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韩嘉卿冯君

>

韩嘉卿冯君

玉堂 著

冯君 现代言情 韩嘉卿 韩嘉卿冯君

以冯君韩嘉卿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韩嘉卿冯君》,是由网文大神“玉堂”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冯君把颈间的围巾向下压了压,口型似乎在说什么,可大雪铺天盖地,他的一切迷离又模糊。“四楼的喊什么!才六点钟还睡不睡觉了!”冯君看了一眼三楼敞开的窗户,他别过头,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我迅速冲进浴室清洗,穿上外套飞奔下楼,冯君不紧不慢焚了一支烟,稀薄的白雾在唇边散开,分不清是他呼吸还是吐出的烟气。我跑到...

来源:申琼瑶   主角: 冯君韩嘉卿   更新: 2022-12-11 05: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韩嘉卿冯君》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冯君韩嘉卿,《韩嘉卿冯君》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杀千刀的狗男人,等缓过劲儿这仇我一定报我趴在门上听,外面鸦雀无声,不像一群人带着家伙来教训我的阵势,我故意伪装用上海话问是谁,“撒宁?”对方未曾吭声我又拔高音调,依然没回应我马上警惕起来,莫非李文博又贼心不死来绑架我了,我刚要挪柜子堵门,男人说,“韩助理原来是上海人”我动作一滞似乎是林宗易我小心翼翼拧动门栓,从缝隙里朝外张望,过道中站着的果然是他我彻底愣住,“林董?”他应该是从高尔夫...

第7章

周六早晨我在一片停电的黑暗中醒来,窗外天色灰蒙蒙,下了一夜的大雪覆盖江城,街道几乎没有声响。一簇车灯折射在纱帘上,很刻意地定格了许久,我掀开被子下床,走到窗台,漫天雪霜的尽头是天光乍亮,在雪色与月色、云光和路灯之间,窄窄的一缕线,冯君的银灰色风衣沿着线被拉得很长,长过天际。

我顿时困意全无,揉了揉眼皮确定自己没看错,探出身呼唤,“冯先生!

冯君望向我这扇窗,他面容被雪花吞噬,看不真切,白皙挺直的鼻梁染着淡淡冻红。

我惊喜又茫然,“您来接我吗?

空旷的巷子弥漫着我的回音,我们视线交汇的一刻,宾利扫出的白光也熄灭。冯君把颈间的围巾向下压了压,口型似乎在说什么,可大雪铺天盖地,他的一切迷离又模糊。

“四楼的喊什么!才六点钟还睡不睡觉了!

冯君看了一眼三楼敞开的窗户,他别过头,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

我迅速冲进浴室清洗,穿上外套飞奔下楼,冯君不紧不慢焚了一支烟,稀薄的白雾在唇边散开,分不清是他呼吸还是吐出的烟气。

我跑到他面前,将踩歪的高跟鞋扶正,“冯先生,我们不是约定八点钟在公司集合吗。

司机降下车窗,“韩助理,你手机一直关机,冯董马上去机场,那边临时加了一档应酬。你再不起床,冯董就自己出差了。

我急忙解释,“手机没充上电,公寓跳闸了。冯先生等多久了?

冯君没吭声。

我租住的小区偏僻,电力经常供应不足,其实这几年我攒了挺多钱,不过我不敢买房子,怕上门寻仇。那些男人在各自的圈子里有头有脸,私下报复我易如反掌,我一般完成一单生意会去隔壁城市避风头,没生意也基本三个月就跨区换房子,而且是混迹在鱼龙混杂的老小区里,任凭男人掘地三尺也挖不出我。

我拉扯冯君的衣角,“我也想吸一口,太困了。

冯君看着我,“你会抽烟。

我说,“您教我啊。

他没反应。

我一把夺过冯君手上的烟,含住他咬过的烟蒂,舌尖吮吸着,溢出断断续续的唾液声,很隐晦却又让人躁热难抑的挑逗,冯君面无表情眯着眼。

烟雾盘旋而上,像翻滚的青色潮汐。

我压根不会抽烟,因此没有吸进喉咙,只是在口腔里打个转儿,就对准他的脸喷出,他没躲,任由我嘴里牙膏和尼古丁交缠的味道淹没了他,“冯先生,我们这样算是间接接吻吗。

冯君揭过扩散的烟尘和我对视。

我吸了几大口,直到烟蒂融合了我们两人的气味,我才把半支烟又塞回他唇内,冯君没有张开嘴。

我莞尔一笑,“嫌弃我啊?我踮起脚,将舌根底下残存的最后一丝浓雾渡进他的唇缝,他身后是汽车,前面是我,退无可退,“我很干净的,您信不信?我没爱过几个男人,我曾经发过誓,我爱上的男人一定是天下最厉害的男人。

冯君注视着那枚烟头上属于我的齿印,很小很细,他从未见过我如此模样,我的骨骼,我的眼睛,我的全部,都那么不安分,那么疯狂极端,一张纯情到极致的面孔,一具撒野而妖娆的灵魂。

我掰开他手指,强迫他衔住烟,“您教我,我立马就学会了,对吗?

