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武侠修真>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桑烟贺赢著

本文标签:

武侠修真《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桑烟贺赢”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桑烟贺赢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桑弱水在信上说,让她把桑烟送进尼姑庵。她哪里舍得?还是送去庄子吧。那儿偏僻清净,多派些人去伺候,总比尼姑庵好些。桑烟见林氏不说实话,知道问不出什么,便也不问了...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桑烟贺赢   更新: 2022-11-26 07:48: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推文提供桑烟贺赢最新小说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最新章节全文小说免费小说,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是作者桑烟贺赢所著的一本文笔情节俱佳的作品,值得书友小说品鉴。

第042章 先帝


万彰到底没说清楚。

他眼睛一闭,也不知是醉过去,还是晕过去了。

贺赢看到了,气得又想抬脚踹人。

“别!

桑烟拦住了:“他刚刚摔到了,可能是摔晕了,赶紧找个御医给他看看。

贺赢皱眉收回脚,看向远处,招了人过来:“抬去钦天监。传御医过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钦天监。

钦天监

当值的属官得知御驾过来,远远出去迎接了:“微臣楚骏参见皇上。

楚骏是万彰的半个徒弟。

他双十年华,眉眼间正气阳光,一点不像万彰那般衰败颓丧,反而如同喷薄欲出的朝阳。

贺赢裴看到他,心里总算舒服些了。

他即位后,与先帝不同,并不相信这些占卜、观测之术,也不重用,任其自生自灭,本以为该没落了,没想到还有个能看的人。

彼时,这个能看的人正余光打量着桑烟,眉头一直皱着。

桑烟察觉了,便出声问:“这位大人,可是我面相有异?

楚骏对上她美丽的眼,红着脸,低下头:“没。

桑烟不信,看向贺赢,想他帮忙问问。

其实,她倒也不是相信鬼神命运,只穿越过来后,知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便多了几分敬畏之心。

这钦天监的人又神乎其神的,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太勾人心痒痒了。

当然,心痒痒之外,也有些不安——到底是原主面相有异常,还是她有异常?她还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吗?

贺赢收到桑烟的眼神,回了个安抚性的微笑,就进了星光殿。

殿里陈列着各种观星仪器,还有一排排的书架,上面是些记录档案。

在殿中央的位置是个特大的青铜鼎。

里面燃着很粗的香。

味道倒不浓,幽幽的静谧感,还是很舒服的。

桑烟环视一圈,目光落在了一张床榻上。

那晕过去的人就睡在上面。

御医来了。

检查一番后,颤颤巍巍回道:“万监正……醉过去了。

贺赢早觉得万彰是喝醉了。

这下新怒旧气混在一起,直接发了火:“来人!泼醒他!

“皇上——

楚骏上前求情:“万监正……身体弱,还望皇上手下留情。

上次万彰被太后宫里的菩提姑娘泼了一盆冷水,隔天就发了烧,好几天都下不了床。

贺赢冷笑:“身体弱,还嗜酒如命,朕看他就是活腻了。

他没有手下领情,扫向裴暮阳,低喝:“还愣着干什么?

“是。

裴暮阳不敢耽搁,立刻让太监去拎水。

桑烟对万彰挺有好感,便出了面:“皇上,把人叫醒算了。您刚刚无故踹人一脚。他额头还有伤呢。

贺赢提这个就生气,他都没摸过呢,结果,让个酒鬼先摸了去。

“那是他罪有应得!谁让他摸你的脸!

“那是他在为我看相。

“也许他是借着看相,行龌龊——

“皇上何必这样想他?是气他,还是气我?

桑烟劝两句,没了耐心,觉得狗皇帝无聊的很,净关注这点小事。

“皇上,眼下是看相重要。我想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

她强硬表达自己的态度。

贺赢想了想,是这个重要,便点了头,斥退身边人,留下了楚骏:“不得隐瞒。如实说来。你在她面相上,都看到了什么。

楚骏又红了脸,低头一拜说:“皇上恕罪。想是微臣学艺不精,竟看不出姑娘面相。

他说着,脸更红了,像是要滴血了。

实在羞惭啊。

枉他自觉跟万彰学了八成,不想,竟然什么都看不出。

贺赢跟桑烟:“……

他们都没想到是这个解释。

顿了一会,贺赢才问:“当真?

楚骏再一拜,恭敬道:“万不敢欺瞒皇上。

贺赢信了他,转头看向床上的万彰:“把他弄醒。

楚骏听令,立刻上前推了推万彰:“万监正,万监正,快醒醒,皇上来了。

结果,万彰睡得呼噜震天响。

贺赢看得又想泼他冷水了。

桑烟在他发怒前说:“等他醒来,再请他看面相吧。

她也不急了。

闹这一遭,夜也很深了。

“皇上回去休息吧。明天要早朝的。

“……嗯。

贺赢向来是给她面子的。

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离开了钦天监。

两人依旧是并肩而行。

不过,不再沉默了。

主要是贺赢在说。

“你总是对他人心软,对朕心硬。

“无论是那些嫔妃,还是那些受害的女人,甚至今天见了一面的万彰,你都会心软,唯独对朕,铁石心肠。

他的话听来寂寥而哀伤。

桑烟有些触动,嘴唇张了张,想说些什么,又不知能说些什么。

她是个纠结甚至扭捏之人,口嫌体正直,有时候,她也讨厌这样的自己。

换个别的穿越者肯定要比她勇敢吧?

贺赢见她沉默不语,继续喃喃自语:“或许这就是裴暮阳说的,有些人窝里横?

他说着,竟笑了:“也好。窝里横,窝里横,起码是一个窝里的。

他像是苦中作乐,还望着她,露出宠溺的目光:“你想横就横吧。朕纵着你便是了。

这一刻万籁俱寂。

桑烟对上他温柔深情的眉眼,有那么一瞬,很想说:我不是心硬之人,我也喜欢你的。

可她没说。

而是转了话题:“皇上,先帝是个怎样的人?

这是个严肃而沉重的话题。

贺赢收敛了神色,缓缓道:“先帝十岁即位,二十岁病逝。短短一生,都活在摄政王裴桢的阴影下,从未亲过政。

原来是个傀儡皇帝。

桑烟心里这么想,面上说:“皇上节哀。

贺赢微微摇头,笑里三分无奈:“也没什么好哀伤的。他跟你一样,心肠太软,便是没有摄政王,也是个没什么建树的皇帝。

桑烟:“……

这样说先帝真的好吗?

“不过——

贺赢话题一转,声音冷了些:“如果他心肠狠些,便没有朕了。

桑烟一愣:“啊?什么意思?

“很简单,先帝到了亲政的年纪,摄政王为了不还政,只能扶持朕,那时朕七八岁,还可以再当几年的傀儡皇帝。

“但先帝杀了你,便可以徐徐图之。

桑烟猜到了后半段的故事了,先帝顾念兄弟情,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杀了幼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