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下堂妃:好狗王爷别挡道

>

下堂妃:好狗王爷别挡道

根竹 著

下堂妃:好狗王爷别挡道 储思行 古代言情 张落

《下堂妃:好狗王爷别挡道》是作者“根竹”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张落储思行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她抬眼望去。该死的浪荡子!九王正冲着自己挤眉弄眼。张落竖了中指,用唇语对着九王道:垃圾。“咳咳”上座的皇上喝酒呛了一下,他看见九王与张落的小动作有些无奈...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张落储思行   更新: 2022-11-26 00: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张落储思行是《下堂妃:好狗王爷别挡道》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根竹”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张落出了万花楼的大门,内心依旧震撼在刚刚的所见所闻“小姐,你终于出来了奴婢还以为……”沅桃一看到张落出来,屁颠屁颠跑过去张落有些无奈:“以为你家小姐我在里面遇到危险了?”只见沅桃疯狂点头张落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你家小姐我机智无双,怎么可能?”说完主仆两个朝着墉王府的方向走去刚刚回到落花院,张落便又叫来了慧嬷嬷“王妃”慧嬷嬷恭敬道:“不知王妃有什么吩咐”“今儿个沉心院那边有什么动静?...

第九章 墉王的青青草原

不愧是皇宫,家宴的菜色都如此丰富,不由得让人食指大动。

听着歌舞表演享受着美食。人生不过如此啊。

张落享受着美酒佳肴,从对面丢过来一颗葡萄砸在张落的头上。

她抬眼望去。该死的浪荡子!九王正冲着自己挤眉弄眼。张落竖了中指,用唇语对着九王道垃圾。

“咳咳”上座的皇上喝酒呛了一下,他看见九王与张落的小动作有些无奈。

宴会在歌舞声中到达了高潮。

御膳房的人也送来了养身盅,分到张落的是玉兰盅。

张落起身将玉兰盅给了太后“姑母,玉兰具有通脉明目的作用,您用这盅吧。”

“好孩子。”太后眉眼含笑着夸奖张落。

“哼,马屁精!”台下的五公主冷哼一声道。

张落选择无视她,

无视敌人是气死她的最高境界。

果然五公主见张落不搭腔,气的糕点一块接一块往嘴里塞。

“姑姑,你吃这么多不噎得慌吗?小太子看见五公主塞糕点的模样不禁吃惊道。

听到小太子的话,五公主才觉得糕点卡在胸口难受的紧,她指着茶水对着小太子道“水,水。”

小太子将茶杯递给五公主,只见五公主咕噜咕噜一口喝了下去。

“呼,”终于不噎了,五公主心里感叹道,都怪那个张落落。

“姑姑,难道你不觉得这个蠢女人变得好好看吗?”小太子凑过去对着五公主道。

五公主没好气地看了一眼身边玉雪可爱的团子“哪有?明明一样的丑一样的讨人厌!”

“只是换了副皮囊,内心还和以前一样丑恶。”五公主吐槽道。

看着自己这个傻侄子,五公主决定再加一把火“你可要离她远点!你看你三叔叔没遇到她之前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这几年被这蠢女人纠缠成啥样了?”

阳熙一想到三叔叔阴沉暴戾的模样,抖了抖小小的身体。

自己可要离她远点,再漂亮也不行。

“有毒!此盅有毒!”阿莫嬷嬷惊呼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只见阿莫嬷嬷手中地银针通体发黑。

众人见状,赶紧用银针测试了自己面前的养生盅,发现并没有毒,都松了一口气。

“这玉兰盅是平宁郡主给太后娘娘的。”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所有人的眼神刷的集中在了张落身上。

看我干嘛?不是我啊?张落内心咆哮着。

“啪。”太后用力拍在座椅上。

“不要乱猜,这玉兰盅从落落手上端到哀家这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哀家相信,落落可没有这样的手段!”

所有人都静悄悄地等着太后发话。

姑母好威风!

