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暖婚:夫人你别跑最新章节,叶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盛世暖婚:夫人你别跑

小说:霸道总裁

角色:叶婉叶芳莲

简介:一场暗恋,她输的彻底
一场意外,却彼此留情
“少爷,夫人又不见了?”“给我追......”

盛世暖婚:夫人你别跑

《盛世暖婚:夫人你别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夏日炎炎,太阳正当空,整个柳城都被笼罩在热气里。
“小姐,要不要休息一下?”
兰梦小碎步的跟在后面,擦着额头的汗珠小声的问道。
“不用了,咱们快赶路吧,楚老爷的寿宴要开始了。”
叶婉之大步走着,热切的眼神和摩擦的小手出卖了她此刻焦急紧张的情绪。
今天是柳城富商楚华年的寿辰,同时也是她青梅竹马楚天泽留洋归来的日子,这一天她不知道盼了多久。
她感受着阳光下的热气,用手帕扇着风,突然,身后传来震天响的噪声,集市上热闹的叫卖声变成了一声声的惨叫。
“啊--救命啊--” 慌乱声让她们停下了脚步,兰梦转过身子张望着:“小姐,后面有人闹事,你快到边上躲一躲。”
叶婉之疑惑的走到边上,后面突然冲过来一匹脱缰的马,直奔着叶婉之而来。
开始她有点惊慌失色,连后退了好几步,随后便反应过来,将藏在袖口里的匕首拔出握在手心。
“啊--小姐,小心啊--” 只听得马蹄声越来越近,伴随着一声嚎叫,那匹马嘶吼着跪躺在她身前,鲜血迸溅到她红色的旗袍上。
叶婉之在周围疑惑的扫视了一下,有人救了她。
她一抬眼,和一个穿着斗篷的男人四目相对。
男人骑着马,一身黑衣。
身材高大,面容俊朗锋利,唇角微翘,浑身散发着一种冷酷又神秘的气质,看着有些邪气。
叶婉之蹙眉,好出色的男人,柳城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号人物?
竟然没有半点消息?
就在叶婉之打算道谢时,男人将帽子压低,转身离开了,嘴角闪过一抹玩味的微笑。
看着那个背影,她将匕首暗自收了回去,眼神中的狠厉敛去。
兰梦吓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她大步跑了过来,看着迸溅在叶婉之身上的血迹,皱着眉头。
“我没事,咱们快赶路吧。”
叶婉之给了兰梦一个放心的眼神,从口袋里拿出手绢在身上简单擦拭着。
因为今天是去祝寿,所以挑了件红色旗袍,血迹和红色的布料融在了一起,不仔细看便看不出来。
如果回去换衣服,肯定是来不及了。
叶婉之在心里暗自的思索道。
兰梦知道自家小姐对楚少爷的心意,她咬咬牙,带着叶婉之避开危险的大道,绕着小道往楚家赶去。
路上,叶婉之听着周围老百姓交头接耳的闲谈,才知道刚才有人在被追杀。
不过这些她都不关心,而她关心的人马上就要见到了。
想起两人马上就要见面了,叶婉之的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
自从楚天泽留洋,他们已经快三年没有见面了。
到了楚府,叶婉之深吸了一口气,在兰梦的陪同下两个人走了进去。
“呦,这是谁啊?
穿的这么红,这让别人误会了,还以为今天你才是女主角呢?”
叶婉之听着刺耳的女声,眼皮都没抬一下,自顾自的往前走。
叶芳莲看着叶婉之没理她,觉得面子挂不住,气得冲到叶婉之面前指着她大骂:“叶婉之,你懂不懂长幼尊卑,见到我怎么不行礼?”
“呵,行礼,叶芳莲,我叫你一声姐姐,你敢答应吗?”
叶婉之眯起眼睛,唇角勾起,笑的纯良,可语气里充满了威胁。
“叶婉之,你狂什么,你觉得你是正房的女儿就了不起了吗,我告诉你,在叶府我才是爹爹最宠爱的女儿,你知道吗,爹爹今天叫我来,就是要给我安排一门亲事,我要和楚家联姻了!”
联姻两个字说的格外的重,叶芳莲抱着手臂,笑的含有深意,眼神挑衅的看着她。
“联姻?”
叶婉之一怔,脑袋犹如五雷轰顶。
楚家的情况她最清楚不过了,楚家只有楚天泽一个儿子,而楚老爷已经年过花甲,不可能会纳叶芳莲为妾,这么说来和叶芳莲联姻的便只有楚天泽了。
叶婉之的脸色越来越白,站在阳光底下,却浑身冰冷。
她摇摇头,不敢相信。
“小姐,你别听她胡说。”
兰梦看着叶婉之有些摇晃的身体,连忙过去扶着她。
“我是不是胡说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现在爹爹和楚家父子俩正在书房商谈这个事。”
叶芳莲一脸得意的笑,步步靠近叶婉之,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叶婉之,我知道你的心思,你喜欢楚天泽,这些年一直往国外给他写信,但是你一封回信都没有收到,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你的信都被我扣下了,而我这几年却频繁跟他书信往来,柳城只有我一个人在挂念他,他说他爱上我了。”
“什么?
你.......”叶婉之气的拳头紧握青筋暴起,听到这里她再也受不了了。
“叶芳莲,这种事你都能做的出来,你怎么这么恶毒!”
怪不得这几年她一直没有楚天泽的消息,原来始作俑者是她。
叶婉之气的向前一步,紧紧抓住叶芳莲的身子摇晃着。
叶芳莲皱着眉头,眼神凶狠的伸出右手想给叶婉之一巴掌,余光刚好瞥见书房门被推开,她顺着叶婉之的力气自己向后倒去。
“叶婉之!”
咒骂声从身后响起,叶婉之下意识的回过头,叶宏言快速走过来狠狠的打了叶婉之一巴掌,直接把她扇倒在地。
这一巴掌声,直震得叶婉之的耳朵嗡嗡作响!
“莲儿,你没事吧。”
楚天泽匆忙走下去,眼里略过一旁的叶婉之,扶起叶芳莲。
这熟悉的声音让叶婉之回过神来,她抬起头,看着曾经青涩稚嫩的少年已经变成温润如玉的公子,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不过这温柔已经给了别的女人。
“爹爹,你不要怪罪妹妹,是我刚才不好,说的话惹妹妹不高兴了,以后我注意就是了。”
叶芳莲靠在楚天泽的身上,眼角落下几滴泪珠,那模样楚楚动人。
楚天泽看了心疼不已,看向叶婉之的眼神里充满了陌生和怪罪。
叶婉之被他的眼神看的心里一颤,她想去抓住楚天泽,想问问他这些年过得好吗,想不想她,可是双手和嘴都不听使唤,傻傻的愣在那。
“婉之,几年不见你怎么变得如此霸道?”
