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别仗着我宠你最新章节,林芷昕黄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秦先生,别仗着我宠你

小说:霸道总裁

角色:林芷昕黄总

简介:三年前的一场车祸,令林芷昕脑震荡失去当天记忆
三年后,为了救弟弟,她回国向渣父要回自己的脐带血,却被逼着给一个八十岁老头做试管婴儿
手术室,男人像天神一样降临:“我的人,谁敢动!”外界传闻,秦初尧像狼一样冷血无情,阴戾狠绝,他无亲无故,无情无爱,没有人能走进他的世界
林芷昕意识悬浮在虚空,望着三年前车祸情景,终于敲开了男人的心门
“林芷昕,我们做个交易吧
嫁给我,给你想要的
”“好
”不...

秦先生,别仗着我宠你

《秦先生,别仗着我宠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A市,林家。
“建国说了,只要你肯嫁给力辉集团的黄总,就把脐带血给你。”
王丽梅神色傲慢地望着眼前的女子,眼里尽是轻蔑与得意。
对这个丈夫前妻的女儿,她是从上到下,里里外外都不喜欢。
现在终于有个名正言顺的机会,可以把她赶出去了。
“好,我答应你们。
脐带血呢?”
林芷昕咬着牙答应着,伸出右手。
那个黄总已经八十多岁了,但她必须要拿到脐带血,因为弟弟正等着它救命。
“你急什么?
黄总说要先做婚前检查才能放心,毕竟这么多年你都在外面留学,谁知道有没有染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病!”
“你……” “走吧,医生都替你准备好了!”
王丽梅冷嗤着斜瞥她一眼,率先上车,没留半点商量的余地。
林芷昕咬了咬唇,最终还是跟着上了车。
她根本没有选择,要救弟弟,就必须拿到脐带血。
半小时后,车子停在康和医院门口。
进去之前,林芷昕拉住她的衣袖:“如果婚检没问题,什么时候把脐带血给我?”
王丽梅回头,脸上得意的笑容里闪过一抹阴险:“只要黄总满意了,马上就给你!”
“真的?”
“到时你都是黄太太了,我们骗你有什么好处?”
力辉集团跟林家的华煜集团实力旗鼓相当,联姻是强强结合,双方不管是谁,都没必要刻意得罪对方。
更何况,听说华煜集团最近资金吃紧,就更不会主动挑事了。
“……好!”
林芷昕终于压下最后一丝疑虑,毅然走进医院。
身后,王丽梅望着她纤秀的背影,笑容渐褪,眼神阴毒。
只要进了这家医院,一切,就由不得她了!
医院门口附近的专属停车场,黑色的宾利车缓缓摇下车窗,露出男人完美冷峻的脸庞。
秦初尧目光凛凛地望着林芷昕背影,向来冷寂无波的黑眸,此刻酝酿着一丝异样的情绪。
他打开车门,下去的同时,冷声道:“谭助理,十分钟内,我要那个女人的资料!”
“是,秦少!”
十分钟后,一份简易的资料,传送到他手机。
病人:林芷昕,女,21岁,未婚,挂号妇产科,做婚前检查…… 做婚检不去体检中心,来妇产科?
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秦初尧薄唇微扯,牵出一抹冷佞的弧度。
与此同时,手术室。
林芷昕躺在窄小的手术台上,神色微恐地望着来回行走的医生护士们。
她连恋爱都没谈过,根本不知道婚检要做些什么,只是心里不受控制地生出恐怖感。
但想到弟弟,她咬紧牙关坚持着。
直到双腿被人动作粗鲁地扯开,架在冰凉的器械上,一支尖锐细长的针管,出现在眼前。
林芷昕警惕问道:“医生,做婚检也要打针的吗?”
嗞。
医生动作熟练地将针筒里面的空气挤出,握住她手臂,扎了进去。
一边推药水,一边神色漠然地道:“妇产科不做婚检,只是作试管婴儿有点痛。”

“试管婴儿?
医生,我还没结婚,你是不是搞错了!”
