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修炼:王爷买定不离手最新章节,岑柔梦慕容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女配修炼:王爷买定不离手

小说:穿越重生

角色:岑柔梦慕容澈

简介:作为富商私生女,她在勾心斗角之中长大...一朝穿越,她竟又成为了私生女
身为卑贱的庶女,地位低微,为了保全自己她奋力挣扎
只是,穿越就穿越吧,就算是女配的命运她也认了,为什么还跟来了一个女配修炼系统?!敌人的步步为营,阴谋诡计,在这一场生与死的考验之中,她会活得更加出彩!

女配修炼:王爷买定不离手

《女配修炼:王爷买定不离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砰!
一声巨响。
岑溪抬起眼皮,看着眼前的男人抱着浑身软绵绵的女人离开,紧接着大门紧紧关上。
如果她刚刚拼了老命,说不定也能跟着一起离开,而不必面对房间里那个此时双目赤红的混世魔王。
但…… “宿主呀,离开的念头可一点都不能有哦~”脑海中一个糯米团儿似的娃娃,正翘着兰花指对她摇头摆尾。
是了,她穿越了。
穿越到一个无脑的小可怜身上。
小可怜是御史大夫府上庶出的次女,从小饱受疾苦,是慕容澈经常帮她解围,给她吃食,给她锦衣,那慕容澈又生得俊朗,小可怜自然就对他倾心了。
可她单单忘了,慕容澈时常来岑府是为什么?
——因为他跟府上嫡出的大小姐岑柔梦有婚约啊!
岑柔梦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
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气质出尘,举止大方得体,朱唇凤眼。
她与慕容澈站在一起,像副画儿似的美好。
小可怜心中又委屈又恨,以为慕容澈不跟她在一起,是因为婚约在身,于是她想尽办法害岑柔梦。
却也不想想,自己在岑府的境况本就艰难,她对岑柔梦的那些算计,岑柔梦连眼皮都不用抬,就有一大帮人等着帮她处理。
小可怜差点丢了命,貌似学得老实了些,消停了好些日子。
在慕容澈的暗中帮衬中,这段时间总算没出什么岔子。
但就在今日——小可怜玩了票大的。
她算计了岑柔梦和京中出了名的混世魔王,想让他们春风一度,那么身为丞相之子,慕容澈势必不会迎岑柔梦过门了。
再者,那混世魔王脾气乖戾残暴,敢近了他的身,就算是岑柔梦也讨不着好。
她给岑柔梦下了蒙汗药,给混世魔王下了激发欲.望的药。
谁知,慕容澈不知从哪儿听来了消息,及时赶来救走了岑柔梦!
在推搡中,小可怜头撞在桌角,一命呜呼,而岑溪恰好因为同名穿越过来。
岑溪坐在地上,揉着还在流血的额角,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她只听到门外咔哒一声,不知是谁又把这房间上了锁,看来是打定主意要让岑溪身败名裂,不得好死了…… 毕竟,房间里那个男人,简直是恶魔。
京中人人见了都要避之三舍的大魔头啊…… “宿主,你要是刚才跟着一起出去了,说不定怎么死呢。
留下来多少还有渺茫的活命机会呀……”脑海里的小娃娃又翘着兰花指开始大放厥词了。
岑溪抵着突突直跳的额角,穿越就穿越吧,就算是女配的命运她也认了。
但为什么还跟来了一个女配修炼系统?
终于,她长长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看了看坐在床沿上双目赤红,从始至终都在盯着她的男人。
老实说,他长得可比那什么慕容澈要好看得多,墨玉束发,剑眉入鬓,一双桃花眼此时布满红血丝,却又像是含了泪,紧抿着的薄唇线条明朗。
大约是因为药效的缘故,他面色苍白,双颊却潮.红,大滴大滴的冷汗顺着额头滚落。
即便如此,他浑身仍然散发着凌厉凶狠的气势。
一身墨色绣竹长衫,滚了金线边。
岑溪弱弱的收回目光,确定过眼神,是不该惹的人啊…… 她又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试探着开口:“九皇子,您……高抬贵手?”
但见那混世魔王,京都第一大阎罗,倏地笑了。
冰冷的,饶有兴味的,还带着那么丝看不透的意味。
“滚!”
“好嘞!”
岑溪如获大赦,顺便在心里暗自道:是这魔头让我滚的,可怪不得我。
脑海里那个糯米团子似的小娃娃却露出狡黠的笑容,岑溪心头警钟大作,还没想明白其中的关键时,只觉得背后发凉,再一回头,那大魔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一双眼睛像是淬了血似的狠厉,又掺杂了丝丝诡异。
不好!
