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钟先生心痒难耐

>

钟先生心痒难耐

苏眠 著

苏眠 钟先生心痒难耐 钟南衾 霸道总裁

无删减版本的霸道总裁《钟先生心痒难耐》,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苏眠,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苏眠钟南衾。简要概述:她虽然知道对方是做生意的,但也没想到,他就是钟氏集团总裁。余苗接着说,“据说他离了婚,钟一白就是他和他前妻的,但目前单身。”苏眠打趣道,“你有想法?”“想法肯定有,我敢打赌,北城和我一样想要嫁给钟南衾的女人能组成一个军队。”余苗说完,就问她,“你敢说你没幻想过?”苏眠摇头,“我没你那么花痴...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苏眠钟南衾   更新: 2022-11-24 11:3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钟先生心痒难耐》主角苏眠钟南衾,是小说写手“苏眠”所写。精彩内容:他抬头恹恹的看了钟南衾一眼,“爸爸,早”钟南衾看他一眼,停了脚步,“昨晚没睡好?”钟一白也停了下来,他看着眼前的男人,微微张了小嘴他一脸怀疑的看着钟南衾,末了问一句,“你是我爸么?”钟一白怀疑眼前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他爸他爸一向不关心他所以,一大早就收到他关心的钟一白,觉得难以置信钟南衾淡淡斜他一眼,一句话没说,径直上了楼去钟一白也下了楼,在客厅碰到老太...

第8章 钟氏集团总裁

余苗想起听到的八卦,“你知道钟一白的爸爸是干什么的吗?”

“他说他是个商人,做生意的吧。”

看穿着不错,浑身上下都透着让人仰望的尊贵气息。

“知道钟氏集团吧?”

“嗯,怎么?”

余苗一脸崇拜,“他就是钟氏集团总裁,多金又帅气,据说身价过千亿。”

苏眠心里微微有些惊讶。

她虽然知道对方是做生意的,但也没想到,他就是钟氏集团总裁。

余苗接着说,“据说他离了婚,钟一白就是他和他前妻的,但目前单身。”

苏眠打趣道,“你有想法?”

“想法肯定有,我敢打赌,北城和我一样想要嫁给钟南衾的女人能组成一个军队。”余苗说完,就问她,“你敢说你没幻想过?”

苏眠摇头,“我没你那么花痴。”

以前身边有秦向东,苏眠自然不会再去想其他男人。

现在情伤未愈,对男人,她只想离得远远的。

不想再去接触任何一个男人。

谁知道衣冠楚楚之下,会不会也藏了一颗和秦向东一样的禽兽之心。

……

第二天,钟一白就向苏眠和两个被他欺负过的小朋友道了歉。

态度比较诚恳。

午休的时候,钟一白偷偷将苏眠扯到一安静的地儿。

苏眠看着他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忍不住问,“怎么了?”

钟一白看着她,琉璃般的大眼睛里透着几分郁闷,“我家老钟估计今天会给你打电话,问关于我道歉的事,到时候你能不能多替我说说好话?”

苏眠忍不住笑道,“他昨天批评你了?”

“哼,”钟一白嘟着小嘴,“他昨天威胁我了。”

“威胁什么了?”

“他明明知道我最怕羊,却偏偏要把我送去埃塞俄比亚放羊,”钟一白说道这儿,一脸愤慨,“老师你说说,天底下有他这样的亲爹么?”

苏眠忍不住笑了,她一边笑一边轻声说,“你爸爸逗你玩呢,他怎么舍得把你一个人丢去那么远?”

钟一白不认同她的话,“老师,你不了解我家老钟,他冷血无情留情不认心狠手辣辣手摧花……”

苏眠听他说得越来越离谱,忍不住一把捂住他的小嘴,严肃的说,“不准这样说你的爸爸。”

“可他欺负我……”

“只要你乖,他肯定不会再把你扔去放羊。”

钟一白撇撇小嘴,“你怎么和他说的话一样,你们大人就会哄我们小孩。”

苏眠,“……”

……

钟氏集团

正是午休时间,整个十二楼的员工几乎都去了集团餐厅吃饭,秘书孟楠站在总裁室门前,抬手敲了敲。

待里面允许之后,她才推门而入。

宽大豪华的总裁室内,钟南衾依旧在忙。

孟楠站在距离办公桌半米的地方,出声问道,“钟总,您中午是去集团餐厅吃还是我帮您订餐?”

钟南衾头也不抬,低沉的嗓音透着惯有的清冷,“我忙完自己去吃,你不用管我。”

“好,那我去吃饭了。”

“嗯。”

孟楠转身离开,出了总裁室。

钟南衾批阅完手头的文件,收起手中的钢笔,抬手揉了揉发胀的额角。

起身,走到一旁给自己倒了杯水,还没来得及喝,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

这手机是他私人手机,除了家里人之外,也就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

他端着水杯走过去,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随即接了起来。

“回来了?”他唇角原本紧抿着的弧度缓了几分。

电话那头,是顾琅。

钟南衾最好的朋友之一。

“昨晚回来的,刚醒,晚上聚聚?”

“好。”

“那就这样,还是老余那儿,我先去等你。”

“我尽量早点过去。”

挂了电话,钟南衾端着水杯,缓步走到落地窗前。

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慢慢的喝光了水杯里的水,然后放下水杯,转身出了总裁室去了餐厅…..

……

苏眠所教的幼儿园属于公立幼儿园,是北城最好的公立幼儿园。

一周上五天,周六周日是休息日。

今天周五,下午放学,等所有孩子都被家长接走之后,苏眠就开始忙着打扫教室卫生。

刚收拾完,余苗来了。

“今晚去我哥那儿吃大餐。”

余家是干餐饮的,是北城餐饮界老大。

据说,余苗的祖上是给皇帝老头做饭的,后来出宫之后就自己开了家小馆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叫小菜馆慢慢的在扩大,等到了余苗爸爸手里,已经成了一家历史悠久能代表北城独特风味的大酒楼。

现在的酒楼归余苗的哥哥余笙在管理。

余苗要是馋了,就会去哥哥那儿蹭吃蹭喝,顺便带着苏眠一起。

开始的时候,苏眠还不好意思,但次数多了,她的脸皮就厚了,再加上余笙待她像亲妹妹一样,她也不再推拒。

所以这会儿一听到晚上又去蹭吃蹭喝,她高兴的就同意了。

收拾好教室,两人就回了公寓。

换了一身衣服,就开车去了‘余湘楼’。

‘余湘楼’位于市中心的老街,这一条街上的房子都保留着明清时期的风格,古典、古朴;走进老街,就仿佛穿越到了过去,让人的一颗心慢慢的沉淀下来。

‘余淮楼’是一栋两层小楼,小楼后面是一座大大的四进四出的庭院。

庭院深深,曲径通幽,回廊环绕,景致怡人。

在这里吃饭,吃的不是饭,而是一种享受。

两人到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

余苗直接将车停在了大门口,对已经迎来上的门童说,“小桌子,把姐的车停了。”

被唤小桌子的年轻男孩立马笑嘻嘻的对她说,“苗苗姐,上面的车位都满了,我帮您停下面去?”

“去吧,”余苗挽着苏眠的胳膊,抬脚准备走,却又停住了。

她回头看小桌子,“我哥在不?”

“在。”

余苗带苏眠去了后院,一路灯笼高挂花香四溢,拐过好几条回廊之后停在一扇雕花红木门门半敞着,里面传来说话声。

余苗率先走了进去,苏眠跟在后面。

两人一进去,里面交谈声中断,紧接着,苏眠听见余笙的声音传来。

“俩馋猫来了。”

《钟先生心痒难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