“这个……” “婚前检查和试管婴儿一起做,我的好女儿,妈这是在助你早日怀上黄总的儿子,好坐牢黄太太的位置呢!”
这时,王丽梅霍然出现在床前,笑得甚是轻蔑得意。
黄总那个老狐狸不相信林家是真的要嫁女儿,所以提出怀上孩子才结婚。
但他都八十多岁了,要按照正常流程,就是玩女人玩到老死,恐怕也生不出来。
所以,只能用点特殊手段了。
林芷昕意识到什么,挣扎着爬起来:“王丽梅,你,你骗我!
我爸呢,我要见我爸!”
“别喊了,这也是建国的意思。
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把手术做完,否则拿不到那一千万,建国也会扒了你的皮!”
“你们……原来你们一直都在骗我!”
林芷昕这才发现,以脐带血交换是假,拿她换一千万才是真!
之前曾听说华煜资金出现问题,果然是!
知道被骗,林芷昕开始反抗,可手术室里那么多的医生护士,他们死死摁着她,刚才注射的麻醉亦开始生效,她渐渐失去反抗力。
嘶啦!
轻薄的长裤,被暴力撕碎,有人拿来剪刀准备剪开最后那层布料,主刀医生举起取卵针。
锋锐尖长的金属针头,在灯光下折射出冰冷的光芒。
林芷昕惊恐又绝望,身体再也控制不住地剧烈颤抖。
难道她真的要以如此耻辱的方式,处子之身,被迫怀上那个老男人的孩子吗!
如果上天有眼,能让她逃过此劫,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
砰!
仿佛听到她的祈祷,手术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纯黑色的皮鞋,稳稳踏进门来,光洁的鞋面锃亮耀眼。
林芷昕抬头,只见男人身姿修长笔挺,五官冷峻,目光如箭,貌比天神,神似魔煞,缓缓向她走来。
秦初尧缓缓走进手术室,目光在里面慢慢扫一圈,最后落在那张窄小的手术台上。
只见女子以一种耻辱的姿势,被白色的绷带牢牢绑在床上,人估计被吓得不轻,小脸煞白似纸,一双如鹿般的眸子,惊恐惶然,泪珠盈眶。
她上身的衣服还算完整,下面长裤被撕碎,像布条般堪堪挂在腰间。
“你,你们是谁?
这里正在手术,谁准你进来的!”
突然闯进不速之客,对方又一副气势凌人的样子,王丽梅又惊又怕,壮着胆子叫道。
她想叫人把他们赶出去,却见医生护士们个个软了腿,抖抖擞擞地喊了声:“秦,秦少……”
咚!
话未说完,全瘫在了地上。
秦少是谁?
是他们的衣食父母,这家医院的主人!
“救命!
我是被逼的!”
林芷昕看准时机发出求救。
“谭助理。”
秦初尧缓缓开口,声音冷漠如霜。
仅仅只是一个称呼,谭智明已经心神领会,立刻点头:“是,秦少!”
随着他挥手,身后几名同样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分头将瘫软在地上的医生护士们,给一一拖了出去。
轮到王丽梅时,她还没反应过来,兀自大声叫道:“你是谁?
竟敢对我无礼!
我可是华煜集团的总裁夫人!”
“华煜集团?”
秦初尧眸光微闪,缓缓侧头望向她。
也不知怎么地,王丽梅总觉得对方的眼神里,仿佛隐藏着冰刀子,让人不敢直视。
但见他这反应,以为是被华煜集团这个名头给吓住了,立刻又得意起来,挺胸昂头道:“没错,我丈夫就是大名鼎鼎的,华煜集团总裁林建国!
聪明的,就立刻给我滚出去!”
“滚?”
秦初尧微微垂眸,发出低低的笑声。
那笑声里,透出十分明显的嘲讽之意,回荡在这冷寂的手术室里,显得越发刺耳诡谲。
王丽梅听得浑身发毛,后背冷汗直渗。
还没来得及虚张声势,就听男人冷笑道:“很好,回去告诉林健国,他的女儿我要定了!”
