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萤萤众生

>

萤萤众生

小叙 著

万应应 悬疑惊悚 李青山 萤萤众生

热门小说《萤萤众生》是作者“小叙”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组团成葫芦娃都没磕过李爷爷一个人呐!眼瞅着老爹愈发严重,李青山不知搭上了哪条人脉,请来了这位婶子们口中的鬼见愁谢三爷。我写着作业摇头。祈祷这位谢三爷能让李爷爷身上的鬼真犯愁吧。“三儿!”爸爸跑回来,扯着我手就走,“快跟我去老李家,这回来的真是高人!”我被猝不及防的一拽,笔尖登时将本子划出一条长长的横...

来源:hyj   主角: 万应应李青山   更新: 2023-01-19 15: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小叙”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萤萤众生》,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悬疑惊悚,万应应李青山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我学他的样子捏自己手指,纳闷为啥捏完小孩儿就不闹了蔡爷爷说他是在捏邪气,得有老仙儿助力才能捏走更有一回过年前爸爸让我给蔡爷爷家送去一盆子鲜活的蚕蛹这东西是我们当地的一道美食,年节时家家户户饭桌上必不可少的佳肴我送去时见盆里的蚕蛹顶着深色的小脑袋尖儿还在乱动,就和蔡爷爷说先不要吃它们,等两天再吃吧蔡爷爷点头吩咐蔡姑姑把那盆蚕蛹端到了后屋,他留我在里屋背了会儿古诗词...

第18章 一定要拜谢先生为师

回去的一路我都很愁闷。

本以为拜师最难迈过的是我爸和凤姨两道关卡。

没想到谢叔直接给我撅的嘎巴溜脆。

在此之前,我从未表露过真正的想法。

属实也没有想法。

整个人状态像是混沌未开。

对佛家的空无和道家的阴阳都处在个研究探索的模式中。

都喜欢。

都想了解。

让我皈依哪个都成。

直到今年五月份我来了例假,凤姨对我说你长大了,那一瞬间我脑子里仿佛炸开了一道天裂,我清楚自己不是想要做居士,而是真正的行走阴阳,拜师踏道,奈何蔡爷爷老早前就和我说过,拜师讲究机缘,缘分没到,如何都求不来。

而昨天。

就在昨天!

我在院里晒太阳时听到凤姨那番话,突然振奋。

谢叔不就是我的机缘?

可为何我鼓足勇气,却……

要狂,要颠。

那算褒义词吗?

做人不是应该怀揣最大的抱负,用最谦虚的态度去学习努力吗?

书里也说了,世间学仙者,胸襟变清雅。

要知万物有枯荣,大数有始终。

追求的不是狂,而是忘,物我两忘么。

我捂着兜里的名片,心情很矛盾。

既觉得谢叔收徒的标准很刁钻,又真心佩服他的本事。

高人么,有点怪脾气也正常。

如果我不是这一百个,他嘎巴断了我的念想也就罢了,偏偏我还有那么点希望的小火苗。

就是……

默默地叹出口气。

真的悟不出野心多大才算大。

回到家爸爸已经给凤姨哄得差不多了。

“你说得对,这是我挣死扒命求来的儿子,是福是祸我都得担着,什么玩意儿就成败家子了!

爸爸陪着笑,“猫能不能走直线,完全取决于耗子,孩子能不能成才,得看父母教育,我就是看谢三爷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给他面子才没骂他,别生气了凤丽,你一回娘家我都……

瞄到我进门,爸爸立马道,“我和三儿都离不开你啊!