张落心里对太后这个女强人崇拜不已。

“若有心人想在哀家与皇上眼皮底下混淆视听,怕是不能!”说完看了一眼墉王与沈苑所在的方向。

“王爷,刚刚太后是在我看我?是否是意有所指?”沈苑神色紧张地向墉王问道。

“不要多想,与你无关。”阳墉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来人!”最上头的皇上发话了。他看了一眼身侧站着的邓公公。

“去,把接触过这碗盅的人都给朕带上来。”

邓公公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领了旨意快速去办好事情。

“皇帝,此人居然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宫中下毒谋害皇家,可见此人其心可诛,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以儆效尤!”

太后对着皇上道。

皇上点头,赞同道“母后放心,儿臣一定将这件事弄明白!给母后和平宁郡主一个交代!”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盅是平宁郡主献给太后的,是不是意味着下毒之人的目标是这位平宁郡主?

太后听了皇上的承诺,神色缓和了许多。静静地坐着等待邓公公将相关人员带上来。

此刻大殿中,人人大气都不敢喘。

谋害皇室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邓公公办事效率很高,不一会儿就将接触过玉兰盅的人员带了上来。

“这份玉兰养身盅是谁做的?”皇帝威严地发问道。

“回皇上,是奴才,今日宴会的所有养身盅都是奴才做的。”关厨子刚被带进大殿,他就听到了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低着头恭敬道。

只有平宁郡主那一盅有毒,其他的没毒,只要皇上查出或者让皇上知道自己与平宁郡主从未见过,更没有利益之争。

那么自己就没有对平宁郡主下手的动机,也就可以理解为东西是在自己交给下一个人之后才被下毒的。

自己的嫌疑也就洗清了。

于是他深深松了一口气。

“你完成这些盅之后交给了谁?”

“回皇上,奴才交给了自己的徒弟。小完子。”关厨子战战兢兢地道。

被点名的小完子听到自己的名字,生怕这桩大罪落在自己头上,立马连滚带爬解释道“皇上明鉴,师傅将东西给了奴才之后,奴才叫人一起送过来,每一份都是各自宫中的宫女或者太监领取的……”

小完子说完,深深地磕了一个响头。

“哦?你的意思是中途并没有其他人接手?”皇上把玩着手中的扳指漫不经心地道。

小完子抬起头看了一眼皇上,发现皇上正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他吓得一个激灵“回皇上,并没有!”

这时候小完子知道自己必须找出下一个替换者,不然就算不是自己下的毒想必也是难辞其咎。

忽然他的脑袋灵光一闪“回皇上,奴才想起来了,平宁郡主因为不住在宫中,她的那份是一个叫小虫子的太监领取的,当然奴才问了他是哪个宫的,他只说是新来太监,刚被内务府分到太后宫中看门的太监,此次奉太后之命伺候平宁郡主!”

太后一听这事居然还跟自己有关,不由得大声呵斥“放肆,哀家宫中何来什么小虫子?”

小完子吓得又原地磕了好几个头,额头磕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张落听着都觉得脑瓜疼。

“回太后娘娘,回皇上,奴才不敢撒谎啊,请太后明鉴啊!”小完字害怕极了,一个劲儿地磕着头。

跪在小完子身边的关大厨也磕着头道“太后明鉴啊,小完子是奴才看着长大的,心性胆小绝不可能有胆子做这种事啊……”

“小完子,你可记得那个冒充太后宫中之人的太监长什么样?”皇上放下了手中的扳指。

“记得,记得,奴才记得。”小完子急忙道“他的脸很长,就像是长了一张马脸,牙齿比较突出,而且很黄,有一点点胡子,身量不高……”

听着小完子的描述,坐在墉王身边的沈苑脸色蓦的发白。

不要,千万不是她所想的,千万不要!

感受到身旁之人受惊,墉王看向沈苑“怎么了?”

沈苑强行撑起笑容,对着墉王道“阿墉,没事。只是有点不舒服。”

“再坚持一下,一会儿就让人先行带你出宫。”阳墉安慰道。

沈苑乖巧得点点头。

此时的张落听到小完子对此人外貌的描述,也是吃了一惊,她不由自主地朝着太后看去。

发现太后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果然是太后的手笔。

“老奴这就封锁皇城,必将此人带到皇上您的面前!”