说完,他霍地抬起眼睑,深黑的眸子刹时冷意迸射,直直刺了过去。
王丽梅胸口一震,不自禁后退两步,指着他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警告你……”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强行拖了出去。
手术室里转眼间,变得寂静无比,只剩两人。
林芷昕僵硬地躺在手术台上,心脏剧跳不已。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敌是友,却能看出绝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实在是那双眼睛太锐利,极具侵略性,像把实质的尖刃,能洞穿人的身体,直刺内心。
“秦先生……” “三年前的平安夜,你都看到了什么?”
“啊?”
林芷昕惊愕张嘴,想说点什么,却不知该怎么说。
三年前的圣诞节,对她来说,既刻骨铭心,又如浮光掠影。
“只要你把那晚看到的,都说出来,我保证,没人敢再动你分毫!”
“秦先生,虽然我很想告诉你,但是……很抱歉,我……失忆了。”
那天,林芷昕在意大利罗马,发生了一起严重车祸。
车祸的后遗症是脑震荡,加上颅内还有淤血未化,导致失去了当晚的所有记忆。
一个小时后,神经内科。
科室主任指着灯光下的CT片,诠释道:“病人头部确实曾受过伤,但从片子上看并没有淤血迹象,恢复得也很好,不排除是脑震荡引起的间歇性失忆。”
“我的医生说,这是大脑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属于正常现象。”
一旁的林芷昕忍不住补充道。
刚才说了自己失忆后,秦初尧就把她带到这里,做了一系列缜密的检查,好像怀疑她在说谎似的。
秦初尧淡淡扫她一眼,问医生:“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回记忆?”
“心理干预。”
“我不要!”
林芷昕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大声抗议。
以前医生曾说过,没有必要去特意找回那段记忆,因为失忆说明她的大脑在抗拒它。
强行唤醒,会产生强烈的精神冲击,绝对弊大于利。
而且,可能是心理上的一种暗示,每当她想回忆那晚的事情时,身体就会显得特别抗拒。
但没有人理会她的反对,就只见秦初尧打了个电话,接着,林芷昕又被带进一幢私家别墅。
主人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肤色白皙,五官俊秀,戴着一副无框眼镜,外表斯文,气质儒雅。
最主要的是,他是个心理医生。
“你好,我叫纪时南。”
纪时南主动伸出右手,目光里充满了好奇与玩味。
这还是秦初尧第一次带人来他家,还是个女人。
林芷昕看着眼前男人白皙修长的手,沉吟半秒,上前轻轻握了握,道:“你好,我叫林芷昕。”
“白芷性温,气芳香。
昕,明也。
林小姐,你父母给你取了个好名字。”
纪时南说完,主动松开了她的手。
他笑容和煦,声音温和,看起来像个温谦有礼的君子。
林芷昕紧张的心情得到一丝舒缓,试探道:“纪医生,其实我……” “嘘——” 纪时南伸出一根食指,轻轻地摆了摆,唇角微翘,刻意压低的声音显得极富磁性:“这是在家里,不是医院,请叫我时南,或者……南哥哥。”
“……” 林芷昕愣住,不知该如何接话。
如果没听错,对方这是在撩她?

沙发上,秦初尧缓缓抬眸,目光凉凉地望着他:“纪时南,口才这么好,要不要我给你爸打个电话,替你在公司安排个好职位?”
