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当神降临之日

>

当神降临之日

牡鹿 著

当神降临之日 悬疑惊悚 董嫄 陈若华

完整版悬疑惊悚小说《当神降临之日》,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陈若华董嫄,是网络作者“牡鹿”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这一路从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直至入境中国,抵达c市总共耗费了将近16个小时,一路的辛苦不言而喻,陈若华的脸上隐约透露出些许的疲惫。经历了五年战斗,他自认为已经见惯了所谓的血腥与生死,他亲眼见过在活人身上剥皮拆骨的血腥刑罚。可是上周的那封电子邮件的到来,还是让他感到了难以理解和丝丝的诡异,那种诡异让自...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陈若华董嫄   更新: 2022-12-12 23: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悬疑惊悚小说《当神降临之日》是作者“牡鹿”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陈若华董嫄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回到自己以前买下的住所,陈若华点上了一支烟瘫倒在了沙发上他揉着太阳穴稍作休息他在烟灰缸中掸落了一节长长的烟灰,从舒适的皮沙发上缓缓坐了起来,他的目光落在了从姐姐家里拿出的那个纸盒子上思索了一会便伸手揭开了盖子只见盒子中陈放着几样物品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一部泛黄的奇怪书卷,一份地图,还有几支小小的试管中装着不知名的物体陈若华拿起了笔记本翻开了封面,只见第一页写着一首诗“一封朝奏九重天,夕...

第1章 源自未知的恐惧

伴随着一阵略微的颠簸,气流掠过机翼。陈若华睁开了有些惺忪的双眼看了看窗外的航站楼,伴随着飞机广播里悦耳的声音,这一切提醒着他已经抵达c市了。

随着拥挤的人流缓缓走向了舱门,机舱外热浪袭人。他冲着门口面容姣好的空乘微微点头表示对她们旅途中服务的谢意。

这一路从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直至入境中国,抵达c市总共耗费了将近16个小时,一路的辛苦不言而喻,陈若华的脸上隐约透露出些许的疲惫。

经历了五年战斗,他自认为已经见惯了所谓的血腥与生死,他亲眼见过在活人身上剥皮拆骨的血腥刑罚。可是上周的那封电子邮件的到来,还是让他感到了难以理解和丝丝的诡异,那种诡异让自认为心智坚毅的他感到后背有些凉意。

离国五年,重回c市这一切让陈若华感到有些恍惚,他曾经在这里度过了整个大学时光。看着窗外林立的高楼和摩肩接踵的人群让他找到了一些熟悉的安定感,那是一种不用再流离漂泊的久违的温馨感。

思绪回到了那封电子邮件,把此刻短暂的些许安逸给完全破坏了,因为他的姐姐失踪了。

虽然这个说法有些不近人情,但是在今天来看,失踪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全国每年就有百万上下人口失踪。可是姐姐陈婉华的失踪透露着丝丝的的怪异感让他感到莫名的不安和烦闷。

邮件上所说,他的姐姐陈婉华长时间没有去公司上班,公司的领导以为她生病了,打了几通电话无人接听后就只好作罢了,可是时间一长大家就感觉到了不太对劲,领导吩咐了和她同组交好的同事小林去她的公寓查看情况。可就是这一去却是一切诡异的开端。

这个年轻的姑娘到了公寓门前,敲响了房门,却是长时间都无人应答,她只得冲里面大声呼叫了几声。

“婉华!婉华!你在里面吗,我开门进来了哦?

还是无人回应,她便从包里拿出了陈婉华给她的备用钥匙插进了锁眼转动了一下,开启了房门。

伴随着“吱呀一声,一股陈旧不通风的尘埃味扑鼻而来,其中还夹杂着一股奇怪的霉味,准确来说是菌类的味道,这股气味让小林差点吐了出来。小林强忍着不适,迈步进入了这间公寓。

没走几步只听“嘭一声伴随着小林的痛呼,只见她一个趔趄滑倒摔在了地面上,她想用手支撑自己站起来却没想手摸到了一摊粘稠的液体。很显然,这就是使她摔倒的罪魁祸首,她把手拿到了眼前,入眼却是一片暗红。她控制不住,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啊!而后大声呼喊着陈婉华。

她下意识闻了闻手上的那滩恶心粘液,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甜腻味。她心中才稍微安定了一些。没有血腥味,那不是血!