不等皇上发话。

邓公公立马站出来道。

皇上满意地点点头。

“快要接近真相咯!”张落听着耳边发出的声音,一转头发现九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她边上的位置。

张落没好气地白了这个浪荡子一眼。

“落表姐,你猜猜谁是凶手?!”张落看着眼前极不正经的男人,将屁股往椅子另一边挪了挪,企图离这个男人远一点。

“表姐?”九王见张落不搭理他也依旧不气馁。

张落有些不堪其扰,她皱着眉头道“我怎么知道。”

就在此时,邓公公带人回来了,他身后的太监手里压着一个头套黑袋的人。

“贱人,别以为你对付我,你的秘密就可以永远保留,我告诉你我早就把你的秘密写下来藏起来了,你要是敢害我,我一定拉你陪葬。”

“快放了我,你这个贱人。”

“我要把你跟我暗中苟且的事都告诉墉王爷,看他不扒了你的皮。”

“沈苑,你这个贱女人!”

“……”

沈苑?

众人睁大眼睛吃惊地看向了墉王方向。

怎么?好像瓜还挺大?

阳墉面色阴沉。

众人听着这些不堪入耳的话,都小心翼翼地看着墉王。

阳墉忍无可忍闪身前去欲一脚踢飞这个胡言乱语的人。

“三弟,莫要冲动,且听他如何说辞?”皇上阻止了墉王的动作。

被布套住的男人还在辱骂着沈苑,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便停了下来。

三弟?

莫不是沈苑那贱人院中的护卫兄弟?

想到此处他挣扎地更厉害了,嘴里的话也更加的层出不穷。

此时的沈苑早已花容失色。

但她不能坐以待毙,她刷的站起身来“你在胡乱攀扯什么?”

“来人,立马把满嘴胡言乱语的人给我乱棍打死。”

沈苑对着墉王身边的两个侍卫喊道。

两个侍卫相互看了一眼,纠结着不敢乱动。

“好大的胆子,哀家和皇上都没发话,这宫中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张苑还想辩解几句。

太后身边的阿莫嬷嬷则按住了沈苑。

阳墉见状,立马开口想为沈苑说话。

只是还没开口便被太后制止。

“阿墉,你坐下,此事事关重大!”太后发话了。

阳墉不甘心得退在了一边。

沈苑终于知道了。

这是一场局,一场自己逃都逃不掉的局。

一场由太后主谋的局。

那是谁提的议?

是她,张落落!该死的张落落!

沈苑气得内心几乎呕血。

邓公公面无表情得踢了一脚此人的膝盖。

“噗通”

男人跪倒在地,他刚刚听到什么爱家?黄尚?那是什么?

马夫并没有反应过来。此时的他想到的是沈苑下的手。

他没想到这贱女人真找人对自己出手,

为了保命他只能大声喊道。

“兄弟,我知道是那贱人让你们来的,我把她的秘密都告诉你们,你们放了我。”

听到这话,张落抬了抬眉头,假装不经意地朝沈苑看去,此时沈苑的脸已经一片煞白。

张落勾了勾唇,看来她已经知道了这是一场针对她的游戏。

“哦,你倒是说说,什么秘密,如果说得好哥们倒是可以放了你。”

九王爷蛮有兴致地凑上去。

跪在地上的男子一听有生路,立马竹篓倒豆子似的滔滔不绝起来。

“墉王府沈姨娘并非丞相亲生,当时丞相召回二小姐,我负责赶马车护送小姐回去,在回京途中遇到流民,二小姐心善看到个个面黄肌瘦很是可怜,就将车上的食物都分给了流民,谁知道其他的流民看见了直接一拥而上……”

“那些流民虽然没吃饱饭,可个个都是亡命之徒,我寡不敌众,小姐落入那些流民之手,不知去向。”

“我们所有的东西都被抢劫一空,我只能等流民散去之后独自去寻找小姐,却在一个黄土坡下看见小姐衣衫尽失,裸体横陈,那些该死得流民,他们,他们……”

马夫没有继续说下去。

可接下去发生的事情任何人都了然于胸。

有的人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有的人叹息,有的人面无神色……

“我不敢上前,不能判断小姐是不是还活着,我颓废地靠着一块大石头坐下,想着回去以后该怎么交代。”

