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资讯›一朝朱颜改(施云安尹时景)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一朝朱颜改)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一朝朱颜改(施云安尹时景)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一朝朱颜改)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一朝朱颜改》

施云安

尹时景 施云安 现代言情

小说《一朝朱颜改》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施云安”。详情概述:她太饿了,自从被皇帝逐出皇后的长乐宫,她已经很久没吃过肉了。今非昔比,几年前,她是最受宠的公主,横行各宫,无人阻拦。如今,沦落得去御膳房讨饭。而她也被冠上“讨饭公主”的不雅称号...

来源:cpwx   主角: 施云安尹时景   时间:2023-01-16 18:47

《一朝朱颜改》小说介绍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一朝朱颜改》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施云安”大大创作,施云安尹时景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是日午后,施云安一边烧着热水,一边想着秦初秦初是她见过的第一位外国皇子,他仪表堂堂,威风凛凛,若能嫁于他,定能救母妃思着,施云安竟未注意水沸施行舟立马提…

《一朝朱颜改》第1章 讨饭公主毛遂自荐

施云安叼着一只鸡腿,发了疯似的跑在御花园鹅卵石小道上。

她神态灵动,身形轻巧,隐约可见未来的美丽。

施云安咬紧鸡腿,跳到树上,手脚并行,爬上枝头。

坐定,她痛快地解决了鸡腿。她太饿了,自从被皇帝逐出皇后的长乐宫,她已经很久没吃过肉了。

今非昔比,几年前,她是最受宠的公主,横行各宫,无人阻拦。

如今,沦落得去御膳房讨饭。而她也被冠上“讨饭公主的不雅称号。

树下,三三两太监仰头,望着毫无吃相的公主,若在过去,他们该惧怕,但现在,有皇帝和谢贵妃撑腰,他们可不怕。

“三公主,您自然有人给吃的,为何拿我御膳房的鸡腿?领头的太监一边说着一边捡起了石子。

这名太监虽为御膳房的小太监,却丝毫不惧,气焰嚣张,仿佛王子皇孙。

太监说完,便将石子朝树上一丢。

施云安诶呦一声,捂住了脑门,她咬着鸡骨头,掏捣树上的果子,咻咻咻地朝底下的太监丢去。

太监们无意踩爆银杏果,阵阵恶臭弥漫。

“哈哈哈哈!施云安捧腹大笑。

还未笑几声,施云安的爹,也就是陈国皇帝施旭清,恰巧出现在御花园,正要斥责施云安。

谁想到,施云安竟将鸡腿骨朝他飞丢。

太监急呼“救驾!只见一帮侍卫将皇帝团团围住,而鸡骨头,则在半空被护卫击落。

施旭清怒骂道“施云安,你个孽障!竟如此无教养!

施云安不以为意地吐了吐舌头,太监趁机跪倒,向皇帝哭诉“圣上救命,三公主故意来御膳房捣乱,现在又戏弄小的们。

施云安冷笑,御膳房克扣她的伙食,害她几天吃不上一顿像样饭菜,如今还还恶人先告状。

施旭清微微掩住口鼻“什么味儿,这样臭?

太监愈发用力地卖惨,哭道“三公主拿银杏果子戏弄小的们…

施旭清冷哼“既然如此,那你们便将果子捏碎了,丢回去。

此时,一身穿华服的女子急匆匆赶来,她是陈国的皇后,沈将军的女儿沈守音,见到施旭清,她行了个礼“陛下…

施旭清不耐烦地挥手,示意闭嘴“别多废话,朕知道皇后要说什么。

他又对这些发愣的太监道“站这儿做什么?还不快去捡果子?