她冲进了客厅,入眼处却是没看见陈婉华的身影,只见客厅的茶几上有一个小小的神龛。神龛前的小香炉里还有残香以及燃烧过后的香灰。

她见客厅无人便转向房门关闭的卧室,一把推开了卧室的木门,还是没有人。书房的门是打开的,里面的情景一览无余,她便缓缓放慢了脚步走向了卫生间。

此时她的内心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恐惧,仿佛卫生间中有食人的猛兽一般。但此刻出于她对挚友安危的关心,她压抑着内心的不安一步步走向了卫生间的门,轻轻推开了虚掩的木门。里面的黑暗仿佛可以吞噬一切,那股像是霉味又像是野生菌类的味道更加浓郁了。

她伸手在墙壁上摸索着卫生间电灯的开关,摸索到了开关的时候,她的心咯噔一下,背上手上的汗毛都炸了起来,她感觉到了开关上面的触感像是覆着一只人手,一只冰凉的人手。

她压抑着喉咙中快要爆发出的那一声惊叫,惊恐间用仅剩的理智飞快的按动了那只“手指缝下的一排开关,伴随着排风扇声音的响起光亮也随之而来。

小林看清了眼前的一切,这才重重呼出了一口气,因为她看见覆在开关上的并不是什么人手,那却是一圈奇怪的菌类,那一圈菌类还分泌着使她摔倒那种暗红色粘液相同的东西。她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那一圈奇怪的菌,指尖上传来的触感有弹性,还有些许冰凉,确实很像人类肌肤,她暗自皱了皱眉头,在衣服上擦了擦手。

“婉华多久没打扫卫生了,这家里脏的都长蘑菇了。

此时她环视了卫生间一圈,目光最后放在了浴缸中,她几步便走了过去。映入眼帘的东西却让她感到了恐惧还有困惑。

浴池中按照人体的排序放着陈婉华的衣服裤子还有鞋子,可是本该是人类肢体和头颅的部位全是那种分泌着液体的奇怪菌类。衣服中鼓鼓囊囊,显然在衣服的内部也被这些奇怪的菌类占领,这些菌类刚好形成了一具人体的形状!那些菌类分泌出来的东西还不停翻腾着一个个气泡。

惊慌之余她知道此时不能再耽误了,飞快的掏出了包里的手机,报了警并向公司汇报了情况。

可是接下来的警方调查却是不尽如人意,在那间公寓当中除了那具诡异的菌类人形和门口的一滩菌类分泌的粘液,却是再无其他异常发现。这种奇怪的菌类警方采样以后只是说是一种未知的真菌,需要进一步的化验,这便没了下文。

警方说过,尝试了联系陈婉华的弟弟,却是没有联系上。小林只好给陈若华发送了那一封电子邮件,这就是此事情大致的情况。其他内容,邮件当中语焉不详。

这封邮件有很多地方给人很奇怪的感觉,很多细节经不起推敲,陈若华暗自思忖。

要解开这件困扰自己的事,最好的方法就是直面发出这封邮件的当事人。

陈若华取下了口罩在窗明几净的落地窗前啜了一口面前的咖啡,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阳穴,从烦闷的思绪中走了出来。

姐姐并不是一个会不告而别的人啊,粘液?菌类?这些东西和她的消失会有什么关联,这些事物串联在一起实在是像给人开了一个荒诞的玩笑。

“扑腾扑腾声音在头顶响起,陈若华抬头看去,一只飞蛾不停地撞击着散发出昏黄灯光的艺术灯罩。他的内心一直都有些害怕这种毛茸茸的小飞虫,总觉得它们身上的绒毛,触角让人感到一阵阵厌恶。

他想到这里,走出了这家名为子夜港的咖啡屋,大步踏入了铺满午后阳光的步行街,向着姐姐的公司走去。虽然一路回来很久未曾休息,可是姐姐的消失让他如坐针毡,他总觉得这件事后面隐藏着一个巨大的谜团。

这是一间很宽阔的办公室,冯经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性。她有些肥胖,脸上的脂粉涂的极厚,还抹上了有些扎眼地腮红。厚厚的脂粉也没能遮盖住脸上细密汗毛下皮肤泛着的油光。这个女人穿着黑色的职业套装,肥胖的身躯把衣服撑的鼓鼓囊囊,陈若华担心那套脆弱的衣服会被她撑的崩裂开来。她头发一丝不苟的盘在头顶,但是看起来却是潮湿而油腻。

这个女人看起来十分不协调,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坐在她的对面让人仿佛面对着一具肥胖的尸体,又像是一只随时会扑到你脸上的肥胖鳞翅类昆虫。毛茸茸,湿乎乎的,让人内心有些不自在。

“小林有三天没来上班了,她生病了。

冯经理双手交叉放在面前的班台上声音有些尖锐地说道。

“她病了?