林芷昕不知道这话里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但见纪时南听了后,脸色骤白,笑容变得勉强又苦涩。
他朝她无奈地摊了摊手,道:“林小姐,你看到了,我是被逼的。
不过你也无需紧张,我纪时南从不强人所难。
何况像你这么漂亮的妹纸,就更不忍心了。”
这番话听着像是在妥协,林芷昕却敏感地发现,他打开了音响。
一阵轻幽的音乐,缓缓荡开。
它的音节十分单调,只有像水滴的声音,一下一下地敲打在心坎上,泛起阵阵细微的涟漪。
林芷昕垂在身侧的手不自禁地攥紧,费力地咽了把口水,道:“时医生,我的医生说,我的身体在抗拒那段记忆,最好不要强行唤醒……” 话未说完,一双温厚有力的大手,轻轻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按坐在宽敞舒适的躺椅上,缓缓躺下。
“林芷昕,我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只是想帮你,克服心里的恐惧和不安。
现在起,除了我说话的声音和水滴声,你什么也听不见……” 男人温和低沉的声音,随着那水滴声,缓缓穿过耳膜,传达到大脑中枢。
林芷昕眼皮渐重,抬眸,目光迷离地望着跟前男人俊逸的五官。
他笑得很温柔,声音亲切,仿佛两人是这世界上最亲的亲人。
他是她的哥哥吗?
上天怜她凄苦,特意派来疼爱她的?
“哥哥……” 林芷昕低喃着,缓缓闭上双眼。
“林芷昕,林芷昕?”
纪时南轻声叫唤着,见她依然双眸紧闭,确定已经陷入沉睡。
刚才明明是有抗触情绪的,过程竟这么顺利,他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看了眼沙发上的秦初尧。
对方只掀了下眼皮,眼神冰凉冰凉的。
纪时南被他盯得浑身不舒服,正要准备工作,又忍不住道:“你确定从她身上能找到伯父遇难的线索?”
他催眠有个原则,从不强迫病人。
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妹纸,真的不忍心。
秦初尧侧眸,望向躺在椅子上的林芷昕。
女人的脸很小,不及他巴掌大,上面五官精致小巧,身体纤瘦,看起来是那么地柔弱可怜。
他深黑的眸子里,闪烁着冰凉的寒光,缓淡开口:“她是现场唯一见证人。”
这个理由,足够他不惜用任何手段,去挖掘林芷昕的记忆。
“哎……我可怜的小昕昕啊。”
知道事实无法改变,纪时南轻叹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在林芷昕身旁坐下,开始进入工作流程。
“……林芷昕,听说你去了很多地方留学,最喜欢哪个国家呢?”
“葡萄牙……” 林芷昕双眸紧闭,缓缓开口。
说话的时候,她的唇角微微弯起,似乎在梦里到了那个地方。
“我也喜欢葡萄牙,那里风景优美,农产丰富,能找到许多生活乐趣。
那有没有你讨厌的国家呢?”
“印度……我讨厌……” 这时,她柔柔的眉头,又轻轻蹙在一起,显然是真的不喜欢。
那是她留学时长最短的国家,仅一周时间。
离开之前,她去了趟意大利罗马,接着就发生车祸了。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离开印度学校的吗?”
“……” 这次,是长达三分钟的沉默。
就在纪时南想用别的迂回方式再提问时,林芷昕终于开口了。
“学长说帮我联系罗马的艺术学校,那里有奖学金……我去罗马找学长……” “平安夜那晚,你约了学长……” 纪时南尝试着诱导她。
但林芷昕似乎并没有衔接上,兀自缓缓道:“我们一起在花房里喝酒……” “他说以后到了罗马,再没人能欺负我……” “他还说等了我很久,他生气了……他……不,不要!
求求你,不要……” “卡车…血……他来了……不……不要!”
说着说着,林芷昕的情绪突然变得十分激动,不断摇头,双手双脚也在做着抗拒的动作,仿佛在阻止某人的靠近。
她这种情况已不适宜继续催眠,纪时南正要停止,霍地被人扯开。
秦初尧站在椅子前,目光紧紧盯着林芷昕苍白的小脸,一手扣着她皓腕,厉声喝问:“林芷昕,你看到了什么?
卡车上都有谁!”
“啊!
不要!”
在他扣上她手腕的刹那,林芷昕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整个人突然坐了起来。
她眼睛还是闭着的,面部神色却是惊骇吓人,不顾一切地要下地。
“秦哥,你这样会把她逼疯的!”
