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诱她

>

诱她

傅寒州 著

傅寒州 南枝 诱她 霸道总裁

“傅寒州”的《诱她》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难怪这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在江澈的地盘打他,原来是仗着傅寒州,只是不知道是一日情,还是日日情了。今日恐怕不好收场。陆星辞勾唇一笑,“过去坐吧,这有我们呢。”这已经算表明立场了...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傅寒州南枝   更新: 2022-11-24 12:4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诱她》这部霸道总裁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傅寒州”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诱她》内容概括:她帮她纯粹是情分,不帮也怪不着她南枝之前还是有点后悔蹚浑水,现在是直接对杨雨桐厌恶透了,一身臭毛病还嘴贱,她是真的不稀罕搭理她有这个功夫她回家做方案还能多赚点钱杨志国也知道南枝跟谢礼东不可能有关系,当即怒呵道:“杨雨桐,你有完没完了,但凡有点良心你也不能这么说你南枝姐,我供你吃穿,你南阿姨照顾你饮食起居,是哪里亏待你了,你成日里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杨雨桐眼里蓄泪...

第41章 我以为你对他舍不得

南枝怕明天早上起来上班没精神,跑去厨房煮了醒酒茶,倒是浴室内偶尔传来的水声,听得她有些面红耳赤。

她觉得,还是得跟傅寒州立规矩,在外他是傅总,在她的地盘,那顶天是个P友。

乖巧懂事要听话他这三样没有一条占上的。

她得拿出房子主人的架势来。

正想着呢,醒酒茶已经煮好了,她下意识端了两杯出来。

浴室的门打开,傅寒州裸着上半身,正用她的粉红毛巾擦着头发,下半身裹着她的浴巾。

南枝眉心一跳,“你怎么用我的浴巾包你那!?我这还怎么用?”

傅寒州挑眉,“那不系了。”

他作势要去扯掉,南枝立刻尔康手,“不用!系着吧,送你了!”

傅寒州看着桌上的醒酒茶,“这么客气?”

南枝翻了个白眼,“这两杯都是我的。”

“喝多了不怕睡不着?”傅寒州擦着头发,水珠顺着他的动作溅落,还有一两颗顺着他的肌理往深处滑落。

南枝清了清嗓子,“我睡前会做有氧运动,睡得不知道多香。”

傅寒州居高临下看着她,“你这是在暗示我刚才没和你运动?”

“……”

“您可真能联想。”南枝喝了自己那杯,走进房间去拿睡衣。

见傅寒州还站在外面,她径自进了浴室,室内的空气都带着潮湿的水汽,南枝看了眼挂在架子上的衣服,满脑子都是傅寒州刚才在这洗澡的画面。

他倒也不是第一次在这洗澡,前一次两个人在浴室里,他那身高都施展不开,最后两个人湿漉漉得还黏着泡泡滚到了床上,硬生生毁了她一个床单。

南枝拍了拍自己的脸,打开了花洒。

温热的水流冲刷身体,这一天的精神紧绷才彻底消散。

傅寒州将那杯醒酒茶喝了,顺道将她的杯子也拿去一块洗了,陆星辞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他将手机免提打开,一下就听到了他那边乌烟瘴气的动静。

“怎么才接电话,去逮南枝妹妹了?”

傅寒州面无表情,“叫谁妹妹呢?”

陆星辞一噎,饶有兴味道“哦,那就是南小姐~你那边不会在洗澡吧。”

陆星辞还没到年迈的地步,傅寒州那那么大水流声他当然听得到。

“洗杯子。”

那边顿了一顿,然后声音调高“你在干嘛?”

“你直接去挂耳聋耳鸣专家门诊吧。”傅寒州要挂断电话,陆星辞不让,“你在洗杯子?你出息呢?”

傅寒州神色淡漠,“我没你那么废柴,洗个杯子也要叫妈。”

陆星辞舌头顶了顶腮帮软肉,“怎么还人身攻击呢,我这不是好奇你在南枝那的家庭地位么。”

傅寒州没心思跟他闲侃,“干嘛。”

陆星辞啧了一声,“我打电话问你助理说你没去应酬,这不是猜你跑去找南枝了?打过来跟你说个事,江澈那小子估计要判刑了,犯了大事。”

傅寒州对这事略有耳闻,恰好南枝从浴室出来,就听到了屋内回荡着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前面隔着门听不真切,后面那句事关江澈,倒是入耳得清清楚楚。

南枝一怔,呆呆看着傅寒州。

“知道了,挂了。”傅寒州摁掉通话键,将杯子拿干净的一次性抹布擦干净后道“去把头发吹干。”

南枝现在哪有心情吹头发,“江澈除了帮他爸办的那些事,还出什么事了。”

傅寒州倒也没瞒着她,用口型无声地说了两个字,南枝脸色一变,“警察会不会也怀疑我?”

“不会,要是怀疑你,前两次你去警局就已经接受调查了,别操心这个。”傅寒州朝她走近,“去拿吹风机。”

南枝满脑子还是江澈,等把吹风机交给傅寒州,他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才反应过来,他要自己给自己吹头发。

温热的风吹拂头皮,南枝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起码判八年以上,等他出来,江家也早就不在了。”

南枝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傅寒州了然的眼神落在她脸上,“不必自责,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我不是自责,我是怕他出来报复我。”南枝都不知道他怎么理解成她在心软的。

傅寒州确实有些惊讶,抚摸着她半湿的头发道“我以为,你对他……”

“我是有病么?这么个玩意我还念念不忘,但凡舍不得他还有你什么事?我脑门上刻着恋爱脑么!”南枝坚决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约不约的属于个人自由,她也是确定傅寒州单身才问了一句,至于江澈,两个人哪还有什么情分。

而且这江澈满嘴跑火车,她交往前压根打听不出他背地里是这么个货色,但凡知道了还不跑等着年夜饭留着他祭奠财神爷么。

傅寒州被她劈头盖脸怼了一顿,冷哼了一下道“女人口是心非,这么看不上当初还不是答应了。”

“麻烦你不要翻旧账,这样会让我以为你在吃醋。”南枝凉飕飕说完,空气莫名静谧了一下。

她神色古怪得瞥向傅寒州,好似在印证自己的想法是不是真的。

然而男人只是薄唇轻启,面露嫌弃,“你挺自信的。”

南枝顿时面子挂不住了,腾一下站起来,“睡觉。”

她步子迈开,走路声音也大,踢踢踏踏回了房间掀开被子就往被子里钻。

过了会,房门才被打开,高大的人影进来,顺带着将门关上,床铺凹陷下去,明明两个人身上用得是同一款沐浴露,南枝就是觉得他的味道跟自己的不一样。

傅寒州没动静,南枝也松了口气,闭上眼睛开始进入梦乡,过了会,一双长臂扣入她的腰肢,将她整个人拖了过来,腿也顺势盘了过来,压得南枝喘不过气。

“这样睡我不舒服!”

傅寒州不理她,头埋在她颈部,“睡觉,不睡觉就干点别的。”

南枝心里暗骂他王八蛋暴君,又架不住跟他顶嘴,再吵下去怕是又要拖到凌晨不睡觉,干脆在这不舒服的姿势里拱了拱,选了个相对满意的位置入睡。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