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沈矜雪封渊

>

沈矜雪封渊

白小城 著

古代言情 封渊 沈矜雪 沈矜雪封渊

沈矜雪封渊是古代言情《沈矜雪封渊》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彩雀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话不能这么说,万一爷留下过夜呢?”沈矜雪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心里是知道的,封渊过来,肯定不是为了睡觉......她甚至宁愿怀疑封渊是来特意来找茬的。“绝不可能,要不要打赌?”彩雀一噎:“您可消停会吧。”沈矜雪有些失望,彩雀忽然托着她的脸端详起来:“姨娘,你这额头怎么了...

来源:黎怡叶   主角: 沈矜雪封渊   更新: 2022-12-12 20: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长篇古代言情小说《沈矜雪封渊》,男女主角沈矜雪封渊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白小城 ”所著,主要讲述的是:第9章“姨娘?你睡了吗?”“没,你说他们这是在找什么呢?闹了这么大动静”她其实不好奇,但一时半会睡不着,就随便扯着话头聊一聊彩雀摇摇头,她心里生出点难过来,有些为以后的日子担心,封渊看起来是真的没把妾侍们当成自己的女人,深更半夜竟然都由着旁人进屋子搜查,一点体面都不给人留还好沈矜雪穿了衣裳,不然要是身子哪里被人看了去......她忍不住叹气:“姨娘,以后咱们可怎么办呀......”这话也问到...

第8章

他这么一说,沈矜雪就不太想去穿衣服了,心里有那么点想和他拧着的意思。

再说这深更半夜的,正是该睡觉的时候,穿了衣服又要脱,麻烦不说,一冷一热的说不定要生病。

她虽然没说话,但心思太好猜,封渊一眼就看了出来,音调不自觉一高,听着有些凶“还不快去!

沈矜雪被他喊的脖子一缩,却还是犹豫着没动弹“爷你这不是马上就要走了吗……

封渊脸一黑,沈矜雪这是在撵他?

眼见他要发火,彩雀连忙拉着沈矜雪去了耳房,忍不住叹气“姨娘唉,你真是,爷让你穿衣裳你就穿呗,有什么好犟的?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向说一不二的。

是啊,这样的人,昨天大庭广众的向白郁宁妥协了……

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沈矜雪连忙摇了摇头“……没犟没犟,就是懒劲儿上来了不想动弹,我琢磨着他说几句话就走,才不想折腾的……

好吧,她就是想气一下封渊,毕竟她后背还疼着呢,今天的话又那么不好听。

彩雀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话不能这么说,万一爷留下过夜呢?

沈矜雪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心里是知道的,封渊过来,肯定不是为了睡觉……她甚至宁愿怀疑封渊是来特意来找茬的。

“绝不可能,要不要打赌?

彩雀一噎“您可消停会吧。

沈矜雪有些失望,彩雀忽然托着她的脸端详起来“姨娘,你这额头怎么了?奴婢瞧着怎么好像有些红?

她之前回来的晚,天又黑了,一直也没仔细瞧沈矜雪,现在才看见,她抬手摸了摸好像还肿了,怎么弄的?“

还能怎么弄得,被人看不顺眼,敲得呗……

沈矜雪叹了口气,也没解释,随手裹了件厚棉袄就出去了,外头越来越吵,很快响起了女人的惊叫声,沈矜雪正想问问是怎么了,门板就砰的一声被撞开了,管家带着侍卫冲了进来。

“给我搜……爷?

沈矜雪被冲进来的人惊住了,管家也被坐在椅子上的封渊吓了一跳“您怎么在这?那我们去别地儿搜……

封渊冷着脸一摆手“搜你们的。

管家看了眼衣衫整齐的沈矜雪,心里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还以为封渊在这,是相信沈矜雪的,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也是,一个青楼出身的娼妓,哪有什么资格被他家侯爷另眼相待,大约就是累了,恰巧寻了这么个地方休息。

想到这里,他也就不再客气,随手一挥“给我仔细搜。

彩雀下意识想去拦,被沈矜雪抓住了胳膊别去,拦不住的,让他们搜吧。“

彩雀有些急“可是他们这么莽撞,东西弄坏了……

沈矜雪压低声音和她说话“正好啊,府里给换新的。

彩雀又被噎住了,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可心里其实明白,封渊在这里坐着,依然让人进去搜了,显然是不打算放过任何人的,这时候去拦着,不是摆明了和他作对?

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她忍不住看了眼沈矜雪,她家姨娘看着傻乎乎的,其实是个很能看清楚形势的人。

外头逐渐嘈杂起来,哭喊的,求饶的,呵斥的。

但侍卫们好像聋了瞎了,根本不管不顾,很快乱七八糟的东西被扔了一院子,连带着几个强行阻拦的妾侍丫头们,都被赶到了院子里。

整座溪兰苑都充斥着恐慌和混乱,只有封渊,他冷冷淡淡的看着,刚毅的脸上没有丝毫动容。

那天跪了一院子人的时候,他也是这副样子,冷漠的让人心里发怵。

沈矜雪瞄了一眼,迅速收回了目光,心里有些庆幸,幸好她只是想靠着这个男人平稳过活下半辈子,没有别的企图,否则……

外头忽然有人喊了一声找到了,封渊脸色骤变,腾的站起来抬脚走了出去,沈矜雪屋子里搜查的人呼啦啦也都跟着走了,只剩了一地狼藉。

然而这还算是好的,大概是忌惮着封渊在这里,侍卫们下手都留了情,至少家具摆设都是完整的,其他屋子就没这么幸运了,连贴身的衣物都散了一地。

彩雀连忙去看了她们的钱匣子,见东西没少才松了口气,可又有些难受这叫怎么回事……姨娘,你说自从这白姑娘来了,府里怎么三天两头的出事?她就是个煞星。“

她愤愤不平的嘟哝了一句,等着和沈矜雪同仇敌忾,然而她等了半天,都没等到沈矜雪开口。

“姨娘?

沈矜雪连忙把视线从外头收回来,答应着看过来“嗯?什么?

彩雀看她一幅事不关己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姨娘唉,你看看别人,遇见这种事儿,哪个不吓得楚楚可怜,你听外头现在哭的,都等着爷心软了去哄呢,就你没事儿人一样还在这看热闹。

沈矜雪平白被教训了一顿,有些无奈“我还能有什么法子?

热闹都凑到跟前来了,不看不就白瞎了?

再说,封渊也根本就不吃哭的这一套,外面那些等着装可怜的,还不知道什么结果呢。

但这种话说出来,彩雀肯定觉得她不思进取,所以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咽了下去,催着彩雀走人。

“算了算了,明天再收拾吧,赶紧去睡了。

彩雀还想劝劝她对封渊多上心,就被沈矜雪抓着胳膊从地上拉了起来“去吧去吧,再不睡天都要亮了。

她有些无奈“好好好,睡就睡……您先上床去吧,奴婢熄了灯再走。

沈矜雪爬上床,拍了拍身边“来这一起睡吧,没炭盆两个人挤着睡还暖和点。

“……万一爷……

“这个月都来过好几回了,怎么可能还来,快上来。

彩雀犹豫了一下还是关了门爬了上去,两人窝在被子里却都睡不着,外头还灯火通明,隐隐约约的说话声透过门板传进来,可却又无论如何都听不清楚。

《沈矜雪封渊》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