纪时南适时控制住她,眼疾手快地注射了一剂镇定。
幸好早有准备,否则不敢想象林芷昕摔下椅,被惊醒会是什么后果。
就算没崩溃,精神严重受损,好好的人也会变得神经衰弱,痴痴疯疯的。
“纪时南!
你知道我找她找多久了吗!”
秦初尧气得深眸腥红,眼神恶煞地盯着他。
他向来冷静,喜怒不形于色,常被纪时南取笑是没有情绪和血肉的硬石头。
这却是他第二次见秦初尧情绪失控。
第一次是秦初尧父亲遇难时。
“秦哥,都已经等三年了,也不差这一点时间。
林芷昕的情况有些特殊,强迫的话,很难还原那晚的情况。”
“纪时南,别逼小爷我揍你!”
“大少爷,我是心理医生,不是强盗,更不是神!
人家的身体都不愿意唤醒那段记忆,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那么厉害,有本事让她主动配合,那我就有把握做到!”
“呵,纪时南,记住你说的话!”
秦初尧听完,沉眸冷笑地看向躺椅上的林芷昕。
让人听话,他有的是办法。
…… 林芷昕感觉自己像做了个冗长的恶梦,醒来时头疼得厉害,整个脑袋都昏昏沉沉的,如同灌了铅。
她坐起身,望着房间里陌生的摆设,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你醒了?”
一道生硬冷沉的男音,突然从旁侧传来,吓了林芷昕一跳。
她转身,这才发现靠窗的单人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
如刀刻般冷硬突出的五官,深沉的眸子,凌厉的气势,仿佛在哪里见过。
对了,手术室!
“秦先生,谢谢你救了我……” 林芷昕很快想起,这人正是出现在手术室里的秦初尧,谢谢的话未说完,又想起这里是什么地方。
别墅,心理医生纪时南…… 所以,她刚才只是睡着了,还是…… “林小姐,我们做个交易吧。”

秦初尧缓缓架起二郎腿,身体自然舒适地倚在沙发靠背上,目光淡淡凉凉地投过来。
此时已是晚上,窗外星月清冷,笼罩在灯光下的男人,五官线条立体凌厉,一身纯黑西服深沉矜贵。
虽然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身上那股子充满侵略性的气势,让林芷昕总是生不起亲切。
她不自禁挺直腰背,警惕问道:“什么交易?”
“我帮林小姐解决跟黄乐祥的婚事,你配合打回记忆。”
“为什么?
你到底想要什么?”
交换的条件太奇怪,林芷昕完全猜不透对方的意图。
“我想要林小姐那晚看到的东西。”
“我看到的?”
秦初尧没有回答她,而是朝茶几示意了下。
那上面放着一份报纸,外文,旧的。
林芷昕拿起,第一眼就看到了车祸现场的报导。
时间是三年前的圣诞节,也即是,她所经历的那场。
事故造成两位男性当场死亡,一名中年女士重伤,生死不明。
女士与其中一名叫秦暮礼的死者,是夫妻。
“他们是……” “我父母。”
林芷昕惊讶地望着他。
原来那对夫妻真是他亲人,可车祸已经被定性为货车司机酒驾,为什么还要催眠她找回现场记忆?
“催眠不一定会让你恢复记忆,林小姐大可放心,你只需要再睡一觉,就能解决眼下的麻烦,这笔交易很划算。”
秦初尧循循诱导着。
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缓缓吐字时,极具盅惑。
林芷昕低头看着报纸,轻轻咬着唇,半晌后,才抬头望向他:“秦先生,我愿意配合你们做催眠。
但是,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
“你说。”
“帮我要回脐带血。”
“成交。”
…… 晚上十点,林家。
“建国,找不到芷昕,黄总那要怎么交待呢?”
王丽梅挂了电话,一脸忧愁地问道。
被赶出医院后,她在门口守了很久不见林芷昕出来,后来才知道人早就跑了。
林建国微微眯眼,眼底闪过一抹深沉的算计,缓缓道:“她一时难以接受也正常,等想清楚了自然会回来。”
让林芷昕嫁给姓黄那老头子,当然是有利可图,一千万的礼金,正好能缓解最近公司有些吃紧的资金。
而且婚事刚定下来,消息都还没放出去,反倒林芷昕等着脐带血救人,比任何人都急。
“妈,秦少真说了那句话?”
