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曲南枝傅偃

>

曲南枝傅偃

白小城 著

傅偃 古代言情 曲南枝 曲南枝傅偃

古代言情小说《曲南枝傅偃》,是作者“白小城 ”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曲南枝傅偃,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精彩片段如下:谢润拍了拍自己的嘴:”属下失言......只是侯爷对阮姨娘还当真是不客气,好歹是自己选的人......“傅偃不耐地看了他一眼:”你今日废话真多。“何况曲南枝哪里是他选的,不过是刚巧受伤的时候遇见了她而已,随后她挟恩以报,提出要来侯府,才有了今日的情形。而且他们行周公之礼那一天,还好巧不巧的碰见了她来...

来源:陈擎   主角: 曲南枝傅偃   更新: 2022-12-13 04: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曲南枝傅偃》,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曲南枝傅偃,由作者“白小城 ”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第8章他这么一说,曲南枝就不太想去穿衣服了,心里有那么点想和他拧着的意思再说这深更半夜的,正是该睡觉的时候,穿了衣服又要脱,麻烦不说,一冷一热的说不定要生病她虽然没说话,但心思太好猜,傅偃一眼就看了出来,音调不自觉一高,听着有些凶:“还不快去!”曲南枝被他喊的脖子一缩,却还是犹豫着没动弹:“爷你这不是马上就要走了吗......”傅偃脸一黑,曲南枝这是在撵他?眼见他要发火,彩雀连忙拉着曲南枝去了...

第13章

曲南枝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这话是和自己说的,她蔫哒哒的抬头看了傅偃一眼“……知道了。

这叫什么态度?!

傅偃很不满,然而周围这么多人看着,他也不好和一个妾计较,只得压下了火气,抬脚和谢润走了。

然而他们出了惜荷院,谢润却还在回头看。

傅偃皱了皱眉“瞧什么?

即便是寒冬腊月里,谢润手上也拿着把扇子,他拿着扇柄轻轻敲了敲掌心“自然是看侯爷好福气,阮姨娘国色天香,白姑娘清丽脱尘,这等齐人之福……

傅偃的眉头皱的更紧“你明知道白姑娘的身份,怎的还这般口无遮拦?曲南枝如何能与她相提并论?

而且一个不留神,还会给人招去祸端。

谢润拍了拍自己的嘴属下失言……只是侯爷对阮姨娘还当真是不客气,好歹是自己选的人……“

傅偃不耐地看了他一眼你今日废话真多。“

何况曲南枝哪里是他选的,不过是刚巧受伤的时候遇见了她而已,随后她挟恩以报,提出要来侯府,才有了今日的情形。

而且他们行周公之礼那一天,还好巧不巧的碰见了她来小日子,想起床单上的血,他脸色又是一黑。

谢润看出他的不悦来,有些无奈何必生气?我不过是随口一说,原本以为你对她会有些偏爱,毕竟满院子的女人,你也只动过她……“

后面的话被傅偃严厉的眼神逼了回去,他只得闭了嘴。

傅偃哼了一声,嘴角一扯,露出来的笑带上了几分嘲讽偏爱?你以为我与她是什么关系?当日凑巧碰见的是我,她才在这侯府里,若是换了旁人,她早就不知道是谁家的了。“

这般水性杨花,谁会偏爱她?!

曲南枝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有些尴尬的看向不远处看书的白郁宁。

来之前,曲南枝就知道自己和白郁宁说不到一处去,可又不能走,只好抓着瓜子磕,好打发时间。

小桃见她一直吃吃吃,心里厌烦的很,站在窗外对着丫头指桑骂槐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饿死鬼托生的,只知道吃吃吃,也不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就吃,怎么不吃死你呢?“

曲南枝听出来了,但没往心里去,反正没骂到自己跟前来,她就当不知道,到时候生气的还是这丫头。

所以她姿态反而越发放松,甚至还吧唧了一下嘴。

小桃看的目瞪口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人脸皮能有这么厚,这么骂竟然都没反应。

她气的想跺脚,干脆撸起袖子就进了屋,虽然不能打人,可她拿鸡毛掸子打扫一下没问题吧?

她心里想的很好,可帘子刚撩开,就被对上了白郁宁冷淡的眼神,她所有的想法都散了,连火气也跟着一顿,她咬了咬嘴唇,不甘不愿的走了。

丫头莽撞,你别往心里去。“

曲南枝是真的不在意,反正自己也没损失什么,于是十分大度地摆摆手我不计较这个……白姑娘,你别嫌我吃得多,我实在是不知道能做什么。“

而且她肚子疼,膝盖也疼,能窝着这暖暖和和的地方不动弹,简直太好了。

白郁宁不知道她的真实想法,只觉得她那话说的实在,虽然不大好听,却比旁人的花言巧语来的舒服。

她愿意和曲南枝这样的人打交道,于是态度就温和了起来。

阮姨娘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吧,我这里别的不说,总比那溪兰苑要暖和些。“

曲南枝笑了笑,没有说话,她想自己大概没有听错白郁宁话里的那点高高在上。

往常她们冬天的炭火虽然紧吧,可也不至于像今年这样,傅偃不去都舍不得点。

不怪满溪兰苑的姨娘都看白郁宁不顺眼,她不来,傅偃对谁都冷,那就没有区别,可她一来就有了对比,下人们也看出来了谁才是未来的主子,就开始了明目张胆的克扣欺压。

但她们只能忍着,谁也没胆子去傅偃跟前告状,主要也是因为告了状,他也不会理会,反倒平白做了出头鸟。

她不回话,白郁宁也不在意,她并不是真的想找人陪着说话。

傅偃是皇上唯一的外甥,打小备受宠爱,掌管着京城兵马司,既是天子近臣,又是实权实职,自然少不了人来拉拢,塞人进来都是寻常事,她改变不了,只能展现出当家主母的气度来。

毕竟,她迟早是要和傅偃成亲的,只是心里难免还有些不安,傅偃对她……

午饭时候,曲南枝总算找到了机会道别,这陪着呆了一上午了,也该能和傅偃交差了。

她匆匆回了溪兰苑,瞧见那窄窄的大门,再一想惜荷院宽敞的院子,心里忍不住叹了口气,人和人果然是不能比的。

彩雀正在院子里洗衣服,一双手被冷水激得通红,府里有浣衣房,但每回送去的衣服,不是没洗干净,就是哪里破了,彩雀和曲南枝都是穷惯了的人,次数一多,就舍不得送过去了,宁愿自己辛苦一些。

怎么不烧点热水兑上?炉子呢?点一点吧,也不差这些。“

她说着挽起袖子要帮忙,彩雀连忙捂住木盆别别别,我一会儿就洗完了,用不着再烧热水……你本来就难受,这一碰冷水就更了不得了,快歇着去吧。“

曲南枝过意不去,还想说什么。

彩雀笑了一声,把盆里的衣服拎出来给她看“真的要洗完了。

眼见她没有忽悠自己,曲南枝就没再想着沾手,只是也无处可去,干脆蹲在旁边等她,彩雀忍不住笑了一声姨娘要是闲,就去厨房把饭菜领了吧,这个时候也差不多了。“

曲南枝连忙去了,到了厨房刚好瞧见几个婆子拎着三四个食盒朝惜荷院去了,说是傅偃也要去那边用午饭。

得亏走得早,这要是遇上,说不定又得教训我一顿……这人还真是两幅面孔。“

她摇了摇头,拎了自己的两菜一饭往回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彩雀正和人吵架怎么了?“

彩雀气的眼睛通红,一指地上姨娘,孙姨娘她……“

《曲南枝傅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