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帝婿无双

>

帝婿无双

秦怀道 著

军事历史 帝婿无双 秦怀道 秦琼

军事历史小说《帝婿无双》,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军事历史,代表人物分别是秦怀道秦琼,作者“秦怀道”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秦怀道猛地掀开门帘钻进去,出手如电。车内,一少年正晕晕沉沉,见进来的不是车夫,顿时大惊,刚要大喊示警,就感觉脖子一疼,晕死过去,秦怀道得手后藏进车厢内,车厢很大,有两排位置,藏三五人都不成问题,不愧是王家之人,够奢侈。很快,外面传来一个热切的声音:“公子,您最喜欢的点心买来了。”紧接着,一人爬上马车...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秦怀道秦琼   更新: 2022-12-06 09: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小说《帝婿无双》,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怀道秦琼,作者“秦怀道”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战场上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秦怀道眼中迸裂着杀意,冷冷地说道:“敌不犯我,我不犯敌,敌若犯我,寸草不生!薛大哥,可敢跟我走一遭?”薛仁贵也不是优柔寡断之辈,当即说道:“国公,王县令一旦得知您真实身份,为保住自己官位,前程,只能杀您,甚至请太原王氏相助,层层设卡劫杀,敌意已明,你死我活,有何不敢?在下——愿往!”“杀鸡焉用牛刀,我一个人去宰了他就是!”罗章兴奋地说道“薛大...

第32章

太极殿内。

谈到自己擅长的领域秦怀道丝毫不乱,笃定说道“只要不是致命伤,一般刀伤,六成以上没问题。前世军中那套刀伤救治办法可是无数代军医的智慧结晶,是科学,成功率经大数据论证过,错不了。

“真如此,朕记你大功!李二激动不已,当场表态。

秦怀道猛地反应过来,装过头了,这么搞还怎么辞职?这不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但一想到能活人无数,埋就埋吧,都是军人,见不到军人因伤而死。

这时,李二走下台阶,来到秦怀道跟前激动地问道“没想到你居然精通医道,以前怎么没发现?

秦怀道心中咯噔一下,这是怀疑了,灵机一动,赶紧圆场道“陛下,微臣前段时间去秦岭打猎,偶遇洞穴,得一神兵,这事想必陛下已经知道,和神兵一起还有本古医术,其中最多的就是外伤治疗之术。

借口逻辑自洽,将来真给人治疗也能说得过去,完美!

“原来如此,那气疾能否医治?李二没多想,追问道,眼中闪烁着某种紧张,但拼命克制。

其他人一听气疾,都竖起了耳朵。

就连太医令听到气疾也动容,想到宫中那位未能救回,太医没少受罚,也紧张地看着秦怀道说道“没错,不知道气疾该如何救治?

“气疾?

秦怀道诧异地反问一句,心中有些茫然,气疾是什么病?

太医令却没多想,还以为秦怀道只是求证一下名称,以免说错,这份谨慎令人敬佩,顿时肃然起敬,解释道“没错,就是气疾,咳嗽急促,严重时难以停止,身体却无其他明显异常,无从下手,不知道小神医可否能救治?

秦怀道反应过来,这不就是支气管炎引发哮喘吗?呼吸系统出了问题,头孢就能救治,但大唐没有头孢,那玩意也不好制作,见李二目光中包含期待,肯定有人得了气疾,治不好可是大罪,犹豫了。

程咬金担心出事,想提醒一句,看到李二表情将话咽下去,心中发苦。

李靖和尉迟恭也知道这事太大,不敢吭气。

李二等的有些急,催促道“快说,能不能治?

秦怀道见躲不过,如实说道“圣上,气疾顽固,难以救治。

“那就是有办法了?李二一把抓住秦怀道胳膊,激动不已。

秦怀道被抓的生疼,没想到李二如此大力,不愧是马上皇帝,解释道“前期可以调理,但时间较长,能不能愈合看运气,到了中期就麻烦很多,最多延缓发病周期和次数,无法医治,如果是后期,恕微臣无能为力。

“好,太好了!李二兴奋地说道,狠狠一巴掌拍在秦怀道身上。

秦怀道有些懵,都无能为力了还好什么?

“此事回头再议。

李二喜笑颜开,转身回到御案重新落座,恢复之前威仪,沉声喝道“诸位爱卿,监察御史状告秦怀道君前失仪,以下犯上,藐视皇权之罪,都说说吧。

声音多了几分清冷。

能站在大殿的个个都是人精,秦怀道拿出瘟疫救治之法,伤口救治之法,这些可是太医令都不会,都要佩服的手段,医术绝对不凡,只要不是造反,再大的罪名都可以从轻发落,年纪大了,谁没个头疼脑热的,万一哪天受伤需要医治,得罪一个神医可不是明智之举。

何况还有可能医治好气疾,宫中因为气疾走了一位,但还有一位,那可是圣上心头肉,这个时候谁跟秦怀道过意不去,那就是断圣上希望,绝对不死不休。

但王家也犯不着招惹,都沉默不语,明哲保身。

只有监察御史脸色煞白,眼角抽动,心如死灰。

魏征见李二看过来,心中一苦,知道再不表态说不过去了,毕竟是自己御史台的人,当即出列,正色说道“朝议郎精通医术,以布巾遮面避免感染他人,实乃良苦用心,仁义之举,情有可原,至于以下犯上,藐视皇权,更是无稽之谈,请陛下明察。

“不——

监察御史见大势已去,不甘心地喊道“陛下,纠正百官是微臣职责,只是一时口快失言,无心之语,请陛下明察,但微臣之前参朝议郎之事证据确凿。

全场纷纷看向监察御史,都这样了还不知悔改?没救了。

李二也目光炯炯,并不表态,像是在权衡利弊。

秦怀道正郁闷刚才装过头,错失罢官机会,一听还有弹劾,顿时来了兴趣,看着监察御史问道“这位大人,你弹劾我什么?

监察御史并不理会,只是定定地看着李二。

“问你话呢,弹劾什么,怎么……不敢当面说?秦怀道有些火气上头了。

但监察御史根本不搭理,只是看着李二,像是在等宣判。

李二有些烦躁,不接话吧,大臣们都在看着,包庇之嫌太明显,接话吧,又不好判决,万一惹怒了那小子,谁来给自己宝贝女儿治病?

忽然,李二看到李靖不动声色的点头暗示,福灵心至,饶有兴趣地看向秦怀道,这小子无理也能搅出三分,大大的弄臣,说不定又有什么高论扳回,自己就可以顺势而为,名正言顺地换掉眼前这个碍眼的监察御史了。

想到这儿,李二笑道“朝议郎,这位大人告你让庄上佃户筑坝拦水,其行为将导致上游数万亩良田毁于一旦,置万千百姓安危于不顾,其行无异于故意杀人,令人发指,按律当诛,你有何话说?

一股无名之火直冲脑顶,不发威真当后世人好欺负不成?秦怀道脸色一沉,问道“陛下,筑坝拦水可有触犯《贞观律》?

当初秦怀道可是仔细研究过,律法上并没有明确规定这条,所以庄户被打,不得不忍着,用军人的办法解决问题,救出被抓庄户。

李二沉默不语,目光闪烁,有些猜不透秦怀道的意图。

大殿百官也不接话,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秦怀道见李二不回答,便看向李靖问道“李大人,您是刑部尚书,请问筑坝拦水是否处罚律法?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