“是。太监们低着头,四处捡着银杏果。

施旭清又指着施云安,对护卫道“把三公主给朕抓下来。

“是。

眨眼功夫,施云安便被押到皇帝面前,护卫们又奉命将她拖到树下。

几年前,施云安风光无二,想不到今日会如此落魄。

她的母亲,传闻是陈国最美的女子,一入深宫,便拥有万千宠爱。不久,就怀上她。

小时,施云安不知饥寒冷暖,不屑妃嫔奴才的讨好,横行后宫,她的母妃多年来盛宠不衰。

直至一个长相英俊的陌生男人出现。

她记得,那晚,一个陌生男人被他父皇处以极重的刑罚,她看见男子的裤子上全是血。

而她的母妃,怀着身孕,抱着那个男人,撕心裂肺地哭。

她被吓倒在地,哑口无言。

沈皇后闻讯赶来,见倒地的她,急急将她扶起,然后去劝皇帝和她母妃,但皇帝一把将皇后推开。

施云安发懵,不知不觉中被拉到皇后的长乐宫。

沈皇后很迟才回来,回来时怀里抱着一个小婴儿。

皇后把孩子抱给施云安“云安,他是你的亲弟弟,你不是一直想看看他吗?你母妃已将他生下来了,来。

施云安看见那个皱巴巴的小孩,痛哭“我要见母妃。

沈皇后眼含泪花“云安乖,快睡觉,没准明天我们就能见到她了。

沈皇后哄她入睡,她便装作睡着,皇后以为她睡着,匆匆忙忙离开。

沈皇后离开后,施云安爬下床,走到窗子前,外头很安静,听不到任何声音,可在她心里,那个场景却不断重映。

那日之后,施云安未再见过母亲。母亲的宫门上,多了一把大锁,锁眼上,淋着铁汁。

而她,被皇后收养,皇后教她学礼习字,她懵懵懂懂的,混去了一年。

不久后,皇帝将她丢到一破落院子里,院子很小,只有两间小屋。

皇帝给的饮食很差,她习惯山珍,一时口味难改,但迫于饥饿,无奈妥协。

可皇帝仍不满意,又命人苛待。

于是,施云安只能拿到冷菜馊饭,肚子常年咕咕,好在有皇后偷偷接济。

但好景不长,此事被静妃告发。

皇帝下旨,只允许施云安三天见一次皇后。

而这几日,御膳房太监愈发过分,拿些猪狗不食的饭菜应付她。

她忍无可忍,换上御膳房宫女的行头,来御膳房捣蛋一番,顺走几只鸡腿。

现如今,几个侍卫拿着棍儿粗的绳,将施云安绑在树下。

沈皇后跪下,求道“陛下,让臣妾来罚她。

施旭清冷冷道“皇后何必如此?她不配。

“陛下从前那么宠云安,如今怎舍得?云安虽是罪妃之女,但臣妾身为皇后,有照顾之责。

施旭清不禁想到从前。施云安是他和那女人的第一个孩子,也因施云安与她母亲相像,他最宠这孩子,但如今,这只会让他更厌恶。

银杏果子一颗颗砸向施云安,恶臭弥漫。

皇后朝银杏树跑去,抱住施云安,挡下几颗果子。

“母后快走开,这些果子很臭。

皇后没有听她的话走开,太监们见皇后护着施云安,便停下手中的果子,无措地望着皇帝。

皇帝不悦地挥挥袖子“算了,送皇后回去。

皇后听此,起身,命侍卫给施云安解绑。

施云安下了树,掸开皇后的身上果子。

“母后…施云安内疚道。

“晚些时候我来找你,这期间,你不要再生事了。

施云安点点头,望着皇后离去。

回去的路上,施云安遇见了二公主施枝,施枝见到狼狈的施云安,掩住了口鼻,问道“施云安,你掉粪坑啦?

施云安不在意道“是啊!

施枝难以置信,施云安怎么说也是个公主吧,居然掉了粪坑。

施枝往后退了几步,道“母妃说了,本公主还是少和你这种野丫头玩。

施云安冷笑,从身上取下一颗爆浆银杏果,朝施枝砸去“那你还不快走!

施枝惊慌失措,喊道“施云安!你朝我丢了什么玩意儿?

一个婢女道“殿下,是不是屎?

