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温南枳宫沉 著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宫沉 武侠修真 温南枳

温南枳宫沉是武侠修真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温南枳宫沉”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金望说,“你和我一起上去帮忙。”金望不由分说的拽着温南枳上了楼。没人敢去三楼,所以宫沉被安排了在了二楼的客房里。一进房间,温南枳就看到忠叔前襟都是鲜血的站在床边,双手压在宫沉的伤口上...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温南枳宫沉   更新: 2022-11-24 12: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温南枳宫沉”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温南枳宫沉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内容介绍:宫沉素来霸道,习惯了我行我素,即便是对女人,他也不曾温柔过这一点,温南枳深有体会她只能紧闭双唇阻止宫沉的侵略之前的宫沉不管她愿不愿意,只要达到他所谓的报复,他会不顾一切的强迫她接受宫沉闭上了双眼,倨傲的凤眸隐去了不可一世的锋利,变成了一道轻柔上挑的水墨,浓密的长睫轻颤,眉头轻蹙表达着他的不满“唔……”她想要呼吸,却只能着急的发声,身体都莫名其妙发虚,双手抱紧了琵琶...

第43章 深信不疑

温南枳是被消毒水的味道刺激醒的,脑袋经过多种记忆的冲击,她立即趴在床头开始呕吐了起来。

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又牵动了身上的伤口。

疼得她直接皱起了眉头,一把捂住了腰间,这才发现腰上都被绷带缠了起来。

她捂着伤口,还是忍不住的一阵又一阵的恶心。

“呕……

明明什么都吐不出来,还是头晕胸闷。

病房门被人推开,白色的身影立即冲了过来,将温南枳扶了起来。

“南枳,哪里不舒服?顾言翊拍了拍她的背部。

温南枳捂着嘴又是一阵干呕,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你吸入太多的迷药,醒来会有点恶心,动作不要太大,平躺一会儿会好一点。

顾言翊扶着温南枳躺下,然后又给她倒了一点水喂她喝下。

温南枳快要干裂开的喉咙有了湿润感,躺下后眼角还留着一道水痕,胸口也剧烈的起伏着,好像还没有从大火里回神。

“肖,肖蓝呢?温南枳声音发哑,目光有点呆滞的看着顾言翊。

顾言翊显得有些为难,安静一刻才开口,“死了。

温南枳闭上眼,都是肖蓝倒在火堆里的样子,愤恨幽怨,好像下一刻真的会化成厉鬼。

“林秘书呢?她又问。

但是说到林宛昕脑海里翻滚的却是宫沉黑暗暴躁的样子。

“你还是先照顾好自己,你也受伤了,留疤是必然的了,好在创伤面不大又在腰间不会影响美观。顾言翊直接岔开了话题。

温南枳摇摇头,垂眸扫了一眼自己腰间的纱布,心里还惦记着林宛昕。

“林秘书是不是出事了?

顾言翊不说话了。

“是出事了。金望推门而入,合上门就快步走到了温南枳的床边,郑重道,“你也要出大事了。

“金望,别吓人!顾言翊看了金望一眼。

金望的神色却不像是在吓唬人,“我刚才林宛昕的病房过来,宮先生找了最权威的烧伤科医生来医治,但是结果却不太理想,林宛昕以后恐怕只能穿高领和长袖衫了。

金望隐晦的告诉了温南枳关于林宛昕的消息。

温南枳听了揪紧了被子,太阳穴开始突突的一抽一抽的难受。

“林宛昕醒了第一个问的就是你的安全,宮先生告诉她后,她就开始抗拒治疗,似乎是没办法接受自己变成这样子,毕竟女人都爱美。金望叹了一口气。

温南枳揉了揉脑袋,努力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切,其实她有好多疑问,却又无法串联在一起,尤其是在这种头疼欲裂的状况下。

金望的头向门口看了看,走上去把门给锁了,然后才站回了温南枳面前。

“南枳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我现在很乱。温南枳用力锤了一下头。

顾言翊握住了她的手臂,“南枳,别太心急,能想多少是多少。

“南枳小姐,你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很重要,因为宫先生看了宫家的监控,发现你是自愿跟周瑾离开的,至于你们是怎么落入肖蓝手里的,林秘书做了补充,十分充分的补充。

金望推了推眼镜,十分的着急,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顾言翊望向金望,察觉到了他的语气在不停的加重,不由得问道,“充分?金望你是不是在怀疑什么事?

金望不敢断定前因后果,但是他和温南枳也接触过,她完全就是个十八孝女儿,为了在乎的人能忍则忍,能避开就避开,不是会故意起冲突的人。

但是林宛昕给金望的感觉却并非如此,林宛昕做什么都带着目的性和侵略性。

这也是宫沉一直对她隔一层纱的原因之一。

但是因为肖蓝纵火,林宛昕极力解救温南枳后,现在情况变了。

金望唉了一声,“顾医生你应该了解宮先生的性格,他只相信自己亲眼所见,之前对林秘书更多的是试探,问题就在这次宮先生亲眼所见,他不相信就是不相信,他一旦信任了就不会去怀疑。

顾言翊明白了金望的意思,担忧的看着温南枳。

温南枳心口猛地被一扎,宫沉看到监控里她跟着周瑾离开,所以他肯定不会相信她的每一个字。

宫沉又看到林宛昕救她,所以宫沉对林宛昕已经深信不疑。

一想,她觉得喉咙又开始干巴巴的,每一次吞咽都带着生疼,比伤口还要难受的疼痛感一直蔓延到了心口。

“她……她怎么说的?温南枳追问金望嘴里所谓的充分补充。

“林秘书说她正巧是去宫家找宮先生汇报工作,看到你和周瑾站在外面,她想上去打招呼,看到肖蓝从外面蹿了出来,把你们迷晕带上了红车,也就是说我们之前看到偷窥宫家的人就是肖蓝。金望停顿一下继续道,“林秘书开车追了上去,同时宮先生发现你不见了,问了忠叔才知道周瑾找你这件事,调了所有监控就立即追出去了。

金望刻意的加重了立即,像是要突显什么重要性。

温南枳沉浸在金望的话中,却没有找到任何奇怪的地方,林宛昕说的是对的。

“宮先生找了肖蓝的助理,助理告诉宮先生肖蓝最近租了一个郊外的仓库,这才找到你们的。肖蓝对你有怨恨,打击报复也是正常的,错就错在你不该跟周瑾见面,还跟他走,最后还牵连了林宛昕。金望摇摇头,表示这件事像是实锤了一样。

“不是!我不知道周瑾为什么会来,他说是我联系他的,可是我真的没有联系过他,你们可以去查,我唯一打过一次电话就被拉入了黑名单。顾医生,你应该知道的,你可以去查手机号码!真的不是我!

温南枳激动的起身,完全不顾身上的伤口。

顾言翊上前揽住她的肩头,让她冷静下来,“南枳,你先冷静一点,这件事我会帮你查清楚的,别激动。

“南枳小姐,事已至此,你还能想起什么一定要和我说。金望也坐了下来,安慰着温南枳。

温南枳的手里被顾言翊塞了一杯热水,不算高的温度,却让她吓得感觉自己的皮肤都要被烧起来一样,她手一松杯子掉在了地上碎了。

“你别动,我来就行了。顾言翊很绅士的蹲下身体捡走了玻璃碎片。

这一砸,叮当一声,仿佛把温南枳脑海里某个开关拧开了。

“打火机呢?她看是四处翻找打火机。

那时慌乱之下肖蓝塞进她手里的,一定有原因的。

  • 上一篇:暂无文章
  • 下一本>>《下堂王妃》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