还不等岑溪逃走,大魔头——当今九皇子,祁胤琛已经把她提起来,一把扔到床榻之上,紧接着欺身而上,粗粝的大掌笨拙地解着岑溪的衣裳,即便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那只手的炙热滚烫。
岑溪的双手双脚都被死死箍着,一点都挣扎不了,只能拼尽力气护住自己的胸口,“九皇子!
你这是犯法!
你这是强j!”
祁胤琛的动作一顿,眼眸里的诡异逐层褪去,又层层上涌。
他停在那里,紧紧拧着的眉头和不断垂落的冷汗,都不难看出他此时的痛苦。
祁胤琛的眸光越发晦暗,终于恢复了几分清明,扣住岑溪的脖子把她从床上摔了下去,紧接着一只脚死死踩在她背后,从旁边拿下一个名贵的花瓶,却是狠狠砸在岑溪身上,“该死的东西!”
简短的五个字,却蕴含了巨大的愤怒与憎恶,是了,他何曾被人如此明目张胆的算计过?
正因为他身份特殊,即便有人害他,也只敢在暗中动手。
他自己都没想过有朝一日,竟会折在一个庶女手中,甚至是折在最劣质的药上。
“滚!”
祁胤琛提起满脸血迹的岑溪,像扔破布娃娃似的就要把她扔出去,只是这个时候岑溪却死死抱住他不肯松手。
“如果你被丢出去,那么就彻底失败了喔。
你是个女配,你要害女主不成,还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这么丢脸……失败的后果,就是死。”
分明是天真可爱的小娃娃,却露出了一种诡异的笑容,令岑溪不寒而栗。
她也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于是死死攥住祁胤琛的衣袖,被一脚踹开,又再次爬过去抱住了祁胤琛的小腿。
她,决不能被丢出去。
岑溪双膝微屈,擦去嘴角的血迹:“九皇子,求您,别把我扔出去。”
祁胤琛眸光不定,微微俯身捏住岑溪的下巴,寒声问:“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谈条件?”

女配修炼系统。
其核心内容只有一句话:对别人狠,自己更狠。
不破不立,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能有一丁点的心慈手软,亦不能优柔寡断,对自己的敌人更是不能留有半分仁慈。
现在岑溪对自己也正在遵循这一原则。
岑溪顺着爬起来,娇小瘦弱的身躯站在祁胤琛面前,气势却没有弱下去半分。
她定定的望着祁胤琛,忽然微勾唇角。
祁胤琛的状况并不算好,如果还不解决,恐怕他浑身的气血都会逆行,到时候他就真成了废人,谁都能来拿捏他。
岑溪扯乱了自己的衣襟,又动手解开祁胤琛的衣带,镇定的开口,“如果你非要把我扔出去,我就会大喊大叫,让人来看看你九皇子是如何欺辱玷污我一介小女子的。”
既然穿越已成事实,女配修炼系统也卸载不了,那么她只能选择走下去,坚定地,残忍地,活下去。
祁胤琛冷笑一声看着眼前撕扯他衣服的女人,“别说一个你,就算我玷污了这整个京都的女子,都没人敢说上半句。
你……从何而来的自信?”
岑溪当然清楚,但她的用意却并不仅仅如此。
“我知道。”
直直地望着祁胤琛,没有半分退缩,不卑不亢的开口,“自然没人敢在九皇子头上动土。
但我先前可从没听过九皇子与哪家姑娘有染,连贴身侍女都没有,更别提青.楼窑子那种地方了。
虽坊间传你无恶不作,我却知道九皇子终究有所不为。”
祁胤琛眯了眯眼,那眸光中已经隐隐翻腾着暗火。
“如果别人知道九皇子选择了我,作为第一个女人,您说……他们该如何看您?
如何评价您的口味?”
看了眼已经在发怒边缘的祁胤琛,岑溪弱弱的咽了口口水,“如果有些不长眼的,还说您此生最爱我岑溪,您又该当如何?
毕竟您这么多年不近女色,却为我破了戒。
即便有人会说我勾.引您,说我是个狐媚子,但仍少不了对您的编排和揣测。
如此一想,我倒也不算吃亏。”
岑溪心中越发明白,她不能离开,尤其不能被祁胤琛扔出去,否则传出去,她原本就身份低微,以后该拿什么跟岑柔梦抗衡?
