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病娇兄长需要哄

>

病娇兄长需要哄

栖应 著

古代言情 楚暮清 楚薄秋 病娇兄长需要哄

古代言情小说《病娇兄长需要哄》,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暮清楚薄秋,作者“栖应”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暮清给他指明了方向,心知不能在此地久留,忙往另一边离开。途经假山时,却被一股强劲的力道给扯向假山内。“楚薄秋?”昏暗的光线下,她逐渐辨识出男人锋利生冷的下颚线。楚薄秋攥着她的肩膀,脸色很难看,一双深邃的丹凤眼死死盯着她,仿佛想将她吸进去一般...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楚暮清楚薄秋   更新: 2022-12-12 05:0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病娇兄长需要哄》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栖应”,主要人物有楚暮清楚薄秋,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暮清的唇角微乎其微上扬几分,她虽被掩双目,可周围的异动充分说明——她所谋之事已成鄢忍一直都注意着暮清,自然没漏掉她那抹狡黠的笑这丫头着实有趣,表面上不显山露水,可若深究,便可猜到是她将这场局的水搅浑了“荒唐!”老夫人羞愧不已,她活到这把岁数,还没见过这种……这种活春宫榻上足足有三个人,女子活生生被两个男人压于身下,雪白的肌肤上遍布青紫就连衣裳也七零八落在众人脚跟前一干夫人小姐掩面惊叹...

第4章 进去确认一下是谁

花园深处,发叔将晕死过去的人扛了过来。

“小姐,这样好吗?发叔摸了摸圆滚滚的大肚,有些苦恼。

暮清扫视四周,“若不是如此,到时候躺进去的就是你家小姐我了。

发叔思考了片刻,点头道“叔知道了。

暮清给他指明了方向,心知不能在此地久留,忙往另一边离开。

途经假山时,却被一股强劲的力道给扯向假山内。

“楚薄秋?

昏暗的光线下,她逐渐辨识出男人锋利生冷的下颚线。

楚薄秋攥着她的肩膀,脸色很难看,一双深邃的丹凤眼死死盯着她,仿佛想将她吸进去一般。

“当着别人面就叫哥哥?见着我就叫名字?他扯着唇角,笑容有些发冷。

暮清反应过来,“原来你刚刚听见我叫你了,那你……

他看上去不太对劲。

楚薄秋打娘胎里生出来体质就偏弱些,纵使后来武艺傍身,可脸色仍会比常人更显苍白。

可如今,男人白皙的两颊攀上些不明的潮红,两眼隐隐发红,气息也在微微发喘。

“你怎么了?她伸手要去碰他的脸,却被男人飞速躲开。

“别碰我。

楚薄秋别开脸,神情又冷又执拗,与平日所见到的形如谪仙的宰辅大人背道而驰。

他现在这样,活像个闹脾气的小孩。

暮清蹙眉,“你喝酒了?

楚薄秋十五岁那年生了场急病。

彼时他初入朝为官,身上没多少钱,偏偏还带着她这么个小拖油瓶,日子就更难过了。

暮清当时不过八岁,找不到大夫坐在街上急得大哭,好在一游方老道发了善心,没收钱治好了楚薄秋。

老道那时便提醒,楚薄秋日后膳食方得谨慎,须得少饮酒为好。

她扯过男人手,拨开袖子,好在手臂仍白皙干净,没有长出之前饮酒后发出的小红疹。

楚薄秋甩开手,冷嗤了一声,“跟你没关系。

左右这丫头眼里只有别人,还来管他做什么?

“跟我没关系和谁有关系?暮清难免失笑,伸手揪住男人的衣襟往下扯,楚薄秋只好被迫弯下了腰。

她伸手,在他额头上摸了摸。

果然发烧了。

看来是前些日守着她,自个没休息好,反倒也染上风寒了。

真是笨蛋。

小姑娘柔软无骨的手掌在他额上停留片刻,给发烫的肌肤增添了几分温凉,格外舒服。

楚薄秋被迫与她四目相对,口气仍是偏执“你这样看我做什么?可怜我?

“不可怜你,暮清叹了口气,杏眼里满是认真,“是心疼你。

楚薄秋一愣,他刚刚是听错了吗?

这丫头前些日还为了那狗杂碎与他吵得不可开交,一副将他视作仇敌的模样。

可如今她说心疼自己?

她说心疼自己?!

假山外传来一群人走动的声响。

为首的瞿雪儿一副小人得意的模样,有意无意提起“听说老夫人后院的花养的格外好,众姐妹可要随我来看看。

果然是她。

起初暮清见瞿雪儿在司德顺面前时刻提起她就起了疑心,现下看,恐怕瞿雪儿与温愁因达成了合作。

温愁因骗她来相府迷晕。

瞿雪儿领众人来撞见这桩丑事。

暮清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

她前世为人谨慎、如履薄冰,从未做过任何害人害己之事。

可最终,她却被所有人玩弄于股掌。

是所有人先对不起她的,就别怪她翻脸无情了。

“你如今发烧了,我先带你去休息。暮清深吸一口气,扯住眼前人。

“先?楚薄秋敏感地觉察到女子的不对劲,一把禁锢住她的腰,逼问“你要还去哪?是不是要去找温愁因?

