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八零年代回城娇宠媳

>

八零年代回城娇宠媳

哦哈哈哈 著

八零年代回城娇宠媳 现代言情 苏颜 顾野

小说叫做《八零年代回城娇宠媳》是“哦哈哈哈”的小说。内容精选:刚过楼梯拐角走了几步,张厂长就迎面走了过来,苏颜赶紧打招呼:“张伯伯,我是苏颜。”下乡之前苏颜住厂区家属院,跟张厂长闺女经常一起玩儿,她跟张厂长很熟。“哦,苏颜啊,来找你爸啊,我听你爸说你离婚回城了,你这孩子去乡下那么多年,乡下日子不好过吧,跟对象也合不来吧,回来也好,以后有什么打算?”张厂长停下脚...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苏颜顾野   更新: 2022-12-12 01: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八零年代回城娇宠媳》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苏颜顾野,《八零年代回城娇宠媳》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一九八零年,春夜,小雨淅淅沥沥苏颜一夜都睡的不安稳,她从睡梦中惊醒,摸了把脸,发觉有水滴落在脸上她的睡意全无,马上清醒起来,坐直身体扭亮手电筒,四下环顾,才发现跟床对着的立柜那一面,报纸糊着的墙面湿一大片,水顺着报纸往下渗透,立柜下面已经汇成一条蜿蜒的溪流滴答!屋顶汇聚的水滴滴落地面,在只有沙沙雨声的夜里显得格外惊心房子漏雨,不能住了,娘三就这样走在雨里踩着细腻和脏污的雨水,苏颜深一脚...

第2章 渣爹输

到了纺织厂门口,苏颜热情地跟门卫打招呼“李大爷,我是苏颜,我来找我爸。

李大爷眯着眼,看了半天才认出她来,说“苏颜啊,来找你爸?这是你俩娃吧,都这么大了。

苏颜跟李大爷聊了几句,得知纺织厂厂长还是原来的张厂长,不过张厂长还有半年就退休,苏胜利是几名厂长候选人之一。

告别李大爷,苏颜牵着俩娃朝办公楼走去,办公楼二楼是厂领导、会计等的办公室。

刚过楼梯拐角走了几步,张厂长就迎面走了过来,苏颜赶紧打招呼“张伯伯,我是苏颜。

下乡之前苏颜住厂区家属院,跟张厂长闺女经常一起玩儿,她跟张厂长很熟。

“哦,苏颜啊,来找你爸啊,我听你爸说你离婚回城了,你这孩子去乡下那么多年,乡下日子不好过吧,跟对象也合不来吧,回来也好,以后有什么打算?张厂长停下脚步。

苏颜“……

苏胜利不是觉得丢脸吗,还不是把她的事情到处说,要不大家能都知道吗?

当年苏颜向苏胜利求助,说有社员骚扰她,想让苏胜利想办法把她弄回城。

可是苏胜利说了一番大道理,说知识青年在农村大有可为,思想觉悟要高,要为农村做贡献,扎根农村,是知青应有的思想境界。

分明是劝自己闺女留在乡下,说得跟领导讲话一样。

当时,刚成年的苏颜被这一番言论惊到了,眼看着回城无望,又听说姜淑兰在给儿子物色对象,她赶紧去跟人家套近乎,没多久就嫁给顾野。

当时她对家人已经失望,往家里寄了一封信,就简单写了几句话,说她结婚了,对象的身份、家庭条件都没说。

苏胜利他们理所当然认为她嫁给了骚扰她的社员,一个粗俗猥琐的庄稼汉。

这次回城也一样,知青不离婚回不了城,他们就认为她离婚带着俩孩子回来了。

苏颜这次来就是向张厂长求助,她说“现在还没出路,走一步看一步,城里日子肯定比乡下好过。

张厂长说“咱厂夏天会招一批员工,优先招收职工子女,你让你爸给你安排,可以进咱们厂。

苏颜想不到张厂长会主动说工作的事情,比苏胜利都要热心,其实苏颜不太想进纺织厂,按照苏胜利目前对她的态度,肯定会让她进车间当女工,车间噪音大空气不好,不过暂时她没有别的出路,可以先进厂再说。

于是苏颜感谢道“到时候还得张厂长批准,先谢谢张厂长。

不想耽误张厂长太多时间,苏颜在楼道里喊“爸,我来了。我来问问你房子收拾好了没有?

她的声音够大,足够穿透苏胜利办公室虚掩的房门,苏胜利听到苏颜的声音,心顿时往下一沉,放下手中的笔,走出办公室。

他一眼就看到跟张厂长站在一起的苏颜,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苏颜笑道“爸,我想问问你我可以搬回家里了不?

知道苏颜来就没好事儿,想不到是这事儿。

她又转向张厂长,声音清晰响亮“我爸说家里乱,把房间收拾一下再让我们住,他给我从大杂院租了一间房,让我们娘仨住在那儿,才住两天,大杂院的房子就塌了。

说完这段话,苏颜看到有人从各办公室里探出头来或者直接走出来,有的办公室的门打开了条大缝。

“你爸让你住大杂院,房子还塌了?你们仨没事吧。张厂长说。

他马上转向苏胜利“老苏,怎么回事?你家的房子是咱们厂最大的户型吧,三室一厅,就你们两口子跟你闺女住,苏颜跟她俩孩子住不下?你让他们娘仨住大杂院?