陈若华内心诧异道。

“嗯,她那次去了你姐姐的公寓后回了一趟公司,之后她的父亲给公司打了电话,小林身体不太舒服,说要在家休养一段时间。

他的心里感到一阵无力。

说罢冯经理从抽屉中拿出一个信封推到了陈若华眼前。

“这是小林那次回来以后放在我这里的,她说若是婉华的家人来找她,就把这个交给婉华的家人。经理嘿嘿笑着说道。

看着她油腻的脸上有些奇怪的笑容,陈若华忍住了没有皱起眉头。

他用手捏了捏信封,感觉经过了冯经理的手后信封都有些滑腻潮湿。里面是一把钥匙和一张卡片,他的心里便有了底。

“您知道小林的住址吗?这次多亏了她通知我,她病了我理应看望一下,对她当面致谢才是。陈若华问到。他还是想直面当事人,才方便更直观的了解情况。

“我有她父亲的电话。

冯经理有些惫懒地用胖手撕下一页纸,拿出手机记下了一个号码递给了陈若华。

“好了,公司一会还有很多事,我就不多留你了。

冯经理给陈若华下了逐客令。陈若华无奈的起身对冯经理说了一声感谢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走出去之前他的余光看到冯经理的班台后面放着一个小小的神龛。

办公室的门关上后,冯经理肥胖的脸上泛起一丝诡异地笑容。

再次步入阳光中,陈若华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总觉得那间公司中让人感觉有一丝寒冷。他抬手看了看腕上的表,现在已是下午四点,他感到腹中一阵饥饿。自从下了飞机他只喝了一杯咖啡。

陈若华在路边的脏摊随便对付了一顿,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姐姐公寓所在的小区。他用手挡住夕阳的余晖冲小区内看去,感觉这是一个颇为高档的小区。

他从怀中的信封中掏出了门禁卡和钥匙看了看,十栋18-1。刷过大门口的门禁后他便步入了小区内。

陈若华一栋一栋寻找着自己的目标最后来到了十栋的楼下,一朵阴云笼罩在他心头。

来到了姐姐的公寓门口,陈若华犹豫了一会,缓缓打开了房门。房门一开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冲的他直咳嗽,他皱着眉头。

“这是…….

一股浓郁的菌类腐败的味道混合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甜腻气味在鼻腔中久久不散。他二话不说直接向卫生间跑去,他用手机打光,避开了开关上的一圈蘑菇直接按亮了电灯直奔浴缸面前。

“这……是真的?陈若华吃惊道。同时他也暗自庆幸,如果这些东西在他来之前全被清理了那就更加难以找到关于姐姐的线索了。

浴缸中的菌类和邮件中所描述的形态发生了很大变化,整个浴缸已经被增殖的菌类满满的占领了。突然他瞳孔一缩,因为他发现了很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些菌类好像一个个半透明的囊,那些囊中间似乎孕育有东西,像一颗颗心脏!有规律的搏动着。囊的中心似乎散发着难以名状的色泽,随着他的呼吸一下一下的颤动。

陈若华从腰间的快拔刀套中拔出了匕首,缓缓向着其中一个囊疱刺去。他的匕首刚接触到囊疱时,囊疱突然颤动起来,他多年在战场练就的本能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他头向左边猛地偏去,只见一股粉尘状的孢子堪堪贴着他的面门激射而去,他立马掩住口鼻关门退出。