冯君自始至终没有开口,他食指和中指夹着烟,不抽也不熄,在快燃尽的时候,将那支烟丢在了雪地里。

他拉开车门弯腰坐入,我也上车,司机调头驶向通往机场的高速路段,我坐稳后拍打驾驶椅,小声问,“冯董等多久了。

司机说,“我们也刚到,昨晚冯董回家了,从春风路过来。

这个回家的含义我很清楚,是回他们夫妻俩的家。冯君翻着杂志,玻璃上笼罩一层厚厚的哈气,他整个人像火炉一样干燥暖和,我情不自禁挨过去,一边偷窥他的杂志一边委屈的语气说,“您可真听冯太太的话,她来一次,您就回去了。

按道理讲,冯君已经彻底掌握了财政大权,冯太太是个没价值的摆设了,可殷怡的娘家不简单,即使他如今具备能力掣肘甚至脱离殷家,也得再三筹谋,因为殷家还有他的老丈人和林宗易,都是商界摸爬滚打的狠角色。所以殷怡发话了,冯君必须走个过场尽一尽丈夫的义务。

“您和殷太太和好了?我掌心盖住杂志上他正在浏览的位置,“您以后都回家住吗。

冯君一扭头,看见我挎着小脸儿,他合上杂志,“你管太多了。

我可怜巴巴,“我舍不得您。

他望着外面的雪景,默不作声。

我脑袋倚着他手臂,暧昧至极的姿势。司机从后视镜一瞟,升起挡板隔绝了前后。

我嘴唇贴在冯君耳朵厮磨,“那您舍得我吗?您连我的衣服都没还给我。

他胸口微微起伏,仍旧没半点回应。

冯君将窗子打开一条缝隙,呼啸的风雪灌入,我眼前仿佛被什么东西遮住,我试图拂落,可拂偏了,他此刻忽然伸出手,指尖隔着一厘距离,择掉粘在我睫毛的红梅瓣。

我心脏狂跳不止,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和我接触,尽管并未实际触摸到,也是相当不容易的突破。我紧接着在他耳垂落下一个很轻的吻,冯君不着痕迹僵硬住。

我嘘声说,“假如我现在还没醒,您会上楼敲门吗?我平时裸睡,万一撞见了怎么办。

他不再出声,闭上眼养神。

四十分钟后我跟随冯君进入头等舱的候机室,我先给手机充了一点勉强够打电话的电量,然后借口去卫生间,藏到过道的角落联系殷怡,我问她合约还继续吗。

她立刻明白我误会了,以为她要放弃离婚,“韩小姐,我并不是改主意了,我们各有各的计划,想要的结局不冲突。殷怡非常懊恼,“我本来准备拍几张亲密照片证明我们感情好,坐实他同期出轨欺骗我,可是冯君没睡在卧室,他凌晨回来说要加班,后半夜都在书房办公。之前在他住处,保安告诉我那层的摄像头坏了,我们拥抱的录像我没有拿到。

要是别的男人,我肯定不可思议,毕竟殷怡长相还可以,身材保养也好,哪怕是逢场作戏也没道理分房,不过冯君能干出这事,百分百正常,因为他的清心寡欲简直出神入化了。

当然,不排除另一种可能,我和殷怡说,“我怀疑他知道您的意图,故意不漏把柄,保安兴许是他授意的。

殷怡说,“韩小姐,我所有的希望都押注你了。

飞机临近中午降落在滨城国际机场,冯君提前安排了饭局,在和平西道的水晶宫酒楼。我跟着他走进雅间,里面有七八名派头很足的中年男人,我都不认识,应该是当地的大人物,要么有势,要么有钱,否则请不动冯君。

我们是最晚到达的,冯君在掌声中自罚了三杯酒,他坐下后,右边戴眼镜的男人给他递了一根烟,“冯董,自己来的?

