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花下酒中客

>

花下酒中客

叶也爷 著

古代言情 唐湘 林诉

热门小说《花下酒中客》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叶也爷”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原来如此……”“你在说啥?你到底是谁?!”唐湘追问道。但那人不作回答,只是轻声说着:“回去吧……回去吧……”………………唐湘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像是被马车碾过一般,五脏六腑都一抽一抽的疼。只感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并且在做梦的时候有人暴揍了她一顿,但梦里的东西却记不真切。“坏了,中招了!”唐湘直呼大意...

来源:fqxs   主角: 林诉唐湘   更新: 2023-01-25 11:5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花下酒中客》中的人物林诉唐湘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小说,“叶也爷”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花下酒中客》内容概括:传闻,千年前无上天君为平定三界祭出三样法宝,曰天地人三诛令天诛令与天通,地诛令与妖魔通,人诛令与鬼通此三宝得其一便可得天下十年前,魔界占卜地诛令下落,得“阴间引路人,花下酒中客”一言一时间,魔界几乎倾巢出动,在人间搜寻所谓“阴间引路人”以期得三诛,统三界然而安逸了许久的人间却毫无所觉……骑着租来的小马驹到城门口时,天刚蒙蒙亮唐湘抬眼看了看城门口检查行人包裹的守卫,再摸了摸自己兜里所剩无......

第3章 诡异至极

漆黑的,没有一丝光亮,隐隐听到水声,像是某个岸边。唐湘在黑暗中只觉得迷迷糊糊地像是有人指引,踉跄着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既然是心中无忧,又怎会入我这不渡口?一片漆黑中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空灵哀怨,却又莫名让人安心。

“什么不渡口?那不是民间传闻吗?你是谁?唐湘问道。

“原来如此……

“你在说啥?你到底是谁?!唐湘追问道。但那人不作回答,只是轻声说着“回去吧……回去吧……

……

……

……

唐湘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像是被马车碾过一般,五脏六腑都一抽一抽的疼。只感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并且在做梦的时候有人暴揍了她一顿,但梦里的东西却记不真切。

“坏了,中招了!唐湘直呼大意,被毒圣教出来的弟子居然有一天中了别人的毒!这要是传出去,师叔会直接把她扔进毒池吧!

唐湘仔细地回想是什么时候中的毒。房间里不是,她自进了屋便检查过了;金府也不是,若真的在金府中的毒,她也不会活着回来。那就只能是……对了,是刚进顾子陵房间时的花香!那时她只道是不知名的野花,便未加在意,自探筋脉也并无异常,想来毒该是那时候下的。能隐藏那么久不被发现,可见这顾子陵也绝非看到的那般是个简单的书生。可唐湘此次是初次入世,此前并未与他人交恶,为何这顾子陵要设下这么个局来迫害她?

唐湘仔细思考着自己被绑起来的理由:吃了顾家太多饭?应该不是,她已经很收敛了,要是在白虹教,她应该能把顾家吃破产。那就是顾家拿不出赏金?不应该啊……他家的钱多得都能用银子砸她了。任务败露,被发现了?肯定不是,按他顾子陵的说法,这金道义与他交恶已久,关她啥事儿?况且,把单子贴城门口的,好像是他自己……

现今天下兵荒马乱,道边都是尸体。上位者忙着争权夺利,下面的百姓则忙着在这乱世之中苟活。这般的天下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地狱,却巧妙地对原本背地里做买卖的杀手形成了一种保护。杀手接单,杀人。仇家也并不对这帮子可怜的卖命之人多加追究,冤有头,债有主,自是寻着自家仇人寻仇去了。而朝廷也无暇顾及这类“阴沟里的老鼠,甚至有时还需借力。因此只要不是接的上头那些人的买卖,除了任务中丧命,倒也还算得上安全。行里也默认了“买卖不怨人的规矩,若有违背,还会被“秩乱的人追杀。如此一来,更无法解释她唐湘现在被五花大绑的局面了。