楚天泽一手搂着叶芳莲,眉头紧锁着,明显是不高兴了。

“我......” “好了,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是楚老爷的寿宴还是宣布莲儿和天泽定亲的日子,婉之,没事你就回去吧。”
叶宏言不想让这场闹剧继续下去,堵住了叶婉之的嘴。
叶婉之如鲠在喉,她看着楚天泽一脸冷漠的神情,一脸绝望。
她心心念念的盼着这一天,没想到最后靠在楚天泽怀里的女人却不是她。
“楚天泽,这些年你已经把我忘了吗?”
叶婉之狼狈的站起来,仰头看着楚天泽,眼里还抱着一丝希望。
“婉之,那时候我们还小,一时的萌动不代表一辈子......” 楚天泽先是不言,过了好久,他才说出这句话。
叶婉之点了点头,忽然大笑起来,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
她是叶家正房的女儿,却从不得宠,只因为她娘不是叶宏言最爱的女人。
要不是为了匹配楚天泽楚家少爷的身份,她早就随着舅舅一家去乡下住了,怎么会在这里受尽白眼。
为了等他回来,她每天都会写一封信。
现在想想,她所有的努力就换来他一句“一时的萌动不代表一辈子......” 原来,这“一辈子”只有她上了心...... 既然如此……既然如此,她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叶婉之冷笑着,脑海里回想着她所做过的傻事,身体摇摇晃晃,失神落魄的走出了大门。
伫立在门口,后面是欢腾的宴会,前方是热闹的车马人流,可她的心却如坠冰窟,浑身发凉。
一直以来的目标陡然消失,一时之间,叶婉之的心里万分迷茫。
就在这时,一辆老爷车,停在了她面前。
车窗摇下,露出一张帅气邪肆的脸——是刚才救了她的男人。
男人对她道:“上车。”
叶婉之有些困惑。
“有个忙需要你帮。”
男人似乎笃定了叶婉之不会拒绝,打开了车门。
叶婉之端详着坐在车内仍散发着强大气场的男人,他相貌谈吐不凡,这一身的气派不是从小养尊处优,就是多年身居高位,想来不屑欺骗一个弱女子,恐怕是真的有事需要帮忙。
刚接收了那么大的噩耗,叶婉之也不想直接回家面对那些人,就当还了这个男人的救命恩情好了。
想罢,叶婉之撩起裙摆,上了车。
车子很快发动,消失在了楚府门前。
车厢里的烟草味很浓,但不刺鼻,闻得出是好烟。
只不过,叶婉之还是发现了,掩盖在烟草味下淡淡的血腥。
她下意识的抚摸着袖子里的匕首。
“你需要我做什么?”
叶婉之强装着镇定。
男人斜过头对上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看来我们很有缘分。”
叶婉之疑惑的转过头,近距离下,男人的五官更加清晰的引入眼帘,也更加具有冲击力。
面容棱角分明,鼻梁高挺,眼神深邃,周身散发着一种威严的气势,笑容邪肆挡不住他身上那种冷酷霸道的气质。
男人笑而不语,眼神里看着叶婉之有一种侵略性,叶婉之忍不住往边上缩了缩。
“原来你也会怕。”
男人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当时在街上,他出手后,才发现这个胆大的女人手里捏着一把刀,想来如果没有他,她也能自保。
但是看着叶婉之墨黑的眼仁,发现里面还有些许红肿的眼圈儿,看来是哭过了,他的眼神不由的一暗。
“你哭过?
怎么回事?”
叶婉之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看向窗外,嗓子干哑:“我没事。”
看着前面马上要开进死胡同的路,她接着上面的问题问道:“咱们是要去哪?”
男人回过神,看着叶婉之的样子,胸口没来由的烦躁,道:“去城西的时府。”
“时府?”
叶婉之回过神。
时家是柳城的首富之家,据说生意遍布全国,地位比楚家还有叶家都要高上不少。
虽然在老百姓的心里,楚家已经是大户人家,但是时家比楚家还要高出一大截。
听说掌家的时老爷子近日病危,家里的几房子孙开始争夺家产,闹的沸沸扬扬。
叶婉之侧过头好奇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很快车子便停在了时府的门口,叶婉之看着男人下了车,刚松了一口气,男人便绕到另一侧将叶婉之的车门打开,拉着她下了车。
“需要我做什么?”
叶婉之已经大概猜到,这个男人恐怕和时家争权的事情有关,只是还不清楚她需要扮演什么角色。
“我先说好,杀人放火,违法犯罪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男人轻笑了一声,嗓音低沉迷人。
“不会让你做那些事情,你只要乖乖点头就行。”
然后,他握住了她的手:“配合我。”
进了时府,里面的人正吵得热火朝天,男女老少齐上阵。
时东卿看着他们为了财产撕破脸的样子,冷漠的冲着天空鸣了一炮。
巨大的声响,让所有人都抖了一下。
瞬间,大家都停下手里的动作,齐刷刷的看向他们。
叶婉之站在男人的身后,不知所措。
一个上了岁数的男人眯着眼睛,打量着时东卿。
而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倏地瞪大眼睛,嘴皮子颤抖。
“你,你是时东卿?”
“是我。
二叔,好久不见。”
男人的面容冷硬起来,脸上毫无表情,眼睛里射出的冷光,让在场的人无不震惊与害怕。
“你,你不是应该在宏城的监狱吗?
你怎么出来了?”
刚才被叫做二叔的那个人,吓得说话都颤抖起来,身体不由的往后退去,眼里满是害怕。
“我是被冤枉的,真相被查明了,我自然是无罪释放。
怎么,二叔你不高兴我回来吗?”
时东卿往前走了一步,从身上散发出的威压让在场的人都冒着冷汗。
“怎么会呢,我是你二叔,还能害你不成?”
二叔和自家媳妇对视了一眼,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时东卿。

叶婉之站在一旁,从他们说的几句话里,她已经看出了关系。
这些人明显都怕时东卿,而且这个二叔还做了害他的事情,所以他的回来让大家都很震惊。
“少爷,少爷您可算回来了!