“这时候我听到了呻吟声,我回过头一看,是小姐,还活着,我正要过去,却看见沈苑拿起石头砸在了小姐得头上,连续砸了很多下。血溅得她满脸都是。”

听完在场的人都静默不语,无不在感叹沈的狠毒。

“真是可怜,这相府二小姐从小便出京在尼姑庵为沈老太太祈福,这一去就是十年之久,这孝心感天动地啊。”

“如今沈老太太身体大好要接她回去享福,竟然……”

人群中知情人士悄悄道。

“既沈苑并非丞相亲女,难道是流民?”面对皇上的发问,马夫立刻接着道。

“对,就是流民!小姐看她可怜,就收下她打算带到丞相府当丫鬟!”

“兄弟啊,我知道的我都说了,放了我吧。”马夫说完立马磕头道。

“这话不对既然你看见了沈苑杀了二小姐,那你怎么肯替她保密,你不是话里话外都再说自己很衷心二小姐吗?”

吃瓜吃到上头的九王疑惑道。

张落赞赏地看了一眼九王,她还正愁怎么引马夫说出沈苑与他苟且之事。

没想到九王跑来当抢手了。

“她先是威胁我,如果这件事让丞相知道了,我也是有护送不力的责任,只怕也逃不了干系。”

“看我无动于衷,她就勾引我,欲与我行了夫妻那事。”

“我没控制住,就……我与她已是一根绳上只能助她行事了。”

“你胡说八道,我杀了你。”此时的沈苑已经接近癫狂,她疯狂想要挣脱阿莫嬷嬷的禁锢,可终究是白用功。

此时,马夫的头套被邓公公蓦地掀开。

好丑的脸。

此刻众人看到马夫的真容第一反应。

而强烈的光让马夫闭眼缓了缓。

等他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幕,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明堂上一位身穿明黄色衣服的男子威严高坐在主位上,衣服上绣着大气磅礴的九头龙。

而他的身侧坐着一位衣着华贵得妇人,看着有些年纪了但是保养得非常得当,身上穿的衣服绣满了翱翔的凤凰。

接着妇人的身侧则是。

沈苑?

这贱人怎么会在这里?

她不是跟王爷去了皇宫参加家宴?

难不成这里就是皇宫?

刚刚那两人是皇上跟太后?

他还见沈苑被人死死按住。

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算计了。

他的脑袋在疯狂转着,怎么保命。

还没等他想好便听到有人质疑“放肆,在皇上面前你居然还敢随意攀污她人?”

马夫一转头就看见墉王死死盯着自己,他害怕极了。

墉王的眼里弥漫着满天杀意。

马夫慌了神,几乎是想也不想道“王爷,老奴不敢撒谎,沈姨娘,沈姨娘她的左大腿内侧有一颗红色的痣!”

此话一出吃瓜众人的脸色都变得五彩斑斓了起来。

墉王的脸色更加黑的可怕。

“王爷,这贱人根本不配得到您的宠爱,她多次在奴才身下承欢,奴才绝对不会看错……”

墉王忍无可忍,一掌拍在了马夫的头顶,马夫喋喋不休的话戛然而止……

血漫下了马夫那张马脸上。

马夫死了。

也死无对证了。

不过没关系,张落的目的到达了。

她轻抿了一口茶。

只见墉王深呼吸了一口气“皇兄,此人闭门造车,他所说的根本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指的是沈苑大腿内侧的痣。

难道这马夫是瞎说的,根本没有两人苟且也事?

众人在心里纷纷猜测起来。

端坐高堂的男人摆摆手“墉王,这是你自己的家事,你自己处理吧。”

“多谢皇兄。”阳墉对着皇上行了个礼,便让身边的人架着沈苑离开了。

“哀家乏了,这都是什么事啊!”

说完便让阿莫嬷嬷搀扶着自己回慈宁宫!

“今日之事,不许任何人走漏半点风声,否则杀无赦。”

“臣女/臣弟/儿臣/臣不敢!”所有人齐齐跪了下来。

“另外,朕再宣布一件事,三王爷阳墉与平宁郡主婚事作废!即日起,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说完便拂袖而去。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下堂妃:好狗王爷别挡道》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