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大圣志

>

大圣志

芝麻吃西瓜 著

大圣 大圣志 奇幻玄幻 陈不争

长篇奇幻玄幻小说《大圣志》,男女主角陈不争大圣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芝麻吃西瓜”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可是,老头儿身上到处都是致命伤。即便医圣在世,又该如何下手?老院长的目光愈发浑浊,嘴里低声呢喃着:“老朽……自幼饱读诗书,妄想教化一方,不堕先祖贤名,今日却连几个孩童都庇护不得!”“文圣啊……先祖啊!”“修炼者高高在上,视凡人性命贱如草芥。”“敢问文圣。”“我等读书人刻苦读书,究竟要如何...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陈不争大圣   更新: 2022-11-24 04: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大圣志》中的人物陈不争大圣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奇幻玄幻小说,“芝麻吃西瓜”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大圣志》内容概括:街道上,众多老弱妇孺的惨叫声连成了片一道道狼狈的身影在滂沱大雨中仓皇奔逃,生怕下一个死的是自己老院长带着一众孩子,随着众人一同逃窜“快跑,孩子们,快跑啊!”他时不时扭头看去,一双浑浊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与恐惧凡人的命,就这么贱吗?可是面对那实力强大的修炼者,面对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仙人,纵使学富五车,纵有一千张嘴,他也无力去辩驳“哦?竟然有这么多孩子?”就在此时,那如恶魔低语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第9章 无边天堑不可阻

老院长胸前有个血窟窿,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身体不自然的扭曲着,全身多处骨折,有几处更是露出了森白的骨茬。

“老头儿别怕,我回来救你了,我这就给你包扎。”

陈不争哭喊道。

他连忙脱下身上的长袍,将其撕成了布条。

可是,老头儿身上到处都是致命伤。

即便医圣在世,又该如何下手?

老院长的目光愈发浑浊,嘴里低声呢喃着“老朽……自幼饱读诗书,妄想教化一方,不堕先祖贤名,今日却连几个孩童都庇护不得!”

“文圣啊……先祖啊!”

“修炼者高高在上,视凡人性命贱如草芥。”

“敢问文圣。”

“我等读书人刻苦读书,究竟要如何。”

“要如何……”

老院长声音越来越弱,眼中光芒终究还是消散了。

“老头儿!!”

陈不争跪在地上抱着老院长的尸身失声痛哭,脑海中回忆起了昔日与老院长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他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是这老头儿。

即将饿死街头时,送他一碗干饭的是这老头儿。

教自己“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还是这老头儿。

可是现在,老头儿没了。

“你怎么这么傻啊?”

“别人知道逃,你怎么就不知道逃呢?”

“我不该去西山的。”

“我该留下来陪着你的,我该留下来陪你啊!”

“都怪我!”

“老东西,你怎么就走了。”

“你怎么就走了啊?”

陈不争跪在地上,双拳紧握,一拳又一拳的锤击在地上。

老师……也死了?

王守礼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就变得苍白无比。

这一夜,他的一切都被丁老四夺走了。

老婆老婆没了。

孩子孩子没了。

自己被那恶毒的修炼者所害,变成了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

现在就连传道授业的恩师,也遭歹人所害。

“都怪我,老师,都是我害了你啊!”

王守礼大声哭喊着。

陈不争抱着老院长的尸体,心里更是充满了痛苦与迷茫。他只想苟在学堂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为什么连这个愿望都无法达成?

凡人的命,就这么贱吗?

以往他只羡慕修炼者的强大实力,可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在那光鲜的外表下所隐藏着的,是一颗颗冷漠又残忍的心。

今天他才知道,原来,这是个吃人的世界!

“谁干的,这到底是谁干的?”

陈不争无力地锤击着地面。

“是丁老四!”王守礼双眼通红,“他离开村子多年,我本以为他死在了外面。谁知道,他竟然练就一身邪法!”

王守礼血泪诉说下,陈不争这才得知了西山上的事情。

“王八蛋!我要弄死他!”

陈不争眼中满是血丝,险些将一口牙给咬碎。

可是,王守礼却摇了摇头。

“你斗不过他。”

面对陈不争那愤怒的眼神,王守礼苦笑着摇了摇头。

“凡人,哪能斗得过修炼者?”

“可是你伤到了他。”

陈不争咬牙切齿,眼中愤怒丝毫未退。

斗不过又如何?

自己这条命本就是老头儿捡来他,若未能报仇,九泉之下与老头儿做个伴儿,也算是还了他当年的一饭之恩。

丁老四,必死!

王守礼有心劝阻陈不争,却又知他绝不会退缩。

沉默良久,他这才说道。

“真正的修炼者,与凡人自然是天壤之别。”

“丁老四,他不是。”

“修炼者分为炼气、筑基等多个境界。哪怕是炼气境界的修炼者,也有神鬼莫测的手段,远非凡人可以抗衡。”

“据我推测,丁老四还没有真正踏足炼气境界。”

“我以前供职于县衙时看过几个卷宗,有些没有修炼资质的邪修,会利用孩子们体内的先天之气,帮助自己入道。”

“他害了那么多孩子,恐怕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陈不争听到这话,心中愈发愤怒。

同时,他也看到了希望。

原来,所谓的修炼者,也并非刀枪不入啊。

王守礼看到了他眼中的光芒,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要白白送了命,哪怕他没有真正成为修炼者,也不是凡人可以抗衡的。”

他何尝不想杀了丁老四?

