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皇叔祖母颇难为

>

皇叔祖母颇难为

区区银朱 著

元亨 利贞 古代言情 皇叔祖母颇难为

很多网友对小说《皇叔祖母颇难为》非常感兴趣,作者“区区银朱”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利贞元亨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利贞贪婪地多闻了几鼻子,解了她几分煎熬,意志又归位稍许,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凉意,似乎才风尘仆仆地赶来。听得有声音低低地问着,“如何?”“此药霸道,任何解药都会让她变成白痴,除非人为……主子,您看?”这是个大夫的声音,听起来年岁有些大,却唤他为“主子”!能被人唤成主子的,真的就是纯郡王了?利贞扒拉在他身...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利贞元亨   更新: 2022-12-12 00: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皇叔祖母颇难为》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区区银朱”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利贞元亨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皇叔祖母颇难为》内容介绍:但见元亨依然风淡云轻,连雷明也无事人一般,利贞便知,安西县令该是自己人!心下安定不少可因他二人是从后门进的府,如今,得穿堂过院地去前院见人元亨回头看一眼利贞,似在询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利贞想了想,还是摇头一来她不想知道的太多,二来她白稍好的脚又有些疼痛元亨只能目送她走近主屋时,才带雷明转身离开利贞确实一脚就将踏进屋子了,若非听到谈话声的话“她一来,就把各路人马都引了来,咱们这苦峪城迟早会...

第1章 地窖很黑

利贞知道自己中招了,她咬着嘴唇,用痛感保持着头脑清醒,她必须得想办法离开纯郡王房间。可挣扎过几次,灵魂已逃离,但身子就是动弹不得,软瘫在那不受她操纵,骨头里似有万千蚂蚁在啃食,蚀骨煎熬。

耳边传来脚步声,一眼望过去,午后的门口,光线强烈,她又因中了媚.药,目光游离、模糊,只大概瞧出那是个男子,却看不清是谁,个子偏矮,是纯郡王吗?难不成他为了将她留在身边,不惜给她下此等下作之药吗?

利贞暗恨一声卑鄙,意识渐渐遣散,她只是一个中了药的行尸走肉,能倔强过谁去?她想她该是玩完了!

忽有个怀抱将她包围,只鼻子一闻,便知是她的解药。淡淡的檀香中杂夹着男子独有的气息,引发着体内药分的躁动不安。

利贞贪婪地多闻了几鼻子,解了她几分煎熬,意志又归位稍许,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凉意,似乎才风尘仆仆地赶来。

听得有声音低低地问着,“如何?

“此药霸道,任何解药都会让她变成白痴,除非人为……主子,您看?这是个大夫的声音,听起来年岁有些大,却唤他为“主子!

能被人唤成主子的,真的就是纯郡王了?利贞扒拉在他身上的手,瞬间觉得恶心!想睁开眼睛去瞧,可眼皮怎么也打不开,跟鬼压床了一般!这感觉真是糟糕。

“下去。

“可,主子,若是您……金体欠安呀……

“下去!威慑不容拒绝的语气!

之后有脚步声离开,门被关上,利贞死咬着双唇,苦笑,那么,她就将要变成白痴了吗?变成白痴也好,起码能无忧无虑地混日子,但她太难熬了,就算给解药,也请快一点,“求,求你,帮我快一点找解药来吧。

“解药怕是不能?知我是谁?男子悄声问着,在她耳边,稍有些沙哑,该是风寒了吗?

声音很熟,但她已记不起在哪听过,只能微微晃头,表示不知。

“那你愿意我是谁?

此情此景,莫非还能如她所愿了?这世上的男子,她倒是希望是她的大将军呀,可这可能吗?他那么清冷孤傲、傲睨一世,谁轻易入得了他心里去?

“纯郡王?声音又起。

利贞“呜呜两声,猛晃脑袋表示排斥。

“夏亦金。

晃头。夏亦金是她义兄,义兄之所以是义兄,是因为只能做兄长,而非其他。

“岩刀。

利贞依然摇头,岩刀是她另外一位义兄,跟夏亦金一样,她怎么下得了手,再说他已回了南诏国,怎么可能在这里出现。

“难不成凌牧?

“滚!拼尽了全力喝出一声来!