好在……

唐湘轻轻触动袖中藏着的机关,庆幸了一把顾子陵搜身的时候没有发现她的小袖剑。这剑名叫蚕丝,看着小巧玲珑,如同装饰,却实是天降玄铁打造而成,又是唐湘师父亲手所铸,锋利非常,轻轻一划便割开了绳索。

唐湘扯下蒙眼布,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是在一处山洞里,四周竟然全是累累的白骨和腐烂的尸体,唐湘不禁打了个寒颤,再一次庆幸师父的先见之明,让她随身带着这保命的玩意儿。

唐乾宇“湘儿,你天性愚笨,为师怕你遭人暗算,这把蚕丝剑你拿着,以备不测。

唐湘“师父,我觉得我挺聪明的……

……

虽然直到最后针对唐湘智商高低这个问题,师徒二人也没有得出结论,但那把蚕丝剑还是带在了身上。很显然,唐乾宇是对的。

唐湘在一副还没烂透的尸体前蹲下了身子,好奇地打量着这位不幸的仁兄。人虽已死了许久,但唐湘却能看出此人生前应是带着笑容死去的,诡异至极。其腰牌上刻着轩明司三个字,想是这位原轩明司的杀手也同她一般被哄来做了任务。再看四周四散的白骨,不少都是有腰牌的杀手,没有彻底烂掉的脸上也都挂着诡异的笑容……

“轩明司……师父曾说过,轩明司同白虹教一般有着私下做“买卖的历史,也是同白虹抢单子的竞争对手。司中之人不乏天字榜的高手,竟也是折在了这漳怀城。

这一切的诡异,让唐湘心里发怵。漳怀城只有一个金道义,那么顾子陵又是以怎样的理由把轩明司的高手引到这儿的,他为什么要对杀手动手?

唐湘非常想知道真相,奈何这洞里不知是什么香味,惹得唐湘头昏脑涨的,大脑逐渐无法运作,只得作罢。当务之急还是得先逃出去。能干掉轩明司杀手的家伙,她唐湘还真不敢惹。

可山洞里除却那几个火把,黑得均匀,根本分不清方向。就连那几个火把也是快熄灭的模样,起不了什么大用。唐湘一边嘴里念着“莫怪,一边扯下了白骨上的衣物,包在火把上,祈祷着能再燃烧些许时刻。便认准一个方向走去。

洞壁上有一些黏浊的液体,时不时滴两滴下来,腐蚀着触碰到的一切。唐湘只得一边护着火把,一边小心翼翼地前行。

漆黑的环境,不知尽头何为的通道,独自一人走着,时不时还能发现两具尸骨。这样的环境但凡换了别人怕是光自己吓自己都能把自己吓没了。好在唐湘身为杀手习惯了在夜间“做买卖,才能镇定下来摸索方向。

可惜天不遂人愿,唐湘兜兜转转地走了几圈,竟是又回到了原本的地方。

“早知道如此,就该把他家吃破产!唐湘靠着墙壁慢慢坐下来,恶狠狠地想着。现在她不仅没有饭吃,还没有地方睡觉,只能与白骨为伴!这白骨居然还在笑!

唐湘坐在地上,手臂向后撑着一摸便摸到了一朵花。

花?唐湘拿着花凑到眼前,是朵粉白的海棠,与那天那个男子身上的很像。淡淡的香味安抚着她,唐湘混乱的大脑总算有了一丝清明。明明是朵再普通不过的花,唐湘却从中感到了如遇故人般的温暖,好像是早先就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唐湘刚想凑近些端详,那花却突然散成了光斑,朝着一个地方飞去。唐湘愣了一下,便毫不犹豫地朝着那个方向跑去。

另一边的顾家大院。

顾子陵褪去原先那副书生模样,眼神阴狠地盯着围墙上那个身穿白衣的男子,啐了口带血的唾沫。

“你给我等着!

《花下酒中客》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