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天州修行记

>

天州修行记

从飘窗开始 著

天州修行记 奇幻玄幻 胥流云 阚玄

精品奇幻玄幻小说《天州修行记》,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阚玄胥流云,是作者大神“从飘窗开始”出品的,精彩片段如下:终于在天黑前,众人来到了童家。小厮先行进去通报,好半天才又出来,招呼众人去见自家老爷。客堂中,一身员外郎打扮的童老爷,正四平八稳的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吩咐着下人招呼几人先行用晚饭。一边打量众人,见这三人衣着朴素看起来年龄也都不大,其中还有个十一二岁的半大小子!果然如小厮所言不太靠谱...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阚玄胥流云   更新: 2022-12-11 23: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天州修行记》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从飘窗开始”,主要人物有阚玄胥流云,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县府就是县府,眼见太阳都快要落山了,大街上还有不少的货郎商贾在卖力的叫卖自己的货物沿街的好些商铺已早早的挂上了灯笼,看来晚上也会继续营业街道也还算整洁,虽然路面还是土路,不过好在夯得很结实小厮在前面带路,不过走的有些快,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跑终于在天黑前,众人来到了童家小厮先行进去通报,好半天才又出来,招呼众人去见自家老爷客堂中,一身员外郎打扮的童老爷,正四平八稳的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吩咐...

第7章 捉妖

县府就是县府,眼见太阳都快要落山了,大街上还有不少的货郎商贾在卖力的叫卖自己的货物。

沿街的好些商铺已早早的挂上了灯笼,看来晚上也会继续营业。

街道也还算整洁,虽然路面还是土路,不过好在夯得很结实。

小厮在前面带路,不过走的有些快,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跑。

终于在天黑前,众人来到了童家。

小厮先行进去通报,好半天才又出来,招呼众人去见自家老爷。

客堂中,一身员外郎打扮的童老爷,正四平八稳的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吩咐着下人招呼几人先行用晚饭。

一边打量众人,见这三人衣着朴素看起来年龄也都不大,其中还有个十一二岁的半大小子!果然如小厮所言不太靠谱。不过用餐时倒是还挺有规矩,吃饭就吃饭并不过多言语。

见众人吃过饭,童老爷将手中一块把玩的珠串往桌上一放,为众人讲述了起事情的经过。

原来七八日前晚上家中后院突然来了一只黑猫。

起先只是踩在房顶上,整夜嗷呜嗷呜的嚎叫,叫声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童老爷的三姨太周玲玲听得心烦,便让下人去驱赶。却不料那黑猫被赶走后,不一会儿就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继续叫。

童府下人驱赶无果后,也就只能盼它叫累了便会自个儿走掉。

不想那黑猫前半夜还只是怪叫,到了后半夜却开始掀屋顶上的瓦片。

噼里啪啦,一时间弄的童府上下鸡飞狗跳,不得安生。

后来自幼学武的三姨太周玲玲取了弓来,瞄准那黑猫就是一箭,黑猫应声而落,滚入院中一处草丛中。

但奇怪的是,下人们点起灯笼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猫的尸体,当时只以为那猫负伤逃走了,却不想第二日怪事发生。

次日,周玲玲像往常一样起身洗漱完,便坐在窗边铜镜前由下人们梳理起头发。起先还正常,但梳理不一会儿,周玲玲无意中往铜镜中一瞥,看到铜镜中自己的背后似乎站了个黑色人影。

吓得她一下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但当她回头查看时,屋子里除了自己和两个下人又再无旁人。

她忙问两名下人有没有看到一个黑影,下人都说没有看到。她以为是昨晚没有睡好出了幻觉,被那么一吓也没了继续梳头的兴致,便打发两人下去。

下人们刚从房内出来,就听见三姨太房中传来一阵恐怖的叫声,似人似兽。紧接着就听到三姨太似乎在向谁求饶,然后屋内就传来一片摔东西的声音。

两名下人赶紧入内查看,就看到三姨太像是发疯一般到处打砸东西,桌椅东倒西歪,花瓶的碎片散了一地。

就在两人被吓的正要退出屋内时,周玲玲却又恢复了正常,只说自己刚才心情不太好,让两人不要声张。还让二人把屋子打扫一下,然后又自顾自的坐在铜镜前梳理头发,一边嘴里念念有词,时不时脸上还抽动一下,似哭似笑。

三姨太平时为人就严厉,两名下人不敢多说话,收拾好屋子后就出去了。

却不想第二日早上,两人再次进入三姨太房间,要为三姨太梳洗时,见到了让二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打开房门后,就见屋内满地都是鲜红的血液,好多地方的血液都已凝固变成了黑色,看来已流出很久。

