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资讯›《重生之商界巨鳄》魏丽丽费魏丽丽完结版阅读_魏丽丽费魏丽丽完结版在线阅读

《重生之商界巨鳄》魏丽丽费魏丽丽完结版阅读_魏丽丽费魏丽丽完结版在线阅读

《重生之商界巨鳄》

魏丽丽

费魏丽丽 都市小说 重生之商界巨鳄 魏丽丽

《重生之商界巨鳄》小说是作者“魏丽丽”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宣艺斋的老板得知这个消息,肠子都快悔青,而《松崖别业图》在几经转辗,更是在2013年,拍出了7130万元华夏币的天价。这一世,风清云重生回来,他自然不愿错过这个捡漏的机会!关掉电脑,将存有一百万现金的银行卡收进衣兜,风清云离开家,直奔荆城古玩市场。半小时后。风清云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站在古玩街的街口...

来源:hyj   主角: 魏丽丽费魏丽丽   时间:2023-01-17 16:56

《重生之商界巨鳄》小说介绍

都市小说小说《重生之商界巨鳄》,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都市小说,代表人物分别是魏丽丽费魏丽丽,作者“魏丽丽”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田启明以为,他揭穿风清云的真面目,就能赢得银行方面的好感这样他既能得到银行的贷款,又能狠狠打压风清云一箭双雕!想到此处,田启明心中越发得意,将风清云骂的…

第5章 第 5 章 老板,刷卡

风清云想到了一副古画,唐寅的《松崖别业图》。

这幅画现在就在荆城的“宣艺斋古玩店。

当时宣艺斋的老板,并不知道这幅画就是唐寅的真迹,只是将它当作仿品出售。

拥有重生记忆的风清云,在前世的报纸上看到,有人花了五十万从宣艺斋将画买走,转手就卖出三千多万的高价。

宣艺斋的老板得知这个消息,肠子都快悔青,而《松崖别业图》在几经转辗,更是在2013年,拍出了7130万元华夏币的天价。

这一世,风清云重生回来,他自然不愿错过这个捡漏的机会!

关掉电脑,将存有一百万现金的银行卡收进衣兜,风清云离开家,直奔荆城古玩市场。

半小时后。

风清云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站在古玩街的街口。

古玩街的街道两侧,是一间间透着古韵的古玩店,来往路人寥寥,偶尔会看到有人从其中某个店铺中进出。

2000年还不像后世那般富足,玩古玩的人不多,更何况像荆城这样的二三线城市。

风清云记得,直到2010年之后,社会渐渐变的富足,老百姓衣兜里有钱了,这条古玩街才慢慢火爆起来。

“宣艺斋!

风清云看到了宣艺斋的牌匾。

他轻笑一声,直奔这间古玩店。

店铺内,一名身穿唐装的中年人,坐在太师椅上,手拿紫砂壶,咪着茶水。

风清云认出,这个家伙就是宣艺斋的老板,张天策。

前世这个冤大头,肠子快被悔青的照片,可是广为流传。

此时此刻。

张天策瞟了一眼风清云身上穿戴,脸上浮现不屑神情。

“年轻人,看看可以,不要乱摸乱碰,弄坏这里任何一件古董,你都赔不起。

饱含鄙夷的话语,飘入风清云耳中。

风清云也不生气,只是微笑点头,算是作出回应。

而他的目光,已经落在挂在墙上的一副古画上。

“松崖别业图!果然已经挂出来了!

风清云心中狂喜,装出懵懵懂懂的样子,指着墙上的画,问道

“老板,这幅画怎么卖?

张天策看向风清云手指方向,脸上浮现不耐烦的神情“问什么问,你买的起么?

风清云笑问道“你不报价格,怎么知道我买不起?