旁边林雅茹拽着王丽梅的胳膊,急切问道。
“哪句?”
“就是……要定我的那句……” 林雅茹脸红不已,小声回道。
“秦总真这么说了?”
插话的是林建国,始终不动声色的他,此刻目光紧紧地盯着自己老婆,眼神中带着殷切。
其实刚才他就留意到了,只是还没理清楚头绪。
一下被两父女这么看着,王丽梅有些懵,讷讷道:“他是说了啊,要定我们的女儿了。
建国,我看那人眼神挺凶的,你是不是得罪过他?”
“妈,您怎么能这样说秦少,他才不凶呢!”
“不就长得好看点,我看倒像个坏人!”
“丽梅!”
这次换林建国喝止住了她。
秦初尧是什么人,他当然清楚。
在商场上无往不利,手段狠辣绝决,确实有很多人对他颇有微词。
但身为一个商人,他绝对是成功的,堪称奇才,短短几年时间,就从一个无名之卒,跃身挤进国内财富榜。
真没想到,他居然看上了雅雅!

林建国心中喜悦,目光慈爱地看向林雅茹。
二十岁的少女正值桃李年华,青春,多姿,纵然不倾国倾城,未沉鱼落雁,这个时候的一切,却都是最美好的。
“雅雅,过来,跟爸说说你是怎么跟秦少认识的,让人家如此惦记着。”
“爸……” 林雅茹娇羞不已,却还是红着脸走过去,大概说了下自己跟秦初尧相识的过程。
很简单,上个月她参加某个名媛千金的生日会,在那豪华的游艇上,有幸偶遇到秦初尧。
衣香鬓影中,男人身姿挺拔,贵气逼人,是全场最瞩目的焦点。
为了能在众多的千金小姐中脱颖而出,林雅茹做了件大胆的事情,上台跳了一曲很妖娆妩媚的舞蹈。
她本就长得可以,加上平时都是温婉纯静模样,这样的反差让很多人意外又兴奋,尤其那些相识的公子哥儿,纷纷送花撩话,十分受宠。
林雅茹抱着十几束花,视线受阻下,“一不小心”撞到了秦初尧。
鲜艳美丽的花儿,蹭刮在男人坚实的胸膛上,留下馥郁的芬芳。
秦初尧当时神情看着很不爽悦,林雅茹以为对方看穿了自己是故意撞过去的,吓得没敢再纠缠,眼睁睁看着人家离开。
现在再仔细回想,当时秦初尧好像是对着那些花皱眉的。
所以,他其实是在不满那么多男人给自己送花?
“我的傻女儿啊,他那是吃醋了!
你这孩子,平时看着挺聪明的,怎么关键时候就变傻了呢!”
“真的吗?”
“当然了,我女儿长这么漂亮,哪个男人不喜欢?”
“妈——您又取笑我了!”
林雅茹娇羞不已地扑在王丽梅怀里撒娇,母女俩说着闺房话, 这时,有佣人走过来道:“先生,太太,芷昕小姐回来了。”
“她自己回来的?”
王丽梅疑惑问道。
刚才打电话问,还说没找到人呢。
“是的,跟芷昕小姐一起回来的,还有位先生。”
佣人垂首回道。
刚说完,林芷昕就进来了。
跟她一起的,还有秦初尧。
看到这个男人,王丽梅脸色瞬变,身体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白天在医院里的经历,在她心里留下了心理阴影,导致看到秦初尧就心戚不已,不受控制地紧张害怕。
“秦,秦少,你怎么……你们……” 林雅茹神情惊怒,一手掩唇,一手指着抱在一起的两人。
她猛地就想起,母亲说对方要定的是林家的女儿。
除了她,还有林芷昕也是!
