柒被弄得牛头不对马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小声地问了一下她的舍友应安暖,应安暖对她说:“就是你叔叔给你买的那块手表,程若非要诬陷说那是你偷了她的手表。
她声称那天她让人帮她代拿了快递放在了宿舍楼底下,回来的时候就不见了,就说是你偷了她的手表。”
苏柒柒被自己的叔叔苏启从小抚养长大,苏启在苏柒柒二十岁生日上,他给了苏柒柒一块珍贵的手表。
那是苏柒柒生命中第一件如此珍贵的物什,至少从她进孤儿院以后就是这样。
没想到这块来之不易的手表竟然成了程若诬陷她的理由。
苏柒柒自然要开口反抗。

苏柒柒小时候父母曾经破产,没多久就在车祸中双亡;苏柒柒被送进了孤儿院,后来被她的叔叔苏启收养;但是她的叔叔腿脚不太好,也没有什么能力抚养她,两个人过的生活十分艰辛;但是苏柒柒十分勤奋刻苦,依靠奖学金和在外面补课的钱贴补家里。
因此,这些年来的风雨和磨练让苏柒柒早就不是一个弱不禁风娇滴滴的女生,她相信,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她没有必要胆怯什么。
她转头瞥了程若一眼,戏谑地问道:“照你的意思,谁跟你买了一样的东西,只要出现在了别人身上,那就是别人偷了你的咯?”
“买了一样的东西?
呵,你当我不知道,凭你们家那点经济实力,够吃饱穿暖就差不多了,瞧瞧你身上那些不入流的牌子的衣服,会舍得买一块那么贵的手表吗?”
程若瞥了苏柒柒一眼,完全不把苏柒柒放在眼里。
“那是我叔叔在我二十岁生日的时候送给我的。”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叔叔送不起你那样的手表。
一块手表要几十万呢,我把手表拿去维修都要寄到瑞士,结果寄回来放在宿舍楼底就没了,偏偏你就买了一模一样的表,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呢?”
程若振振有词。
苏柒柒觉得,再争论下去也只是多余的,她撂下一句话:“我会拿出证据给你看的,同时我也要告诉你,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诬陷别人的,到那一天,我希望你为你诬陷我而付出代价。”
说着,苏柒柒头也不回地就往宿舍走去,程若还想不依不饶,应安暖却一把抓住了程若:“别闹了行吗,不是有钱人就可以随随便便欺负别人的。”
程若看苏柒柒的舍友都护着苏柒柒,甚至阿姨都对自己的话半信半疑,也不能再闹下去,她恶狠狠地说道:“我倒要看她能找出什么证据来!”
坐在宿舍里的苏柒柒一方面为自己莫名其妙背上了偷手表这样的锅而愤愤不平,还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另一方面,在她的心中,到底也存了这样的一个疑影:叔叔哪里来的这么多钱给我买一个这么贵的手表?
她本以为,即使贵重,也最多价值几千块钱,今天听程若这么说,她的心里,也隐隐约约地不安了起来。
应安暖随后也回到了宿舍,她安慰苏柒柒道:“没事儿的小柒,你不要在意这种事情就可以了;程若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总是爱挖苦人,这种人大家都能看出来,就是典型的没事找事做。
谁也没见过她戴过什么几十万的手表,指不定是不是她自己杜撰出来的呢。
你别理她就是了。”
“嗯,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只不过,她都这样诬陷我了,我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反而都显得我心虚了。
我觉得我应该去调一下监控,看看那天她的快递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着,苏柒柒快步往宿舍门外走去,这时,应安暖叫住了她。

“你傻啦,今天周末,就算值班处有人也不可能调到监控的啦,什么事情都要等到周一到了再说,你先别急啊。”
苏柒柒停下了脚步,这时,辅导员的消息又来了:“苏柒柒,学校里面关于欢迎企业家顾梓深的装饰做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要来看一下,星期一人家就要来我们学校了,之前好多学校都希望他能去,都被他拒绝了;他能来我们学校,实在是我们学校的荣幸,所以万万马虎不得。”
“啊——”这么重要的事情差点就抛诸脑后了,先把导员布置的任务做好。
清者自清,等几天再还自己一个清白也没有关系。
苏柒柒暗自想着。
顾梓深,A市叱诧风云的人物,若在A市里提起顾梓深,恐怕没有不知道他的名字的人物。
年龄仅仅26岁,便已是身价过百亿的人物,报刊、杂志、头条就是他日常登场的地方,却不仅仅因为他的成就,更因为他那帅气的长相。
是呵,这样成功的人,谁会不想跟他攀附上些许的关系呢!