心念一转,看着祁胤琛越来越绷不住的难看的脸色,“不如这般,殿下您给我留个脸儿,我去叫太医来……” 话还没说完,岑溪就被祁胤琛打横抱起。
只见祁胤琛脸色潮.红得厉害,兴许是因愤怒而最大程度激发了药效,他几乎丧失了理智,眼中只剩下岑溪纤瘦的身子和她身上清甜的气息,每一处都在刺激着他。
“九皇子!”
岑溪没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她终于想起来,祁胤琛被原主算计了,而且是加倍的!
寻常人能忍到这个时候,已经是难于登天了!
岑溪脑子里火光电石之间,忽然明白了系统不允许她离开的用意。
真狠!

一个时辰后,岑柔梦和慕容澈带了好些人来。
路上,岑柔梦已经交代了情况…… “不知九殿下怎的突然到访,好似是中了什么药。
柔梦不知如何处置,便带你们过来瞧瞧,柔梦怕误了事,也怕惹了殿下不悦……”言辞之间,似是把岑溪撇的干干净净。
可这么多年来,若是没有岑柔梦的示意与暗中针对,岑溪又何至于落到那般凄惨的境地?
只是许多事,不好做在明面上罢了。
正如此时,岑柔梦表面上把岑溪下.药的事撇去了……可她走后,让人锁了门,把她跟祁胤琛关在同一间屋子里,许多事前后盘问,不就呼之欲出了么?
而她却不必枉做小人,大家还会夸她善良大度。
慕容澈就是其中之一。
碍于岑家长老和家主都在,慕容澈不好直说,却向岑柔梦投去了一个感动的眼神。
他的未婚妻,真是个玲珑心,又单纯善良。
一行人到了房间门口,岑家家主刚想叫人去敲门,却听那房间里传出了隐隐绰绰的……奇怪的声音。
在场的长老和家主,当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碍于祁胤琛的身份,却也不好强行打断,只是一个个的脸上颇为难堪。
这九皇子想找女人,外边大把大把的,怎的偏偏跑到他们岑家来做这事了?
一群人站在门口听着那令人脸红耳赤的声音,却是谁也不敢上前叫停。
只有等,也只能等。
天色就这样慢慢黑了下来,黑压压的一片,压在每个人心头。
良久,门开了。
那里走出两道身影,高的那个眉目如刀锋镌刻般,正是当今九皇子殿下,祁胤琛。
而他身侧那身躯瘦弱,容貌尚且算得清秀的女子,除了岑溪,还能有谁?
岑柔梦脸上闪过一丝不引人注意的阴狠,紧接着却又微微蹙眉。
九皇子不是应该暴跳如雷么?
怎么此时他俩看着倒相安无事?
虽说让他们发生关系,正是岑柔梦想看到的,否则她也不会让人去把门锁了。
岑柔梦一瞬不瞬地盯着站在门口的二人,静观其变,但心底早就焦急起来,生怕事情出了什么纰漏。
“参见九殿下……” 祁胤琛冷冷扫过眼前的人,淡漠开口,“免礼。”
岑溪站在祁胤琛身边,,瘦弱的身子更显得楚楚可怜。
“殿下,您这是……”岑家家主谨慎地开口问。
祁胤琛只是瞥了一眼,那目光所含着的威慑力就让岑家家主冒出一头冷汗,只是他身为家主,在这个时候却必须站出来。
何况他身边的那个,还是他们岑家的人。
祁胤琛指着站在身边的岑溪,环视了一眼众人,懒懒的开口,“她,我要了。”
岑溪站在旁边浑像是个小媳妇,喏喏道:“承蒙九殿下不嫌弃,民女日后自当尽力服侍。”
“九殿下何意?”
岑家家主大致也猜出了,祁胤琛被下了药,不知是何缘故来到岑府,跟岑溪发生了关系,顺便把岑溪收了,也算给岑溪找了个去处,否则以后谁还会要岑溪一个破了身的丫头?
“纳妾。”
祁胤琛眼皮都没抬,像是连多说一个字都觉得费事。
事实也的确如此。
那药效强劲,他在房里跟岑溪这样那样了好几个时辰,饶是以他的体力,此时也略感疲惫,更没什么精力应付岑家家主。
一旁的岑柔梦暗中攥紧了衣袖边,紧接着开口:“妹妹,若你早已倾心九殿下,何苦把姐姐也牵连进去……又何必闹出这么一场,早些同家里讲,也不至于闹成这样……”岑柔梦支支吾吾,说一半藏一半,引得旁人揣测。
岑溪靠着原主的记忆,知道岑柔梦这个女人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也更是摸清了她和慕容澈的性格。
于是她心中转了几个弯,反而对慕容澈道:“澈哥哥,今日之事,真的不是我……”说话间,岑溪死死掐了自己的虎口,硬是挤出了泪意。
慕容澈当即皱起眉,责备的看了岑柔梦一眼。
岑溪心中冷笑,这个慕容澈,根本就是个男版白莲花,圣父光环普照大地。
只要装装可怜,就能让他心生怜惜,否则过去那么多年,慕容澈也不会顶着岑柔梦未婚夫的身份,一而再的帮衬岑溪了。
岑柔梦没想到岑溪这个时候会给她来这一手,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应对,只能抿了抿唇道,“姐姐不是怪你,但这事儿你做的确实过分了。”

做的事?