太老爷快不行了,您快来看看。”
一个下人从偏房跑了过来,看见时东卿,着急的说道。
“快带我去看看。”
时东卿回过神来,拉着叶婉之朝着房后走去。
走进房间,叶婉之闻到一股难闻的草药味儿,里面传来咳嗽的声音。
“爷爷,我回来了。”
时东卿咣当一声跪在床前,脸上无比动容。
床上的人已经无比虚弱,右手已经无法动弹,他缓缓张开眼睛,强打着精神转过头看着那个男人。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身后那个丫头是不是就是你提过的心上人。”
老头子的身体已经太虚弱了,断断续续的说出这些话,眼神慈祥的看向站在后面的叶婉之。
听闻老爷子这么说,时东卿站起身把叶婉之拉到自己身边,在耳边小声说道:“配合我。”
叶婉之有点懵,跟着时东卿跪在了老爷子的床前。
“对不起爷爷,你受罪了。
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她以后就是我的妻子。”
“好,好啊。
看着你成家,我也就放心了,这是我藏在地窖里那个箱子的钥匙,以后时家就-交-给-你-了......” 时东卿伸手接过钥匙,老爷子最后闭上了眼睛。
叶婉之站在时东卿的身侧,看着面容冷硬的男人在这一瞬间有一丝动容,眼里泛着泪光。
这让她想起了自己娘亲去世时的场景,整个叶府,只有她一个人为娘亲的离去伤心,其他人都好像当做从来没有这个人。
没过几天,叶宏言便大摇大摆的带着叶芳莲和顾素素进了叶府,堂而皇之的享受本应该是她娘的东西。
“你要振作起来,你爷爷也希望你能撑起时家。”
叶婉之蹲下来,温柔的拍着时东卿的背部,这句话好似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时东卿看着床榻上的老人,看着手里的钥匙,拳头在渐渐收紧。
之后,时东卿便将她送回了叶家。
似乎他只是让她在叶老爷子面前演了一场戏,好让老人家走的心安。
站在叶家门前,叶婉之的心里百感交集。
本来因为楚天泽的事情,叶婉之伤心欲绝,但是看着人终究难逃一死,在死亡面前,任何事情都是小事儿,她的心情恢复了些许平静。
回到叶家,一个个佣人接连不断的往府里抬着箱子。
“娘,你看这个金钗多好看!”
叶芳莲兴奋的打开一个个箱子,拿出里面的金饰,衣服往身上比量着。
顾素素在一旁笑的合不拢嘴,满眼冒着精光。
“我的女儿真厉害,娘也跟着你扬眉吐气了,在柳城楚家可是数一数二的富商,楚天泽还是独生子,你以后就是楚夫人了,这地位岂是一般的女人能比得了的?”
顾素素掩盖不住内心的笑意,笑的花枝乱颤。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
兰梦见到叶婉之出现,连忙迎了上去。
之前在楚家,她不过晚了一步,就不见了小姐的踪影。
向老爷说了小姐失踪的事情,可在旁边的顾素素却说,不过是小女孩闹脾气,累了饿了就会回来,竟然连一个出去找的下人都不派,还拦着兰梦不让她出府。
“呦,这是谁啊?
听说失踪了,该不会是接受不了事实,离家出走吧?”
顾素素闻言转过头看了叶婉之一眼,厌恶的表情犹如看见了蛆虫一般。
“就是,我看你是想演一出苦肉计,让爹爹和天泽着急,不过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根本就没人在乎你的死活,你看这是楚家送来的聘礼。”
叶芳莲看着叶婉之一脸丧气的表情,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这么多年,她在外一直被人嘲笑不是正房之女,很多时候都没法和那些城中名媛攀比,一个身份就足以让她抬不起头。
现在好了,她以后就是楚家的儿媳妇,就是人上人,还有谁敢瞧不起她。
想起这些,叶芳莲的眼里都是得意和骄傲。
叶婉之看着叶芳莲和顾素素得意的样子,心里呕的厉害,大的抢走了她娘的一切,而小的又夺走了本应属于她的东西。
这么多年她在叶府忍气吞声,无非就是等着和楚天泽的联姻,现在好了,楚天泽负了她,她没有必要再任人宰割了。
属于她娘亲的,属于她的,她都要夺回来。
“叶芳莲,但愿楚天泽在知道你把我的信偷偷扣下之后,他还能爱你如初,还有二娘,爹知道你这些年一直在往外倒卖古董吗,书房里那些早就被你换成赝品了吧?”
叶婉之轻嗤一声,嘴角微扬缓步走进屋里,声音轻柔说出的话却每个字都像炸药一样,在叶芳莲和顾素素的心中轰隆一声。
“你个死丫头,胡说什么?”
顾素素没想到自己偷摸做的事情居然被叶婉之给发现了,她心虚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叶婉之的鼻子破口大骂。
“是不是胡说,让爹找人看看不就清楚了?”
叶婉之细声细语,唇角勾起一抹淡笑。
“看什么?”
叶婉之的话音刚落,叶宏言便大步踏了进来。
看见叶宏言,叶芳莲和顾素素对视一眼,神情有些慌乱。
“没什么,还不是婉之嫉妒莲儿,在这冲我们发脾气呢。”
顾素素快速走到叶宏言身边,恶人先告状。
叶宏言闻言不悦的瞪了叶婉之一眼,今天她在楚家的行为让他有些丢脸,还敢在家里撒泼?
叶婉之知道叶宏言一向不喜欢她,也不自讨没趣,反正来日方长。
“以后叶家不会消停的。”
夜里,顾素素辗转难免,她想起叶婉之说的话,这些年她没少攒私房钱,没想到自己的动作已经很秘密了,还是被她给发现了。
万一叶宏言知道这个事儿了,事情可不好收场。
越想她越睡不着,突然脑海里心生一计。
第二天一早,顾素素给叶宏言倒茶,谄媚的笑着: “老爷,最近咱们叶家可谓是喜事连连,前几日涵儿来信了,说在国外学习还得到了洋老师的表扬,莲儿现在也和楚家联姻了,咱们这两个孩子未来都是人中龙凤。
不过婉之的境遇差了些,我想着她叫我一声二娘,我也不能看她变坏,我想起我的远方表亲有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侄子,在乡下做布料生意,家室虽然比不上楚家,但是配婉之足够了,要不我安排着见见?”