那家丁双手无力的吊在床沿边上,脑袋偏向一边,脖颈处一个巨大的血洞正往外冒着鲜血。不过可能是已流了太久,伤口处的血液只呈一条线的往下滴落,和床下鲜血连成一片。

见有人进来,三姨太猛然睁开一双妖异的眼睛看了过来,只见那眼中没有半点眼白,全是一片黑色。两名下人被那眼睛一看,吓得没魂儿似的转身就跑。

出门后赶紧就去找自家老爷。

童员外赶到后周玲玲已不再闹腾,只见她蹲在一处角落里,十分安静的看着进来的童员外,屋内到处都是飞溅的血迹。

她的头发散了下来,从两肩滑下遮住了胸前的春光。双手并拢撑在地上,挡在洁白的两腿之间,似坐似蹲。

不过她蹲的样子却有些怪,如果要形容的话,就是像一只猫一样……

联想到昨夜那只黑猫,见多识广的童老爷立刻知道自家小妾惹了妖物,于是赶忙退出屋外命下人将门窗锁好,防止周玲玲跑出来,那可怜家丁的尸体却也是没有人敢去拉出来了。

接着又立刻命人去请县府清虚观的马仙师来。

下人刚要离开,又被童员外叫了回来,让他不要去请马仙师,而是去城外的天姥庙请谢仙姑,并一再叮嘱不得声张。

下人不明白为何老爷不找城中最厉害的马仙师,而是要找城外那没甚本事的神婆,只得依言而去。

他却不知道,童员外早年也是郡上的体面人。现在自己的侍妾奸一杀了家中的家丁,如果传扬出去,岂不让他颜面尽失吗。

清虚观的人都是一帮牛鼻子,找他们来就算能解决掉妖物,他们也定不会帮自己隐瞒此事的。

那谢仙姑虽然法力不高,但听人说过似乎很擅长与妖物打交道。大不了事后给她封个大点的红包,她自然不会到处乱说。

等了几盏茶的功夫,谢仙姑就来了。

只见那谢仙姑十分瘦弱,个子也不高,可能还比不上十来岁的孩童。她头上插着一堆不知道什么鸟的羽毛,色彩斑斓的有点滑稽。杵着根拐杖走路一颤一颤的,好像随时要摔倒的样子。

“劳仙姑大驾,童某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童员外嘴上说着场面话,心里却后悔不已。怎么请了这么一个玩意儿来,路都走不稳还除啥妖呢!

看出童员外眼中有失望之色,那谢仙姑也不多言语。

只问明了事情原委,便叫人来开了房门,抬脚便进入屋内。

童员外怕她出什么意外,正欲叫两个人和她一起入内。却见她进去后反手就把房门关上了,只说“勿要打扰。

进去后便没有了声音。

童员外在门外焦急的来回踱着步,心想她要是也死自己家里,那这事儿就真的瞒不住了,到时候……

正当他后悔不已的时候,却见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那谢仙姑后退着出了屋,口中称是,将房门又重新关好。

接着便转过身来,招呼童员外上前说话。

“童员外,刚才我已问过内中仙家。它言你家夫人害了它的伴侣,所以要找你家夫人作伴啊,到底发生了何事啊?

谢仙姑不急不慢的说道。

“啊,不瞒仙姑,许是昨夜那猫闹的……

事已至此,童员外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把昨夜的事讲了一遍。

“如此说来,它倒是没有妄言,那这事儿就难办了。

谢仙姑听罢,面露难色道。

童员外以为她是想多要点钱,忙命下人去取些银锭过来。

“不需误会,我老婆子从来是办完事再收钱的。你家这情况却是不太好办。

谢仙姑见他会错意,只好跟他讲明了个中原由。

原来,附身周玲玲的是一只猫妖,昨夜周玲玲杀死的黑猫便是它的伴侣,今日它是寻仇来的。

往常遇到类似的情况,对方一般都会在发泄一番后就提些条件出来,只要满足了条件它就会离开。

但这次童员外家招惹的猫妖却不太一样。先前谢仙姑入内和其谈判,那猫妖什么条件都不提,只说让童员外给她找一百个男丁过来供其欢乐,否则就让童家鸡犬不宁。

找一百人来,肯定不是和它的猫身欢乐啊,和谁欢乐不言而喻。

谢仙姑知道童员外绝对不会答应这样离谱的要求。便又问那猫妖能不能换别的条件,对方却只催促她出来传话,不再搭理她。

谢仙姑无法,只得先退出来与童员外商议。

“真是岂有此理,一小小猫妖尽敢如此辱我。童员外听到猫妖的条件后,顿时火冒三丈。

“员外莫气,老身有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不知道员外答不答应。

“仙姑请讲。童员外发过火后,立马又平静下来。总不能真去清虚观请马仙师吧,姨太太没了再娶一房便是。这面皮要是丢了,要再找回来就难了。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法子。既然那猫妖不识时务,老身便在这屋外四周布上禁制,让它出来不得。只要困到七日后月圆之时,它定然要出来吸取太阴之气以助修行。届时稍加要挟再给些好处,它定然会离体而出,不再打扰童老爷。谢仙姑道。

“这算什么法子,要是到时候它不出来呢?童员外心里一阵无语。

但现下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得依谢仙姑之言布下禁制,暂时将猫妖困住。

临别的时候童员外塞给谢仙姑两锭纹银,并嘱咐其勿要声张。

谢仙姑只道“老身晓得,便出门而去。

后来,童员外又找过一个游方的道士,不言自家三姨太虐杀家丁之事,只说抓妖。

结果那道士站在屋外观察了片刻,小心移开禁制后,刚要入内就被从屋内扔出的一具尸体砸翻在地。定睛一看,就见那尸体脖上一个大洞,全身干瘪。

见内中妖邪如此凶厉,那游方道士忙将禁制恢复。只言自己道行浅薄无能为力,便告辞而去了。

童员外无法,估摸自己这三姨太最终只有连同猫妖一起被困死一途了。便遣了下人回三姨太娘家报信,也算是打个招呼,到时候好给三姨太收尸。

却不想报信的小厮带了阚玄等人回来抓妖。

阚玄等人听罢,心中有了大概,只待明日天亮再做计较。

《天州修行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