什么事?
周围的小厮丫鬟心里纷纷开始猜测,就连岑家的长老的表情也开始变得微妙。
“姐姐,可是我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你这般痛心?”
岑溪无辜却又委屈地看向岑柔梦。
下.药的事,只有岑柔梦和祁胤琛知道——毕竟他们是当事人,但现在祁胤琛明显不闻不问,只有岑柔梦一人的话,却也没有多少公信力。
倒是慕容澈开始偏向岑溪,暗自痛恨,当时只顾着带走岑柔梦,却把岑溪落下了,平白让岑溪承受了苦楚。
岑柔梦看着岑溪那张楚楚可怜的脸,恨不得把她的嘴撕了。
只是,她面上却又要装作忧心的模样,“我隐约瞧着那药是你……” 后边的话岑柔梦没说完,但在场的都不是傻子,这句话一出,所有的事都连起来了。
是岑溪早就爱慕祁胤琛,还给他下.药,甚至牵连到了大小姐,差点害得大小姐失.身!
这样一来,旁人看向岑溪的眼神也就多了鄙夷和嫌恶。
“姐姐,话可不能乱讲!”
岑溪面色严峻起来,“你可瞧得仔细了?
这番话说出去,却不知会让旁人如何看待妹妹……我今日……已是很难过了,若真是我所为,又何苦闹得众人皆知?”
反正没有证据,只要不露出心虚,那么便没什么可担心的。
那个女配修炼系统,就像是一个炸弹似的,时时悬挂在她头顶。
比如她出屋前,系统里那个小娃娃——小豆,就再次发布了任务:挽回自己的名声。
完成后奖励十枚系统币,可在系统里兑换物品。
只是岑溪还没来得及去看系统的商城都有什么可以兑换的。
即便没有奖励,岑溪也一样会完成任务,毕竟只有当修炼到满级,她才能够回到现实世界,真正的以自己的身份,死而复生。
“我……”岑柔梦咬了咬下唇。
该死,只有她和祁胤琛知道下.药的人是岑溪。
可现在祁胤琛一言不发,只有她在这里说,此时就连慕容澈看向她的眼神里都带了些许责备。
她不得不咽下所有话,勉强一笑:“许是我看错了吧……” 祁胤琛站在那里,颇有些不耐烦,“本王可先行离去?”
虽是问话,但字字句句都带着让人不容置疑的气势。
岑家家主连忙道:“自然可以。”
祁胤琛瞥了岑溪一眼,岑溪辨别不出他的意思,只小心翼翼的问:“殿下的意思是?”
“随我回府。”
祁胤琛的声音微微沉下去,显然不悦。
任务还没完成,她怎么能走?
她心思急速转动,身子却已经随着祁胤琛而行,只是还没走出几步,脚下就一个趔趄,先是撞到了祁胤琛身上,紧接着一歪摔倒在地。
当众出丑。
岑溪身上的广袖被蹭了上去,在场的男性有些别过头去,心中念着非礼勿视,另一部分人也在觉察到祁胤琛那吃人的目光而胆战心惊。
但听人群中有人低呼一声:“她胳膊上……是鞭伤?”

这一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引了过去,也没人在意什么非礼勿视了。
岑溪原本该是光洁的胳膊上,竟有着触目惊心的紫红色伤疤,离得远些的,也分不清那到底是什么所造成的,只能看出那伤实在可怖。
离得近些,能看到那伤疤纵横交错,犹如一条条小蛇蜿蜒在手臂上,高高地凸起。
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岑溪像是受了惊吓,连忙爬起来,把袖子抚回去。
“岑溪,这是怎么回事?”
身为家主,岑家主见了这事,哪怕岑溪在岑家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却也得问一声,以示公允。
岑溪支支吾吾的垂着眼,又偷偷瞄一眼岑柔梦,那模样看着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家主,没事的……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
扯了扯祁胤琛的袖子,“殿下,我们走吧。”
祁胤琛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但是在场的人心中要么是有了猜测,要么就是开始同情岑溪。
这么举步维艰的姑娘家,楚楚可怜的,哪有那样的心机去算计岑柔梦呢?