在厨房中陈若华用衣襟沾上了自来水拼命揉搓着自己的右侧面颊,刚才躲闪的时候还是被那股激射而出的孢子蹭到了面颊。而他现在感觉有些发痒。

“妈的,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那玩意不会有毒吧。

他在心里嘟囔着。同时他也脑补出了更惊悚的画面,那就是在小林邮件里所说的浴缸中那具菌类组成的人体。此时他有些害怕了,他怕自己成为一簇软趴趴的真菌。

浴室里的东西有些颠覆了他以往的认知,但是门已经被他死死的关上,目前来看并没有其他危险。

此时陈若华看到客厅的墙边有一面一人高的落地镜,他急忙快步走到了镜子前,仔细端详着镜中自己的面部,除了被自己揉搓的有些发红外并没有其他异状,他微微松了一口气。

忽然他的余光在镜中看到茶几上有一块黑黑的物体,显得有一些突兀。他转过身去走到了茶几旁俯下身仔细查看,这估计就是邮件上说的那个怪异的小神龛。

这个神龛很小,只有一掌之大。他用指头放上去,指尖传来的触感异常冰凉,时间久了指头竟然被寒冷刺激的有些微微发痛。

这个小神龛显然是一块未知种类的石材制成的,他用手拿住往上抬了抬,感觉死沉死沉的。陈若华又把它放在了桌面上细细观察了起来。雕刻这个神龛的石材很黑,这种黑色难以形容。就像是一个深邃的黑洞一样,时间看久了感觉人的灵魂都要被它吞噬进去,这种黑让人顿生一股悲戚,一股淡淡的绝望感。

因为这个神龛很小,所以陈若华必须把眼睛凑近了才能看清上面所供奉神像的身型和面容。他光看一眼就觉得这个这个神龛所供奉的“神让人心生厌恶。

这个漆黑的“神像或许用“生物来形容它更为贴切。它似乎是由五只长着长长触角的恶心飞蛾组成的一个女像,惟妙惟肖。

四只飞蛾翅膀下垂组成了裙摆,脑袋聚在一起,长长的触须互相交织缠绕,像是一条扭曲畸形的腰带。这条腰带系在组成躯干稍大一些飞蛾的尾部。那只稍大的飞蛾双翅张开,以腹对人。本该是飞蛾足肢的地方却是三对人的手臂,那六只人手纤细而修长,似是白玉雕就,镶嵌在这个生物上的。如果不看它的其他部分那这一定是绝色女子的手臂,陈若华这样想到。

那三对手臂是那么的完美无瑕。但是再往上看去,蛾身上那颗飞蛾头颅却让人感觉一阵恶寒。神像蛾头上的触须和绒毛竟也雕刻的纤毫毕现,但那颗蛾头上竟然没有五官!只有一个长满了利齿的巨大空洞。

这个生物光看长相就让人感觉是那么的邪恶而诡异,仿佛它随时会活过来把你揽入怀中,用那六只手臂缠住你然后啃食你的血肉。

陈若华正陷在这邪恶而疯狂的幻想中时,一阵奇怪的“嘶嘶声把他拉回了现实。

他猛的回过神来,那声音来自卫生间。

陈若华几步便来到了卫生间门口,只见卫生间结实的木门从内而外被腐蚀出了一连串小小的孔洞。门内的菌类分泌的红色粘液伴随着充满了孢子的气体正从那些小小的孔洞缓缓的蔓延出来,沾到那些粘液的地方还长出了一朵朵小小的菌花,他不由得大惊失色。

“若是沾染上了自己是不是也会长满那些玩意儿。幸好刚才自己及时清洗过,他心说。

汁液和气体翻腾着、扭曲着缓慢向着他脚下蔓延过来。“噗噗噗一个个气泡不停的炸裂开来,那些充满孢子的气体也越来越多,那股腐败而甜腻的气息更重了。“它是活的?不知道为什么陈若华的内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不敢再多停留,他用衣襟复又掩住口鼻,慌忙飞奔到了客厅中一把抓起了那个小小的神龛,他蓦然看到茶几上还放着一个盒子,也是一把便抱起,几个箭步冲向了大门口,离开了姐姐的这间公寓。

他的心“噗通噗通极速地跳个不停,在电梯中他仿佛还能听到那种腐蚀木门的“嘶嘶声在外面响个不停,像是一个恶魔在他的耳边呢喃。

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中他的心里还是一阵阵发寒,刚才所经历的一切让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就在一瞬间崩塌。从小经历过的科学教育以及自己的理智,在今天看到的东西面前是如此的脆弱不堪。

“那滩东西它究竟是什么?

《当神降临之日》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