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徐安鹿席承扬

>

徐安鹿席承扬

桃三月 著

席承扬 徐安鹿 徐安鹿席承扬 现代言情

小说叫做《徐安鹿席承扬》,是作者“桃三月”写的小说,主角是徐安鹿席承扬。本书精彩片段:罗彩霞等徐安鹿坐下后,看着席承扬:“那时候听说你结婚,还想着你会找个什么样的媳妇呢,没想到这么好看呢,阿勋,你有福气呢。”席承扬没吱声,倒了一碗茶推给徐安鹿。罗彩霞也了解席承扬的性格,又冲徐安鹿说道:“你们结婚也没回来办酒席,这次回来是不是要办酒席?”没等徐安鹿开口,席承扬先说话了:“不了,我们有其...

来源:黎怡叶   主角: 徐安鹿席承扬   更新: 2022-12-13 01:1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徐安鹿席承扬》,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第3章席承扬只是愣了下,迅速的放下筷子冲了出去徐安鹿也赶紧放下碗筷跟着出去,就见刚在院里见的那个圆脸女人张一梅这会儿抱着个孩子在哭,孩子不知道是怎么了,小脸憋得黑紫旁边还有个穿着白衬衣的姑娘,也是一脸着急张一梅看见席承扬,像是看见救星一样:“周队,我家山子噎住了,我怎么拍都没用,肖医生说要赶紧送医院,我家大刚也不在......”边哭着边使劲拍着怀里孩子的后背,而孩子明显已经呼吸困难席承扬顾...

第31章

徐安鹿愣了几秒,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传闻中的前女友。

那个人人都觉得席承扬应该娶的女人,看着确实不错啊。

席承扬往里挪了挪“先坐下吃饭吧。

徐安鹿在席承扬身边坐下,没忽略罗彩霞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却也不好多说。

罗彩霞等徐安鹿坐下后,看着席承扬“那时候听说你结婚,还想着你会找个什么样的媳妇呢,没想到这么好看呢,阿勋,你有福气呢。

席承扬没吱声,倒了一碗茶推给徐安鹿。

罗彩霞也了解席承扬的性格,又冲徐安鹿说道“你们结婚也没回来办酒席,这次回来是不是要办酒席?

没等徐安鹿开口,席承扬先说话了“不了,我们有其他事情。

罗彩霞似乎有些失望“怎么不办酒席呢?村里人都知道你们结婚了,还没喝到喜酒呢。我在县城开了个裁缝店,还想着你们要是结婚,我可以给你们做衣服,两三天就能做好。

徐安鹿有些疑惑,罗彩霞要是喜欢席承扬,怎么还忍心看着喜欢的人娶了别人,还给他做喜服。

直到面条上来,席承扬也没怎么开口,倒是罗彩霞说了村里的不少事情。

什么放牛伯前年得了风寒死了。

教他们写字的老师,已经要回城了,结果被中煤烟毒死了。

还有发小秋田和隔壁村的春芽结婚了。

徐安鹿一个都不认识,只能低头安静的吃面,顺便听着罗彩霞聊的那些八卦,想到她和席承扬有挺多可回忆的生活,进嘴的面条都是酸的。

吃完面,徐安鹿觉得自己有点儿多余,跟席承扬说了一声,先出了饭馆。

没多久,席承扬和罗彩霞也出来了,只是罗彩霞眼圈红着,看了徐安鹿一眼,转身匆匆离开。

徐安鹿见席承扬脸上没什么变化,心里十分好奇,两人说啥了,罗彩霞还哭着回去?

两人又去车站坐了车,这次倒是很快,半个多小时就到了镇上,然后要走路回河湾村。

天已经黑了,镇子上没有路灯,往河湾村走更是漆黑一片。

徐安鹿看着远处影影绰绰的山峰,时不时还有猫头鹰的叫声,心里有些打怵“到村里还要走多久?

