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资讯›《阿司匹林》许葵余仲夜免费完本小说在线阅读_《阿司匹林》许葵余仲夜免费小说

《阿司匹林》许葵余仲夜免费完本小说在线阅读_《阿司匹林》许葵余仲夜免费小说

《阿司匹林》

半月山

余仲夜 现代言情 许葵 阿司匹林

《阿司匹林》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半月山”。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她的余先生可以是青城一个无名小卒,也可以是穷困潦倒的流浪汉,却唯独不能被欺负。一定。许葵手掌缓慢的握紧。她一定要把欺负了他的人全都找出来...

来源:hyj   主角: 许葵余仲夜   时间:2023-01-17 17:09

《阿司匹林》小说介绍

完整版现代言情《阿司匹林》,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许葵余仲夜,是网络作者“半月山”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不是……想和你找话题聊一聊”许葵小声道余仲夜快步上车走了许葵被送回了学校爬上床后拉上帷幔,钻进被窝给向姝打电话对面接了,但是没说话许葵控制着哭腔,挤出笑:“余先生好”和俩人每次…

第27章 迎合

许葵有些想脸红,但没脸红起来,因为心酸。

尤其是余仲夜的腿,从今天见面,便一直微微的瘸着,一拐一拐的,像是个残疾。

浓浓的心酸和不甘充斥心口,许葵感觉自己的脸都要扭曲了。

面无表情的回身跟上余非堂的步伐。

她的余先生可以是青城一个无名小卒,也可以是穷困潦倒的流浪汉,却唯独不能被欺负。

一定。

许葵手掌缓慢的握紧。

她一定要把欺负了他的人全都找出来。

酒店房间要了三间。

余仲夜和小美一间。

许葵矜持的表示要一间。

余非堂一间。

余非堂没意见,全程没怎么搭理许葵,一直在温声细语的和小美说话,导致许葵很想剪下一截电线把他和不守妇道的小美一起烫熟。

愤愤不平的回房间。

没大会小美来敲门,让她一起去泡温泉。

许葵小声问“男女合浴吗?

“想什么呢,单独的。

许葵不去。

小美倚着门没让她关,半响后道“我挺喜欢你的。

“我不喜欢你。

小美噎了噎,“这个不适合你,以后姐姐给你介绍好的。

“你看上余非堂了?

小美没看上,但收了余仲夜的钱,并且收得很多,就要把差事办好,不然什么时候能碰碰梦寐以求的余仲夜胸肌,摸摸鼻子嘿嘿笑“这个给我,等我抽出时间后绝对给你介绍个好的。

许葵气的脸通红“你可真不要脸。强硬的把人推出去,砰得一声关上门。

一个小时后偷溜出去,蹲在余仲夜和小美的房门口听动静。

什么声音都没有。

许葵低头研究这个刷卡锁。

小腿骤然被踢了一脚。

许葵被出现在身后的余仲夜吓得哆嗦了下,尤其是余仲夜气场很冷,眼神更冷,看她的表情冷淡到连从前的客气都没了,比陌生人还陌生。

许葵贴着门板一时间有些腿软的动不了,抿唇半响,“余先生好。

声音小小的,又软又糯。

余仲夜气笑了“滚开。

许葵垂头往旁边蹭了蹭。

余仲夜掏出房卡贴上去,门嘀的一声轻响开了。

“余先生。许葵在他进门的刹那,手触上他的手腕,很小劲的拉住他。

余仲夜低头看她洁白的手腕,面无表情道“说。

“你……你今晚别……别太难过。许葵脑袋低着,小声安慰“轻易离开的都不值钱,下一个会更好。

话音落地,许葵的手腕被甩开。

砰的一声,余仲夜的房门被甩上了。

许葵看了一会,眼圈红了,扁嘴半响还是没忍住,低头抹眼泪,余仲夜从来没对她这么凶过,从来都没有,这就是要和不要的区别吗?

许葵抽抽噎噎的回房间,找门卡却没找到。

犹豫了会,抹干净眼泪再次站到余仲夜门前,深呼吸半响敲门。

过了很长时间,许葵要放弃去找服务员时,门开了。

余仲夜裸着上身,头发凌乱,眉头紧缩“说。

许葵大着胆子挤出话“我……我门卡忘房间里了。

“去找服务员。余仲夜冷漠疏离道。

许葵“我……我路痴。

“撒谎成精了?

许葵面色涨红,想起她以前和余仲夜炫耀过,记路牛逼到能拿奖的地步。

憋了憋,吐话“我想借你房间里的座机打前台电话。

余仲夜扫了眼她捏在手里的手机,最后没吱声,把门打开。

许葵顺利挤进去,看了眼余仲夜裸着的上半身,没出息的红了脸。

余仲夜的个子很高,肩膀很宽,身材比例堪称完美,尤其是精壮却不夸张的肌肉,攀附着缕缕疤痕,很性感,比宿舍里贴着的海报好看太多了,更重要的是许葵贴着睡过,很有弹性,烫烫的,像是一个大型的暖水袋贴在身上。

许葵现在还记得他心脏的频率,一下下的,像是刻在了脑海里。

许葵局促不安的不敢再看,脸红气喘,站在大床床尾,手搅在一起,脑袋恨不得钻到地底下。

“滚去打电话。

一句话打断了许葵的害羞和不自在。

想起自己的借口,小步子挪去床头拿起话柄。

偷偷的往身后看,余仲夜已经去了洗手间。

许葵麻溜的拆开电话线后面的连接口,三下五除二把线子拆了,接着重新插回去。

等余仲夜出来时,许葵穿着白色长裙,散着长发,正乖巧的坐在床头位置。

余仲夜倚着墙壁点了根烟“电话打了吗?

许葵低着的脑袋摇了摇,细声细气道“电话坏了。

胡扯。

余仲夜烦遭遭的掐着烟走近。

许葵肉眼可见的缩成一团,和从前俩人共处一室那会一模一样的紧张和害羞。

余仲夜气笑了“起开。

许葵乖乖的从床头挪去了床中间。

余仲夜坐下按响座机。

忙线。

连总机也打不进去。

余仲夜进屋时刚打过电话,按说不应该。

颦眉扯电话线。

“余先生。

“恩。余仲夜叼着烟拔掉电话线子的接口。

冷不丁的,眼前擦过一个人影。

手里的电话线子被许葵按住,连带按住的还有他的手。

余仲夜重重的撮了口烟,在烟雾熏腾下打量许葵。

脸很红,眼皮有点点微肿,像是哭过了,有些紧张,但是很白,很粉,很漂亮。

手覆着他的,很软。就像余非堂在车后座捏手里时说的,肉肉的,是个很有福气的孩子。

不喜欢他的人,都有福气。

余仲夜咬着烟嘴眯眼。

蓦地吐掉烟嘴欺身凑近许葵吻了过去。

俩人最开始的一年几乎没接过吻。

许葵害羞不敢张嘴,他没兴趣,尤其是不止一次看见她偷偷嚼口香糖,吧唧吧唧的,很小孩子气。

后来偶然一次许葵张嘴了,吐着舌头轻吻他的脖颈,很生涩的主动,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余仲夜有些……不忿。

明明三天前还拉着他祈求的小孩,怎么这么快就变心了。

从脸红眼里全是他变成面无表情,把属于他的喜欢全给了余非堂。

装的吗?

还是真的。

余仲夜把人直接怼到墙边,手扶着她的脑袋,近乎撕咬般吻她。

烫烫的,很甜。

和第一次正儿八经接吻一个味。

直到许葵手哆哆嗦嗦的抓住了他的衣领在迎合。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