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敢死营

>

敢死营

秦风 著

军事历史 廖廖 敢死营 秦风

书名叫做《敢死营》的小说,是作者“秦风”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军事历史,主人公秦风廖廖,内容详情为:虽然自己与郭九龄没有什么交情,这个时候秦风还是有些伤感,别说与郭九龄千里同行的昭华公主了。回首来路,莽林丛丛,看向前方,山峦叠嶂,仰望空中,无数巨树挡住了阳光,踏足所处,厚厚的落叶软绵绵的并不受力,一股陈腐的味道在鼻翼之间弥漫。昭华公主奔行极速,她的轻功本身就极佳,此刻即便心伤神惶,但行走之间,那一...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秦风廖廖   更新: 2022-11-24 18:0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秦风”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敢死营》,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军事历史,秦风廖廖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尸体被蒙着白布,一具接着一具的抬了出去安如海现在只希望,还来得及找到那个胡小四,否则,城外化人庄,只怕又要多一具尸体了“就算要灭口,杀了刁庆也就够了,居然连孩子也不放过,当真是丧心病狂”身边的一名内卫低声道,满脸皆是气愤之色“或者,这个杀人者,以前与刁庆一家都照过面”安如海叹道:“如此大的一个局,设局者自然不会容许出现一点点的失误,就算我们不查,刁庆也活不了多久,只不过我们的...

第二十二章:我要去看一看

喘息片刻,秦风这才慢慢地走到卞正倒下去的地方,看着一左一右躺在地上的两片尸身,

“早就告诉你,那什么级别就是糊弄人的玩意儿,没想到你还真信,七级了不起啊?还碾压老子,去了阎王老子哪里,去好好告南天门那些老不死的一状。

死人当然听不到了,不过他当真是死不瞑目,两片身体之上各一只眼睛,一直都睁得大大的,仰望着挂着一弯弦月的天空。

秦风伸出手,在对方的腰带扯下一面铁牌,看着铁牌之上的铭文,果然是雷霆军的身份铭牌,其实只要看一眼这卞正一身的打扮,就知道他不是西秦的边军,西秦边军向来都是一群叫花子。

叹口气,继续摸索着,又找出来一瓶丹丸,几张银票,一枚印鉴之后,就再也没有其它的什么东西了。

“这一次,只怕咱们要吃大亏了。

拄着刀站起来,高远心道,朝廷大人物们信誓旦旦,万无一失的攻击计划,果然就是一个大坑,这一次要是左帅栽了进去,只怕大楚西部这一回要遭大劫了。

回到部队驻地,天已经快亮了,敢死营早已经吃过一早饭,正全军收拾停当,只等着他这位主帅回来之后便可以开拔。

舒疯子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正在哪里眉飞色舞地与和尚,剪刀说着什么,手里提着一个东西,不停地晃来晃去。

“秦头儿回来了!听到士兵的叫喊声,几个人都回过头来,看着秦风铁青的脸色,微微诧异。

“秦头,我们是不要要继续开拔?剪刀问道。

“开拔个屁!叮当一声,秦风将铁刀扔到一边,一屁股坐到地上,低头思索着。

“怎么啦,大清早的,吃了疯药啦?还是被这落英山脉里发情的野兽给强上啦?

舒疯子嘿嘿笑着,凑了过来,将提在手里的东西凑到高远的眼前,“看到没看到没?雪蝠,老子一直想抓没有抓住的玩意儿,这一回总算是栽在我手里了。

秦风抬头,看着舒畅脸上那血痕宛然的抓印,叹道“如果真只是野兽强上了我,那倒还好了,舒疯子,我们有大麻烦了。

几人看到秦风脸上的凝重表情,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全都敛去了,他们都知道秦风,如果不是天大的麻烦,在他的脸上绝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我们西部边军这一次掉进大陷阱里去了,左帅他们只怕这一次在劫难逃。

秦风一字一顿地道“雷霆军来了,李挚来了,朝廷这一次的行动计划,完全就在对方的掌控之中,他们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正等着左帅一头栽进去呢。

我们的前方,没有敌人,什么也没有,敌人的主力,全部都在左帅他们那一边。

唰地一下,剪刀,和尚,舒畅的脸色顷刻之间都是变得一片雪白。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万无一失吗?舒畅喃喃地道。

“屁的万无一失。

和尚摸着刚刚刮得青茬茬的头皮,愤愤的道“打仗,本就是瞬息万变无比凶险的事情,哪有什么万无一失的,他们这么想,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

“现在说这些都晚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计划从根儿上就有问题,朝廷内卫控制的那个所谓西秦的鼹鼠肯定有问题。

秦风道“我们不能往前走了。

“秦头,你不是想去援救左帅吧?剪刀低声道。

“援救?秦风苦笑一声“我倒是想,但来得及吗?我们跟左帅有多远,没有十几二十天,军队能赶到?