指不定真的是岑大小姐看错了眼。
岑柔梦的脸色可谓是难看至极,若岑溪明说是她做的,她还有法子反击,可那女人却偏偏撇清了,却又偷偷看她,她总不能跳出来指责岑溪,那不就坐实了这个恶名?
一时间,饶是岑柔梦也无计可施。
岑溪听到脑海中叮的一声,提示任务完成,这才松了口气,稳稳当当地跟着祁胤琛离开。
当然,还是那副小媳妇模样,让人看了就心生怜惜。
一路沉默。
祁胤琛面色明显沉着,显然被岑溪算计的事让他心生不满,但已经在药效之下跟岑溪发生了关系,他亦有自己的行事原则,于是才允了岑溪一个妾的位置。
岑溪显然也没料到祁胤琛并未拆穿她,一时间心中对祁胤琛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即便这副身体不是她的,但方才跟祁胤琛翻云覆雨的却是她,她尚且还清清楚楚的记得那炙热的手掌抚过她身体每一寸的感受,也记得那撕裂般的疼痛和之后的欢愉…… 如果换了现代,她势必要把这个男人送进地狱,千刀万剐,不惜一切代价。
可……是原主算计了祁胤琛,把他牵扯进来,最后自食其果。
细细思虑下来,岑溪越想越乱,索性把这件事搁到一边,趁着在路上的时间进入了系统商城里查看。
她只完成了一个任务,现在仅有十个系统币。
商城里却是琳琅满目,光是分类就满满当当的分了十余种,有带功效的食物,有丹药,有服装,还有随身空间……但贵得离谱。
岑溪看了看玉肌膏,可以治愈身上的疤痕,让皮肤焕然新生,但需要五十个系统币。
她叹了口气,刚打算继续看看别的,就砰的一声撞上了前边的祁胤琛。
祁胤琛脚步一顿,继续向前走。
这时岑溪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祁胤琛的安亲王府。
小小年纪就封了王,这在东陆国可是独一份。
府上几乎没什么人,看着冷冷清清的,听说是祁胤琛不喜有人近身,再加上皇帝宠爱,所以这府邸大得很。
对比之下更显得人气稀薄,就连岑溪这个生人跟着祁胤琛进来,也没人敢问一句的。
岑溪拦住祁胤琛的去路道,“殿下,不必给我安排住处了。
我今晚要回岑府。”
说起来,她倒是愿意在安亲王府待着,虽然没人气儿,但好歹清净。
她前世是个私生女,豪门中的恩怨和明争暗斗经历得多了,也就乏了,不愿意再掺和到这种事里了。
那个岑柔梦即便跟原主有再大的仇怨,也与她无关,既然重活一世,她自然希望自己能清清静静的过一生,好好享受生活。
只是…… 命运哪里会让她如愿。

这不,前脚刚踏进王府,后脚小豆就一副痛心疾首状的下达了任务。
“回岑府,跟岑柔梦继续斗,继续修炼!
你现在还太嫩了,这样怎么能顺利修炼到十级毁天灭地女配!
怎么能回你的现代!”
祁胤琛停下脚步,看着岑溪,寒声道:“你当安亲王府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
岑溪弱弱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脸快要黑成锅底的男人,缩了缩脖子,没办法,在人家的地盘上,自己还是小心说话的好。
“是我未来夫家。”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岑溪还是很有眼力见的。
果然听到她的话,祁胤琛原本黑着的脸缓和了一下,不过看向她的眼神还是很冷,“既然如此,为何要回?”
不回去怎么完成任务?
不过这话岑溪可是没胆子说出来的,只能看白痴一样的看了眼祁胤琛。
想到刚才他说要娶她的话,咬了咬唇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殿下可是真心想娶我?”
祁胤琛冷笑一声:“你说呢?”
果然是自己多想了。
心里不由得闪过一抹失落,垂下眼看着地面,“既然不是真心,又何必多问。”
“你是本王的人。”
祁胤琛眯着眼看岑溪,双眸寒光乍现,对岑溪的所言所行,不喜到了极点。
岑溪这才忽然想起,这里是古代,跟现代有着天差地别。
在这里,不管祁胤琛是不是真心,但现在既然她是他的人,就已经成为祁胤琛的附属,一个物品,或者一个宠物什么的。
“是。”
岑溪道,“但今晚我一定要回岑府。
如果殿下不愿意,可以让人杀了我,或是先前说纳我为妾的话作废。”
岑溪在岑府饱受苛待,身形消瘦,一张小脸蛋上连分多余的肉都没有,那双眼眸仿佛深潭中一点清澈的溪水。
祁胤琛对岑溪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猛地伸手钳住岑溪纤细的脖颈,好似只要一用力,岑溪就会人头落地,“你可知本王是什么人?”