苏胜利额头上的汗都沁出来了,他一直觉得苏颜性子软好拿捏,想不到她事先一声不吭,直接找张厂长告状。

提拔厂长的事情,张厂长的意见可是要起好大作用。同事的评价也非常重要,他感觉同事们都在关注这件事,听着他的说法。

“继女比亲闺女更亲呗,还不是继女她妈有本事!耳根子这么软的话能当的了厂长?张厂长,咱选厂长的事情得慎重。一道女声响起来,话中满是嘲讽。

苏胜利觉得颜面尽失,脸黑得像松花蛋一样。

他讪笑着说“这不是家里东西多,我想着把房子收拾一下再把苏颜她们三个接回来,我怎么会让亲闺女住外面呢。

“别找啥蹩脚的借口,你家多大点儿,收拾房子用多长时间?还不是不想让闺女在家里住。

张厂长看看那女人,她对象也是厂长候选人之一,他不希望有人借题发挥,于是打圆场说“那还不赶快把你闺女接回去。

他转向苏颜“你爸住的房子是纺织厂的,房间足够,你也可以住,先安顿下来,生计的事儿以后再想办法。

苏颜的目的是先回家住,以后还要跟苏胜利相处,并不想当着这么多人面跟他闹多僵,于是说“谢谢张厂长。

张厂长又说“老苏,手头的工作先放放,把你闺女先接回去。

苏胜利有了台阶,赶紧又重复了一遍那些话,只是收拾房子,并不是不让闺女在家里住,然后跟苏颜说“走,回家吧。

张厂长担心苏胜利这事儿做得不妥帖,还安排了他的助理跟着一块搬家。

苏颜他们一行人回了大杂院,拿了行李,谢过王大娘,又往纺织厂家属院走。

在找到合适住处之前,苏颜要暂时住在家里,不,是苏胜利跟后妻继女的家里。

房子是老式结构,三个卧室,客厅很小,就几平米,苏胜利跟后妻住主卧,稍大的次卧在苏颜下乡前是她跟堂姐住,稍小的次卧住苏颜的继姐继妹。

现在苏颜堂姐出嫁,继姐住厂里宿舍,苏雪就住在较大次卧。

小次卧太小,苏颜娘仨如果住这个房间俩孩子就一点活动空间都没有,在张厂长助理监督下,苏胜利只能把苏雪卧室腾出来,让给苏颜娘仨住。

他不忘表现自己“大卧室给你了。

苏颜脸上没有多余表情“谢谢爸爸。

这间屋本来就是她的房间。

娘仨东西不多,很快床铺就铺好,东西收拾好,张厂长助理临走的时候说“苏颜,咱们厂一直有关心职工子女的传统,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直接找我。

苏颜点头致谢,并意味深长地看了苏胜利一眼。

可笑的是,苏胜利这个亲爸,竟不如外人。

张厂长助理走后,苏胜利也跟着去了厂里。

苏颜一边整理东西一边跟俩娃说话,前前问“妈,你离婚了?

前前比一般的小孩懂事要早,俩娃出生后都没见过顾野,自然也不知道他牺牲的事情,这几天离婚的话听多了,就问出这样的话来。

苏颜给他们俩拿了两本小人书,笑道“没离婚,小孩子不用听大人说话。

“那爸爸啥时候回来?前前问。

苏颜正琢磨着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朵朵细声细气地说“爸爸很快就回来了。

苏颜打算等俩娃大一些在跟他们说顾野的事情。

一上午很快过去,因为跟这一家人关系不太好,现在吃饭又是家庭大事,苏颜没有做饭,而是等着胡雅芬回来做饭。

胡雅芬似乎没想到苏颜跟俩孩子回来,从厂里食堂打了黄豆炖猪蹄,兴高采烈地回来,开门后看到苏颜,笑容僵在脸上,说“你来了。

苏颜扬起笑脸“不是我来了,是我回来了,我爸把我们接回来的。

苏胜利后脚回来,站在门口,讪讪地说“对,我把她们接回来的。

胡雅芬脸上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回来好,一家人就要住一起,你们聊,我再去炒个菜。

等苏雪回来,看到自己卧室换到另外一个房间,大声惊叫“苏颜,你怎么占了我的房间?我现在这个房间小,连窗户都没有。

苏颜语气冰冷“抱歉,这本来就是我的房间。你跟你姐这两个闲散人员本该下乡,是我替你们下乡,现在我回来,自然要住回我的房间,你有意见吗?

苏雪马上说“但是我住了这个房间这么久。

苏颜冷笑“有点自知之明吧,是你鸠占鹊巢这么久。

苏胜利打圆场说“都别说了,快吃饭吧。

午饭,三人都吃得索然无味儿,苏颜可没有被他们影响,跟俩娃吃饱吃好。

下午,三人都去上班,苏颜带着俩娃晒太阳,并熟悉周边环境,还去了趟派出所问落户的事情,了解了大概情况。

暂时解决了住的问题,接下来首要任务是把户口落下来,不落户的话,苏颜是乡下的农业户口,各家工厂基本不招收农业户口的职工,转成本市非农业户口,才能找工作。

晚饭竟然是豆腐渣配芥菜疙瘩,大概是中午吃了猪蹄觉得亏的慌,晚上吃豆腐渣找补回来。

正吃着饭,斜对门的厂办主任来借火柴,看到饭桌上的豆腐渣,惊讶道“苏副厂长,你家就吃豆腐渣啊,没别的饭菜?嘿呦,就咸菜疙瘩,你工资也不少啊,都花哪了,咋吃这个?

苏胜利无语,他黑着脸,给厂办主任拿了火柴,催人赶紧走。

没放多少油熬煮时间又短的豆腐渣像沙子一样难以下咽,苏颜把炉火弄旺,给俩孩子蒸了鸡蛋羹。

一边吃着豆腐渣,苏颜说“爸,我跟俩孩子要落户,需要落到咱家的户口本上。

《八零年代回城娇宠媳》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