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四合院情事之捡到绝色美女当媳妇

>

四合院情事之捡到绝色美女当媳妇

糖拌苦瓜 著

牛大头 王破烂儿 都市小说

看都市小说文,千万不要错过“糖拌苦瓜”的《四合院情事之捡到绝色美女当媳妇》。概述为:大头说:“这村子比咱河西村还破。”张大彪说:“这可不是村子,这叫胡同,以前的皇亲国戚,就住在这个地方。”他没有骗我们,我看到有几座破房子门口还挂着牌子,上面写着某某王府之类的小字。以此来看,那些演电视的才是骗人的,这样的小胡同,就算是放到一百年前,也算不上阔绰...

来源:fqxs   主角: 王破烂儿牛大头   更新: 2023-03-04 04: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四合院情事之捡到绝色美女当媳妇》是作者“糖拌苦瓜”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王破烂儿牛大头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收破烂在哪里不能收?为啥非要去京城?”我爹问过我这个问题,大头他爹问过我这个问题,大头问过我这个问题,我也问过我这个问题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觉得,我不应该像祖辈和父辈那样,一辈子窝在河东镇这个小地方就算是开个废品站,就算是当上了老板,又能咋样?还不是井底的蛤蟆,只能看到巴掌大的一块天?我觉得河东镇地方太小,容不下我的远大理想,我觉得我的人生应该金碧辉煌光芒万丈,而不是埋在土坷垃里,......

第5章 我们的地盘

我和大头挤在一个比茅房稍微大点的房间里睡了一晚,天还没亮,就被张大彪喊了起来。

他说“走啊!去吃早点!

大头说“我得洗把脸。

张大彪说“冷呵呵的,洗啥脸?

我说“天冷也得洗脸啊!

张大彪说“走吧,没人看你们的脸。

张大彪带着我们在胡同口的一个小摊儿上吃了早点,又开着他的三轮车,在曲里拐弯的胡同里钻来钻去。

大头说“这村子比咱河西村还破。

张大彪说“这可不是村子,这叫胡同,以前的皇亲国戚,就住在这个地方。

他没有骗我们,我看到有几座破房子门口还挂着牌子,上面写着某某王府之类的小字。以此来看,那些演电视的才是骗人的,这样的小胡同,就算是放到一百年前,也算不上阔绰。

很难想象,以前那些王公贵族的豪华车驾和八抬大轿,是怎么抬进这些曲里拐弯的胡同里的。

张大彪在梅花胡同停了下来,领着我和大头走进一个破旧的街门道,里面是个拥挤不堪的小院子。

一个头发花白、形容猥琐的老头,正坐在北屋门口,逗弄着挂在晾衣绳上的鸟笼子里的小鸟。

“侯大爷,人我带来了,以后还得请您多关照一下。

张大彪赔着笑脸和老头打招呼。

老头眯着一双小眼朝我们看过来,在我和大头身上打量了半晌,才不急不慢的问道“价钱和规矩你给他们讲了吧?

“讲了,就按咱们昨天讲好的,一间屋子六百,一次交半年的。

一边说着,他就带着我们去看房间。

这个小院子勉强算是个四合院吧,三大间北屋和门道旁边的两大间南屋,看上去有些年代了。蓝砖的墙因为年深日久而显得有些破败,屋顶的瓦片上,还有几撮枯草,随风摆动着。北屋的门开着,应该是这个房东住在里面,南屋被改成了门脸房,不能住人。

东屋和西屋是后来新建的,红砖白灰砌的墙,有雨水冲刷过的痕迹。门窗是用旧木料改的,还残留着之前的油漆,看上去花花绿绿的。这两间类似于农村灶房的小屋子,就是我和大头的住处。

小屋子里面只有四五个平方,摆了一张破旧的单人床,就占了大半个屋子,剩下的空间,连一张桌子都摆不下。

大头探着脑袋在屋子里瞅了瞅,说“这房子一个月就要六百块钱,还没我家茅房大呢!