A大曾经是顾梓深的母校,因此就占据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每年学校都会在不同时节向顾梓深寄出邀请函,顾梓深虽然天性傲慢,经常没有任何解释就缺席了一些场合,当然也没有人敢说什么抱怨的话,但是却几乎没有拒绝过母校的请求。
所以更因为这样,A大甚至将这一点作为了自己的招牌,对欢迎顾梓深回到母校的活动更是一次比一次盛大。
想着想着,苏柒柒不由地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周一就到了,也就意味着,整个学校都高度警惕着,为准备顾梓深的到来做充足而万无一失的准备。
到了下午,整个校园都沸腾着,女生们举着牌子欢呼着,在她们心中,这就是她们的白马王子。
“天呐,要见到顾梓深了,他真的好帅好性感啊,我好想一会儿他来了我能扑倒他啊!”
“喂喂你醒一醒吧!
你还想能扑倒他?
我只要能看着他,就已经足够了!”
一群女生七嘴八舌的说道。
但对于苏柒柒来说,星期一,终于是她可以解放的日子。
两天马不停蹄地布置校园,已经让苏柒柒身心俱疲了,她现在想做的一切,就是完成学校给她的第二个任务,然后去监控室查明一切。
这时,加长版的林肯缓缓驶进校园,与其说是驶进校园,不如说是龟速般爬进了校园。
此时的校园已经被人群围的水泄不通,尽管保安极力地想为这波车辆大军开辟出一条道路来,却是极其不现实的。
有几个疯狂的女生拨开人群,冲着车子大喊:“顾梓深!
我爱你!”
顾梓深坐在车里,却丝毫不为所动。
车子开到校园的一半时,就完完全全地被围住了,再也不能向前挪动半步。
顾梓深示意了一下,车便在路中停下了,在保镖的拥簇下,顾梓深从林肯车里走了出来。
那确实是一张帅的惨绝人寰的脸:精致的五官,棱角分明,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孤冷的性格,有一种气势凌然的感觉。
同时,最让人为之着迷的是他的那一双眼睛:那双眼睛,仿佛有着太多的故事,透过它,就能看到星辰大海,看见深邃和淡漠,让人深深沦陷。
女生们见到顾梓深下车,变得更加疯狂,你推我搡,都争相想离顾梓深更近一步,但是恰恰相反,这些女生越是表现出对顾梓深的深情厚意,顾梓深反而愈发地感到兴致缺缺。
这样的女人围绕在他身边太多了,每天像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
记得那时候去参加酒会,各个商业界的巨头都争相着向顾梓深推销着自己的女儿,甘愿她们成为顾梓深众多女伴中的其中一位。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这些人的内心深出也不过就是空洞和无知罢了。
顾梓深心里想到。
匆匆结束了一场由学校安排的十分稳妥的讲座,或者说,毫无意义地读完了由专人给他写好的一篇演讲稿,为了体现顾梓深对A大学生特殊的关爱,顾梓深还被安排了与学生代表进行一对一沟通的环节。
而休息室内的苏柒柒,却等待地越来越焦灼。
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什么时候能等到和顾梓深的交流呢?
那时候还能来得及查到监控吗?