张天策乐了“哟,年轻人,话说的很满嘛,你知道这是什么画么?看清楚,落款是唐寅,唐寅是谁知道么,明朝江南四大才子之首,唐伯虎。

他的画流传至今的极为稀少,每件都是上百万往上走,你啊,别在我这里捣乱了,看看得了,看完了赶紧走。

风清云笑道“老板,你开个价,我买了。

张天策将紫砂壶拍在身旁的茶案上,猛的站起身。

“小子,你存心耍我玩是吧?滚滚滚!寻开心到别家去!

张天策挥动双手,作出驱赶动作。

风清云取出银行卡,郑重回应道“我诚心买画,银行卡都带来了。

“你玩真的?

张天策将风清云仔细打量一番,试探性的回应道

“既然你真心想买,那好,给我一百万,这幅画归你了。

“一百万?

风清云眉头皱起,心中想到。

“当年买走这幅画的人,只花了五十万,怎么到我买,就变成了一百万?

“不对!

风清云晃动银行卡,对张天策说道“老板,我这张卡里只有四十万,要是这幅画卖四十万,我现在就能刷卡买走。

“四十万?

张天策嘴角微微上扬。

他心里清楚,收这幅画只花了十五万,而且他自己压根不信这就是唐伯虎的真迹。

现在有个“外码愿意花四十万把这幅画买走,他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张天策装出一脸为难的样子,道“这幅画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少说价值一百万,你这四十万,太少咯!

下一秒,张天策又装出大度的神情,话锋一转“唉!要不是我这店最近资金周转有问题,我绝不会考虑将这幅画拿出来卖,好吧好吧,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四十万就四十万。

风清云心中一喜,将手中银行卡递给张天策“老板,刷卡。

“好!

张天策正准备接卡,一道女人的话语声,从大门方向传来。

“老板,你别被人耍了,这个人,不可能有四十万。

听闻此声,风清云与张天策,同时转头。

只见到,一女一男,面带玩味笑容,缓步走了过来。

女的是魏丽丽。

魏丽丽身旁的中年油腻男,风清云从未见过。

他身材肥胖,挺着一个将军肚,肥呼呼的脸上仿佛要滴出油来。

“丽丽,这是谁啊?油腻男邪笑着疑问。

魏丽丽脸上在笑,双眼却有怨毒光芒一闪而逝“他是风清云,从农村来的穷酸贱男人。

“哦,原来是你以前的男朋友。

油腻男笑意更浓,如同示威一般,故意将魏丽丽的腰肢搂的更紧。

“姓风的,就你这穷哔样,也想买这幅四十万的古画?

魏丽丽在一旁附和道

“刘哥,他啊,老爸快病死了,医疗费就要二十万,我看他一定是穷疯了,到古玩店来耍人,给自己减压哦。

他哪像刘哥你啊,有自己的公司,是身价三四百万的大老板,他这样的人,给你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魏丽丽故意在风清云面前显摆。

她这是要告诉风清云,老娘我离开你,能找到更好,更有钱的男人!

听到这番话的刘德彪,得意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说的好!这种农村穷哔哪能和我比,嘿!姓风的,你要装哔也要看看地方,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么?

哟,还装清高,不理老子,也不照镜子看看你德行,穷酸的味道都特么呛到老子鼻子了。

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穷哔,平时都没资格和我说上话,你现在应该感到荣幸,知道么?

刘德彪越说越得意,越讲越嚣张。

站在风清云近前的张天策,脸都绿了“小子,弄了半天,你特么来这里耍我玩的?!

风清云神情淡漠,回应道“我有没耍你,你刷一下卡就知道。

刘德彪插话道“装,这小子还在装,哈哈哈!

刘德彪手指古玩店内的一个鼻烟壶,向张天策询问道“老板,这个鼻烟壶多少钱?

“刘老板要是喜欢,我三千块卖给你。张天策回应。

“这东西,我可不喜欢。

刘德彪邪笑着面向风清云“姓风的,只要你给我下跪磕头,再叫我一声爷爷,我就把这个鼻烟壶买下来送你,让你拿去装哔。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