另一个婢女道“不是,是银杏果子。

见施枝花容失色,施云安扮了个鬼脸,拔腿就跑,留施枝一人原地跺脚。

施枝是二公主,是谢静妃所生,谢静妃一直将施云安的母妃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回到小院,施云安烧起热水,等炉子里的水沸了,她拎起水壶,摇摇晃晃地走进屋里,将热水倒在澡盆中。

她搅了搅水,水温不高,但也够她洗个热水澡了。

她脱下外衣,丢了出去,正要关门,院外传来声响。

不一会儿,皇后来了。

宫女们依照吩咐,等在院外。

“知错了吗?皇后问着,一边将水壶放在火炉上。

“云安不知错。

皇后走到施云安身边,蹲下替她擦了擦脸上的炭黑“母后知道云安想母妃,知道云安委屈。但云安若用这样的方式对付父皇,并不能帮到母妃,反而害得自己吃苦。

施云安忍不住落泪,委屈道“云安太笨了,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才能帮到母妃。

皇后心中暗叹,她年近三十,想了这么些年,也没有想出办法,更何况施云安这么个小丫头呢?

皇后捏了捏施云安的脸蛋,心疼道“云安好好的,你母妃就会很开心。

“以后我不招惹父皇了。

皇后笑笑,抱起施云安,道“母后知道云安是个乖孩子,现在要帮云安洗香香啦,云安开心吗?

施云安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开心!

在这巨大的皇宫中,沈皇后是施云安为数不多的依靠之一。

每次她被施枝和静妃欺负,只有皇后为她说话,每次她发烧生病,也是皇后守在她的床边。

她母妃曾对她说过“云安喊的第一个人不是娘亲,而是皇后。

这是因为她自出生后,总能在母妃身边见到皇后。皇后为人温和,施云安很喜欢与她亲近。

洗完热水澡,皇后帮施云安穿上干净的衣服“让你读的书你读了吗?

施云安嘟嘴,委屈道“没。

皇后无奈笑笑“云安要是不好好念书,母后就要罚你喽。

施云安“啊了一声,连忙道“我读我读!

说着,她跑向书桌,拿来了一张地图,塞到皇后手中,闭上眼睛,道“母后可以考考儿臣,儿臣已经记住吴国的州县各郡名了!

皇后满意点头“云安若拿住权力,你的母妃或许有救。

施云安嘟嘴道“云安明白。

陈国历来的公主,难逃和亲的结局。

施云安清楚,总有一天,她也会走到和亲这一步。

“可是施枝说,我的才貌根本比不过她,估计只能嫁给普通臣…

皇后笑道“傻孩子,母后说你行,你要听施枝的还是母后的?

虽然皇后不舍将施云安远嫁,可各公主的命运不受她掌控,她能做的,就是让施云安多学些保命技能,将来嫁去他国,不至于被欺负得太惨。

“听母后的!施云安欢喜笑笑,门外响起了玲珑的声音。

“娘娘,时间差不多了,静妃他们好像往这边来了。

静妃若知皇后探望施云安,定大做文章,若闹到皇帝跟前,皇帝怕会借此刁难。

“知道了。皇后说着,捏了捏施云安的脸颊“别和他们闹,记住了吗?

施云安点头。

但施枝就像狗皮膏药,不肯放过她,什么都要与她一决高下。皇后走后,施枝和静妃来到施云安偏僻的小院。

施云安出门相迎,施枝在她面前夸耀道“我母妃原是后位的第一人选,出身贵族谢家。她又继续“而你的母妃是山里的丫头,没见过世面,又水性杨花。本公主大人有大量,只要你向本公主赔个不是,砸我银杏果子的事儿就算过去了。

施云安攥紧拳头,换作往日,她早就跳到施枝身上与她厮打一番,但“识时务者为俊杰。

“对不起。

施枝拍拍手,高兴道“这才对嘛!再给本公主嗑三个响头!