这时,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中老年的男子,是顾梓深的管家顾峰。
顾峰是顾梓深的得力助手,他帮助顾梓深打理一切事务,做的井井有条,可以说,顾峰对于顾梓深事业的成功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
随之进来的男人年轻帅气,棱角分明,他没有开口说一句话,脸上也没有表情,却透过他看到了不可一世和年轻气盛的张狂。
苏柒柒能够确定,这就是顾梓深。
他坐在了苏柒柒对面的沙发上,半抬起他的头,瞥了苏柒柒一眼。
苏柒柒穿着一袭丝质长裙,一头如墨的长发披在肩侧,半遮住了她一张肌肤胜雪的脸。
气质中透露着高贵和不可亵渎,美的不张扬,却是很别致的女人。
只那一眼,或者是命中注定,顾梓深就能看出,苏柒柒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您好,您应该就是顾梓深顾总了,我是学生代表苏柒柒,我来和您谈一谈对于金融专业方面有什么感想。
您对于金融市场上敏锐的洞察力我一直都在关注,给了我莫大的启示。
报纸上赋予了您投资天才的称号,对于自己资金的把控能够做到‘软着陆’,以保证经济的持续增长。
这也成为了我在经济专业里做论文的思想源泉。”
“来你们学校,从开始到现在听到这样的夸奖倒是还没有过,这一点,我接受了。”
“顾总说笑了,我也只是浅谈了我的观点而已。
其实我有好几篇论文对于您在经济方面的举措都作了分析,今天也把它一并带过来了。
实不相瞒,向您这些方面的学习已经成为了我在经济学的一门课程了,我发现,实际案例的分析比平时在课堂上那些空洞的学术词汇要有趣的多了。”
顾梓深的嘴角微微上扬,他说不上来这种感觉,苏柒柒给他的,就恰恰是这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客观来说,苏柒柒长的好看,却达不到那些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给人更加惊艳的感觉;苏柒柒没有向别的女人说多么迎合他的话语,甚至严格来说,没有一句是为了刻意去迎合他。
可偏偏就是这样,苏柒柒好像正好对了他的胃口。
这种感觉,仿佛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顾梓深从来没有缺过女人,但每个女人都给他兴致缺缺的感觉;这一次,苏柒柒给他的舒适和新鲜感,是他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一条信息发到了苏柒柒的手机上,苏柒柒又显得焦虑起来。
“程若来敲我们宿舍门来闹了,张嘴就是说你不好的话,你有去查监控吗?
查的怎么样了?”
一看手机马上都要五点了,再不去查,还要由着程若闹几天呢?
苏柒柒的脸上浮现一丝难堪和焦躁,而顾梓深更是很快地捕捉到了这一点,他半眯着惺忪的眼,问道:“怎么了吗?
你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啊,当然没有了,只不过我在想,顾总日理万机,被我这样一个不知名的小女生耽误着好像也不太适合。
不知道顾总会不会介意呢?”
顾梓深多么睿智的一个人,不会没有听出来苏柒柒的语气中有一丝要赶他走的意思。
他看破却不说破,故意顺着苏柒柒的话说: “非常合适,和苏小姐的交流非常愉悦。
坐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来了这么多次A大,也没逛过这里,走吧。”
走?
走吧?
是和他一起去的意思吗?
苏柒柒一头雾水,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在无意间惹怒了他,只得硬着头皮跟上了。
不知怎么,两个人走着走着走到了藕坊园,这可是情侣的约会圣地。
池塘里有许多白天鹅游着,惬意舒适。
气氛有些沉闷,苏柒柒半开玩笑地说道:“顾总有没有很有画面感呢?
以前在这里追过的女孩子。”
顾梓深将目光慢慢转向苏柒柒,似是恼火,却好像又不温不火:“没什么追过的女孩子,倒是苏小姐,好像很有被追的画面感。”
这一问让苏柒柒十分尴尬,果然不食人间烟火的总裁就不应该用来开玩笑的,这样一句开玩笑的话被他问出来好像十分凝重,她揶揄道:“我不够优秀,从来没有被追过,顾总说笑了。”
这时,程若从学院楼下来,正好经过了藕坊园,她看见苏柒柒站在一堆保镖中间,旁边竟然还有顾梓深。
这着实令她惊讶,她经过了顾梓深的时候,特意抬高了自己的声音,对和她同行的女生说道:“你看到苏柒柒了吗?
偷我的手表还没有还回来,倒是丝毫不害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苏柒柒自然听到了这一段嘲讽,却也没有恼怒,更没有为自己辩解,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继续领着顾梓深去了别的地方。
这样看来今天去调监控又要泡汤了,只好另外抽时间去了。
苏柒柒沉默,是因为她觉得,她既然现在的身份是学生代表,就更代表了学生和学校的形象,若是公然当着顾梓深的面跟程若吵架,岂不是太丢学校的脸面了。
但是在程若看来,苏柒柒的沉默却完美的表现出苏柒柒是在做贼心虚,她嚷嚷地更加大声:“还想勾搭谁?
简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顾梓深也听到了这一切,心中却是不为所动。
要是平常他的女伴说了另一个人的坏话,只怕这一刻要炸了锅一样,苏柒柒倒是一点波澜都没有。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我看上的女人果然跟我一样有城府,他自己心中想到。
两个人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情,苏柒柒一路把顾梓深送上了离开学校的车上。
到了傍晚,来送顾梓深的人已经明显没有下午刚刚来的时候那么多了,但还有一些脑残粉站在车旁,一直举着牌子在等。
“梓深,我们永远爱你!