就算咱们不吃不睡不拉不撒,也得十来天。
等我们到那里,黄花菜都凉了。

“那我们怎么办?剪刀松了一口气,问道。

秦风低下头想了片刻,“剪刀,和尚,你们马上带领敢死营回井径关,如果左帅当真中了敌人的圈套,那么,小小的井径关肯定是守不住的。

你们回去之后,通知井径关内所有的人,与你们一起撤回南阳郡去,把井径关一把火烧了,南阳郡内还有万余人马,加上你们撤回去,死守南阳城。

南阳郡内,其它地方的小股驻军都要撤回南阳城去,加强那里的力量,别的地方,只怕是保不住了。

“我们这样无凭无据的回去,冯大人会相信我们?剪刀问道。

“冯致庸不是一个糊迷官,肯定清楚你们不敢拿这事儿说笑,左帅如果完蛋了,南阳郡肯定又要被西秦人抢个精光,到时候如果能南阳城也被西秦人攻破了,他这个官儿也就当到头了。

所以不管信不信,他都会加强郡城的防守的。

这一次雷霆军来了,说不定西秦人的胃口就会大上许多,南阳城是南阳郡的精华所在,抢光南阳城,顶得上整个南阳郡所得。秦风道。

“我们回南阳城,你去哪里?舒畅忽然问道。

“对呀!和尚也叫了起来,“秦头,你不会想着一个人去闯那龙潭虎穴吧,再说了,你一个人去济什么事?白送嘛!

“对啊,秦头,现在我们更不能没有你啊!

剪刀也道“形式既然如此险恶了,我们更要做好最坏的准备,现在您作为主官离开了部队,于军心也不稳啊!

秦风瞪了几人一眼,“我必须得去看看,左帅对我不错,那里还有狼牙,豹子,他们都是我的兄弟,他们几个都是尸山血海之中爬出来的,活下来的机率很大。

而且,我们也需要了解敌人的详细情况,为后面的作战作好准备。
现在西秦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规模,他们的作战目的倒底是什么,我们都要弄清楚。
两眼一抹黑,以后这仗怎么打?

“这,只要派几个斥候去就能干得了吧?舒畅道。

“咱们敢死营的人是些什么玩意儿你还不清楚,以前有大军震慑着,有军规约束着,都能老老实实的,如今这个模样,派人出去,只怕转眼之间就给你跑个无影无踪。

秦风冷笑,“你们带队回去,我去探查个虚实,放心吧,我又不是一个糊涂蛋,难不成还往敌人身上撞,只不过打探一些消息而已,再说了,我跑得快。

敢死营开始往回跑路,本来就一直准备逃跑的他们,速度极快地便踏上了归程,只不过众人的脸上此刻已经没有了前几天的轻松。

因为接下来,他们将要面临着的肯定是一场史上最困难的战斗,南阳城的驻军远远不如西部边军,装备也大是不如。

如果西秦人大举来攻,南阳城能不能守住都是一个问题,别的部队可以逃跑,他们可跑不了。

“小心一些。舒畅没有多说,从怀里掏出几个小瓶,塞给秦风,“这里头都是一些治疗内伤外伤的药,拿着,总是有用的。

“多谢!秦风微笑着点点头“疯子,回到南阳城后,你离开敢死营吧,这一次,只怕敢死营撑不下去,别的部队可以跑,我们敢死营是不能跑的。
只能死战到底,到时候,恐怕冯致庸也会把敢死营往死里使。

舒畅点点头“我会走的,打这种仗,我还真帮不上什么忙了,还会成为他们的拖累,不过走之前,我会给他们多准备一些伤药的。

“那就好,如果我没有死到时候你再来找我。秦风笑了起来。

看着秦风,舒畅忽然笑道“秦风,你不是为了那个昭华公主才跑去冒险的吧?那妞儿不错是不是?

“还真有几成是为了这个女人。

秦风叹了一口气“其它人死再多,朝廷或者也不会在乎,但如果昭华公主也死了,你觉得,这南阳郡要死多少人才能平息朝廷的怒火?

“这他娘的作战计划本来就是他们制定的!舒畅气愤地道。

秦风冷冷一笑,“他们会有无数的借口将责任推到下边来。
所以我必须得去看一看。

“你一切小心吧,实在不行,就跑吧,跑到哪里不能过活呢,总不致于在一棵树上吊死、

“那倒是,说不定到时候,我真要跟着你去跑江湖了!

身体紧绷着,慢慢地向下沉去,任由枯叶腐土将自己的身子掩埋,片刻之后,这片茂密的森林之中。

再也找不到任何有人出现过的痕迹,秦风怀抱着自己的铁刀,静静地隐藏在这片不知有多少年没有人抵达过的千年老林。

沙沙的脚步之声响起,从他藏身之所经过,大约持续了一柱香的时间,声音终于完全消失,按捺住自己急迫的心情,又等了约盏茶工夫,秦风这才从地下爬出来。

脸色愈发的沉重起来。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