顾素素坐在一边,观察着叶宏言的神情。
“可以,婉之也到年龄了,有合适的人家就嫁了吧。”
反正他已经有叶芳莲给他扬眉吐气了,叶婉之嫁给谁都无所谓。
叶婉之踏入房厅的脚在听到叶宏言说这话时一顿,嘴角泛起一抹苦涩。
她知道顾素素的意思,想把她赶出叶家,既然这样她就将计就计。
次日晚上,叶婉之穿着一件湖蓝色的旗袍,包裹着她玲珑的身段。
发髻高高挽起,细碎的头发挽在耳后,脸上略施粉黛,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上去温柔典雅,走路风姿绰约犹如一代佳丽那样魅惑。
妖娆和清纯并存,叶婉之一走进来,瞬间吸引了在场男人觊觎的目光和女人艳羡的目光。
“你好,我叫刘天鸣。”
男人个头不高,微胖,看着叶婉之的眼神犹如饿狼一般,让人不舒服。
叶婉之冲着他微微一笑,心里暗自的想,她就知道顾素素不会给她介绍什么好人。
满月楼,柳城最豪华的酒楼,能出入这里的都是达官显贵,叶婉之知道今晚叶芳莲和楚天泽会在这里宴请朋友,所以她才盛装出席。
叶婉之的出现无疑在这里引起了轰动,叶芳莲从包间里走出来,她本来想偷偷看看叶婉之会多么狼狈,但是万万没想到,叶婉之有备而来。
她一直知道叶婉之的美貌,身材高挑,肤如凝脂。
只不过在府里她一直压着叶婉之,不管是绸缎还是胭脂水粉全部都是她挑剩下的才会送去给叶婉之,因此叶婉之一直没有多余的东西去打扮自己。
而现在,她看着叶婉之端庄的仪态和那双明媚闪动的大眼睛,气的她双手握拳。
“没想到叶婉之打扮后会这么好看!”
叶芳莲心里暗自的咒骂道。
“莲儿,你在这干什么?”
楚天泽看着叶芳莲出去好久都没回来,便出来找找她。
“天泽,我没事,咱们回包房吧。”
叶芳莲眼神慌乱的把楚天泽往包房里面推,她不想让楚天泽见到今晚的叶婉之,她太勾魂了。
叶婉之的余光一直在全场扫视着,她听到身后的声音,放下手中的高脚杯转过头朝着楚天泽走来。
“姐姐,姐夫,在这里碰见你们真是巧啊。”
叶婉之步履缓缓的走了过去,看着楚天泽看呆的样子和叶芳莲一脸恨不得杀了她的样子,心情不知道有多舒爽。
楚天泽没想到,小时候跟在他屁股后面喊着哥哥哥哥的小女孩,三年不见居然出落的这么美丽大方,那天的重逢他真是被鹰啄了眼一般,没有眼光。
叶芳莲看着楚天泽惊讶的样子,眼里充满了凶悍,醋意填满整个胸腔。
“婉之,相亲的感觉怎么样,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和男人接触了,应该不会尴尬吧,这种场合你肯定游刃有余,毕竟你接触的男人数都数不过来呢。”
叶芳莲挽着楚天泽的胳膊,宣誓主权一般看向叶婉之。
叶婉之轻笑,这句话说的好像她是交际花一样。
“姐姐说的哪里的话,在和姐夫定亲前,我也见过姐姐和城中的李家公子,城西的关公子,城南的柳公子相谈甚欢,不过最后选中了楚家,楚哥哥你这是多大的福气?”
叶婉之温柔的笑着,可是看着自己曾经心爱的男人站在别的女人身边,她的心一揪一揪的疼,可是脸上还要强装镇定。
楚天泽听着叶婉之的话,脸色瞬间暗下来,眉头有些不悦的看向叶芳莲。
“叶婉之,你胡说什么?”
叶芳莲就知道叶婉之从来不会叫她姐姐的,现在叫的这么欢,一定是有阴谋。

叶芳莲被看的有些心虚,瞪大眼睛警告般的嗔怒着。
“姐姐,我可没有胡说,不然你去当面问问,我刚才看见李公子和柳公子了。”
叶婉之左右张望着,果然那两个男人结伴走了过来,因为她事先打听过,这里今晚会举办一场交谊舞会,城中的名媛和豪门少爷都会来。
叶芳莲看见那两个男人,下意识的把脸扭了过去,不让他们发现。
楚天泽看着叶芳莲的反应,就知道叶婉之没有胡说,他气的甩开叶芳莲的手往外面走去。
“天泽......”叶芳莲知道楚天泽生气了,害怕的立马跟了上去,眼神狠狠的剜了叶婉之一眼。
叶婉之看着叶芳莲要吃了她的表情,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随后便扬起一抹得意的笑。
她转过头,正好对上一双精锐的眸子,定睛一看,是时东卿。
男人眼底暗藏着诡谲的光,唇角上扬,像是看猎物一般。
这种眼神让叶婉之很不舒服,她不悦的皱着眉头,转身离开。
时东卿是时家的继承人之一,但这个看起来就很不简单,背后肯定有更深的阴谋,对于这种人她要敬而远之。
不过时东卿不打算放过她。
他看着女人离去的娇俏背影,唇角勾起一抹莫名的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叶芳莲和楚天泽离开了,她今天的任务圆满完成。
叶婉之喝尽杯中的酒转身打算离开,感觉脑子瞬间晕眩起来,晕倒的前一秒她看到了刘天鸣脸上**的笑。
她心里暗自咒骂一声:“不好,她中计了。”
视线渐渐迷离,叶婉之还是昏了过去,鼻间渗出一层薄薄的汗。
第二天一早,叶婉之醒来,身上的酸痛和手臂上的青紫,暗示着昨天晚上的激烈。
她心里咯噔一声,想哭却哭不出来,事已至此她已经没有了退路。
她打量着房间的摆设,不像是平常的客栈那般,正在她疑惑的时候,一个丫鬟轻轻的扣了扣门。
“小姐,你醒了吗?
少爷让我端盆水来让你洗漱。”
少爷?