想到那个可能,嫉妒的情绪立刻像涨潮的海水般,难以控制地在胸腔里泛滥开。
“秦总?”
看着两人,林建国也震惊不已。
他这个女儿常年在外读书,这才回国没多久,是怎么结识到秦初尧的?
而且怎么偏偏是林芷昕!
他目光变得十分复杂,但毕竟是纵横商场多年的老狐狸,表情管理十分老到,很快就收敛情绪,像没事人一样招呼道:“秦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昕昕,有客人来怎么不提前跟我们说一下。
丽梅,还不快沏茶!”
王丽梅还要发作,但在丈夫愠怒沉威的目光震压下,只得压下怒火,赶紧吩咐佣人收拾地面,沏茶待客。

“林总客气了,白天在医院偶遇林芷昕小姐,我们去吃了个饭,所以回来晚了。”
秦初尧轻描淡写地说着,丝毫没有提王丽梅,更不曾瞥一眼林雅茹,目光始终落在林芷昕身上。
事实已经再明显不过。
林建国压下情绪,脸上露出惯常的笑容,道:“原来如此,快请坐。
昕昕,丽梅买了东西给你,去房里看看吧。”
给她买了东西?
林芷昕无语地看着他,真佩服对方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番谎话来。
从小到大,王丽梅别说买东西给她,连妈妈留下来的东西都全部抢走。
突然要把她支去房里,恐怕是另有所图吧。
“是啊,昕昕,白天的事都是误会,所以我特地去珠宝店买了份礼物。
走,我带你去看看。”
王丽梅不由分说地把她往房里拽,林雅茹则一脸嫉妒地在后面跟着。
她一定要弄清楚,这个贱人是怎么搭上秦初尧的。
砰!
林芷昕被两人粗蛮地推倒在床上,还没来得及起身,胸口衣服被林雅茹揪住:“贱人,敢跟我抢秦初尧,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
林芷昕就那么半坐半躺着,任她揪着衣领用力摇晃,脸上神色清冷嘲讽:“林雅茹,有本事你就掐啊,我死了,看你们怎么跟秦先生解释!”
“你……” 林雅茹气得脸色铁青,咬牙不已,却真的不敢下手,怕无法收拾。
啪!
一个巴掌狠狠扇在林芷昕脸上。
王丽梅目光阴狠地盯着她,道:“贱人,就算秦少看得上你,他也是雅雅的!
如果不想像你妈那样变成疯子,就乖乖地给黄总生儿子去!”
林芷昕缓缓回头,望着这对如狼似虎般的母女,却笑了。
她的唇角溢出一丝殷红的血,与白皙冷凝的肌肤相映,让这抹笑容看起来十分地妖艳。
声音亦充满讥讽:“我妈就算是个疯子,也比一个小三体面!”
啪!
又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这次动手的是林雅茹,她最听不得的别人说王丽梅是小三,因为等于说她是私生了。
虽然这些都是事实,却是她最为羞耻的自卑。
“林芷昕,我发誓,一定要把秦少抢过来!
我要让你连小三都不如!”
“呵呵,好啊,尽管使出你的本事,我看你能怎么抢!”
“你……” 林雅茹气得还要打她,却被王丽梅拉住了:“雅雅,别中计,秦少还在外面,小心这贱人恶人先告状!”
“告状?
好啊,我倒想看看一会她怎么告状!”
林雅茹说完,在房间里找来丝巾,母女俩一起把林芷昕捆绑起来,还在她嘴里塞了两双袜子。
“雅雅,你在这里看着她。”
王丽梅出去了。
到客厅却不见丈夫和秦初尧,问佣人才知两人进了书房。
书房是林建国的专属地,就连她和林雅茹未经允许,都不能进入。
此刻书房内。
林建国正怒极而笑,道:“秦总,你可真会开玩笑,我们泰正工厂虽然近期业绩不太理想,但好歹也曾是业界龙头。
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它只是我们华煜集团的一个小小分厂而已,我就算当废品卖,也不止这个价!”
