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乖软金丝雀把病娇反派宠上天啦

>

乖软金丝雀把病娇反派宠上天啦

白白白兔子 著

乖软金丝雀把病娇反派宠上天啦 姜阮 现代言情 裴祐

现代言情小说《乖软金丝雀把病娇反派宠上天啦》是由作者“白白白兔子”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姜阮裴祐,其中内容精彩片段:她说他手上怎么会被抓成那样,原来他把人家手腕折了。“妈的,这种人怎么住在这,该送去监狱关着。我们交了钱的,今天不给个说法不可能走!”中年女人手中夹着个红皮包,身后跟了两个大汉,一副暴发户的样子。姜阮用手背蹭了把脸,“大妈,是你弟弟先要抓我,那天他追着我所有人都看到了,不信有监控...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姜阮裴祐   更新: 2022-12-11 22: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乖软金丝雀把病娇反派宠上天啦》,是作者大大“白白白兔子”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姜阮裴祐。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裴祐!”侧头,裴祐还没来得及反应,小人撞进怀里,抱紧他的腰他踉跄几步才稳住自己和她,皱眉抬手挡下冲过来的男人“玩游戏!玩游戏,要玩!”心脏剧烈扑通,姜阮唔了声,埋头进裴祐怀里刚刚要是被抓住.........差一点点,就拽到她帽子了“别动,趴下!”在他怀里听到保安的吼声,她偷偷睁开一只眼,他们用电棍敲在男人身上伴随着电棍的噼啪,男人龇牙咧嘴的惨叫口水和鼻涕流的满脸都是,倒在地上不动了...

第7章 受伤

哗啦一声,姜阮堪堪闭上眼。向后躲了下,还是被浇了个透湿。

场面瞬间安静,王静静也吓了一跳,下意识侧头。

他从斜靠在门上站直,往前了几步。

她说他手上怎么会被抓成那样,原来他把人家手腕折了。

“妈的,这种人怎么住在这,该送去监狱关着。我们交了钱的,今天不给个说法不可能走!

中年女人手中夹着个红皮包,身后跟了两个大汉,一副暴发户的样子。

姜阮用手背蹭了把脸,“大妈,是你弟弟先要抓我,那天他追着我所有人都看到了,不信有监控。

“那又怎么样,你受伤了吗,啊?现在伤的是我弟弟!

女人红唇开开合合,肥胖的双腿岔开像个圆规,“我说小姑娘脸皮怎么这么厚,谁想追你啊,自作多情,不会是你臆想出来的吧。

轻蔑的撇嘴,说着她就要上手掐姜阮的脸。裴祐伸手挡下的一瞬,腰侧被电棍重重电上。

“裴祐!

噼啪声激起火花,裴祐顷刻间脱力,痛到站不住,半跪到地上。

姜阮慌忙伸手抱住他,抚上他的脸,“你怎么样?

他深深的喘息刀子般割在心上,啧声吐气,摇了下头。

“疯子啊,快看疯子打人了,快电他,他要打我。

姜阮咬牙站起,夺过保安手中的电棍,电到女人身上。

“啊!

女人踩着高跟鞋,跌跌撞撞的崴向右侧,跌到地上,“我的脚,脚,扭到了。

“疼吗?

站着的两个大汉想要上前,姜阮抬起手中电棍,“滚。

平日笑盈盈的眼眸厌恶冰冷,居高临下扫过去。

地上女人不禁吞咽了下,看到她身后走过来的人。

“你,你………魏少爷,魏少爷救我,您看看这医院都是什么人。

“阮阮。

魏明舒刚听到动静过来,一来就看到她身上湿漉漉的,“怎么了这是?

“你认识她?

“你爸爸刚从红姐买了批古玩,你身上怎么回事?

“她……..爸爸?

地上的红姐转动眼珠,拼命回想,最近只有一个人买……….

“吴小姐?!

视线重新扫去,姜阮用电棍拍了拍女人的脸,“嘴贱前先问问别人姓什么?

“我,我嘴贱,我就是太关心弟弟了,我嘴贱,真贱。

红姐陪笑的自扇耳光,冒了一身冷汗。

得罪吴家人,离死不远了。

“给你三分钟,收拾你弟弟的东西。

姜阮看了眼手表,“我保证没一家医院会收你弟弟,不是关心他吗,好好自己照顾吧。

“这,还不去收拾东西!我知道错了,阮小姐,阮小姐我一时糊涂。

“舒哥哥。

重新听到这个称呼,魏明舒笑了下,对上笑的甜甜的小丫头,突然觉得她对着自己笑的时候很漂亮。

“我要他们在这个城市活不下去,舒哥哥有办法的吧?