叶婉之下意识的以为丫鬟口中的少爷是刘天鸣。
她看见桌子上有一把水果刀,她眸光一暗,对着大门喊道:“我要见你们少爷。”
“好。”
过了片刻,叶婉之随意披着长袍,脸上布满怒气的站在门口,房门被推开,她凶狠的将刀刺了过去:“去死吧。”
时东卿反应极快,他一个反手就把叶婉之的刀躲了过来,叶婉之为了自保偷摸的拜师学了点功夫,此刻她的心里只有恨意,没有看清来人是谁,便拳打脚踢。
时东卿怕伤到她,将刀扔在地上,双手护着她的腰搂在了怀里。
“闹什么?”
一句大声的呵斥,叶婉之觉得有点耳熟,她停下挣扎的动作,定睛一看,居然是时东卿。
“怎么是你?”
叶婉之一脸的诧异,连自己的长袍在打斗中肩膀处有些滑落,都不自知。
时东卿看着叶婉之呆愣的神情,眼光定格在她肩膀上自己留下的红印子,眸光一暗染上了**的色彩,一个大力把叶婉之抱起来摔在身后的大床上。
“再动,我保证不了之后会发生什么。”
察觉到两人实力的差距,叶婉之冷静了下来。
“为什么是你?”
叶婉之神情不解的看着时东卿。
时东卿点了一枝雪茄,吞云吐雾。
“是我不好吗?”
时东卿声音有些沙哑,上身光裸着,露出精壮的胸肌,短碎的头发更显英气十足,气度不凡。
叶婉之看着他的侧脸,“你救我于水火,我应当感谢你,但是你把我送回家不是更好吗?
为何要……做出这种事情?”
时东卿轻笑一声,好似听到了笑话一般。
他搂着叶婉之的手在她皮肤上轻抚着,享受着这滑嫩的触感。
“美人在怀,没有男人能抵挡的了。”
叶婉之不喜欢这种被当做猎物随意支配的感觉,她不是封建到失去贞操就要死要活的老古董,但是不是和相爱之人发生这种事情,她也难以接受。
只不过,和时东卿在一起比刘天鸣好多了,至少她没有陷入叶芳莲母女的圈套里。
回到叶家,顾素素和叶芳莲坐在前厅好似在等着她一般。
看着她身上换下的旗袍,顾素素一脸嘲讽:“呦,怪不得妹妹昨儿个一晚上没有回来,这是和我那个侄儿相谈甚欢,都谈到一个被窝里去了吧。”
叶宏言坐在一旁,看着叶婉之的脸色不太好,气的拍桌而起,指着叶婉之的鼻子破口大骂:“我叶家怎么出个你这样的不知廉耻的女人。”

“老爷,你消消气,没娘养的孩子,教养总是要差一些的。”
顾素素跑过去紧张的扶着叶宏言,在一旁添油加醋。
说她可以,但是说她娘不可以。
叶婉之被刺激到了,她握紧拳头,冲过去拽着顾素素的头发给了她一个狠狠的巴掌。
“你,你居然打我。”
顾素素没想到叶婉之这么大的胆子,委屈的靠在了叶宏言的怀里。
“娘,你没事吧,好你个叶婉之,你自己做了没脸见人的事,居然还敢动手打人。”
说着,叶芳莲朝着叶婉之扑了过去。
不过扑了个空,身边出现一个黑影,叶芳莲一个没注意自己把腰闪了。
很快,大批人马闯进了叶家。
“这是?”
叶宏言有些害怕,往后退了几步,顾素素和叶芳莲对视了一眼,不明情况。
“我的女人,你们也敢动。”
时东卿快一步护住了叶婉之,他知道叶婉之回家之后会是怎么样的遭遇。
他选择这个时候出场,一是让叶婉之觉得自己有了靠山,心里会更加对他有依赖,二是叶宏言这个老狐狸他也该会一会了,多年前的秘密也该渐渐浮出水面了。
叶芳莲扶着自己的腰,眼神看向说话的这个男人。
他穿着西式西装,整个人气宇轩昂,身材挺拔,看上去极为霸道,但是骨子里那种英气让人不由的挪不开眼睛。
她有些不敢置信,柳城居然有比楚天泽还要优秀的男人?
叶婉之先是愣了一下,转身看见时东卿,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说不上为什么,她有种安心的感觉。
明明没有见过几次,只是因为昨天那一晚吗?
就在叶婉之愣神的时候,叶宏言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时东卿。
看着样貌和阵仗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但是柳城里的公子哥,哪个他不认识,这个男人让他觉得疑惑。
“你是哪位?
我叶府岂是你随便闯进来的。”
叶宏言心里叶没底,但是转念一想这里是叶家,他是主人岂能被一个莫名来历的小子震慑住。
“叶老爷好,在下时东卿,今天过来,是要向叶府提亲。
我要娶叶婉之为妻。”
时东卿看着叶宏言,眼里饱含深意。
他第一天遇到叶婉之的时候,叶婉之就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过他万万没想到叶婉之居然是叶宏言的女儿,这种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什么?”
叶芳莲,顾素素两个人惊愕的对视了一眼,同时说出诧异的话。
叶宏言倒是淡定,站在那一言不发,但是心里已经犹如翻江倒海般无法平息。
他缓缓坐下,眼神打量着时东卿又不着痕迹的看了叶婉之一眼,语气冰冷且疏离:“婉之,这是怎么回事?”
叶婉之刚张开了嘴,就被时东卿抢先说道:“叶老爷,我来自城西时府。”
“时府?
那个时府!
?”
时府他当然听过,那可是柳城的首富,前段时间掌家的老爷子去世了,他还派人去给时老爷送了一程。
但是时家的地位在柳城可不是一般人家能攀的上的,叶宏言这才反应过来,这个男人说他叫时东卿,也姓时,难道是时家的子孙,只不过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难道是远房的?
叶宏言心里在暗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他看着时东卿,不说话。
“柳城,还有哪家时府呢。
我现在是时家的掌门人,我爷爷前段时间去世了,家里的事务都交给了我,不知道我的这个身份,够不够迎娶叶婉之?”