说完,施云安便被几个丫鬟压住脑袋,咚咚咚被迫磕了三个响头,施枝见此,哈哈大笑。

静妃的一个丫头从小屋中走出,手里拿着几张地图。静妃接过地图,冷笑“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和皇后在想什么。

静妃说着,将地图丢到烧水的炉子里“吴国的。

又扔了宋国的“宋国的。

然后把手头所有地图丢进火坑。

静妃摇头叹道“你性格乖张,陛下以后不会让你当和亲公主的。别不自量力了,趁早打消这念头。

施云安挣脱开,不管火炉的温度,将烧焦的画卷取出“静妃娘娘,别太过分了!

静妃得意笑起,带着施枝离去。她们本是路过,但施枝说要教训施云安,这才来生事。

众人散去,施云安凭借印象,大致画出形状,标上几个地名,但终是破损太多,无法弥补。

这地图是皇后送她的,她虽不用功,但十分疼惜。

所幸,还有一张,她钻到床底,拿出卷轴,打开来“郑国。

各国名字,犹如夜空繁星,远远的,可观却无法触及。

以后,她会去哪里呢?按她父皇的心肠,应该会让她去吴国。

传闻,吴国君主长相丑陋,心狠手辣,正符合她父皇的心意。

她无奈地合上地图,算来,上次去找皇后,已是三天前,如今,又能去皇后那儿大吃一顿。

想到这,施云安快快洗好衣服,就去长乐宫。

至长乐宫前,还未进门,便有打闹声传出。

施云安一进门,两个男孩扑了上来,异口同声道“姐姐!

这两位清秀男儿,正是施行舟和施勉君。个子高些的,是施行舟,今年已经七岁,是施云安同父同母的亲弟弟。

另一位,则是施勉君,是沈皇后的独子,仅有五岁。

施行舟一直养在皇后这儿,虽然皇帝反对,但皇后则以他太小为理由,拉扯了七年。

再过些日子,他就要搬走,和施云安住一块儿了。

没想到,施云安踏进这儿不久,糕点还未吃上两块,圣旨便来了,几个太监不等皇后,便在殿中宣旨。

皇帝命人今日将施行舟赶出长乐宫,搬去与施云安同住。

施勉君童言无忌,冲着太监大喊“你们这些坏人!为什么要把四哥赶出长乐宫?

施行舟拍拍勉君的肩膀,道“六弟别担心,四哥还在皇宫中。施行舟为人低调,施勉君乃皇后所出,有望继承大统,不可因自己招来皇帝的厌恶。

太监得意扬眉,皇后等人闻声赶来,得知此事,欲去与皇帝理论。施行舟上前,拦下皇后“母后,儿臣已七岁了,可以自立。莫因儿臣…与父皇不悦。

“行舟…皇后知施行舟懂事,但他毕竟只是孩子,缺了教导,皇帝是要把将他们姐弟俩养成废人。

施行舟笑着,对施云安道“姐姐,快帮行舟收拾东西吧。

“好…施云安熟练地走进施行舟的房间。

她知道弟弟的心思,也担心二人为皇后招来不幸。施行舟的东西很少,好像一直在为今日做准备。

施勉君哭闹,抱住施行舟“哥哥!勉君也要搬走!

沈皇后仍要去找皇帝,施行舟再度将她拦下“母后总是教导儿臣当以大局为重,如今怎因这样的小事乱了阵脚?

皇后咬咬牙,想起行舟母妃的嘱托,心生愧疚。

她摸了摸施行舟的脸颊“对不起,母后没能好好照顾你…

施行舟抱住沈皇后,道“儿臣知道,母后为儿臣和姐姐吃了多少苦…

施云安背着几个包袱,从房中走出,又接过玲珑给的一桶糕点。

“殿下,拿好了。玲珑说着,将糕点塞到施云安衣服里。

施行舟接过包袱,走至宫殿口,在太监的监视下,二人一步步走向偏僻小院。

小院简陋,二人将大屋一分为二,施行舟搬了进来,他用石块和泥土搭了张新床,又将坏了的门板切成桌板。

日子还算平稳,但两年后,皇帝严禁皇后相助,也不许皇后探望。

至一日,施云安刚起床,见施行舟背着书袋,垂头丧气地从门外进来。

“怎么了?施云安走下床,“为何不去学堂?