可是,太难了!

几十个壮汉在丁老四面前都毫无反抗之力,陈不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纵然去了西山,也不过白白送上一条命。

可是,陈不争的眼神却无比坚决。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我这条命,是老头儿从鬼门关前捡回来的。”

“不报此仇,我枉为人!”

陈不争紧握双拳,无比坚定的说道。

王守礼听到这话,再也没有劝阻陈不争,他沉默了很长时间,这才开口说道“你真想去,就要抓紧时间了。”

“此话何意?”

陈不争微微皱眉。

王守礼侧目,看向西山“丁老四已经从学堂中抓到了足够的孩子,最多三天,他就可以踏足炼气期,成为真正的修炼者了。”

“一旦他成功……就再也没有希望了。”

陈不争听到这话,心里一沉。

只剩下三天了吗?

三天之后,自己将再也不可能跨越这条天堑。

“我明白了。”

陈不争呼气,点了点头。

还好。

老天没有彻底断绝自己的希望。

还有三天。

三天之内,杀了他!

就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响动。

“哗啦!”

陈不争扭头看去。

只见,老院长身下钻出了一个瘦弱的身影。

这是……铁柱!

陈不争见状,立即冲了上去。

“铁柱,你还活着!”

铁柱身上只有一些擦伤,那致命一剑在穿透了老院长之后,巧而又巧的从他的腋下刺了过去,这才让他捡回了一条命。

“陈……陈先生?”

铁柱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与委屈,扑进陈不争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扑簌簌的滑落。

远处,王守礼听到儿子的声音,喜极而泣大声喊道。

“铁柱!老天保佑!”

“我儿还活着,我儿还活着!”

“爹!”

铁柱叫了声,立即便要去找自己的父亲。

陈不争却紧紧地抓着他,说什么都不敢松手。

“别……别去。”

铁柱还是个孩子,若让他看到王家夫妇的惨状,他怎么受得了?

可是这半大孩子,力气已经不小了。

耳边听着父亲的呼唤,铁柱挣扎了几下,便从陈不争的手中挣脱了出去,径直冲到了父亲的身旁。

可是,当他看到父母的惨状,却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爹!娘!”

铁柱悲呼一声,当场便瘫倒在了地上。

陈不争长叹一声,闭上双眼,不忍再看这副场景。可是闭上双眼,那悲鸣声却从耳缝涌入,让他顿感无限悲凉。

过了好久,两人的哭声终于渐渐停歇。

王守礼微微侧目,看向陈不争开口说道“小陈先生,我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死之前,我能不能求您两件事?”

“你说,我一定尽力!”陈不争擦了把泪水,走了过去。

王守礼看了看妻子的头颅,脸上满是痛苦“这第一件事,我想求您帮我,把我和绣娘尸身葬在一起。”

“这丫头胆儿小。”

“要是没我陪着她,到了九幽地府,被别的鬼欺负了怎么办?她跟着我一辈子都没享过福,黄泉路上啊……我要给她做个伴。”

陈不争点了点头“好!”

即便王守礼不说,他也会把大家的尸身都收敛起来的。

王守礼闻言,仿佛了了一桩心事。

他扭头看着眼前的幼子,脸上满是痛苦与怜惜,继续说道“第二件事,我想求您把铁柱送到白马县城。”

“我有个表哥,住在县城。”

“这孩子命苦,小小年纪便没了爹娘。我不求表哥能将他供养成才,只求能给他口饭吃,饿不死他就行。”

陈不争还未开口,身后却传来了一个倔强的声音。

“我不走!”

铁柱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我要留下来打妖怪,为爹娘和院长爷爷报仇!”

王守礼听得这话,当场便勃然大怒。

“你给我闭嘴!”

“要不是因为你一直吵着闹着要打妖怪,我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你娘、老院长和这么多的乡亲,又怎么会惨死?”

王守礼怒声呵斥道。

说话的时候,他脸上写满了痛苦与歉疚。

儿啊,为父并非怪罪于你。

你爹我一心想要上山,维护所谓的正义,到头来落得如此下场。

老院长一心为别人,最终惨死剑下。

做个好人是挺好。

可是……好人他不长命啊!

与其让你做个好人,最终却落得与为父同样的下场,为父更希望你能做一个平庸的人,生死关头,知道躲在别人身后。

陈不争沉默不语,他自然看得出王守礼的苦心。

可是,小孩子的眼睛里却揉不得沙子“杀人的是妖怪,为什么错的反而是我们?他做了坏事,一定会遭报应的!”

“小陈先生,齐天大圣会帮我们把那妖怪打跑。”

铁柱扭头看向陈不争,眼中满是期待。

“对不对?”

他期待这个教给自己“团结就是力量”,教给自己“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老师,能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

陈不争皱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沉默了很长时间,这才扭头看向王守礼“守礼大叔请您放心,我一定会把铁柱安全送到白马县。”

“谢谢,太谢谢你了。”

王守礼得到了他的允诺,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的双眼渐渐失去了光芒,眼神也逐渐涣散。

“绣娘,老师,你们走慢点。”

“我来找你们了……”

陈不争看着又一条生命消散,双眼通红,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良久,他抬头看向西山,咬牙切齿道。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丁老四。”

“这笔血债,我要你用头颅与血肉来还!”

《大圣志》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