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资讯›鹿清欢周子谨(鹿清欢周子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鹿清欢周子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鹿清欢周子谨(鹿清欢周子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鹿清欢周子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鹿清欢周子谨》

苏行歌

周子谨 现代言情 鹿清欢 鹿清欢周子谨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鹿清欢周子谨》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苏行歌”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截取:”男人一双眼狭长,低头看她时,多情又薄情。鹿清欢双腿悬空,牢牢地攀着他,外面敲门声不断,她还能睁着一双雾雨朦胧的眼去勾引人:“我放松了,周总还怎么爽?”大概是怕外面的人听到,她贴着他的耳朵,声音与呼吸一同落到耳边。周子谨的呼吸就更重了,他抬手捏住了鹿清欢的下巴,低头去咬她的唇,话语含糊在唇齿间:“你...

来源:hyj   主角: 鹿清欢周子谨   时间:2023-01-17 13:33

《鹿清欢周子谨》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鹿清欢周子谨》,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鹿清欢周子谨,作者“苏行歌”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抱歉,路上堵车,我来晚了”不同于片场的模样,今晚的时宴穿的格外……骚包花色的Mors.and.Mors.Floute衬衫搭了一条浅色的休闲西装裤,头发没有…

第1章

导演来敲门的时候,鹿清欢就被周子谨抵在门后面。

化妆间是剧组临时搭建的,门板薄而不隔音,敲门声的震动透过门传到她的后背,让她猛地缩紧了身体。

周子谨呼吸一重,惩戒似的拍了拍她的臀。

“放松。

男人一双眼狭长,低头看她时,多情又薄情。

鹿清欢双腿悬空,牢牢地攀着他,外面敲门声不断,她还能睁着一双雾雨朦胧的眼去勾引人“我放松了,周总还怎么爽?

大概是怕外面的人听到,她贴着他的耳朵,声音与呼吸一同落到耳边。

周子谨的呼吸就更重了,他抬手捏住了鹿清欢的下巴,低头去咬她的唇,话语含糊在唇齿间“你确定?

与之一起的,还有男人突然加重的动作。

门外敲门声顿了一顿,导演试探性的声音隔着门传过来“鹿小姐,您在忙吗?小周总还在不在?

鹿清欢半个字都说不出来,眼前人还不肯放过她,呼吸带着点热意“回答他。

周子谨是故意的,鹿清欢心知肚明,但她理亏在先,只能伏低做小“我错了,帮我。

她后背抵着门,菟丝花一样的攀着他,眼里春波横生。

周子谨终于大发慈悲,冲着外面说了一句“在忙,有事?

他的声音清冷淡漠,带着点不耐烦,导演瞬间明白“打扰您了,没什么大事,听说您过来,我特意订了宴席,稍后能赏光吗?

周子谨拒绝的话就在嘴边,又转了一转,隔着门问导演“时宴去吗?

鹿清欢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幸好导演不傻,赔笑着回他“时宴下午有个活动,请假了,明天上午才来,要不下次再请他?

就刚在片场那一出,他不要命了才让两个阎王见面呢。

鹿清欢顿时松了口气,周子谨意兴阑珊“我还有事,下次再吃。

门板微微震颤,导演看了一眼,话里带着点暧昧“小周总先忙,我就先不打扰您了。

鹿清欢在心里骂了一句,听得人声远去,还不等放松,周子谨一把抱起了她,放在了化妆台上“咱们继续算账。

这人说到做到,等到算完账,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周子谨靠着化妆台抽烟,鹿清欢在烟圈氤氲中看他。

他衣冠楚楚,她一身狼狈。

“看什么?

周子谨火气消了大半,逗弄似的捏了捏她的脸,鹿清欢撒娇似的点了点脖颈“我下午还有一场戏呢,小周总倒是下得去手。

她皮肤娇,一片红痕铺开,暧昧又色情,明眼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周子谨眼眸微深,语气轻佻“不打个标记,有些人以为谁的东西都能觊觎了?

这人话里又带上了火,鹿清欢讨好似的贴过去,在心里骂了一句害她的疯子。

疯子就是时宴,是个刚从国外回来的业界翘楚,戏是真好,一个眼神就把她带入了人物。

剧本是破镜重圆,那一场她被发现真相的男主强吻,本来吻戏是该借位的,可入戏情动时,时宴把她摁在了墙上,直接吻了上去。

正好被前来探班的周子谨看了个清清楚楚。

周子谨这人霸道专横,洁癖又龟毛,他把鹿清欢视为自己的所有物,当然不允许自己的东西被沾染。

周子谨拉着她在化妆间里泄了一回火,他倒是神清气爽了,鹿清欢却是浑身疼,还得忍着疼给大少爷顺毛。

“那是拍戏,又不是真吻,我也及时躲开了。

她乖觉的不继续这个话题,又语气乖巧的撒娇“况且,剧组谁不知道,我是你的人呀?

鹿清欢这话是实情,她在周子谨身边六年了,圈里人都知道她金主是极昼的太子爷,以前拍戏也都好好的,结果这次遇到了不按常理出牌的时宴。

说实话,那场戏她拍的还挺过瘾,但这么作死的话鹿清欢是不敢说的,只能再三保证不会有下一次,又冲着周子谨撒娇说疼。

眼前人跟狐狸精似的,周子谨脸色好看多了,捏了捏她的脸,语气散漫,带着警告“记着自己的身份。

鹿清欢知道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心里松了一口气,面上乖巧的答应,还不忘勾引他“要不小周总今晚留下来,我再好好儿记一记?

周子谨随手系上衬衣扣子,淡淡道“不了,还有正事儿。

现在她浑身酸软,他倒是神清气爽,鹿清欢心知肚明,这人在自己这儿的正事儿显然是办完了,虽然知道他来找自己只有这个,心里还是有点儿酸。

鹿清欢忍着那点酸楚,面上还带着笑“行吧。

她说话时站起身来,贴近了周子谨。

女人纤细的手指抓住了他的领带,一圈一圈的缠绕在手上,而后绕过了他的脖颈。

周子谨低头看她,见她眼眸中水光潋滟,低声问“想做什么?

鹿清欢眨了眨眼,带着点不谙世事的纯情“领带歪了。

她的唇有点肿,是被肆虐过后的红润。

周子谨的眼眸微深,拍了拍她的脸“安分点。

这人倒打一耙,鹿清欢咬唇看他“小周总这话我可不明白,我还不够安分吗?

周子谨最喜欢她的一双眼睛,像鹿一样无辜又干净。

六年前他生日那天去赴酒宴,鹿清欢一身酒气、狼狈的撞到他怀里,当时也是睁着这么一双眼。

纵然他知道她的目的不纯,可还是将人收下了。一个金丝雀而已,目的再不纯,也翻不出他的手掌心。

所以眼下他只是摩梭了一下她的脸颊,声音里带点儿逗弄似的漫不经心“刚才没喂饱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