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蛇欲缠身安心秦渝

>

蛇欲缠身安心秦渝

四月的十月 著

安心 悬疑惊悚 秦渝 蛇欲缠身安心秦渝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四月的十月”创作的《蛇欲缠身安心秦渝》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三哥,这家我做主。”我爸的态度瞬间变了。“安雄,你别忘了,你没儿子,等你老了以后还得指望我儿子给你养老送终,安心她就是个女儿,她没指望……”“用不着你来管。”我爸吼道,“你自己也有女儿,你要是想要救安阳,可以把安宁送去...

来源:黎怡叶   主角: 安心秦渝   更新: 2022-12-14 02: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安心秦渝是《蛇欲缠身安心秦渝》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四月的十月”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我爸神色略为难,“这件事我也不好插手,让他们自己处理吧”村长也没好说,这村里谁不知道我爷爷和其他堂爷爷的关系,这要是我爸去了祖坟,估摸着含沙射影得说我爸搞鬼了一个小时后,三堂伯母把安宁送来,看着她躺在担架上捂着肚子哀嚎,脖子上有很多的红印子,突然,三堂伯母把我猛的一推,我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看什么看,都是你害的”三堂伯母的脖子上也有这样的红印,刻薄的骂道“三堂伯母,什么叫做我害的,跟我...

第3章 镇压,蛇仙庙

我看着安宁,她跟发疯似的,跳脚大叫,那几个保镖在地上用脚跺地,好像在踩什么,可我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我连忙捡起地上的书离开学校,这一路上,回到家就看见门口的小车,门口还有几个穿黑衣服的保镖站在那,我走进去,就听见屋内传来我三堂伯大声的谩骂声。

“你自己没儿子难道也想我没儿子?

我听见到三堂伯这话,脸色一沉,走进去,爸妈看见我回来,连忙对我说,“安心,你先到楼上写作业,我和你爸和你三堂伯有话说。

三堂伯指着我大声的叫喊,“她已经长大了,她自己做主。

“三哥,这家我做主。我爸的态度瞬间变了。

“安雄,你别忘了,你没儿子,等你老了以后还得指望我儿子给你养老送终,安心她就是个女儿,她没指望……

“用不着你来管。

我爸吼道,“你自己也有女儿,你要是想要救安阳,可以把安宁送去。

安阳是我堂伯唯一的儿子,安宁的弟弟。

我拉着我妈到一旁小声问,“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刚刚回来的时候遇见安宁了。

我妈听到安宁,脸色刷的惨白,“她没把你怎样吧?

“她想抽我的血,不过没成。

我话刚落,我妈情绪激动,抄起扫把对着我三堂伯,“你给我滚,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一百万。

我三堂伯开口,一旁的保镖打开手中的箱子,全都是毛爷爷,我妈手中的扫帚直接朝着我三堂伯打去,三堂伯被赶着出去,破口大骂。

“要多少,你开个价。

“滚,别在让我看见你。我妈拿着扫把挥舞着,三堂伯退了一些,恶狠狠的骂道,“你个泼妇,别给脸不要脸。

“拿着你的黑心钱滚出去,下次你要是还敢打安心的主意,别怪我用黑狗血泼你。

我三堂伯还想骂我妈,我妈直接把扫把扔过去,三堂伯连忙闪躲,指着我妈,还想骂,我妈冲过去,使劲的拍打,三堂伯招架不住,这才被赶走。

我看着我妈气的眼睛都红了,上前安慰她。

“妈,三堂伯来找你们做什么?

“以后别在提他,晦气。我妈很生气,把扫把放到一旁,气的眼泪直掉。

我看着妈这样,心里不是滋味。

“安心。

我爸走出来,一瞬间,我感觉他好像苍老了十岁,那泛红的眼眶让我难受的想哭。

“爸,安宁没有抽到我的血。

我爸点点头,伸手摸摸我的头,“我给你的那块玉佩要记得戴着。

我赶紧拿出挂在脖子上的玉佩在我爸面前晃了晃,见他点头,随后叹了口气,走到一旁,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

“你堂哥病了,你三堂伯请的大师说要用安家女子干净的血去镇压蛇仙。

“爸,堂哥病了请大夫,这和蛇仙有什么关系,而且,安宁安彤不都是安家的女子吗?难不成她们的血不能用?

我一想到安宁那盛气凌人的想要抽我血,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三堂伯一个月前回家祭祖,你堂哥在蛇仙庙撒尿,回来就病了。

“活该,没断子绝孙都是蛇仙仁慈了。

我家为了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给蛇仙建庙,他们自己招惹蛇仙,到头来,还想祸害我们。

“是活该,可……

“可什么,安宁安彤不可以吗?为什么要安心,安雄,我们辛辛苦苦的保护安心才把她养大,你要是敢把安心送到蛇仙庙镇压蛇仙,我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我妈骂着我爸,哭了起来。

“老婆,我怎么可能这么做。

我爸连忙安慰我妈,从我出生起,三堂伯便一直打着拿我去镇压蛇仙的心思,没想到,都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没有放弃。

如今,堂哥自己作孽,出了事,我三堂伯不舍得他自己的女儿,又来打我的主意。

“那安宁不干净了。

我爸涨红了脸,我妈诧异的看着我爸,“她才多大?

“安阳出事后,她就找了个男人。

我妈更生气了,“那不是还有安彤吗?怎么,还个个都不干净了?

我爸叹了口气,“安彤是大哥的掌上明珠,他怎么舍得把她送去蛇仙庙。

“安心就不是我们的掌上明珠了?

我妈瞪着我爸,“你别忘了,他们做的那些事和我们半点关系都没有,休想让我的安心去抵债。

“安心,赶紧去做作业,晚点就吃饭了。

我上楼,看着爸妈叨叨几句又各自忙活,我赶紧把作业做了去帮忙。

今天的客人很少,到了十点就没人来了。

我帮忙爸妈收拾完东西,洗完澡刚打算躺下休息,楼下传来一阵叫骂声,我掀开窗帘看着门口停着几辆车,我三堂伯母哭天喊地的在我家门口哭嚎了起来。

屋子的灯亮了,我爸妈已经到了楼下,和他们吵了起来。

我连忙换上衣服想要下去看看,突然窗口一阵冷风吹来,我身体就好像被什么定住了一样。

我感觉背后有一双手,环住了我的腰,我想叫,却发现喉咙好像被堵住了,发不出声音。

我心怦怦直跳,只觉得脖子上的玉佩滚烫的厉害,环住我腰上的手慢慢的松开,我的耳边传来一阵似有似无的喘息声。

脖子上的玉佩温度更加的烫,我吃疼的皱眉,耳边传来一道闷哼声,听起来很痛苦,让我想到了梦中被黄光打的吐血的画面。

我心跳的更厉害,耳边忽然传来他恳求的声音“求求你,别戴玉佩了。

又是玉佩?

外头突然传来公鸡的打鸣声,我的身体突然就能动了,我猛地回头,却发现房内什么都没有,连忙拿出脖子上的玉佩,冰凉凉的,根本就没有那滚烫的温度。

我刚刚是做梦还是幻觉了?

我甩甩头,楼下传来一阵声响,吵吵闹闹,我连忙跑下楼,就看见我爸被我三堂伯母猛地推倒在地上,骑在他身上捶打,我妈冲上前,揪着三堂伯母的头发把她甩开。

《蛇欲缠身安心秦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