房东老头瞥了大头一眼,一脸嫌弃的说道“孙子,你以为这是在你们村里啊,这里是京城,寸土寸金,要不是张大彪这小子软磨硬泡,八百块钱也不租给你们。

我瞪了大头一眼,让他不要再说话,既来之则安之,条件是差一点,好在价格确实不贵。来之前我就打听了行情,在靠近郊区的地方,租个双人床那么大的地下室,就要六七百块钱。

张大彪让我们把行李卷儿放到屋子里,就带着我们到二手市场买三轮车。收破烂的三轮车要大,大了才能多拉东西,在市场里转来转去,最终选了两辆七八成新的脚蹬三轮。

车子成色不错,价格也不错,要六百块钱一辆。贵就贵点吧,常使的家当,买的时候贵点,用的时候省心又省力。

倒是有三百左右一辆的,除了铃铛不响,到处都响,蹬起来就像拉了几百斤东西,沉的要死。

买了三轮车,张大彪又给我们讲了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比如说,停车的时候要注意,不要被城管的抓到,骑着三轮车不能上主干道之类的。

临走时,他还给了我们一张京城的地图,他在上面标注了我们住的地方和他的废品站的位置,嘱咐我们只能在南北巷子两边的几十条胡同里收破烂,千万不要跑过界,否则会有人找麻烦的。

我算是长见识了,在这四九城里,收破烂的都要分地盘的,每个地盘有每个地盘的头儿,就像周王朝的诸侯国,不能跑过了界,否则就会引起两个诸侯国的战争。

张大彪说的南北巷子叫南鼓锣巷,巷子的两边各有几十条横七竖八的胡同,而我们居住的梅花头条胡同,就在南鼓锣巷西边中间位置。

据破烂侯说,梅花头条胡同原来叫八王胡同,是清圣祖康熙第八子廉亲王胤禩的王府所在地,雍正时期,胤禩被贬为庶人,圈禁在王府里,这条胡同也就跟着改成了梅花头条胡同。

紧挨着向北还有梅花二条、梅花三条等、一直到梅花十条胡同。梅花头条胡同的南边,紧挨着的是菊花头条,再往南是菊花二条、菊花三条等,一直到菊花十条胡同。

顺着我们住的梅花头条胡同往西走,大约有一里地,又有一条南北的巷子,方向和南鼓锣巷平行,只是比南鼓锣巷略窄一点,这条巷子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百花巷。

过了百花巷,西边又是一条条胡同,和梅花头条胡同对应的是兰花头条胡同,兰花头条胡同向北依次是兰花二条、兰花三条一直到兰花十条。兰花头条胡同的南边是竹子头条胡同,往南依次是竹子二条、竹子三条一直到竹子十条。

南鼓锣巷东边和西边的情况差不多,分别是叫做金山的十条胡同和叫做银山的十条胡同。那边也有一条类似于百花巷的南北小巷子,也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富贵巷。富贵巷再过去,分别是叫做珍珠的十条胡同和叫做宝玉的十条胡同。

这南鼓锣巷西边的四十条胡同和东边的四十条胡同,就是我和大头在京城的地盘,就是我们的诸侯国,而南鼓锣巷,又把我们这个诸侯国分成了两半。

大头说“我以后就跑街东这一片,金山银山富贵巷,听着就有钱。

我说“行,那我就跑西边这一片,和这些花花草草的打交道。

破烂侯撇撇嘴说“什么金山银山花花草草,都是破烂摊儿。

破烂侯就是我们的房东侯大爷,他不让我们喊大爷,说会把他喊老。大头说“张大彪能喊我们不能喊?

破烂侯撇撇嘴,说“他是孙子,你也要当孙子吗?

我说“不喊侯大爷喊啥?总得有个称呼吧?

破烂侯说“就喊破烂侯,听着亲切。

好吧,这老头不仅长得古怪,脾气也古怪,他说喊啥就喊啥,只要不让我们喊他爷爷,怎么高兴怎么来。

张大彪走了之后,我和大头把买来的锅灶支了起来,开始做中午饭。大头住东屋,在他的窗台下,摆了一张桌子,那就是我们的厨房。

我把一个双眼的煤气灶摆到桌子上,一个炉头上烧着水,水开了就能煮面条,另一个炉头上炒菜,西红柿已经切好了,三个鸡蛋也打到了碗里,就等着油热下锅了。

大头把一个柴火灶放到我的窗台下面,然后把一口铁锅放到柴火灶上。这些做饭的家当都是在旧货市场买的,没想到四九城的旧货市场居然还有卖这个东西的,有时间了还能熬上一锅大锅菜,那滋味,想想就美。

鸡蛋刚下锅,破烂侯就凑了过来,说是中午要和我们搭伙吃饭。大头说面条买少了,怕不够吃,破烂侯就从他屋里拿来了一把挂面条。

大头又要说话,被我用眼神制止了。他的饭量大,生怕多一个人不够吃,心眼小了就这样,不就是添双筷子加个碗吗?不要这么小气,大不了我多放点盐。

一边想着,我朝锅里加了一勺盐,然后又舀了一碗面汤倒进去,炒锅里的卤子马上就变多了。

《四合院情事之捡到绝色美女当媳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