“行了,你万长林就是一百块钱的气管子,贵在嘴儿好。

凤姨拿出已经放到行李袋里的衣服,哼哼道,“你知道这里有猫腻儿就行,那个谢三爷就是故意把事情往大了白活,看我没上当他才恼羞成怒的,那给他吹得,还纵横天地,他咋不说他是阎王爷的亲弟呢,真当我秦凤丽是吓大的了。

“对,你哪能是吓大的,你分明是北|大的,老厉害了。

“去你的,赶紧把衣服给我挂好……

“哎好,我来我来。

爸爸把凤姨的衣服挂回到柜子里,背过身时,难免会流露出紧张担忧的情绪。

凤姨自然注意不到,扭头便看到我,“应儿,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我遇到回校的同学,多聊了会儿。

实话不敢说,对于八字没一撇的事儿,更不能说。

“哎呦,我那阵儿气头上都忘了你不好一个人出门了。

凤姨说着就挥挥手,“以后都尽量别出去,这俩月先在家憋一憋,行了,回屋学习吧!

我哦了声,隐约发现凤姨这心态也很矛盾,能简单迅速解决的她会信,比如让我喝固魄的豆子汤,白天也少出门,但要是戳到了命门上,她说啥都不会信,更谈不上配合。

回到小屋正要关门,视线隔着短短的走廊就和爸爸对上了。

他面上还在和凤姨胡侃,看向我的眼神就传递出放心。

别看我爸有时候好像不太靠谱,他除了追生儿子这点,为人处世真挑不出毛病。

在村里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都会找他去帮忙。

主业虽是瓦匠,他打个家具什么的也不在话下。

在我的印象里,爸爸去做木匠活时耳朵上会别支铅笔,用尺子描描画画的,然后变魔术般做出好看的家具桌椅,最后上漆,他还会打磨抛光。

最关键的是,有他在的地方,绝对不会冷场。

村里人都说爸爸是难得的开朗但不油子,不惹事也绝不怕事。

就李强那性格的,他该收拾一样收拾。

凤姨也是看中了这些才和爸爸走到一起。

俩人看似吵吵闹闹,实则感情很好。

晚饭吃的无波无澜,像是从未有什么糟心事发生。

爸爸还和凤姨讲明天会做点好菜,只当他将功补过。

凤姨一听就笑了,“那行,我要吃辣的,坐月子就得忌口了。

“辣的吃多了容易上火。

爸爸见凤姨又要不高兴,忙说道,“算了,我多给你熬道汤吧,都说喝乌鸡汤好,解辣。

凤姨笑着点头,酝酿了会儿可能想说李强和大姐的事,又觉得太过空穴来风,起了几次话头都岔过去了,爸爸面上如常,菜并没有吃多少,我悄悄的吃着饭,只是一瞄到凤姨的肚子,爸爸就会嗓子刺挠的咳嗽,催促我吃完就回屋写作业,唯恐被凤姨看出破绽。

一顿饭各怀心事的吃完,我回屋待了会儿就早早的洗漱完躺到炕上,心事重,一会儿想凤姨肚子里的败气,一会儿又在脑中过滤谢叔的话,起身又点了半根香,过了好久才翻来覆去的睡着。

梦里我蹲在妈妈脚边玩儿,观察着地上的蚂蚁。

“妈妈,我们看蚂蚁很小很小,那蚂蚁看我们是什么样的?

“是天。

妈妈摸了摸我的头,“应应,如果你遇到磨难,一定要拜谢先生为师,他会帮你的,知道吗。

“妈妈,我很好呀。

我怔怔的,“为什么会遇到磨难?

光耀晃的妈妈五官模糊,只有一片白芒。

她像是在对我笑,又让我感觉到她在流泪,“应应,你乖,会好的,都会好的。

我懵懂的看她,一转头,妈妈已经到了院门。

外面起了大雾,她走出去就消失了。

“妈妈!

门口像有着结界。

我追出去的一瞬间就拉长变成了十三岁的模样。

景物也发生变化。

入目的是一片葱茏翠绿的树林。

我茫茫然的走着,耳畔听着轻灵的流水声。

渐渐地,水声加大,再抬头,已经是悬崖飞瀑。

我踩着峭壁边缘,下面是白雾深渊,慌忙后退,转回身,竟看到了江河湖海,咆哮奔腾。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