“父皇下令,以后不许我去学堂了。

“什么?!施云安迫使自己冷静,施行舟脸上的丧气之色已无,他坐到书桌前,拿出书本,认真看着。

施云安早早被禁止上学堂了,她是个懒惰的,本不喜欢念书,禁了便禁了,懒得争取,只跟着皇后随便念念。

但施行舟喜爱读书,皇帝这么做,无疑将姐弟二人未来的路堵死。

施云安攥紧拳头,她换上那套御膳房宫女的衣裳,跑出门,来到她父皇的安阳殿,却被太监拦下。

“我要见他!

太监道“郑国有来使,陛下上朝去了。

施云安便朝外廷跑去,可她出不去外廷。

于是,她蹲在地上,数着蚂蚁,等施旭清回来。

等她数到第三千只时,远处传来她父皇的声音“皇子放心,朕一定为你找。

施云安腿已蹲麻,她艰难起身,躲在墙后,闻声望去。

只见,她父皇与一年约十几的男子并排而行,男子身后跟着两名年长官员。

想来,这名男子就是郑国皇子。

“多谢陛下。男子说。

皇帝与这名皇子越走越远,她跟上,见他们进了一间屋子。

她躲进草丛,御膳房太监端着一排排美食走入殿中。

香味袭来,她肚子咕咕,才察觉自己什么都没吃。

宫女们低头行步,施云安起身,看准时机,熟练地混入御膳房。

她拿起一盘糕点,先塞了几块入口,然后盖上盖子,若无其事地跟上宫女的队伍。嚼了几口,她才发现,糕点未蒸过,是生的。

殿中弥漫着幽兰芬芳,送食膳的宫女在一旁候着,太监将食物一盘盘端上桌。

施云安悄悄抬头,见郑国皇子吃了她送上的糕点,表情一变。

施云安不禁一笑,郑国皇子注意到她,放下半块糕点,问道身旁的太监道“这是什么糕点?

太监答“回三皇子,这是八仙糕。

接下来发生什么,施云安不得而知,她随着送膳队伍离开,又溜回草丛。

许久,餐宴结束,皇帝和郑国皇子缓缓走出。不一会儿,二人便分道而行。

施云安跟着郑国皇子,至人迹罕至之地,她一个健步冲上前,拦下郑国皇子。

“你是何人?郑国皇子想起,宴会上见过她,她是上菜的小宫女,“哦~就是你给本王上了生的糕点,本王饶你一命,秘而不谈,你怎又来了?

“你娶我好不好?施云安天真地望着他。

郑国皇子一愣,他边上的男人呵斥道“哪里来的小宫女?

“我是陈国三公主。

施云安拉起郑国皇子的手“如果你想娶妻,不妨娶我。

郑国皇子未缓过神,一旁的男人斥道“婚姻之事岂容你相逼?即便你是公主,也得记得男女授受不亲。说着,男人拉开施云安的手。

“不是相逼,是毛遂自荐!施云安又同郑国皇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秦初。皇子答。

一旁的男子惊讶道“殿下,您怎么还应这宫女呢?

正说着,施云安见秦初身后有熟人太监赶来,转身就跑。

至小院,她才停下,扶着墙,气喘吁吁重复道“秦初。

秦初愣在原地,无奈一笑。一旁的男子不安,问道“殿下不会真娶她吧?

秦初一笑,拍拍男子肩膀“放心,只是有几分新奇罢了,当然不会娶她。

男子松了口气“那就好,殿下是先皇后长子,日后要继承大统,所娶女子便是郑国未来皇后,得慎选。

秦初提醒道“阿伯,你说太远了。

男子点头道“是。老身只怕殿下被那女子蛊了神志。

天下人都知道陈国皇室容颜绝世,如今一见果真不佳假,陈三公主是个美人胚子。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