“咳……知,知道。”
岑溪被掐的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但她还是毫无惧色的看着祁胤琛。
祁胤琛的恶名,谁人不知?
她在赌,赌祁胤琛不会真的杀她。
“但……你今天带我……咳咳,回来……”祁胤琛蓦地松开手,岑溪失力而跌落在地,她深深呼吸几口才继续说:“你今天带我回来,证明你没有传言的那么可怕。
起码你没有伤害我。”
说这话的时候,岑溪目光坚定,她相信自己的判断,否则也不会赌。
祁胤琛垂眸,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岑溪许久,才淡淡的开口,“去吧。”
岑溪起身作揖,“谢殿下。”
祁胤琛什么都没有再说就转身离去。
绕了一圈,岑溪又回到岑府。
有些下人议论,说岑溪这是被祁胤琛赶了回来,岑溪听见了,面上却没有半分波澜。
只是在心底暗暗吐槽小豆,它就不能早点发布任务吗?
非要让自己去安亲王府认个门?
小豆懒洋洋地坐在地上道:“如果你没跟着祁胤琛走,那他多丢面子啊。
怎么说也是你未来丈夫,还是要顾及些的。”
小豆那张稚嫩的脸,却说出这样的话来,着实让人觉得……诡异。
岑溪原本是住在岑府最破落的房间里,那房子几乎都不是人住的地方,屋顶遍布蜘蛛网,没几个像样的家具,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潮的味道。
但这次回来,岑家主却让人安排了一间不错的厢房,大约是没摸准祁胤琛的意思,也不敢怠慢了岑溪。

岑溪舒舒服服的睡了个觉,醒来时却有人来访。
慕容澈满脸的愧疚,提着精致的食盒站在门口,“溪儿,昨日的事……都是我不好,只顾着柔梦,却疏忽了你。”
“无妨。”
岑溪一句话都不愿意跟慕容澈多说。
原主傻,但她不傻。
慕容澈已经跟岑柔梦有了婚约,却还对她这样体贴温柔,除了渣和白莲花,岑溪也想不到别的形容词了。
“你还在怪我。”
慕容澈却不依不饶,“以前你对我不是这样的。”
岑溪差点一耳光糊上去。
“我已经站了许久,溪儿不请我进去坐坐?
我给你带了你爱吃的桂花糕呢。”
桂花的清香顺着盒子轻飘飘的溢出来。
岑溪接过盒子道:“我已经收了,你可以走了。”
简直不是逐客令,而是赶人了。
慕容澈脸上露出微微受伤的表情,“溪儿,你别怪我……毕竟柔梦是我的未婚妻……” 嗬,还知道岑柔梦是他未婚妻呢?
“岑溪!
你欺人太甚!”
岑柔梦从旁边走来,气得浑身发抖。
显然,眼前这一幕,让岑柔梦误会了。
不过岑柔梦原本就不待见岑溪,再多一点误会,岑溪也不在意。
“我怎么就欺人了?”
岑溪不解地反问。
“你下.药想要害我也就罢了,我不同你计较。
现在竟然明着开始勾.引澈哥哥,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嫡姐放在眼里?
!”
岑柔梦满脸涨红,此时没有外人在,她也懒得再端着。
“既然是我害你,先前你怎么不说?”
岑溪慢条斯理的道。
“我……我还不是为了你的颜面着想?”
岑柔梦打了个磕巴。
岑溪可是清清楚楚记着呢,昨儿个岑柔梦几次三番想要揭穿她,只是祁胤琛没有出面,她孤木难支,这才作罢。
岑溪没理会,瞥了一眼,刚刚还在这里磨磨唧唧的慕容澈,此时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连点担当都没有,比起那个恶贯满盈的祁胤琛,都差远了。
岑溪在心中暗自评价。
“好姐姐,麻烦你搞清楚情况再来,我没有勾.引慕容澈,今天是他自个儿跑过来跟我道歉的。”
“如果你不勾.引他,他会天天惦记着,往你这边跑?
你有了九殿下还不够?
怎么,澈哥哥就这么让你难以忘怀?”
