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我只想当太子爷

>

我只想当太子爷

雾都老烟斗 著

军事历史 刘铮 我只想当太子爷 郑月茹

军事历史《我只想当太子爷》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雾都老烟斗”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刘铮郑月茹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刘铮听着门外马匹疾跑,杀声阵阵,这店里却是酒酣耳热,谈笑风生,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对了。“这位老板,这外面是......”刘铮问道。老板笑道:“客官,今日马匪进城,干的都是烧杀抢掠的事情,你们暂时可别出去!”刘铮更奇怪了:“马匪?土匪?老板为何如此淡定?”老板耐心解释道:“马匪每月都来,阳州县候力有不...

来源:ygsc   主角: 刘铮郑月茹   更新: 2023-01-03 21: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刘铮郑月茹是军事历史小说《我只想当太子爷》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雾都老烟斗”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第13章人多就是力量大一连三天,县候府热闹非凡,人来人往每天都是杀鸡宰羊,肉味飘香在古代,这盖房子也算大事,街坊邻居过来串个门,搭把手,甚至来送点礼......当然最重要的,是来蹭顿饭,这也是正常的刘铮出手也是大方只要是人等上门来,一律留下吃饭于是,县候府这几天就是这样的场面,大人们热情帮忙,还有很多望着院里那大锅饭留着口水的孩子们“这魏家老妪又给送鸡来了!”刘铮一听,赶忙迎了上去...

第16章

曼青姑娘,全名沈曼青,本是京城文官之女,却因父亲戴罪,如今来到这不治之地银州。一直以来,她都是大家闺秀,从没有人敢这样近距离地撩拨他。

而刘铮,虽然纨绔,但长相着实不差,凉州人大多身材高大,他的身高也足足有183左右,不是什么白面书生,却也是棱角分明,帅气雄壮。

如此男人在她身边,如此温柔的一声。

“你想听什么?

这给任何初涉世事的女孩子,怕是都受不了。

“刘公子,我我……

曼青小手都纠结在了一起。

刘铮颇感有趣,趁着酒劲儿哈哈笑道“不如这样,曼青姑娘,若是我刘铮真胜过你,你便把这面纱摘了,给大家看看,如何?

“无耻之徒!

“你你你,竟敢唐突佳人!

一群书生公子哥,又开始气得砸桌子了。

伪君子!

刘铮冷冷一笑,他就不信,在场谁不想看看这曼青姑娘,到底长什么样子?有这机会,你们还不知道感谢本少爷,竟然还骂我?

这些人,还有点良心吗?

果然。

被刘铮这么一逗,曼青低着头,声如蚊呐“公子,若您真能胜出,也只给您一人看,可好?

好!

刘铮哈哈大笑。

众人看到这厮如此过分,就差动手了,各种有辱斯文,各种谩骂嘲讽,嘲讽不断。

刘铮却是懒得管他们。

坐在那瑶琴跟前,双手抚琴,缓缓闭上眼睛。

现场倏地都是一静。

这刘铮抚琴的动作,竟然颇有神韵,一看就不是不精通此道的人。手一上琴,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从刚才的纨绔豪放,变得温文尔雅。

此子真会弹琴?

陈翔第一个不信!

郑月茹也好奇看着,难道这公子哥,不是大放厥词?

“咚咚咚……

刘铮手指轻动,琴声跟着响起,同样也是一首《忆故人》,但和刚才沈曼青刚开始的“幽怨不同,刘铮直接上来,就是大张大合的节奏!你不是喜欢家仇国恨吗?好!那直接就来家仇国恨!

这是一场跨世纪的改编!

瑶琴中,演绎出来的,全部都是铮铮铁骨,沙场点兵,国仇家恨,浮尸千里。

“我的天!

“这是……

“啊!

刘铮始终闭着眼睛,在前世,他从小就被家里逼着学古筝,虽然古筝和瑶琴有些区别,但却区别不大。

在他脑子里,有着成千上万的曲目!

加上他对几千年音乐的各种变革,融合,又是了如指掌!

