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小妾逃离日记

>

小妾逃离日记

白小城 著

古代言情 小妾逃离日记 贺烬 阮小梨

网文大咖“白小城 ”大大的完结小说《小妾逃离日记》,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阮小梨贺烬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倘若她德行有亏,那她身为主子自然也会被牵连。尤其是眼下这种关键时候,她的名声绝对不能有丝毫损伤。至于阮小梨……贺烬要罚她的时候,她自会为她求情,事后也会送些东西补偿,总不会让她白白受苦就是了。然而贺烬眼看着主仆两人一唱一和,却迟迟没吭声...

来源:申琼瑶   主角: 阮小梨贺烬   更新: 2022-12-11 11: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小妾逃离日记》,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阮小梨贺烬,作者“白小城 ”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她一边听两人说话,一边盼着贺烬狠狠教训孙姨娘一顿,好给阮小梨出出气然而贺烬看着孙姨娘,半晌都没动静孙姨娘有些撑不住了,抖着嗓子开了口:“爷,妾身知错了......”贺烬像是刚回过神来,轻轻啧了一声,语气有些漫不经心:“那你说说,你错在哪里“孙姨娘不情不愿的看了眼阮小梨:”妾身不该陷害她......“贺烬轻轻摇了摇头,把腿从孙姨娘手里抽了回来:“你错在不该把我母亲牵扯进来,明白吗?”孙姨娘一愣...

第28章

小桃愣了愣,木呆呆地看着白郁宁,直到对方眼底露出一丝不耐,她才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忽然反应过来。

“没见过,我不知道这东西哪里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盒子里……奴婢给阮姨娘送过去的时候,里面可是一幅上好的翡翠坠子。

白郁宁心里松了口气,好在小桃还没不至于蠢笨到不知道把自己摘出来。

她不是故意要阮小梨背锅,如果做这件事的换成别的丫头,她绝对不会包庇,可小桃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

倘若她德行有亏,那她身为主子自然也会被牵连。

尤其是眼下这种关键时候,她的名声绝对不能有丝毫损伤。

至于阮小梨……贺烬要罚她的时候,她自会为她求情,事后也会送些东西补偿,总不会让她白白受苦就是了。

然而贺烬眼看着主仆两人一唱一和,却迟迟没吭声。

白郁宁心里有些没底,可阮小梨毕竟只是一个妾,贺烬怎么看都不会为了她为难自己才对。

而且自己的苦衷,他应该也能理解几分的。

想到这里,白郁宁微微松了口气,抬眼朝他看过去“贺大哥……

贺烬沉着脸坐在椅子上,半晌没动弹,直到外头传来寒江的声音“爷,阮姨娘到了。

贺烬的声音听不出喜怒“让她进来。

可阮小梨心里还是咯噔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她直觉贺烬现在很生气,可这是在惜荷园里头,他生气怎么都和自己扯不上关系才对,那喊自己来做什么?

难道是梅林里认出她来了?

可就算这样,她也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不值得生这么大气吧?

贺烬的心思果然是很难猜,阮小梨叹了口气没进小茶室,只扒着巴蕉门往里头瞄了一眼。

贺烬的脸色果然很难看,奇怪的是一向温和的白郁宁看起来竟然也有些紧张和焦急,小桃还跪在地上……

这看起来像是小桃闯了祸,白郁宁在求情……可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她觉得自己好像不该进去。

然而就在她抬脚打算离开的时候,贺烬忽然抬眼看了过来,准确的抓到了她。

“进来。

阮小梨叹了口气,虽然她不介意看见小桃狼狈的样子,但这丫头一定会记恨她的……

她不情愿的磨蹭了进去“爷,白姑娘。

白郁宁以往见她都还算客气有礼,这次却没有理会,只看向贺烬,有些急切道“贺大哥……

贺烬的脸色越发不好看了,就在白郁宁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忽然又抬眼朝阮小梨看过来,语气冷硬地开了口“你可知错?

阮小梨一愣,白郁宁却是松了口气,刚才贺烬脸色那般难看,她还以为他不肯为了自己冤枉阮小梨。

现在看来,大约只是他心里的道德感在作祟,和阮小梨这个人是没什么关系的。

她心里的紧张慢慢散去,这才涌上来一些对阮小梨的愧疚来,她怜悯的看了眼对方,忍不住叹了口气。

然而阮小梨对事情还一无所知,只能联想到梅林的偶遇,这也算错吗?

她觉得其实可以解释一下。

可想起上次的三百两银子,她又犹豫了,肉疼的感觉还在,要是说错了什么,是不是还会被扣银子?

短暂的权衡过后,她迟疑的点了点头“如果爷觉得错了,那我就认……不罚银子成不成?

贺烬一愣,白郁宁和小桃也都愣了,她竟然认了?

问都不问一句就认了?

贺烬的脸色陡然难看起来“阮小梨!

这个女人脑袋是个摆设吗?什么罪名都不清楚就敢认?是嫌命长吗?!

他凶巴巴的瞪着阮小梨,半晌没能说出话来。

阮小梨有些茫然,为什么贺烬看起来更生气了?

她犹豫了一下“爷,我不该认?

贺烬滔天的怒火一顿,是啊,他不就是想让阮小梨认罪吗?现在又是在生什么气?

他一时有些想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只能猜测是最近接待使团的事太多太杂,忙的他都糊涂了。

他深深的呼吸了两口,抬手打翻了矮几上的盒子,里头的坠子跟着掉出来,摔在了阮小梨脚边。

这短短一个动作的功夫,他已经压住了火气,声音变得冷硬“认得这东西吧?

阮小梨看了坠子一眼,隐约觉得好像贺烬说的并不是梅林偶遇的事,却仍旧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白郁宁“认得,这是白姑娘……

贺烬没让她说完“那就没错了,你喜欢收下就是,偏要以次充好还回来……这般下作的手段,让人不齿。

阮小梨愣住了,原来真的不是在说梅林的事情。

她看看手里的坠子,又看看白郁宁,下意识摇头,茫然道“我不是……我没……什么以次充好……我不知道……

小桃才是罪魁祸首,她自然不敢让阮小梨把话说完,她站起来狠狠推了一把阮小梨“刚才都承认了,现在又狡辩!就是你,我家姑娘给了你那么好的坠子,你不道谢也就算了,还拿这种破烂玩意代替还回来,你还要不要脸了?!

阮小梨踉跄两步撞到了花架子上,上面摆着的插满了白梅的瓷瓶晃了晃,啪得一声摔在了地上,登时四分五裂。

然而屋子里的人,没有人理会,就像没有人理会阮小梨的冤屈一样。

她愣愣地看着小桃“你送来的明明就是这个……我和彩雀一起看的……

她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里能做主的并不是小桃,连忙看向贺烬“爷,彩雀能给我作证,我没有做什么手脚,什么以次充好……

小桃冷笑一声“你的丫头,当然向着你说话,我看这主意说不定就是她出的,那丫头一看就是个小贱人!

阮小梨知道小桃讨厌,却不知道她这么讨厌,她凭什么这么骂彩雀?

她心头火起,越想越气,一伸手就抓住了她的头发狠狠一扯彩雀比你好多了,你不准骂她!“

小桃猝不及防,被扯得惨叫一声,等回过神来,怒气上涌,不甘示弱的和阮小梨打成了一团。

《小妾逃离日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