时东卿微笑着,可眼底深处,是刻骨的仇恨和轻蔑。
叶芳莲不敢相信,她一直把叶婉之当做敌人,只要是叶芳莲喜欢的,她都要抢过来。
父亲的宠爱,家里的用品,就连叶婉之喜欢的男人也不放过。
不过她万万没想到,叶婉之再一次的爬上了她的头顶。
时家比楚家的地位可是又高了一个层次。
她恶狠狠的盯着叶婉之,指甲深深掐入手心。
叶婉之看着时东卿嚣张跋扈的样子,不知道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天在时老爷面前,他们就是做戏,她心里嘀咕着不会是这个男人当真了吧,婚姻岂能如此儿戏。
叶婉之走近,给时东卿使了一个眼色。
时东卿会意,却不以为然,冲着叶婉之邪肆一笑。
两个人的互动叶宏言都看在眼里,作为一个外人,在他看来叶婉之和时东卿这是在沟通感情,说明他俩之间很熟悉。
顾素素站在叶宏言的身侧,她万万没想到叶婉之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居然和城里的首富联系到了一起,她气愤的瞪了叶芳莲一眼,心里暗自咒骂着:“还是一个不如人的东西。”
叶宏言坐在那,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早就笑开了花。
本以为叶芳莲嫁给楚家,叶家的地位就会更上一层楼,现在万万没想到没放在心上的小女儿居然也这么有本事,要是叶婉之嫁进了时家,在城里看谁还敢把他叶家不当回事,以后他的生意有两个姑爷帮衬着,指定差不了。
“老爷,这个男人说自己是时家的少爷就是时家的少爷啊,万一是个骗子呢?”
顾素素可不相信叶婉之有这么好的命,心里猜想八成是叶婉之找来的托儿,故意膈应他们。
时东卿听见顾素素的话,没忍住的轻嗤一声,看着他们的眼神里都是不屑:“曹二,把聘礼的箱子打开,让叶夫人和叶老爷看看我的诚意。”
“好嘞。”
曹二上前,给下人使了一个眼色,下人一个个的把箱子接二连三的打开。
一箱黄金,一箱珠宝,一箱绫罗绸缎,还有当下最流行的国外皮草,一样一样让顾素素和叶芳莲都嫉妒的不行。

叶宏言在城里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商人,生意虽然比不上楚家和时家但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他看到这些财物,眼神也有点隐藏不住的冒着金光。
叶婉之看着那三个人见钱眼开的样子,眼里轻蔑的瞪了他们一眼。
看着叶宏言的表情,她知道在金钱和她面前,叶宏言肯定会选择金钱,因为在她心里她就是一个多余的人。
“时少爷,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看你这气度不凡,我们叶家也不能怀疑你啊,既然你看上小女了,这应该是小女的福气,上门哪有拒绝的道理,婚期什么的你们时家就看着安排,我叶某人一定全力配合。”
叶宏言站了起来,一改刚才严肃的表情,变得笑的合不拢嘴,一脸的谄媚。
时东卿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他压根儿就没把叶宏言放在眼里,现在好好说话给他个面子全是看在叶婉之的面子上,以后想让他这么好的态度,可难喽。
“好了,曹二,把这些东西给叶老爷抬进房里,婚期我看就定在七日之后吧,我看过黄历是个良辰吉日。”
时东卿吊儿郎当的站了起来,说话的语气骄傲蛮横,丝毫不把叶宏言放在眼里。
叶婉之看着叶宏言眼里冒光的样子,鄙视极了。
她愤怒的瞪了叶宏言一眼,转身跟着时东卿走了出来。
“时东卿,你今天是什么意思?”
叶婉之不悦的站在时东卿身后,眼神瞪的像核桃一样大,脸上满是愤怒。
时东卿转过神,玩味儿的看着叶婉之,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在他眼里又是一种别样的可爱。
他走上前忍不住的伸出手,在叶婉之的脸上轻轻的掐了一下,滑嫩的触感,让他又想起了那天晚上,他凑近在叶婉之的耳边轻声说道:“七日之后,你可是我的夫人了,以后可不许对我这个态度,要撒娇知道吗?
男人可都是喜欢温柔的女人的。”
这调戏的口气让叶婉之整个人为之一震,她皱着眉头看着时东卿,诧异的说道:“时东卿,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哈哈哈,你看见了,我没想干什么,就是想娶你罢了。”
叶婉之的话让时东卿听完哈哈大笑。
叶婉之疑惑的看着时东卿的背影,对于面前的这个男人,她真的太不了解了,那个婚约她不能答应。
这么想着,叶婉之的脑子里在思索着妙计。
叶宏言自然不能放过这个让他有面子的机会,很快,整个城里都知道了城中首富时家的当家人要和叶家的小女儿成亲,这在上流社会一时之间炸开了锅。
要说最气愤的还是叶芳莲和顾素素,本以为她们已经把叶婉之打败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时东卿,叶婉之可好,再一次的踩到了叶芳莲的头上。
“娘,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我以为嫁给楚天泽就已经很让咱们母女俩有面子了,现在可好,叶婉之居然嫁给了首富时家,她凭什么啊,要姿色我不差啊。”
叶芳莲在家都要气炸了,马上就是婚期了,这几天府里热热闹闹的都在筹办这个事儿,这个热闹劲儿比她定亲还要隆重。
这些天叶宏言忙着在外面应酬,还有平时看不上叶家的达官显贵,这回看在时东卿的面子上,也来捧着叶宏言,这让叶宏言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顾素素看着叶宏言每天早早出去,夜里喝的醉醺醺的回来,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要是叶婉之以后得了宠,她和叶芳莲还岂能在叶家待下去了?
一天早上,顾素素把叶宏言送出家门,她趁着佣人都在忙,她偷偷走进厨房,将藏在袖口里的一个纸包拿了出来,打开后把粉末状的东西混进了时东卿给叶婉送来的补品里,她四处张望的看了看,没有人便离开了。
巧的是,兰梦正想去给叶婉之把补品端过来,就在厨房的窗户边上看到了这一幕。
兰梦先是惊讶,随后反应过来便迅速的跑回叶婉之的房间跟她报告:“小姐不好了,我刚才在厨房,看见顾素素在时少爷给你送的补品里加了不知道什么东西。”
叶婉之正在梳理头发,婚期越来越近,她要想办法避开了。
“没事儿,你照常去把那碗补品端来,最好能让顾素素看见,端着去前厅走一圈儿再回来。”
叶婉之非常淡定,这点儿小计谋她早就预料到了,顾素素和叶芳莲是不会让她嫁进时家的,肯定会从中作梗,不过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兰梦有些不解,但是也没办法只好按照叶婉之的命令去做了。
顾素素一直坐在前厅,等着兰梦去厨房,没过多久果然看见兰梦去了厨房。
兰梦余光瞥见了顾素素焦急的眼神,她淡定的端出那碗补品,路过顾素素的时候还特意跟她打个招呼:“夫人好,这是时少爷送给小姐的补品,要不这碗先孝敬给夫人喝,我去给小姐煮一碗别的。”
“别,你家小姐多金贵啊,天天有人给送补品,小心补大了,七窍流血。”
顾素素听见兰梦要把这碗补品给她,吓的往后退了一步,不过很快面容又恢复淡定。
“普通的补品怎么会七窍流血呢,除非是有人在里面下了药。”
兰梦微笑的看着顾素素,淡定的说出这句话。
“你说什么呢?