改编一个曲子,对他来说,自然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而恰好的,这首《忆故人》,正是当年古筝老师给他安排的改编作业。

这《忆故人》,又叫《山中忆故人》,全曲共分六段,开头和结尾,都是用比较清澈透亮的泛音和跌宕灵巧的散板。尤其是这一段,是以泛音开头,造成空山幽谷一片宁静的气氛,泛音停止,思绪随着起伏跌宕的音调而展开。

但在刘铮手里,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同样是泛音,但是节奏却有不同。

这样会给人一种十分紧密,气氛紧张的感觉。似乎山中,都是一片肃杀之气。

本人,却在山巅坐着。

而第二关,则更是铿锵声起,非是原版中的缠绵悱恻,短快平的调子,代表了战场上互相征伐,国战汹涌的辽阔。

此时。

弹琴之人,或是运筹帷幄千里之外,或是冷眼旁观这场争斗,忆起往事。

这第三段,四段,同样也是高音段,征伐节奏层层推进,思绪翻滚,新潮起落。

第五段,第六段……

此时。

全场都惊了。

有一个算一个,看着刘铮的眼神,都变成了震惊的模样。

“这……

“这是什么曲子?

“这还是《忆故人》吗?

不少懂丝竹音律的人,纷纷发问。

而此时,刘铮身边的沈曼青,已经捂着嘴,抽泣起来。那朝中之事,和这国战征伐,又有一异曲同工之妙。沈曼青的父亲,同样也是党派之争才会戴罪流放。这其中的尔虞我诈,甚至比国与国和之间的战争,更加刀刀见肉!

此曲,直接勾起了沈曼青的回忆。

从生在如此书香门第,优渥家庭,从小接受着别人的羡慕,接受着良好的教育,然后突遭变故,她更沦落至这烟花之地,靠着卖笑为生……

此情此景,此曲。

谁能不黯然神伤?

叮咚。

刘铮手中,终于停下,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微微一笑。

整个万花楼,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余音绕梁,这才是真正的余音绕梁。

“好!

那群书生中,沈行第一个面色兴奋站起来“好曲子!一首曲目,道尽纷乱世道,神曲神曲!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附和。

沈曼青更是一直福在刘铮身边“公子大才,曼青不如……

郑月茹也惊呆看来,第一次认识这个刘家公子哥,确实给了她不少惊喜。

“什么神曲?都给我闭嘴!

陈翔这个时候已经气疯了,大叫道“这也叫神曲吗?篡改古人经典,这是大逆不道!偏门左道,也算神曲?

这话一出,人们再次纷纷出声应援他。

毕竟这个年代,对于这种编曲,很多人还是接受不了的。

“郑小姐觉得呢?

刘铮一笑。

郑月茹哈哈一笑“刘兄精通音律,这事毋庸置疑。只是陈公子说得也不错,刘兄这首曲子,确实有点讨巧了。

旁边沈曼青想给刘铮说几句话,在场恐怕只有她知道,这个刘公子的琴艺,已经是宗师级别的了。

但却被刘铮呵呵一笑制止“那好,那就再来一曲!

众人心里一惊。

这刘公子,是有备而来,还是信手拈来?

不管是怎样,都已经真的让人跌破下巴了。

刘铮再次抚琴,沉思片刻。

至于演奏那些这个世界人人皆知的经典,他自然不屑为之,要玩,就玩一些惊世骇俗的,彻底让这些人闭嘴!

有了!

刘铮微微一笑。

沈曼青在旁边,看到刘铮这一抹微笑的时候,不知为何,心里都跟着猛然跳动了一下。本身对于精通音律的人,就有很强的好感,何况此时他脸上的那种自信……

“叮叮咚咚……

这一次,刘铮直接演奏的,就是《关山月》!

这是一首这个世界绝对没有的曲子,可奏可唱!一曲有着塞外风格的曲目,配上诗人李白的经典古诗《关山月》,那这档次,简直就不是一般的高了。

“这又是什么曲目?

“没听过啊……

“这……

全场都是微微一惊。

这《关山月》本是《乐府诗集》中的曲目,系戍边战士在马上吹奏的军乐,乐曲表现了戍边将士思乡报国的情感。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而此时。

刘铮再配上这首诗,简直就是绝配了。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倏地一下,郑月茹站了起来,一脸震惊。

在场那些文人,也是瞬间就陶醉其中。

这仅仅两句诗,就已经将这首曲目的大气磅礴,塞外风情,一下子给演绎得淋漓尽致!