她难熬至极,痛苦不堪了,能不能先替她找解药再聊天呀……

“大,将,军。男子却不依不饶,继续一个字一个字地小心问着,似在试探。

利贞愣了须臾,没有摇头晃脑,也不做声,更无抗拒之意!只觉此情此景之下,说“大将军三个字都是对他的侮辱。

男子低低地在她耳边轻笑,笑得如此迷人而温柔,这是利贞从未听过的笑声何其惊喜而愉悦……

﹉﹉

这笑声,总在利贞梦里出现,今日,她迷迷糊糊都梦见几次了!它总如噩梦一般缠着她,让她无法真正安睡!

梦醒,利贞睁开双眼,可眼前依然是无尽的黑暗,她还是处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窖里,难不成,此生,她就结束在这里了吗?何其不甘,她还没好好的为自己活过呢!

回想这小半生,利贞觉得自己只是个笑话!

她出生时,不知哪里飘来个道士,非得给她批命:身拥北斗,命无小人,宿有善缘,克父克母!

这东元朝,表面看起来百姓富饶,但利贞的父母却只是贫农,不能识文断字,哪懂那道士说的什么,只知她克父克母,满月后就把她送到了外祖母家!

利贞在外祖母家生活的那九年,真是她最快乐的时光呀。

只可惜好景就止在九岁那年。先帝突然崩逝,他的儿子们为皇位争夺不休,可最终胜利的却是先帝之孙,当今仁帝。

又一年春,仁帝登基,改年号裕民,封佘家嫡长女为后。以迅雷之势,灭了纯王府满门,唯留舞象之年的纯王世子一命。却赐世子纯郡王名号,允其侍女侍卫、幕僚医者等共百人,命其为质若羌,且无诏不能归朝!

名副其实的流放也不过如此罢了!

利贞舅父尔兴,乃纯郡王之师,怜其西去孤苦无依,向仁帝自荐作陪!

纯郡王正有此意,且命尔兴将命格特殊的利贞带上。

裕民元年冬,利贞随质子团出了玉门关,从此之后的十载春秋,她都与那黄沙、荒漠、雪山、草原以及稀薄的空气为伴!

利贞确实护佑了纯郡王这么多年,使他在西域那一片,都顺顺当当,毫无天灾人祸,化解他诸般厄难。

若他满足于此,带着利贞等人在西域了却此生也便罢了。偏偏人心都是不足的,他不满足于被流放,想要归朝享受富贵了!便将利贞命格特殊之事,透露给了佘后。佘后果然让他们归朝了!

裕民十一年秋,也就是上个月,他们才入关归来,暂住在敦煌!

利贞的厄运便是从此开始。先被纯郡王以舅父之命威胁,不允她离去,后又在纯郡王房中被下了那药,失了清白!

纯郡王承认是他做的好事,他说他不过是想生生世世跟利贞在一起,并信誓旦旦的跟她说,等他们到了张掖,正儿八经的再拜一次堂!

对,他们曾经拜过堂成过亲!也看清过此人!自然不再相信这卑鄙小人之言,可她没有拒绝去张掖,因为舅父被他提前送去了张掖,她想先把舅父救出来,再跟纯郡王清算!

只是,他们去往张掖的途中,利贞却又被人设计,迷迷糊糊地进了这庵堂来,被那两个老尼姑下了蒙汗药,关进了这地窖之中!

前后不过半月之久,她的人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不是她前半辈子把所有的好运都用完了,导致再无神灵护佑她了吗?不是说她身拥北斗,命无小人吗?

这不就是个笑话嘛!

早知如此,当时就该听了大将军之言:只管隐遁回乡去!

大将军那样有大智慧、能洞明未来之人,岂会虚言!她却不听!

可如今,悔之晚矣!被关在这地窖里好几日了,若非玉霖时常帮她,她怕是早就饿死了。只是可惜了今日,在玉霖的帮助下,本是可以逃出去的……

对了,玉霖呢?咋没声响了,这个长、宽都不过七尺的地窖,很窄、很冷、很黑,她看不到人,也听不到其他呼吸声!摸摸身旁,冰凉冰凉的触觉,不禁毛骨悚然……

《皇叔祖母颇难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