要经常来啊!”
“顾梓深,爱你三千遍!”
几个女人大声地喊着。
苏柒柒也对顾梓深微笑表示欢送,一直以来,苏柒柒对顾梓深都怀着一种崇敬的心情,但是倒不像其他的女生对他充满了爱意。
一方面,苏柒柒不相信一见钟情,另一方面,她更不相信她和顾梓深这种差距悬殊的人之间有一天会产生真正的爱情。
送到了大门,苏柒柒发现监控室就在她的眼前。
不如去碰碰运气吧,或许还没有关门。
苏柒柒对自己说。
到了监控室,里面坐着一位中年的男人。
“太好了,还有人,看来今天就能查到结果了。”
苏柒柒心中一阵激动。
“叔叔好,请问学生可以调监控吗?”
中年男子目光转向苏柒柒。
这个女生挺有礼貌,给他的第一印象很好。
“当然可以,视问题的严重与否,学生都可以向学校申请调监控的。”
“太好了,事情是这样的:我和隔壁宿舍的女生程若产生了一些误会,她认定我偷了她的快递,因此我想能够调一下当天的记录,证明自己的清白。”
“程若?
哪个程若?”
“是经济学院大二经济学的学生程若。
怎么了?
有什么问题吗?”
“哦,这样啊。
没什么问题,只不过据你的描述,只是一个快递而已,价格太低了我们也很难向上级汇报啊。
同时,人家也没有说你什么,既然这样你一定要去调监控吗?”
这位大叔的画风突变让苏柒柒猝不及防。
怎么前一秒还说可以后一秒就找了这么多理由说不能调监控了?
还有,为什么自己提起程若的时候感觉他的态度变了呢?
是自己想多了吗?
“是这样的叔叔,这虽然是个快递,但是里面的手表价值几十万呢,实在是价格不菲;同时,她不是仅仅说我而已,她在外面到处传播我偷了她的快递,给我造成了非常大的麻烦了,实在不能说是无足轻重的。”
“这样的话,你要先拿一份说明来给我,我请示过上级才能调监控。
不是说今天来了谁说怎么样,明天又有谁发生了什么,每天我都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都一直调监控的。
行了行了,快走吧,说明写好了再来找我,我要下班了。”
说着,苏柒柒就被哄了出去,让苏柒柒顿时十分沮丧。
她努力地安慰自己:没事的,回去把说明写好,想必他也没什么好推辞的了。
到时候我一定能调到监控的。
监控室里,中年男子很快地拨通了电话:“程若的爸爸吗?
刚才有一个人来我这里,说是小程若污蔑她了,我二话没说就把她赶走了。
程若这孩子我知道,多么实诚啊!
肯定是受什么委屈了!”
“啊没事儿没事儿,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没什么事我先挂了啊。”

顾梓深回到公司,第一件事情就是派顾峰去调查一下今天路上碰到的那个女生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两天时间,我要那些闲言碎语,统统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好的,顾总,没有问题。”
往宿舍走的苏柒柒,突然想到了一些什么。
“那天程若说到这块手表居然值几十万,我一直都没时间问叔叔,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么想着,苏柒柒快步向A大校门走去。
不能再等了,她现在就要回家问清楚一切。
叔叔不可能有那么多钱的,这件事她一定要弄个明白。
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苏启见到苏柒柒回来,十分惊讶,又同时十分慌张地问苏柒柒:“怎么啦柒柒?
在学校里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怎么这么晚回来?
没受委屈吧?
吃饭了吗?”
这么久没见叔叔,苏柒柒觉得叔叔又仿佛苍老了许多。
“没事儿,在学校一切都好,就是突然有点儿事情,就回来了。
都告诉你了,不用打那么多份工,我有奖学金,有补课挣的钱,够养活我自己了。”
“我好的很,天天做些零工,哪里有什么累的。
你这么晚回来,还没吃饭的吧?
我给你烧饭去。”
“不用了不用了,我回来的路上买了个包子吃,不饿的。”
“诶,包子哪能行呢?