“汉下白登道,胡窥清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好!

沈行忍不住站了起来,热泪纵横。

西凉地处西北,北上就是匈奴的老窝,龙炎王朝屡受匈奴侵扰,也就是那胡人!这几句,又写出了战士保家卫国,马革裹尸的豪迈之气。

沈曼青都听愣了。

这刚才是一首《忆故人》,写尽战场厮杀,百姓疾苦。而现在这首《关山月》,仿佛是在向她表明,自古以来,战争都是不可避免的。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世代罔替,纷争不止,这种情况下,我们还生在和平环境中,又有什么值得自艾自怜的呢?

“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全场皆惊。

实际上,《关山月》这个曲子,难度并不大,但是这首诗,却是十分经典。

“好诗!

“好曲!

郑月茹都忍不住惊叹道。

这刘家公子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写情可以,写这家国诗,也是手到擒来。他真是那个传闻中的凉州第一纨绔吗?

终于。

一曲作罢。

“好!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啊!

“刘公子大才!

这下,已经轮不到陈翔来质疑了。

毕竟真才实学,这是骗不了人的。

“这这……

“肯定是别人给他编好的,一定是这样!

陈翔看着刘铮,都想吐血了。

“如何?

全场文人骚客,纷纷喝彩,刘铮也微微一笑,看着身边的沈曼青。

沈曼青羞不可遏,低下头去。

刚才约定刘铮已经胜得毫无悬念,她自然也不能耍赖。

“哈哈哈哈,不急,等我先和郑小姐商讨酒楼之事,咱俩的事,日后再说,日后再说……刘铮嘿嘿笑着,这沈曼青,果真是一个妙人儿啊……

然后他才看向郑月茹,抱拳笑道“郑小姐?

郑月茹淡淡一笑,似乎早有准备,已经着这万花楼的掌柜,把这里的账单拿了过来,玩味笑道“刘兄是当真的吗,那鄙人也不能欺瞒刘兄了,你且看看这本账簿,再来和我说要不要盘过万花楼!

刘铮狐疑接过,一看就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每个月,都是亏损?

拜托,这可是青酒楼!烟花之地!

几乎是做着无本买卖的,怎么会亏?

郑月茹苦笑道“请刘兄仔细端详。

刘铮一看确实无语了。

这万花楼,从开业到现在,已经五年时间了。然而这五年中,没有任何一个月,是盈利的!原因无他,银州实在太穷了。能来这里寻欢作乐的人,也就那些世家公子哥,还有那些走卒商贩。

但是,银州这种地方,能来做生意的商贩,又有一个能赚大钱?

偶尔玩玩可以,经常来,谁能吃得消?

再加上,这些万花楼的粉头们,都是高价从外地买来的奴籍。银州偏远,各种运输成本极高。

所以,生意惨淡,入不敷出。

亏空自然是不可避免的了。

刘铮看了郑月茹一眼。

突然他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个万花楼,看起来是郑大小姐创建的,那为什么每个月都亏空,她还在坚持着?

莫非……

她和自己有着一样的想法?

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难道这郑家,和他一样,想要坐镇在这银州,觊觎天下?

不!

郑家应该暂时还没有这样的实力,至少这银州的郑家分支,没有这么厉害。

那么,看来就是郑家想把这第一望族的交椅坐稳的缘故了。

想到这里,刘铮心中才放松不少,但对这郑家,却已经起了忌惮之心。

“刘兄,万花楼是鄙人心血,就算我想盘给你,那该多少银子才好啊?

郑月茹苦笑连连。

是啊。

她刚创建万花楼的时候,已经花了五千两!这五年来,又再亏了一万两进去,这卖多少合适?卖多了,刘铮不乐意。

卖少了,郑月茹肯定心有不甘。

刘铮不看这账单还好,看到这账单,才知这烟花之地,当真是可以通商天下,收集天下情报的最好机构!

他必然要拿下!

刘铮突然一笑“郑小姐,您看不如这样?

“我刘铮入股,我们来个对赌协议?

这话一出,全场懵比。

郑月茹也一脸呆愣“刘……刘兄,这对赌协议是何物?

《我只想当太子爷》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