他婉拒了香烟,男人自己嘬着,“索文集团的林董上午到的,黄尧亲自迎接。

冯君摇晃酒杯,没接茬。

男人说,“您看中了万利集团,业内早已心照不宣,资本雄厚的企业还敢与您争上两轮,差距大的都不耗时间了。

冯君饮了一口酒,“黄尧在什么地方。

男人回答,“万科办公楼,和林董一起。

冯君取出西装口袋内的手机,摆弄了两下撂在桌上。

这时我听到有人叫我名字,我转身张望门外,是赵秘书,我赶紧出去,她给我一份资料,“冯董需要的合同。

冯君今天提早了两个小时出发,我根本来不及返回公司拿这份文件,所以起飞前他通知了赵秘书搭乘下一架航班送来,我接过文件袋,一脸歉意,“辛苦你一趟。

赵秘书说,“冯董每次到滨城都会去天汇洗浴中心四楼的游泳馆健身,你务必打点好。

我一愣,“这次也要去吗?

她点头,“从无例外。

我脑海骤然生出一个打算,我笑着说,“我记下了。

我目送赵秘书离开,回到雅间直奔冯君的座位,我俯身说,“冯先生,我肚子不舒服。

冯君皱着眉头。

我央求他,“我请半天假。

他没说话。

我把文件交给他,此时周围谈笑风生,没有人关注这边的情况,我手撑在他肩膀,有意无意地抚过坚硬的发茬,“如果逮到我撒谎,您会生气吗?

冯君说,“看什么谎了。

“无伤大雅,小谎怡情那种。

旁边的男人向冯君敬酒,我趁他接住杯子无暇顾及我的时机,悄悄溜出了酒楼。

我拦住一辆计程车赶往天汇洗浴中心,找到管理员让他按照我的要求布置泳池,冯君游泳一贯都是包场,水也会换一池新的,他从不用别人下过的池子,几桶牛奶相继注入池中,清水逐渐变成朦胧的乳白色,我坐在大理石台上,化了一个防水的淡妆,一阵脚步声从换衣室方向由远及近,最终停在走廊外。

我知道冯君来了,毫不犹豫脱掉浴袍,只穿着比基尼,两条腿沉入水里,细腻光滑的皮肤在水光衬托下散发出光晕。

我沉入的同时,门也被推开,冯君和一名年轻男人一同进来,“查到什么了。

男人说,“林宗易公司账面的流动资金有十二个亿。

冯君神色阴郁。

男人又说,“林宗易承诺黄尧,借万利集团五个亿周转还贷,等万利渡过破产危机之后,黄尧给林宗易20%的股份做酬谢。

“黄尧作为董事长才持股32%,再转让林宗易20%,无异于成为了后者的傀儡,分明被拿捏住命脉,还视作恩人。冯君笑了,“好手段。看来,我低估他了。

男人摇头,“您没有低估林宗易,他既然有本事在证监会查出问题的前提下,还一手操纵索文集团顺利上市,必定是一个深藏不露的狠人。

“他觊觎华京不是一日两日,费尽心机把万利收为己用,是封堵——冯君说了一半戛然而止。

他目光所及是一副身躯,十颗脚趾涂着红色指甲油,在水面欢快嬉戏,波浪一晃,娇艳欲滴。长发掩住肩颈,白腻肤色若隐若现。

男人循着他的目光也发现了我,先是怔住,随即低垂着头退下。

冯君一声不响,静默站在原地。

我透过荡漾的水面,看到他腹部两侧结实贲张的肌肉,线条深度凹陷,黑色泳裤盘旋在细窄的腰肢,冯君脸部的肤色最白,身体色调要更浓郁,略微带点蜜腊色,显得刚毅又充满男人味。

我眼神并没停留太久,在男人离去后,我憋住口气,一个俯冲扎下池底,沉没的瞬间,冯君朝岸边走了两步。

我慢慢向上游,竭力控制水流的幅度,只在身下泛起极为细碎的波澜,那样的美感尤为强烈致命,我在漩涡深处摇曳,无声无息地靠近他。天窗照进的阳光投映在粼粼波光之上,水中的身段格外风姿绰约,冯君观望这一幕,没有任何动作。

我一直游到他脚下,才从水里跃出,双手将湿透的长发沿着头顶捋向脑后,那一刹的妩媚和英气,流泻出万种风情,烙印在冯君眼眸,无法形容的动人。

我仰起头凝望他,装作是一场偶遇,“冯先生也在呀。

《韩嘉卿冯君》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