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风山渐

>

风山渐

一条大鱼头 著

古代言情 文相逢 沈山水 风山渐

文相逢沈山水是古代言情小说《风山渐》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一条大鱼头”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夜吻金道:“沈员外,我把这藏宝的暗室都告诉你们了,你们自行去偷可好?即使你不擅武,你身后这位公子看起来可不是一般人,偷个东西必定不在话下。”沈山水抿着嘴浅笑着,按住他肩膀的手劲愈发的用力起来。他道:“偷东西嘛,还是你专业点。”说着,将手从他肩膀拿开,一拍他后背将他推了出去...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文相逢沈山水   更新: 2022-11-26 06: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一条大鱼头”又一新作《风山渐》,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文相逢沈山水,小说简介:文相逢站在侯子钧身后一动不动,脸上方才因为被调侃而布上的红霞已经淡下,表情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经过方才那一出闹腾,她猛然想起自己今日的身份她是侯子钧用来送给沈山水的礼物她不卑不亢也不闹,站在一侧,看到侯子钧将茶水一饮而尽后,从容俯身过去为他续水这边,沈山水对着众人拱手道:“因近年朝廷厉行节俭,沈某不敢如往年般大动豪土、新修学舍,只得将此楼开辟出来,给各位作个读书论事之地其中诸多亏待之处,...

第10章 盗宝

沈山水三人站在将军府后院外墙一处小树林里。

夜吻金望着那外墙,又突然怂了起来。“不行不行,还是名声重要些。”

正要向后倒,被沈山水一把按住了肩。

夜吻金道“沈员外,我把这藏宝的暗室都告诉你们了,你们自行去偷可好?即使你不擅武,你身后这位公子看起来可不是一般人,偷个东西必定不在话下。”

沈山水抿着嘴浅笑着,按住他肩膀的手劲愈发的用力起来。他道“偷东西嘛,还是你专业点。”

说着,将手从他肩膀拿开,一拍他后背将他推了出去。沈山水道“去吧,我们在这儿等你。”

夜吻金无奈,只得低头解了自己的金腰带。

青雉不解道“你解它干什么?”

夜吻金道“此事实在丢脸,必不能让人发现是我夜吻金干的。”

他将金腰带一把揣进怀里,一溜烟就翻上了墙,转眼消失不见了。

此时已至深夜,侯冠林书房内仍有一盏烛火亮着。夜吻金轻点脚步,偷偷攀到瓦檐之上,听得屋内有人声传出。

他凑近去听那交谈之声。

只听那老将军道“这小儿猖獗至此,妄想让本将军亲自去给他送礼?”

侯子钧冷静道“父亲莫要动怒,送礼倒在其次,那沈山水最终目的不过是想与我将军府攀上关系。他如今将身姿摆得那么高,无非是凭着手里捏了几条朝廷重要的茶商道,截了我将军府的经济脉罢了。”

侯冠林道“依你看如何?”

侯子钧道“父亲不妨就见他一面,给他点面子,通通这商路。”

侯冠林鼻孔里出着气,哼了几声,不再多言了。

半饷后,侯冠林气消了些,突然想起文相逢来,他没好气道“那丫头……我原本就说,实非倾城之色,如何勾那沈山水的心?”

侯子钧点了点头,并不多言。

屋内静了片刻。莞尔,只听得一人开了门,踏出了书房。

夜吻金等了许久,见那书房内的另一人还未出来,寻思着这老头不会要在书房睡吧,于是点起脚尖跳下,落到了窗口旁,弓起腰偷偷从窗户纸缝内往里瞧。

夜吻金眼珠子转了一圈,发现屋内并没有人,正奇怪着,忽然看见书房正中的那面墙在微微颤动,随后一间暗室之门徐徐打开。

侯冠林手拿一卷卷轴从书房内走了出来。夜吻金眼前一亮,那卷轴正是自己白日卖给他的《兰亭集序》!

候冠林面色从未有过的严肃,甚至可以说是凶狠。他盯着手中卷轴发了片刻的呆,最后还是将它徐徐展开……

侯冠林眯着眼瞧了半饷,拿着那卷轴又凑到了烛火旁去看。

夜吻金心道,这王羲之的书法究竟绝妙到如何的地步,才能让一卷临摹它的赝品,也能看得这老将军面色突变,双手直颤,身体直直跌在了坐椅之上。

怪不得沈山水这么急地想要得到这物,莫非真的价值连城?

这边,文相逢一人坐在床角已经发了半天的呆了。

她好不容易见到了自己的恩人,她想了十年的恩人。

这十年来,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见到他的场景,在腹中打了千万遍的感激之言的草稿。她想着一定要表达出自己对他的感恩,这块玉佩如何陪伴着自己,如何给了自己莫大的希望。

可真的见到了后,那场景又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她内心由来已久地感觉到酸涩和伤心,几滴眼泪暗自掉了出来,但却忍着没有出声。

他似乎对自己的这份感恩之情看得很淡,而她也并没有将自己的感激之言完全说出,没有获得在他的身侧服侍报答他的机会,而那块玉佩……

文相逢猛地想起自己的那块玉佩……

她慌忙摸了摸自己脖颈,那块玉佩不见了!

文相逢心中猛地一震,整个人顿觉有些晕眩。傍晚离开湖心亭时,她思绪不稳,也走得匆忙,竟一时忘记将玉佩还给沈山水。

而后回来的路上,那玉佩一直被她捏在手心里,可到了现在,它突然就不见了。

文相逢急忙在木床上一顿搜罗,无果。她拿着蜡烛在屋内翻找了几遍,都没有发现。

完了!文相逢拎起一盏灯笼心急如焚地出了门。她急得甚至连外衣都没披,只着了一件中衣。

夜已深,此时月空当照,后院寂静一片。文相逢垫着脚在今日傍晚回来后所经过的每一处细细寻去,皆未发现那玉佩的身影。

她想起今日侯衙内回来后,先将轿落至了后院,让她下了轿从后院小门进来的。于是一路寻到后院,偷偷将小门开了,自己走了出来。

小树林内,青雉望着前方,突然道“员外,你看。”

沈山水负手转身,远远就望见那后院小门处,有一女子打着灯笼急踏出了门。

青雉眼尖,道“是白日那个小女使。”

沈山水盯着文相逢看了片刻,她神色匆匆,弯着腰不知在地上寻着什么,还不时用手抹眼,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

青雉道“她好像在寻什么东西。”

见那小丫头打着灯笼往小树林这边寻来,青雉担心道“员外,要不要避一避?”

侯府内突然灯火通明,一阵刀剑之声从内传了出来。青雉迅速道“夜吻金被发现了!”

沈山水二人正要移步,却见左右两侧已有夜巡的侍卫齐齐整整地从两边迅速包围了过来,后院顿时亮了起来。

其中一带头的侍卫见到林子内有人影,立即喝道“什么人?!”

话一出,几批侍卫就冲了过来。

青雉心中一惊,暗叫不好!正要抽出雉羽剑来护住沈山水一路打出去,却发现员外人已经比他先走上前去。

文相逢玉佩丢失,慌得六神无主,又被那侍卫的一声吼给吓得浑身一哆嗦。

正不知发生了何事,黑暗中腰侧突然被人轻轻一搂,连人带灯被拥进了一个怀抱里,一股茶叶的清香感扑面而来……

《风山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