你得多吃些有营养的,你别说了,我这就给你烧饭去。”
“好吧,那我给你打下手。”
烧菜的时候,苏启又不禁唠叨:“平时别舍不得吃,叔有钱的,你要吃点好的,别天天想着我。”
“我吃的比什么都好呢叔叔,倒是你,感觉又瘦了,平时肯定又舍不得花钱买菜,净想着省钱了。
对了叔,我今天回来是想问你,我听我舍友说,你给我买那表几十万呢,你哪来这么些钱啊?”
苏启听到这句话,突然愣了一下,随即又赶忙说:“你听他们乱说呢,就几百块钱,假的,叔哪来的几十万给你买块表呢?”
“叔叔,你别骗我,我给别人看过了,这确实是一块真表,瑞士的货真价实的限量版手表,你到底哪来的这块表?”
“真的不是啊,真的是块假的,你块切菜,再不给我锅要焦了。”
苏柒柒走上前去,关上了电磁炉,她一字一句地说道:“叔,我认真地问你,这块表到底哪里来的?”
苏启见苏柒柒认真的了,也知道瞒不住她了,支支吾吾地说:“就那天,我给公司的一个休息室送水嘛不是,正好看见旁边摆着一个盒子,看起来挺值钱的……” 苏柒柒听到这个回答,心里凉了一半:“叔叔,我们俩没有过过好日子,我知道,我以后会努力学习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你为什么要拿不是你的东西呢?
你知道不知道做事情要有底线?
我们虽然穷,但是要知道怎么样做人,做的问心无愧,你为什么要这样?
你知道这样让我多失望吗?”
苏启听到,说着:“我就是觉得从来没给你带来什么好东西,心里很愧疚,感觉对不起你爸妈,所以那天我没忍住,我想给你最好的,可是叔没有能力,叔只能偷……” “不用找借口!
偷东西就是偷东西!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没没办法掩盖这个本质!”
说着,苏柒柒便夺门而去。
“先吃饭吧!
吃完饭再跟叔置气……” 但是苏柒柒没有回头,她头也不回,冲出家门,那一刻,她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苏柒柒四岁的时候,爸妈就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车祸的原因苏柒柒已经不记得了,她只记得,她后来被送进了孤儿院。
没过多久,苏启就来认领她了。
苏柒柒的叔叔苏启腿脚不大方便,也没什么学历,也就是这样,苏启一直和苏柒柒两个人相依为命。
他将苏柒柒当作自己的女儿来看待,总是叫他“小七”。
苏柒柒上小学的时候,苏启交不起苏柒柒的学费,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最后红着脸去敲邻居的门,那些往事一一浮上苏柒柒的心头。
那时候的她,默默许下心愿:以后一定让叔叔过上好日子。
但是现在呢?
苏启十几年来,从来没有放下手头上的活,每天清晨去小区将废品捡来攒着去卖,并且兼职做帮送水公司送水换水的工作。
因为腿脚不方便,苏启总是被人嫌弃,他低声下气地去跟别人求情,希望能够留下来。
想到这些,苏柒柒不禁泪目了。
尽管叔叔偷了手表,但是她不能去怪他,她知道,叔叔这一辈子,也是穷怕了。
他总想着能给苏柒柒好的,最后甚至想到了偷。
这样的叔叔她怎么忍心去责怪呢?
她说不出一个不好的字去责怪苏启,想的越多,她只会愈发地责怪自己。
就这样,苏柒柒在小区的公园里,默默地从晚上坐到了黎明破晓,无奈又伤心。
而另一方面,顾峰应顾梓深的要求,雷厉风行地了解了事情的始末,直接找到了学校的高层。
学校的领导自然给足了顾梓深的面子,二话不说就将程若喊去了教务处,详细地询问了程若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
程若本来只是想让苏柒柒臭名远扬,却没想到突然闹得这么大,居然被教务处喊了去。
程若被吓得不轻,立刻就说出了实情:原来她自己一直喜爱向别人显摆这块几十万的表,直到有一天自己粗心大意不知道把表落在了什么地方就忘记再戴上了。
因此当她发现这块表苏柒柒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时候,就直觉认为苏柒柒一定是偷了她的手表。
一直以来,程若都是被程耀宠坏的小公主,她觉得一切都理所应当,就算捅出天大的篓子,也有程耀帮她解决。
顾峰立刻回到了公司将一切汇报给了顾梓深。
“帮我把程耀的公司的所有资料都调查出来!”