谁会往里放药?”
顾素素听兰梦这么一说,心虚的紧张起来。
“夫人别害怕啊,我只是说着玩儿的。”
兰梦笑了笑,眼里的锋芒隐藏了起来,便转身离开了。
顾素素看着兰梦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奸笑,嘴里小声嘟囔着:“想嫁进豪门,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叶婉之看着面前的这碗补品,心里在琢磨顾素素给她下的会是什么药。
不至于是毒药,但是肯定也是会影响她成亲的药,如果喝下去这个婚礼肯定完不成,这正是她所希望的,但是万一很伤身体呢。

就在叶婉之犹豫的时候,叶芳莲穿着一身粉红色的旗袍风姿绰约的走了进来。
这衣服的设计很时髦,颜色靓丽,但是穿在叶芳莲的身上总有那么一种风尘的味道,让人感觉她是哪个不良地方的头牌?
“叶婉之,别以为你嫁给时东卿就了不起了,我在外面调查过了,时东卿不过是时家流浪在外不受宠的子孙,要不是时老爷身体不行了,他肯定是趁机夺权了,你以为他时家掌门人的身份又能做多久,他那个二叔还有弟弟,早就虎视眈眈了,他现在不过是有个身份的壳子罢了。”
叶芳莲心里嫉妒的要命,她出去派人把时东卿的底细彻彻底底的查了一遍,发现时东卿确实是时家的当家人,但是他的地位现在还不稳。
“就算是壳子又怎么样,外人看到的还是我的风光,还是我比你有本事嫁的好不是吗?”
叶婉之温柔一笑,她知道叶芳莲的死穴在哪里,就专门刺激她。
“你----”叶芳莲被叶婉之说到了痛处,气的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叶婉之,她看见了面前的补品,知道是时东卿派人送来的。
她和楚天泽也定亲了,但是楚天泽从来没有这么体贴过,看着那碗补品,她恨不得里面装的是毒药,毒死叶婉之这个贱人。
“姐姐,我看你的眼睛一直盯着补品看,这个补品有什么问题吗?
难道里面有毒?”
叶婉之看着叶芳莲,脑海里闪过一条妙计。
“有毒最好,毒死你这个贱女人。”
叶芳莲被嫉妒冲昏了理智,她知道自己在婚事这方面,再一次的输给了叶婉之。
“如果真的有毒,那在场的佣人可听见了,那就是姐姐下的毒了,想要谋害我。”
叶婉之微笑着,动作缓慢的端起那碗补品,话语里在给叶芳莲下套。
“叶婉之,你知道吗?
我无时无刻不在希望你死,从小到大,你永远要压我一头,你是叶家的嫡女,而我是偏房所出,就冲这一点,城里的名媛圈儿我就挤不进去,而你轻轻松松的可以拥有这一切,甚至是楚天泽。
我费劲脑筋把他从你手里抢过来,结果又被你踩在脚下,你凭什么?”
叶芳莲不甘心,这么多年心底隐藏的恨意涌了出来,因为她知道叶婉之再一次赢了,而且不费吹灰之力。
“我凭什么?
凭我活的坦坦荡荡,既然你不爱楚天泽,为什么要利用他,就为了达到你虚荣的目的?”
提起楚天泽,叶婉之的心脏还是会疼,她气的冲着叶芳莲怒吼。
“那又怎么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死心吧,他现在心里都是我,你就是一个被他抛弃的怨妇。”
“啪”的一声,叶婉之快步向前狠狠的在叶芳莲脸上打了一巴掌:“叶芳莲,你就是欠打。”
顾素素一直在关注着叶婉之这边的情况,想知道叶婉之喝了补品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没想到会听到叶婉之和叶芳莲争吵的声音,她快步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儿?”
顾素素看着叶芳莲被打的红肿的脸颊,气的冲过去想要给叶婉之一巴掌,结果被叶婉之正好拦住了,反手一使劲儿顾素素便被推到在地。
“你个贱人,打完我的女儿还敢动手打我,真是没天理没王法了。”
顾素素还没受过这种欺负,立马趴在地上痛苦嚎叫,引得佣人纷纷侧目。
叶婉之一向忍让她们,不争不抢,但是她们以为她就好欺负吗?
她看着那对装柔弱装委屈的母女,这么多年隐藏在心底的愤怒也涌了上来。
“顾素素,这是一碗时东卿送来的补品,你想尝尝吗?”
叶婉之挑眉看着她们,心生一计。
她端着那碗补品,蹲下自己的身子放在顾素素的身前。
顾素素浑身一震,里面有什么她自然知道。
“你想干什么?”
顾素素瞪大双眼,身体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叶芳莲不知道叶婉之要干什么,跑过去扶起顾素素。
“我想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这里面有什么你最清楚不过了。”
叶婉之本来想自己把这个补品喝掉,好把害人的嫌疑转移到叶芳莲身上,不过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她趁着顾素素害怕的时候,给兰梦使了一个眼色,兰梦会意,带着几个丫头把叶芳莲拉开,叶婉之捏着顾素素的下巴,把补品全部灌进了顾素素的嘴里。
“娘,娘,叶婉之你疯了吗?”
叶芳莲没想到叶婉之会这么暴力,在一旁惊讶极了。
佣人拉着叶芳莲不能动,顾素素也被佣人拉着她奋力挣扎着,可是这是在叶婉之的闺房,没人会管她。
一碗喝尽,叶婉之把碗愤恨的摔在地上,眼神凌厉的扫过叶芳莲和顾素素。
“我不招惹你们,你们反而得寸进尺,顾素素你抢走了本应该属于我娘的东西,而叶芳莲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我这么多年在叶府忍气吞声不是性格使然,而是我不和你们计较,既然你们不仁也别怪我不义,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只要我叶婉之还在叶府一天,你们就别想安生。”
兰梦站在一旁,看着叶婉之歇斯底里的样子,又心疼又安慰,忍了这么多年的小姐终于活出自己的样子了。
叶芳莲还在震惊中,而顾素素被自己给害了,她的身体开始抽搐,口吐白沫,那个样子像极了中毒。

“娘,娘你怎么了?
