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周远李芬芬观看最新章节

>

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周远李芬芬观看最新章节

曾呓著

本文标签:

如果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曾呓”的一本书《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周远李芬芬观看最新章节》。讲述了:因为这会儿整个城市己有些安静了,甚至是己有些静悄悄的了。也不见道上有什么行人与车辆了。路灯下的一切,显得有些昏黄似的。就这么的搁在道边坐了一会儿之后,苗二柱也没有吱声,只是突然掏出了烟来...

来源:hj   主角: 周远李芬芬   更新: 2024-04-14 00:41: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推文提供曾呓最新小说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周远李芬芬观看最新章节最新章节全文小说免费小说,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周远李芬芬观看最新章节是作者曾呓所著的一本文笔情节俱佳的作品,值得书友小说品鉴。

第11章


这回,也就是第三回之后,好像彼此也不再陌生了,因此,李芬芬终于开始主动的有些话了。

“我原本想等你的。”

忽听她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我则顿觉那个遗憾、那个揪心、那个怅然若痛呀……

就感觉上天好像有意在捉弄我什么似的。

因此,我也就忍不住问:“那你怎么就结婚了?”

我这么一问,她又开始郁郁了一阵。

等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我爸临走前,想看着我结婚生子,所以……”

忽听这个,我也就忙问:“你爸怎么了?”

“癌症。去年年前的时候,走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就不知道我该说什么了?

但,接下来,她说了句:“我其实不喜欢那个男的。”

我一时有些不明白似的,也就问:“哪个男的?”

“我老公。”她说。

她一说老公两个字,我就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只是在想,这种他玛的事情,怎么就被我赶上了?

等过会儿,李芬芬又说:“他其实人也没什么,也算挺好的吧?就是我们隔壁村的,瓦屋村的,也算知根知底,所以当时我爸就说行,说他终于放心了,所以然后也就……”

忽听她说着这些,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于是,我也就说:“对了,我还不知道你是哪个村的呢?”

“大窑村。”她说。

不过,随即,她突然有些嗔意的说道:“我还以为你知道我是哪个村的呢!”

我便忙说:“高中那会儿,我不好意思问你不是?”

她则又是嗔意的道:“哼!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我了呢!”

接着,她又说:“我们不都一个镇的么?不都乌溪镇的么?初中的时候,我是68班的呀。你不是67班的么?”

忽听她这么的一说,我可真是羞愧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因为我也不敢告诉她,初中的时候,我真没关注到她,也真不知道她就是乌溪镇中学的,更不知道她就是68班的。

只是她这么一说,我才突然意识到,原来彼此这么近。

好像早已是老熟人似的。

当然了,大窑村我还是知道。

不过,我没有去过大窑村,也不认识那里的人。

等过会儿,李芬芬则问:“你现在是不是想起来了?”

为了不让她失望,我也就点头说:“嗯。有印象了。”

于是乎,李芬芬也就说:“初中的时候,你不是老跟那个郭华在一起玩吗?”

接着,她又道:“还有,你和郭华不是号称是乌溪镇中学的浩南与山鸡吗?反正那会儿,你俩就爱跟人打架。”

忽听她说起这些,我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似的,只能是嘿嘿的一笑。

就这样,聊着聊着,我俩突然又缠到了一起。

这回,又是李芬芬主动的。

她甚至又是主动的占据了上位。

当然,我也有感觉到,这事,她好像比我熟练。

不过,这回之后,她很快就躺在我身边睡着了。

而我,过了一会儿,也睡着了。

但次日一早醒来,我可又忍不住与她来了一回。

这回是我主动的。

或许是我潘多拉魔盒刚打开吧,所以总是乐此不疲似的。

不过,事后,她看时间已经上午9点多了,于是乎,她也就忙道:“好了,起床了,走了。”

接下来,她又有些慌急慌忙的道:“我要去一趟康复理疗中心,你去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就想一直跟在她屁股后头似的,因此,我也就回道:“去吧。”

随后,等从小旅馆匆忙的出来,见她慌急的骑上摩托车后,我也就跟着坐了上去。

然后,我俩有点儿像小城的拉风男女似的,骑着摩托车一路狂飙……

这种感觉似乎有点儿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但能维持多久,我也不知道?

等她骑着摩托车载着我从清西桥上穿过,也就来到了江西岸这边。

我突然感觉,江西岸这边好像比江东岸还要繁华一些。

不过,等一会儿穿过几条小巷,来到了一家康复理疗中心时,我才忽觉这个位置有点儿偏,好像快到泸山市的城郊了。

但由于第一回来到这儿,我还挺懵的,也只能跟屁虫似的跟着李芬芬进入了康复理疗中心。

直到与她乘坐电梯上楼,来到了一间病房门口,她问我进不进去时,我突然有些犹豫了。

因为我突然在想,里面,病房里,躺着的可是她老公。

一种莫名的罪恶感,令我油然而生。总感觉对不起病房里躺着的那个人似的。

毕竟昨晚我可是与李芬芬睡在一起。且就在这之前,早上醒来的时候,我与李芬芬还那啥了呢。

因此,我也就忍不住对李芬芬说:“我就在门口吧。我不进去了。”

随后,等她进病房时,我忍不住探头往里瞄了那么一眼……

只见死静的病房里,病床上静悄悄的躺着那么一个人。

但具体模样,我没有瞧清。

李芬芬进病房后,也只是搁在病床旁干站着,瞅着病床上躺着的那个人。

我想,此刻,她的内心应该是揪心的?

毕竟不知道病床上躺着的那个人到底何时才能苏醒过来?

同时,我也在想,病床上那个人就这样在这儿躺了两年了,也不知道李芬芬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渐渐的,我才突然明白过来,原来李芬芬是一边在泸山市打工,一边则在照看病床上那个人。

等过会儿,突然来了一个人,我也不知道是医生还是护士,只见她身着白大褂,是个女的,大约三十来岁的样子吧。

然后,就只见李芬芬在问:“吴医生,我老公到底还能不能醒来?”

而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竟是突然冒出了一种邪念,在想,希望那人不要再醒来了。

但那位吴医生则尽量面带微笑的道:“这个……他能不能醒来,就看他自己的意志了?”

接着,那位吴医生又道:“你还是坚持每天都过来陪他说说话吧,也许他总有一天会感受到,没准那会儿他就会奇迹般的苏醒过来?”

我听着,则突然感觉像是那种科幻电影似的。

而接下来,李芬芬则切合实际的道:“不好意思,吴医生,我就想问,我们能不能将我老公接回家里躺着?反正他在这儿也是躺着嘛。”

接着,李芬芬又补充了一句:“因为已经快两年了,我们家里实在是有点儿快撑不住了,所以……”

《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周远李芬芬观看最新章节》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