“是的,顾总。”
拿到了资料以后,顾梓深开始研究起程耀的公司来。
盛茂公司,B市上市的公司,虽然比不上顾梓深公司的规模,却也是一个盈利上千万的公司。
让盛茂公司破产也许还要花费一番功夫,顾梓深想到。
“在我的允许之前,不许让任何人来我的办公室!”
他决定,一定要想一个万全之策让程耀的公司破产。
苏柒柒在这一天里,仿佛就长大了很多,她突然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再过几天就回去看叔叔,当然也不是现在,她对自己说道。
同时,她也下定决心,不是自己的东西也必须要物归原主。
苏柒柒一回到宿舍,应安暖就迎了上来:“柒柒,你回来啦!
你知道吗?
今天一大早就看到程若的道歉信插在宿舍门上了,她承认自己把手表弄丢了然后就嫁祸给了你,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有这样的觉悟了,不过既然事情弄清楚就对啦!”
苏柒柒听到吃了一惊,自己去查监控的时候明明那个大叔说查不了的啊?
说明还没写,怎么突然程若的道歉就来了?
这个道歉的速度让苏柒柒措手不及,甚至有些快的离奇。
程若一向心高气傲,怎么会轻易道歉呢?
难道说,有什么人暗中在帮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苏柒柒在这时突然想到了顾梓深。
他的那双眼睛突然浮现在她的脑海里,苏柒柒拍拍自己的脑袋:怎么回事,自己也开始花痴了?
顾梓深那种地位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帮自己解决了呢?

通过顾梓深对程耀公司的观察,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程耀几乎将自己公司大部分的资金都倾注在了一项大工程里。
也就意味着,一旦这一项工程发生了任何问题,公司的资金链便会发生短缺,甚至断裂。
程耀也是商场的老狐狸了,怎么这个道理都不懂?
到底是对自己过于自信了吗?
顾梓深觉得,是时候该给程耀上一节课了。
他快速打电话给自己的分公司:“立刻好准备好三十个亿,全公司进入准备状态。”
后天便是程耀的公司大工程进行竞标的日子,他一定要杀程耀一个措手不及。
基本的思路都已想好,只等到后天一到便可以动手了。
顾梓深想到可以为苏柒柒出一口恶气,心中就十分舒畅。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了苏柒柒应该已经收到程若的道歉了,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她会想到是自己做的一切吗?
顾梓深暗暗地想到。
“叮铃铃——”电话突然响起。
“顾总,有一位叫做苏柒柒的小姐来找您,请问可以让她上去吗?”
正想着就来了?
是要当面感谢吗?
“叫她上来。”
苏柒柒想了很久,最终觉得这一块手表应该还给顾梓深。
没有人来找苏启的麻烦,也就意味着顾梓深很有可能不知道苏启拿走了这块手表。
但是这并不能让苏柒柒安心,这块不合身份的表让她时常提心吊胆,她决定,不论顾梓深的心中怎么想,她都要让这块手表物归原主,更何况,她也不是很在意顾梓深的想法。
“顾总好,上次仅仅见过一面,不知道顾总是否还有印象。”
“这个自然。”
“今天我来是有一件非常难以启齿的事情,但我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来。
前段时间我的叔叔送水时不知怎么生出贪念来,拿了顾总休息室的一块非常名贵的手表,今天我特意来归还。
只希望顾总看在我们知错就改的份上就不要起诉我们了吧。”
不起诉当然可以,只要你选择做我的女人。
话几乎都到了嘴边。
“苏小姐这句话未免也太看不起顾某了。
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不再收回,既然这块手表与苏小姐这么有缘,那就理应是苏小姐的了。”
“我怎么敢要这么贵重的礼物呢?
我想这应该是顾总准备送给女朋友的礼物吧,我拿着也十分不合适。
手表我带来了,给顾总带来的麻烦我十分抱歉,那么我先走了。”
“你就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嗯?
解释什么?”
苏柒柒没有明白顾梓深的意思。
“没什么。”
顾梓深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顾梓深发现,不论什么事情发生在了苏柒柒身上,他看待她的眼光依然还是那么完美,这种感觉,仿佛着了魔。
关于你好的坏的,我都已听说,愿意深陷其中的是我。
苏柒柒转身离开时,早已涨红了脸。
她甚至不敢看顾梓深当时看向她的眼光是什么。
是嘲讽?
是看不起?