泰正是华煜集团旗下的一间年资最老,也是目前亏损最严重的工厂。
林建国正打算卖掉它,及时止损。
这家工厂已有上百年历史,它虽然旧,但泰正两字说出去,那也是响当当的。
可就在刚刚,秦初尧竟想以区区五百万,就把它收购走,简直是个土匪!

秦初尧淡淡笑了下,端起茶杯,食指轻轻地摩挲着杯沿,声音一如既往地平缓:“林总别激动,我也就只是开个价而已,到底卖不卖,当然还要看你的意思。
不过——” 说到这,他突然就顿住了。
书房里一下安静下来,仿佛连空气都变得冷凝。
林建国敏锐地嗅出一丝不对劲,警惕地看着他。
对秦初尧,商界传最多的,是他谈判的手段。
别人都是靠口才,靠数据,他不是。
他只有一个特点,找到对方最致命的地方,一剑封喉,让你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只能任他宰割。
“我听说林家有意与力辉集团联姻,林总,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胆量啊,敢拿整个华煜的前途去赌。”
力辉集团,正是黄乐祥的公司。
林建国心底那点不安与不祥感,越发地浓郁了。
他本能地提出疑问:“秦总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初尧脸上浅淡的笑容渐深,缓缓道:“看来林总是真不知道,力辉集团的法人,已经换人了。”
“什么?
是谁?”
林建国惊得站起身,很快意识到反应过大,又重新坐了回去,但脸上依然神色惊怒。
他执意要把林芷昕嫁给黄乐祥,除了看中人家一千万的礼金外,还觊觎着整个力辉集团。
黄乐祥有过很多女人,年轻时候为防对方以子谋利要挟,策施做足,没有冒出半个私生子。
但他运气不好,五十多岁的时候,两个儿子出海冲浪,结果竟遇恶劣天气双双遇难,从此绝了后。
如果林芷昕嫁过去,怀了孕,哪怕生个女儿,也是力辉的唯一继承人,等黄乐祥死后,他动点手段就能把东西抢过来。
力辉没有上市,法人就是主人,如果不是黄乐祥,将来就跟林芷昕,跟林家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秦初尧轻轻呷了一口茶,将杯子放回桌面:“我觉得林总现在还不是关心别人的时候,虽说泰正只是华煜集团的一间小分厂,但如果让消费者知道他们私设小作坊,监守自盗,相信对华煜的声誉,也会有影响吧?”
这短暂而又简单的动作过程中,林建国内心的震惊已经难以形容:“你,你怎么会知道……” 最近华煜之所以会出现资金短缺,全因泰正工厂。
非要卖掉公司资质最老,品牌口碑最好的泰正工厂,也是因为它已经是个毒瘤的存在。
因为,泰正工厂有件严重损毁信誉的事情。
那就是,私设小作坊,生产自家品牌的假冒伪劣山寨产品,再通过渠道推销出去!
华煜是实业集团,大部分产品的配件,都是在泰正那里进货的,如果被外界知道了,整个华煜集团的东西,都会被认为是伪劣品,将无人买账!
偏偏这件事归根究底,还是他起的头!
林建国紧紧抓着沙发扶手,几次要站起来,又硬生生控制住,强作镇定道:“秦总,我,我知道昕昕对我有误会,丽梅那人小气,偏心,两母女没少欺负她。
但你也不能因为这点儿女之情,就对泰正有偏见。”
“是不是偏见,林总可以拭目以待。
三天之内,我愿出五百万。
但三天之后,就不敢保证了。”
秦初尧动作优雅地翘起二郎腿,身体缓缓靠在椅背上,就那么好整以暇地望着他。
五百万已经给多了,原计划可是打算几十万捡白菜的。
继续阅读《秦先生,别仗着我宠你》 发布于 2022-04-28 16:04:17
收藏
分享
海报
108
上一篇:女配修炼:王爷买定不离手最新章节,岑柔梦慕容澈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篇:《都市极品仙医》小说最新章节,陆小飞小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