男人洞察力实在太强,暮清瞒不过,又不知如何回答。

“果然,你还是在骗我。楚薄秋嗤笑,眉宇之间的阴郁愈发浓重,心里那股疯狂的偏执欲像要将他的理智摧毁。

说什么心疼他?

说什么扶他休息?

分明就是要趁着间隙跑去见那个狗杂碎。

他死死盯着女子动人的眉眼,那方小巧朱唇分明未行引诱,却逼得他欲生吞咬破,尝尝个中滋味。

“楚薄秋,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小气?

楚薄秋内心戏还没完,这突如其来的一声生生止住他的欲念。

暮清叉着腰,神情无奈又嫌弃,“走吧,向你证明。

楚薄秋怔住,发愣道“证明什么?

“去了就知道了。

……

熙熙攘攘的人群堵住了后院的通道。

相府老夫人拄着拐杖,只听她府内厢房中传来暧昧不明的声音,一时间气得差点连拐杖都丢了。

“是何人在此行污秽之事!

瞿雪儿正领着女眷过来。

这在场的有贵族夫人也有官家小姐,她们一听里头动静立刻便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哎呀,这、这是哪家小姐这般不知羞!

瞿雪儿心里颇有成算,面上却显得惊慌失措,“你们看,那跪在地上的小童,不正是宁王殿下的随从吗?难不成,那里头是……

屋子里又传出女人一声轻挑娇哼,像是在被人故意作弄了下。

“的确是宁王殿下的小仆……秦柔闻声羞红了脸,她父亲在温愁因手底下做事,那小仆她也见过数次。

“只是,那里头的女人是谁?一位夫人蹙眉。

瞿雪儿捂唇惊叫“暮清妹妹呢?我记得方才她中途离席了。

秦柔蹙了下眉,“这……不会吧。

褚此真也在场,她忙扫视了周围,的确没见到暮清。

瞿雪儿转了转眼珠子,“楚暮清心悦宁王众所周知,难不成她借相府老夫人的寿宴勾引宁王殿下?

众女眷都倒吸了口凉气。

女子与人苟且,罪名极重,若是楚暮清真犯下此等事,日后便是再也抬不起头来。

就连楚暮清的兄长楚薄秋,只怕都要受牵连。

“都给我闭嘴!老夫人将拐杖重重踏向地面,喝斥“孰真孰假,打开门一看便知。

她也听闻宰辅之妹倾慕宁王,可她却不认为之前见过的那个唯唯诺诺的小丫头会蠢到做下此等丑事。

“等等。

褚此真打了个哈欠,醉气熏熏,惹得周围人纷纷避让。

“到底是关系到女儿家清誉与王室脸面,你们张口闭口就往楚家小姐身上泼脏水,不太好吧?

“说的是——

后院外又涌进另一拨人,以太子北泉为首,鄢忍抱着剑一脸不爽地发声。

男席宾客也来了!

瞿雪儿已快抑制不住脸上的得意,忙掩住帕子假装正义凛然,“老夫人说的没错,不管如何,也得先进去瞧瞧真假,毕竟……在老夫人寿辰做下此等不知脸面、败坏门风之事,实在不能放过。

褚此真紧皱眉头,这瞿雪儿是要将人逼上梁山吗?咬得这般死。

屋里的动静越来越大,就连鄢忍与北泉一帮大男人都不好意思听下去,忙撇开头避讳。

“楚家小姐,说的可是我?

悦耳的女声从众人后方响起,人群纷纷避出条道,为二人让行。

暮清虚扶着男人,言笑晏晏地走过来。

“哥哥都怪你,若非你身子不适要我搀扶,怎会落后大家,让妹妹我少看了会热闹。她语气里夹杂着撒娇的成分,令楚薄秋身子一僵。

鄢忍见女子安然无恙,心里莫名一块大石落定,“小丫头,你再不来,恐怕这脏水就要将你泼个遍了。

褚此真看到暮清衣着整齐,也松了口气道“楚小姐,方才瞿雪儿可是说你在屋里呢。

瞿雪儿整个人愣在原地。

怎么会?

宁王殿下分明说了会将暮清带进后院,她只需负责将人引来便是。

可如今暮清好端端站在这,那屋里的……又是谁!

“老夫人。暮清上前福身行礼。

老夫人威严的视线落在女子身上,心道这丫头倒是知几分礼数。

一帮男宾客也围在她们周围,只见一个自称楚家小姐的女子站了出来,不仅相貌惊为天人,连一举一措都是动人心神,不禁引得他们心痒痒。

楚薄秋身为男人,自然感受到了那股来自雄性对猎物虎视眈眈的胁迫感。

他心里不爽极了,往前大步,死死挡住了男人们的视线。

暮清是他一个人的,哪个狗杂碎敢多看一眼,他就把他们的狗眼睛给挖出来剁碎。

“瞿三小姐,你说我在屋里?可我分明一直和哥哥在一起,你又是从哪瞧见我进了那屋呢?

瞿雪儿呼吸发颤,只好狡辩“我、我不确定里头是你,我只是看见你在席面中场离开了。

众人闻言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原来这瞿雪儿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方才那话就是无端猜忌!

“是吗?

暮清扬起唇,指向那扇已经没有动静的大门。

“那咱们现在就进去确认一下,里头是谁。

《病娇兄长需要哄》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