她也想过将手表用快递寄过去,但为了表达诚意,她愣是硬着头皮亲自来了一趟。
不管顾梓深如何想她,也许都跟她没有关系了吧。
毕竟她和顾梓深生活在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世界,怎么想她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顾梓深看着她背影时那依依不舍的目光,还有看着手表时意犹未尽的眼神,他知道,只要他想,他们就还会再见面的。
“你已经招惹上我了,就休想再全身而退。”

后天一到,顾峰请示顾梓深:“顾总,是不是要开始展开行动了?”
“三十个亿,我要盛茂在我的旗下。”
顾梓深确实是商业上的天才,不需要什么努力,他依靠金融狙击的手段,立刻让程耀注入一项大工程的钱冻结打了水漂。
正当程耀还没摸清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时,他又哄抬物价,让程耀公司的产品一时间变成了废品。
在这个时候,他果断提出了收购。
程耀作为商业场上的老手,竟然被顾梓深玩弄于股掌之间,甚至被逼得要下台。
他一时间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竟然气的被送进了医院。
这一仗打的胜券在握、毫无压力,顾梓深心情甚好,他觉得,在这个时候,他可以有正当的理由见到自己的心上人了。
其实在此之前,顾梓深时常在脑海中想象着以什么样的理由把苏柒柒叫来他的公司,尽管此前在他的生命中,一切做事都是理所当然、不需要理由。
苏柒柒的学校A大里,不知道谁这么快得知了消息,程若的爸爸破产的消息立刻就在A大传开了。
苏柒柒所知道的只有,顾梓深用了不知道什么手段,逼得程耀一座大公司顷刻间倾家荡产。
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一样离奇的事情,但是发生在顾梓深的身上却显得那么的自然。
应安暖戏谑地对苏柒柒说道:“程若一直以来那么嚣张,这件事以后,我倒要看看她还有什么资本嚣张的!”
“对了柒柒,这件事是顾梓深动手的,虽然说顾梓深一贯的风格是说对一家公司下手就下手,但是未免时机也太巧了吧。
我听说顾梓深找过你几次?
我怎么有种总裁护着他的小娇妻的感觉呢?”
“你可别乱说!
你再敢这样说,看我不打你!”
话虽这么说,苏柒柒的心跳却仿佛在这一刻漏了一拍。
这个时候,辅导员的信息突然响起。
“苏柒柒,顾梓深顾总的管家兼秘书顾峰来找你,希望你立刻过来一趟。”
“天呐!
我说什么来着?
说曹操曹操到,你说,顾梓深不会真的看上你了吧?
不会这也很正常,我们宿舍一直担心,什么人才配得上你这样的绝世美女,这么一看,我看顾梓深就挺配。”
“你还敢再说?
真不理你了。”
苏柒柒抬起手假意要打应安暖。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啦。”
应安暖笑着说。
边嬉笑着,苏柒柒边拿钥匙离开了宿舍。
苏柒柒受到顾峰的邀请去顾梓深公司,在那一刻,她的心情是十分忐忑的。
尽管顾梓深钱多到别人想都不敢想的地步,但也不至于就这样放过她的叔叔吗?
苏柒柒有些害怕。
但是她下定决心,不论顾梓深是否起诉她的叔叔,也不论这件事是否牵连到自己,她都觉得,既然错了,就应当受到惩罚、承担责任。
但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又浮现了刚才应安暖戏谑的话。
顾梓深真的有可能看上自己吗?
那他找自己是为了什么呢?
她怀抱着这样一种异样的感觉跟着顾峰来到了顾梓深的公司。
“苏小姐,这就是总裁专用的电梯了,你可以上去了。”
“顾总专用的电梯?
那我用不太合适吧。”
“顾总吩咐的,自然可以,苏小姐尽管放心便是了。”
苏柒柒吊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下。
对我的态度这么好,莫非不是怪罪我的?
那堂堂一个总裁又能找我干嘛呢?
就这样疑惑着,她坐上了电梯。
顾梓深的办公室和休息室在整个公司的最顶层58楼,苏柒柒仿佛花了一个世纪的时间,才到达了这一层。
总的来说,她对顾梓深的印象很好,她忐忑、紧张、又小鹿乱撞,百感交集。
继续阅读《顾少驾到:这个女人我要了》 发布于 2022-04-28 16:04:07
收藏
分享
海报
100
上一篇:小说《以婚谋爱:强势爹地撩妈咪》林安雅白梅梅完整版免费阅读 下一篇:盛世暖婚:夫人你别跑最新章节,叶婉全文免费阅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