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资讯›顾元妙顾元梦(顾元妙顾元梦)小说目录列表阅读-顾元妙顾元梦最新阅读

顾元妙顾元梦(顾元妙顾元梦)小说目录列表阅读-顾元妙顾元梦最新阅读

《顾元妙顾元梦》

夏染雪

小说推荐 顾元妙 顾元妙顾元梦 顾元梦

《顾元妙顾元梦》小说是作者“夏染雪”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杜大夫伸出手放在顾元妙的发线上,却又感觉有些不好,但是,最后还是笑了一声,揉了揉这孩子柔软的发丝。“可识字?”“识的。”顾元妙应道。像她这样人家的嫡女,家族之内都是有意培养的,自是不会让她辱了门楣……“恩……”杜大夫习惯的抚着自己的白须...

来源:hyj   主角: 顾元妙顾元梦   时间:2023-01-17 15:30

《顾元妙顾元梦》小说介绍

很多网友对小说《顾元妙顾元梦》非常感兴趣,作者“夏染雪”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顾元妙顾元梦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顾元妙知道了顾元梦弹的一手的好琴,自小便这般练出来的,至于她,对于琴没有半分的兴趣,上辈子,她也不是没有学过,不过就只是跳梁小丑罢了,她那一手琴自是不能同顾元梦相比,可是所有人却都是非得拿她们…

第3章

“是。顾元妙点了一下头,仍旧是沉着一张小脸,无悲无喜,无怒无伤。

她的心本就是一口枯井,如今支撑她的,不过就是那股子撕碎她般的恨意。

“你这孩子倒是有趣。

杜大夫伸出手放在顾元妙的发线上,却又感觉有些不好,但是,最后还是笑了一声,揉了揉这孩子柔软的发丝。

“可识字?

“识的。顾元妙应道。

像她这样人家的嫡女,家族之内都是有意培养的,自是不会让她辱了门楣……

“恩……杜大夫习惯的抚着自己的白须。

“就当是老夫与你的缘份吧。

他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铜人给顾元妙。

“这上面有穴位与经脉走向,你且先背熟了说,不懂的,明日过来问我。

“谢谢师傅。

顾元妙规规矩矩的磕头,握紧手中的小铜人,目送着杜大夫的离开。

小铜人大概只有三寸有余,上面有着各种各样的红点,也有小字写明穴位与经络。

她趴在被窝里面,认真的记着这上面的小红点。

小铜人很有意思,握在手中的时间长了,会由白色变成一种金色,上在穴血位与经络似乎活了起来,会由穴位连成了一条条经脉,似乎还有气从上面流过。

入夜时分,苏妈妈过来了,端着熬好的药给顾元妙喝。

顾元妙对于这些苦涩的药汁,只是皱了皱自己的小眉头,却仍是乖乖的喝进了肚子里面,苏妈妈抹着自己的眼泪,抱着顾元妙就哄了起来。

“我们的妙姐儿终是长大了,懂事了,要是姑娘还在的话,那有多好。

顾元妙心中也是一阵悲凉难忍。

是啊,要是母亲在的话,她就不用给人算计为妾,最后落了惨死的下场,大哥与弟弟也会活着。

他们是顾府的嫡子,虽然顾府不如王府那样有权有势,可是却也不会缺了他们什么,短了什么。

大哥又是那般的人品,怎么可能不光耀门楣呢。

“姐儿想见梦姐儿吗?

顾妈妈突然的提起了顾无梦。

这也是才是想到,他们姐妹两人好久未见了。

她笑着整理顾元妙软软的发丝,姐儿以前必是要先看了眼梦姐儿,才是愿意休息的。

自是姐儿生病了之后,怕是将病气传染给了梦姐儿,都是由奶娘带着。

顾元妙装着昏沉,什么话也不愿说。

让她去见顾元梦,她还怕她会忍不住将顾元梦直接掐死!

她忍着,是的,她要忍着,因为她还小,而顾元梦,现在还不能杀。

她能感觉的出来,这府内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时时的盯着她这里,她这里有个风吹草动,外人都是知道。

单是许姨娘放在这里的眼线,就不知道有几个。

她可没有忘记,她可怜的弟弟还在许姨娘的手上。

苏妈妈见顾元妙又是昏昏欲睡的,就不再说话了,替顾元妙掖了掖被子,走到了一边软塌边上。

顾元妙住的地方,里面有苏妈妈守着,外面还有两个丫头,再是这园内,还有好几个粗使的婆子,算下来,也有十几人个了。

顾府祖上留下上千倾良田了,都租给了佃农,一年下来,也有不下于千两白银的收成。

再者铺子若干,整个顾府一年的花销,大小主子,丫头婆子加起来,也不过就是千两有余,所以,顾府的家私怕也是有不少。

以前都是在已去的夫人手中,现在自然都到了顾子青手中了。

不过,夫人在顾元妙出生的时候,就已开始给女儿存嫁妆了,整整一百多抬嫁妆,都是存在库房里面落了锁。

就算是身为父亲顾子青,也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这些都是顾元妙的,只等顾元妙一出嫁,自是会抬到婆家去,而以顾元妙的身份,以后所嫁之人,定也都是有头有脸的。

顾姑娘已经将女儿的路都是铺好了,只是,她并没有想到,自己辛苦给女儿存的嫁妆,最后却都是成全了许姨娘的那个女儿。

顾元妙握紧手中的小铜人,小小的唇片抿的极紧极紧。

顾子青只有一妻一妾,大家都说他长情,在京中的声望一直不错,官路也是一帆风顺。

顾子青好不容易才熬成了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的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都是做足了样子。

对于亡妻留下来的子女,必是好生的看待。

也正因此,顾元妙不担心自己与大哥的日子难过,她最担心的其实还是弟弟。

弟弟本就是先天不足,那一日落水,也是有了病根,无法好好的调理,这病根就会跟着他一辈子。

而她现在什么也不能做,所以才是更加的烦燥。

眯起了双眼,她握紧手中的铜人。

铜人的上面的穴位以及经络走向,就像是记在她的脑海中一样,隐约的,她似乎都是能看到铜人上面的血液的流动,胫骨分明。

闭上眼睛,她安静的接受自己脑中的这些影像。

有时都会讲日有所思,日有所梦,或是她太过专注的原因,这些经脉走向,竟然都是在她的脑中了。

“妙姐儿,你看谁来了?

一道声音忽然入进了她的耳内,将她游离的神思唤了回来。

她抬起脸,就见一个年轻的奶娘抱着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孩子走了进来,甚至还与苏妈妈说笑着。

那个孩子唇红齿白,长的又是白胖可爱,小脸笑盈盈的,难怪会得这么多人的喜欢。

顾元梦……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