岑柔梦的愤怒却并没有因为岑溪的话而有半分缓和,反而更加盛怒。
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男人有二心。
岑溪叹了口气:“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她前世就见了那些丈夫出轨,妻子却一味地认定是小三勾.引,但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蛋,如果这男人真的专一忠诚,又怎么会轻易被勾了去?
可怜那些女人,便只听信了一句“鬼迷心窍”——或许,她们只是在自欺欺人。
“贱胚子!”
岑柔梦彻底怒火攻心,丧失理智。
她实在恨极了岑溪这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反而让她像是个笑话。
“有话好好说,别骂人。”
“骂你怎么了?
你一个贱婢生的东西,野种,怎么有胆子勾.引我的男人?
你配吗?”
岑柔梦面容狰狞,一贯的清高端庄,都不知道被丢到哪儿去了。
她伸手抓住岑溪的肩膀,紧接着狠狠一推,毫无防备的岑溪差点被推倒在地。
岑溪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身子,再看向岑柔梦的时候,目光中已经带了些许寒光。
且不说她那女配修炼系统,时时刻刻都提醒着她要狠得下心,单说她自己,在岑柔梦这几次三番的挑衅下,好脾气也已经消磨殆尽。
她的话,点到即止,既然岑柔梦还是不明白,那么就说明,是她自己不愿意醒来。
她还有什么必要继续跟她好言好语?

啪!
岑溪一耳光打在岑柔梦脸上,岑柔梦那张粉白光洁的脸上,霎时一片通红,甚至隐隐还能看到五根手指印。
“你,你!”
岑柔梦错愕,难以置信,愤怒,羞恼,一时之间竟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死死盯着岑溪。
“你什么你。”
岑溪甩了甩有些发痛的手,“我跟你解释过了,也劝过了,你却继续骂我,甚至动手。
你凭什么?”
都是爹生娘养的,岑溪偏偏还就看不惯古代这阶级尊卑。
前世纵然她是个私生女,但大家明面上都和和睦睦,那些捅刀子陷害的事儿,也只敢在背后做。
只听脑海中的小豆,陡然间叹了口气,悠悠的,意味深长的。
不知怎么,岑溪背后发凉。
但也是抬眼的这个瞬间,岑溪看到了正门口结伴而来的下人,只是隐约的几个小黑点,但却并不影响她的判断。
岑柔梦被岑溪气疯了,猛地扑过来,伸手就要打岑溪。
岑溪巧妙地避开了岑柔梦的耳光,就势倒下,手里的糕点盒子摔了一地,那原本清香逼人的桂花糕,此时洒落一地。
“你这个贱人,装什么装!”
“姐姐,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我跟慕容澈真的没什么——但如果能让你消气,你怎么对我都没关系……你打吧,姐姐……” 就在这个时候,下人们陆续过来。
看到眼前这一幕,下人纷纷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
岑柔梦看见人来,原本就丧失了的理智,此时更是乱作一团,“你们怕什么?
是她,是她勾.引澈哥哥!”
“姐姐……”岑溪倒在地上,瘦弱的身子撑了撑,看样子是想起来,却又跌回去,气若游丝地道,“都是我的错,你消消气。”
“你装什么?

刚才你不是很厉害吗?”
岑柔梦一脚踩在岑溪胸口。
下人们或是先前看到了岑溪身上的鞭伤,或是听闻了这件事,此时看着岑溪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可怜。
毕竟他们在岑府,其实处境比岑溪也好不了太多,也是要看眼色,一个不慎就会遭到惩罚。
一个金贵的小姐,竟然还不如他们…… 岑柔梦感觉到了旁人的目光,心头更是恼怒。
她只恨岑溪不死。
岑溪目的达成,又顺利完成一个任务,她听到脑海中叮的一声,是五个系统币到账了。
“是慕容澈非要把糕点盒子给我,我身份低微,也不敢拒绝……真的,姐姐,你不要再生溪儿的气了好不好?”
岑溪目光澄澈,努力站起身来,对岑柔梦轻声道。
岑柔梦一口气噎在胸口,恨恨地瞪了岑溪一眼:“好,很好。
岑溪。”
每一个字都咬得极其重,然后甩袖离去。
岑溪微不可见地勾起一抹笑容。
但她却不知道,此时院外的树上蹲着两个人,光天化日穿着一身黑色,像是暗夜里的影子。
正是祁胤琛的影卫。
“此事,要不要回禀王爷?”
