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在神秘大佬怀里撒娇

>

在神秘大佬怀里撒娇

宋问盏 著

商则寒 在神秘大佬怀里撒娇 宋问盏 霸道总裁

正在连载中的霸道总裁小说《在神秘大佬怀里撒娇》,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宋问盏商则寒,由大神作者“宋问盏”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她抬起头,重新看向商则寒:“商先生,看好你的孩子,别再让他跟一些乱七八糟的人走在一起,不然下次再丢了,就没我这么……”商则寒接过她的话,不紧不慢:“美丽动人漂亮大方心地善良的姐姐送他回家?”宋问盏:“……为什么这形容世间一切美好的词语,到了他嘴里就变得那么生硬刻板,一点儿也没夸人的诚意。嘁。宋问盏...

来源:zzy   主角: 宋问盏商则寒   更新: 2023-01-07 08: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在神秘大佬怀里撒娇》,现已完本,主角是宋问盏商则寒,由作者“宋问盏”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宋问盏快速起身,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陈见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商公子”商尧“嗯”了声,问道:“我小叔在吗”“在的,不过商总他……”“在就行了,我有事跟他说”陈见试图想拦他,但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商尧直接这么闯了进来他推开门的瞬间,宋问盏被人拉住了手腕商尧进来后,见四周都空无一人,他转过头看向跟在后面张望的陈见,不悦道:“你不是说他在吗”陈见咳了声,收起神色:“我刚刚在处理文件没有注意,商...

第21章 你是不是欺负姐姐了

宋问盏离开后,商言言拿着面前的乐高蹬蹬瞪跑向二楼,敲响他爸爸卧室的门。
很快,低低的男声响起“进来。
商言言踮起脚打开门,跑了进去,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茶几上“爸爸,这个地方总是弄不好。
商则寒坐在沙发里,放下手里的书,拿起了他的乐高模型。
商言言坐在地毯上,仰头望着他“爸爸,姐姐走了。
商则寒漫不经心的“嗯了声,没什么反应。
商言言小手放在茶几上,单手托着腮,认真的询问“爸爸,你是不是欺负姐姐了?
“没有。
“那为什么姐姐的嘴红红的。商言言另一只手指向他,义正言辞的说,“你也是。
商则寒“……
他放下乐高模型,手指抹了下唇角,一抹很淡的红色。
商则寒黑眸微垂,不知道在想什么,喉结微微滚动。
商言言往前挪动,抱着他的腿,软糯糯的撒着娇“爸爸,姐姐能给我当妈妈吗。
商则寒收回思绪“为什么。
“因为我很喜欢姐姐呀,姐姐也很喜欢我。商言言又怕他爸爸觉得额没有存在感,补充道,“姐姐说了,她更喜欢你。
“什么时候。
商言言想了想“上次我去姐姐家里的时候。
他说完半天,见他爸爸都没回答,便又开始撒娇“爸爸,求求你了,让姐姐给我当妈妈好不好。
商则寒脸色没什么表情,只是道“商言言,这不是买玩具。
言下之意,撒娇也没用。
商言言噘起小嘴,有些委屈“可是言言不想一直做没有妈妈的孩子,陈叔叔说,妈妈去天上当仙女了,可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我都四岁了。我知道世界上没有仙女,只有奥特曼。
商则寒默了两秒“时间不早了,去睡觉。
商言言眼睛亮亮的“那你是答应我了吗。
“没有。
“爸爸……
商则寒打断他“你要是再不回房间,以后都不准去见她。
商言言立即把酝酿出来的眼泪收了回去,快速站起身“爸爸晚安。
说完,小跑着离开。
商则寒拿起旁边的手机,拨了陈见的号码。
陈见道“商总。
“商尧回去了吗。
“还没有……商少爷好像是喝了点酒,比平时更要失态一些。
商则寒想起了宋问盏脖子上那股淡淡的掐痕,问道“她呢。
陈见会意“宋小姐应该是去朋友家住了。
紧接着,他又道“刚刚接到消息,商少爷之会去参加寿宴,是宋长林给他发的邀请函,宋长林又把宋小姐叫回去,估计是想促成他们的婚事。
商则寒嗯了声,抬眼看向了窗外。
她今晚之所以会迈出那一步,原来是因为这个。
电话那头,陈见沉默了一阵还是道“商总,如果宋家都出面了,以宋小姐一个人的力量,应该是无法再拒绝了,她很大的可能会嫁给商少爷。
商则寒拿起乐高看着,淡声道“你跟她说的,我对她青睐有加?
陈见“……
他咳了声“商总,我……
好在商则寒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追究,只是道“去查查五年前她离开宋家的原因。
陈见终于松了一口气“是。
……
早上,宋问盏起来的时候,唐棠已经去剧院了。
电饭锅里煨着小米粥。
宋问盏舀了一碗出来,坐在餐桌前慢悠悠吃着,同时点开手机,听着唐棠发的语音。
唐棠“锅里有小米粥啊,你醒了记得吃,胃不舒服就养两天。
唐棠“我特意去你那边打听了下,门卫说商尧今天早上四五点才走,他这次没等到你,下次不知道有多疯,你干脆别回去了,住我这里吧。知道你睡不惯我那床,我今天下午早点回来,我们两去逛家居城。
宋问盏听完后,笑了笑,回着语音“行啊,正好你天天可以给我做饭吃。
唐棠很快给她回了一个白眼。
吃完小米粥,宋问盏正打算躺在沙发上玩儿手机时,屏幕上却闪烁起了宋长林的来电。
她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挂断。
然而宋长林并没有打算放过她,不死心的继续打了过来。
在被她挂断五次后,宋长林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宋问盏看了眼,微微皱眉,打了回去“除了威胁我,你们还会做什么?
宋长林道“你以为你住在你朋友那里,就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吗,只要商尧想找到你,不过是迟早的事罢了,与其连累她,不如跟我好好聊聊。
宋问盏讽刺的笑道“我们有什么好聊的,你不是早就不认我这个女儿了吗。
宋长林道“宋问盏,当初你做了什么自己清楚,我和你母亲是希望你能够反思自己,没想到你完全不知悔改,反倒变本加厉。
“既然如此,那你还三番四次的找我做什么。
宋长林不想和她多说废话,直接道“你不是一直想要拿到你爷爷的画吗,你要是和商尧结婚,我会当做你的嫁妆,把家里唯一那副送给你。
宋问盏闻言,神情有片刻的停顿,放在沙发上的手不由得收拢。
宋长林继续“你爷爷生前留下的画作不多,整个京城,只有我手上还有了,你自己考虑清楚。
宋问盏嗤了声,她前几天还看到一副呢。
“只要你答应嫁给商尧,哪怕是当天就离婚,东西我都会给你。
“那当然了,商家的亲家,哪怕只是当一天,你都赚大了。
“宋问盏,你这些年在外面用的都是你爷爷留给你的钱,我没有管你,不过只要我向法院提起诉讼,这笔财产即便我拿不到,也会被冻结,你明白吗。
宋问盏懒懒道“明白,这么清楚的威胁,怎么听不明白。
“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
宋问盏握着被挂断的电话,陷入了沉思,也就是说,她只有三天的时间搞定商则寒,这难度不亚于让商尧主动退婚。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