叶婉之,你给我娘吃了什么,你个贱人。”
叶芳莲被顾素素的样子吓坏了,挣脱了佣人的束缚跑了过去。
叶婉之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对母女,眼里没有一丝温度。
看着叶芳莲惨哭的样子,想起了她娘去世时的场景,她也是这么抱着她娘,呼唤着她娘的名字,可是她娘再也没有醒过来。
顾素素那个时候站在身后指挥着佣人将她们的衣物都扔了出去,一天的时间不到,叶府的女主人便换了人。
白事被红事盖住,她娘都没有好好安葬。
事情闹的很大,顾素素被送去了医院,医生诊断是吃了一种治疗癫痫的药物,正常的人吃会引起这种效果,会让人看上去神志不清像精神病一样,这种药剂少量服用不会引起什么问题,但是大量服用便会伤害脑子,最后致疯。
叶宏言还在应酬,听到家里的佣人跑过来传信,立马赶去了医院。
要是往常,他肯定会劈头盖脸的给叶婉之一顿骂,甚至是动手,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叶婉之的身后是时东卿在撑腰,他要考虑清楚。
“爹,你要给娘做主啊,娘的身体一向好好的,就是被叶婉之灌了那碗补品之后才这样的,叶婉之一定是给娘下毒了。”
叶芳莲看见叶宏言来了,立马跑过去哭诉,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补品?
什么补品?”
叶宏言疑惑的问道。
“就是时东卿给我送来的补品,他说我身子太弱,给我补补。
不过姐姐,你说我给你娘下了药,这补品可是时东卿送来的,而且我下了药的话怎么敢这么光明正大,至于里面药的问题你还是去问问时东卿吧。”
叶婉之在叶宏言的面前又恢复了往常淡定的样子,就这样四两拨千斤的把问题引到了时东卿的身上,不过她知道,叶宏言肯定不会为了顾素素去和时东卿作对。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叶宏言思忖了一会儿,对着叶芳莲安慰的说道。
“爹,这还能有什么误会,我亲眼看见叶婉之把那碗补品给娘灌下去的,一定是叶婉之蓄谋已久的。”
听见叶宏言这么说,叶芳莲诧异极了,现在在叶宏言的心里,什么都没有和时家的联姻重要,由此可见以后她和她娘的生活会举步维艰。
叶婉之淡定自若的坐在一旁,看着叶芳莲眼里的愤怒和叶宏言眼里的为难,她觉得爽极了。
“既然二娘没有死,也不是什么大事,就让她在医院静养吧,我有些累了,回去休息了。”
叶婉之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跟叶宏言说了声便离开了,随后她便听见了叶芳莲和叶宏言争吵的声音。
有了这么一次,叶婉之居然对和时东卿的婚事不这么排斥了,因为她知道,有了时东卿给她撑腰,对付叶家会容易很多,她思考了一宿,决定和时东卿成亲。
婚期临近,时东卿穿着西式礼服带着人前往叶家,这婚事办的轰轰烈烈,楚天泽也是知道的。
他站在叶家的不远处,看着这场全城瞩目的婚事,心里莫名的有点儿不是滋味。
看着叶婉之头戴盖帘,一身红色旗袍婀娜的身姿,想起以前两个人青梅竹马的时候,这么一瞬间他竟然有点儿心痛,他是爱过叶婉之的。
不过他们已经错过了,没有了再次选择的权利。
夜里,婚事进行的很顺利,叶婉之规规矩矩的坐在主卧里,等着时东卿回来。
他们已经有过夫妻之实,她自然是不怕的,不过对于未来,她需要和时东卿好好聊聊。
时东卿喝的醉醺醺的,这么长时间以来,今天算是最轻松的了。
他走进房间,看着叶婉之乖巧的坐在床上,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夫人,我以后可以这么叫你了。”
随后,时东卿把叶婉之的盖头掀了下来。
四目相对,在叶婉之的脸颊亲了一口,不料叶婉之的身体往后躲了一下,时东卿的吻落在了叶婉之的脖子上。
“时东卿,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叶婉之冷着脸,双手交叠在一起,有些紧张的看着时东卿。
时东卿也不恼,脱了鞋子躺在床上,拉着叶婉之的手也让她躺下。
“说说吧,我知道你应该会有很多话要跟我说。”
“时东卿,你为什么要娶我?”
这个问题困惑叶婉之好久了,她才不相信自己有这个魅力,能让短短的几次见面,就让时东卿对她念念不忘。
时东卿看着天花板,面容没有改变,淡淡的说了句:“也许是因为喜欢吧。”
叶婉之和时东卿认识的时间不长,更谈不上了解,但是从刚才时东卿说话的神情还有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感情,她隐隐约约觉得时东卿的心里应该有一个爱着的人,就像楚天泽在她心里一样。
这一刻,她侧过脸看着时东卿,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时东卿,我要跟你说清楚,本来这场婚事我是不同意的,但是嫁给你确实有我自己的目的,我喜欢把话说在前面,嫁给你确实能满足我的虚荣心,能让我在叶家抬得起头,甚至回击顾素素和叶芳莲,我不知道你的真实想法,但是你爷爷去世的时候,我看的出来你拿我当了挡箭牌,不过这都无所谓,我希望我们以后的关系是互利共赢,等到了咱们的目的都达到了,我希望你能放我走。”
叶婉之看着时东卿的眼神无比真挚,这些话都是她的真心话,她不爱时东卿,没有办法跟他像真夫妻那样过日子。
时东卿转过身子,看着叶婉之墨黑般的瞳孔,里面的深意他理解了。
娶叶婉之有他自己的目的,只不过现在他不能说。
“我知道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既然你跟了我,我时东卿绝不会负你,但是想让我放你走,这不太可能。”
时东卿说的也是心里话,自从那个人离开后,时东卿的心里已经很久没有女人走进去了,叶婉之就是为数不多的一个。
“为什么?”
叶婉之本来躺在时东卿的身侧,听到时东卿这么说,她不悦的坐了起来,眼神凌厉的看着时东卿。
继续阅读《盛世暖婚:夫人你别跑》 发布于 2022-04-28 16:04:10
收藏
分享
海报
86
上一篇:小说苏柒柒《顾少驾到:这个女人我要了》在线全文阅读 下一篇:皇后每天都在求被休温皇后平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