“阮阮想要,我就有。

“麻烦了,微笑着歪头,姜阮摇晃手中电棍,“王院长,尝尝这个?

“不不不。

王院长步步后退,艰难扯笑,一抹额头上的汗水。

他刚刚在开会,才过来看到这个情况。

“我说的您是一点不记得了,我是不是说了别动他。我看爸爸是投了太多钱,您耳朵都被堵住了。

“不不不,阮小姐,要不是您父亲这个医院做不下去,……….

“我再看到这东西,我就让您试试,看看到底疼不疼。

不电在自己身上,不知道疼。

姜阮气到恨不得让他们排队被电,才能知道别人的感受。

“是,我这就告诉他们,我这就去,马上去。

逼到电梯口,姜阮看着王院长匆忙上电梯,陪笑着手上用力按关门键。

电梯门在眼前关上,她丢掉手中电棍,推开消防通道沉重的门。

在角落蹲下,她的眼泪决堤。

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无力感侵袭,无助到如盲人被海水淹没。

失火的事一点头绪也没有,更别提找到证据,但她不想他继续住在这了。

一分一秒都不行!

忍不了,不想他再受到分毫伤害,但又无能为力。

突然想到曾看过的一个话题,假如醒来你发现自己身处精神病院。

周围人都说你有病,你该怎么自证逃出来。

当时当个笑话看过去,现在想起姜阮只剩下难过。

“哭什么?

门推开,姜阮抬起头,他平淡的眸子依旧如常。

伸手点了下她额头,裴祐蹲下。

刚刚那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哭红脸,小脸圆鼓,委委屈屈的抹眼泪。

粉嫩的唇撅起,能挂上四五个油壶了。

“回去换衣服吧。

“裴祐,

一把搂住他脖子抱上去,姜阮哽咽许久,“你为什么不怪我?

他要是打她骂她,反倒会让她心里好受许多。

她是始作俑者,要不是她,他不会遭受这些。

湿凉的小脸蹭到颈脖上,裴祐往后躲了下,开口。

“我确实讨厌你。

保护她是他应尽的义务。

不代表他不厌恶她,依旧不想看到她,依旧不愿和她有任何来往。

慢慢松开手,姜阮明白了,“那你什么时候才会不讨厌我?

“不会。

他这辈子都会讨厌她吧。

站起裴祐推门离开,姜阮许久抹了把眼泪。

安慰自己,总有一天他会接受她的,他们能好好相处。

她湿漉漉的回去可把吴父心疼坏了,都不需要魏明舒出手。

当即砸碎那批古玩,放消息出去,谁买红姐的东西就是跟吴家过不去。

不用一天,半天不到红姐后半辈子就活不下去。

恐怕再也不能做生意了。

“幸好舒明去的及时,你老往那跑什么,这孩子,说不听。

“叔叔,阮阮也受惊了,您别说她了。

“那咱们吃饭,多吃点。

吴月借着夹菜看了眼魏明舒,吃完饭后,在后花园的老地方等他。

“你今天帮了姐姐,谢谢你。

这话听起来莫名有点不舒服,魏明舒也说不上来,“应该的。

女孩娇羞的模样在黑夜中如星星闪烁,干净清澈。

他却莫名想到阮阮保护裴祐的模样,是公主也是利刃。

“月月,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

“舒哥哥,拉了下他的袖子,吴月害羞的收回手,“我,就是有点担心……….你喜欢姐姐,我乱说的,你别放心上,晚安。

她扭头就跑,黑发扫过脸颊,留下淡淡的花香。

魏明舒笑着摸了下脸,傻丫头。

他怎么可能喜欢吴阮。

虽然吴月只是养女,没有继承权,娶了吴阮,吴家就归他所有。

但他还是喜欢那个弱弱偷看他,想要什么都不敢伸手的小丫头。

吴阮嫉妒他对月月好,从小到大,背地里月月不知道受了多少欺负。

每次他问起,她都只摇头,噙着眼泪为吴阮说好话。

总能让他心生愧疚,以后一定会把全世界最好的给她。

让她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活的跟吴阮一样。

《乖软金丝雀把病娇反派宠上天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