席承扬默算了下“要翻过两道山梁,我们走得慢,大概要走两个小时。

徐安鹿惊愕“这么远?那你们平时不出来么?

“很多人都没来过镇子上。

席承扬边说着边拎起徐安鹿的提包“走吧。

徐安鹿赶紧去抢提包“还是我自己拿吧,你身上有伤呢。

席承扬这次没顺着她“没事,山路不好走,你跟紧了。

一个小时后,徐安鹿觉得腿已经不是自己的,深一脚浅一脚,还要拽着席承扬的袖子才能走。

在快坚持不住时,终于看见山脚下点点的灯光。

河湾村非常穷,靠天吃饭,很多人家连电都用不起,还用着煤油灯。

周家是舍不得用电,晚上也点着煤油灯。

朱桂花带回来席承扬要回家的消息,这几天全家人都没有睡好,怕他们藏着的秘密瞒不住席承扬。

到时候席承扬一怒不往家里寄钱怎么办。

听见大门响,周桂花愣了一下,推着炕边的小儿子周长运“我听见大门响了,你看看是不是你二哥回来了。

周长运有些不乐意“他回来就回来,看看你们都吓成啥样了。

靠在被子上的老头周满仓咳了几声骂着“让你去,你就去,你废话什么!

周长运心不甘情不愿地起身,还没等出去,屋门推开,席承扬带着徐安鹿走了进来。

黑咕隆咚中,徐安鹿也看不清外面什么情况,进屋在如豆的煤油灯下,看见一屋子的人,还懵了一下。

屋里是一铺大炕,占了房子一半的地方。

炕里面半躺着个老人,看着满脸褶子很老实的模样。

朱桂花坐在炕桌前,手里还拿着鞋底子。

另一边坐着个年轻女的,挑着眉看着他们,旁边坐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和老头长得很像,有些憨厚。

而地上站着个年轻男人,和朱桂花很像,细长眼有些精明。

徐安鹿看了一圈,心里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些人和席承扬一点儿都不像,从长相完全看不出他们还有着血缘关系。

朱桂花愣了一下,妈呀一声跳下炕,慌乱地穿鞋“老二,你们咋突然就回来了呢?还想着你们要等两天呢,你受那么重的伤,咋不多养两天。

周满仓也坐直了身体,憨笑的看着席承扬“就是,咋没捎个话回来,让你大哥套毛驴车去接你们。

一番寒暄下来,徐安鹿知道老头是席承扬的亲爹周满仓,坐在炕边的男人是席承扬大哥周长林,站在地上的是弟弟周长运。

而另一边坐着的女人,是周长运的媳妇陈巧兰。

朱桂花热情的让徐安鹿和席承扬在炕边坐下“赶紧上炕坐,是不是还没吃饭呢?家里还有两个鸡蛋,我去给你们冲个鸡蛋茶。“

席承扬拦着“不用了,我们在镇上吃过了。

朱桂花有些心疼“你说你们,都到家门口了还在镇上吃啥,那不是瞎花钱。

周长运站在一旁,眼睛不时的扫着徐安鹿,听朱桂花和周二妮回来说,二哥娶了媳妇特别漂亮。

现在一看,还真是漂亮,那皮肤更骨瓷一样,白的一点瑕疵都没有。

还有那个气质,是他形容不了的好。

心里有些妒忌,周老二倒是好福气,村里最漂亮的罗彩霞和他好,现在还能娶这么漂亮个媳妇。

周长林看着就憨厚,问话也憨厚很多“一路上都好吧,听娘说你受伤了,严重不?要不要让村里牛医生过来看看?

席承扬对这个大哥态度还挺好“没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这么晚就不麻烦人家了。

周满仓努力咳了几声“回来就好,你娘前两天就把屋子收拾出来了,被褥都是新拆洗的,你们先去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朱桂花也笑着“对对对,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安宁,我看你包挺沉的,我来给你们拎。

《徐安鹿席承扬》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