“废话,当然要了。”
“你先回去禀告,我留在这儿。”

岑溪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已经被外面观察着自己一举一动的暗卫给汇报了祁胤琛,正忙着好好的去看看商城里到底都有些什么好东西。
方才只是匆匆的看了一番,便已经看到那般多的好东西了,岑溪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不由得有些感慨,方才看见那个玉肌膏,说实话她是动心了,但五十个系统币啊,她现在哪儿有那么多的系统币。
“你趁着这段时间最好好好休息休息,免得到了后面要应付的可多了。”
小豆突然又蹦了出来:“你今日那样说你那个嫡姐,恐怕是会得到她的报复的,你倒不如现在好好休息一番后有体力去对抗她。”
岑溪叹了口气,退出商城:“你们这算不算是强行让我做任务?
还不让我回去……” 小豆也不掩饰,直接道:“这个世界本来就没多少公平的,所以让你来改变改变咯,庶女和嫡女间的不公平就看你了。”
说完,小豆就消失了,岑溪很是郁闷的翻了个身,许是昨天折腾的太久了,再加上方才被那样一闹…… 说起这个,那岑柔梦那会儿还真是下手够狠啊,到现在身上被踢的地方都还有些疼。
岑溪自己暗暗的给自己揉了揉被岑柔梦伤着的地方,不过多时就又沉沉的睡去了。
好不容易消停了几日,岑溪这才算是恢复了一些精神,兴致勃勃的想要出去转转,刚走出院子,便听见在院子里伺候着的几个丫鬟正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岑溪自然是不肯放过任何的打探机会,毕竟自己对这个系统规定的世界规则还不是很熟悉。
刚悄咪.咪的走到她们背后,便听见她们说:“这小王爷也是足够霸道了,竟然跑到臣子的家里霸占起了臣子的女儿。”
“现在大街小巷反正都已经传开了,说什么的都有。”
另一个丫头接着嘴,岑溪忍不住插了嘴道:“他名声不是本来就不好么?”
“那不一样……小,小姐!”
正准备搭话的那个丫头一转过头便看见了岑溪的脸,顿时吓了一跳,几个丫头连忙跪了下来认错,毕竟祁胤琛再怎么混蛋,那也即将是岑溪的夫君,要知道岑溪可是祁胤琛身边唯一一个女人啊!
这话要是传到了祁胤琛的耳朵里…… 岑溪看着几个丫头头磕头如捣蒜一般,不由得摸了摸鼻子:“我又没说什么,我方才的问题你们还不曾回我。”
“回……回小姐的话,祁王爷以前虽说名声也不好,但也只是行为乖张,没有什么太过出格的事儿来,但闯入臣子家里……” 答话的丫头支支吾吾起来,岑溪却是不以为然道:“闯入臣子家和臣子的女儿发生了关系。”
几个丫头的脸顿时红了大片,但也没有反驳,很是顺着话道:“还直接要了小姐做他的人,现在在外面都在传祁王爷怪异霸道,还传小姐……” 岑溪摆了摆手,她可没兴趣听别人对自己的评价,无论是搁到哪个时代,说的话总归是不好听的。
一个丫头小心翼翼的试问着,“那……小姐,您现在要回去休息么?”
岑溪却是伸了个懒腰道:“脑袋都要睡扁了还睡?
陪我去花园逛逛,这么好的天气可别给辜负了。”
方才答话的那个丫头忙站了起来到岑溪的身边:“奴婢陪着小姐。”
不过是游园罢了,岑溪带一个也就够了,见有人了,便就直接往外走着,漫不经心的问着:“你叫什么。”
“奴婢绣月,在小姐的院子里做洒扫的事儿。”
绣月很是机灵,岑溪淡淡的“嗯”了一声。
今日的天气着实是不错的,而且这御史大夫家的风格也着实是好看,廊腰缦回,假山错落。
岑溪看见一个亭子格外的别致,不由得来了兴趣:“走吧,去那儿看看。”
“小姐还是……不要去了吧?”
绣月有些为难起来,岑溪微微蹙起了眉:“为何。”
“那是老爷专门为大小姐做的风荷亭,一般除了打扫的人,是不允许别人再去了的。”
绣月其实觉得这话说出来不大好,毕竟都是老爷的女儿,这心却是偏到边关去了。
岑溪听罢,不由得嗤笑一声:“我还当是什么地方呢,不去也罢,省得我那大姐姐去哭哭啼啼的告状。”
正要继续往前换条路走,却不想,身后传来了一道略略有些尖锐的声音:“妹妹今日怎么舍得出来走走了?”
继续阅读《女配修炼:王爷买定不离手》 发布于 2022-04-28 16:04:15
收藏
分享
海报
93
上一篇:皇后每天都在求被休温皇后平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篇:秦先生,别仗着我宠你最新章节,林芷昕黄总全文免费阅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