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骆驼小说!

首页资讯›(坏种)迟伏川陆井桐最新热门小说_(坏种)全本在线阅读

(坏种)迟伏川陆井桐最新热门小说_(坏种)全本在线阅读

《坏种》

信鸽不想念

现代言情 迟伏川 陆井桐

《坏种》小说是作者“信鸽不想念”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许尧将苏夏执护在身后,死死盯着面前的人。苏夏执拽了拽许尧的衣角,指着角落里两个疼到站不起来的人,“他们,是他们!你不要揪着个人就打啊,陆井桐在帮我!”“你说什么?”许尧回头,一脸震惊。震惊这人居然就是陆井桐,震惊陆井桐居然帮了他。苏夏执有些赌气似的一把将许尧推开,“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啊,我看看伤...

来源:fqxs   主角: 迟伏川陆井桐   时间:2023-01-25 12:57

《坏种》小说介绍

小说《坏种》,现已完本,主角是迟伏川陆井桐,由作者“信鸽不想念”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大概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陆井桐揉揉眼睛醒了过来这一觉他睡得很踏实,没有做乱七八糟的梦,梦里好像有温暖柔和的光一直包围着他迟伏川拨弄了一下他有些乱了的头发:“醒了?吃点东西吧”“麻烦您了”陆井桐接过迟伏川盛好的海鲜粥,尽…

第1章 多管闲事

“停!停手!许尧,你疯了吗!你给我松手!许尧的腰被死死搂着往后拽,但是仍旧没有松开揪着对方衣领的手。

对方一脸淡漠,不似许尧的目光带着暴虐的狠厉,他眸色黯淡,像是蒙了一层灰,宛若深潭般寂静,抬着下巴,好像刚刚被打的不是他。神情这般冷静,反倒让许尧不寒而栗了起来。

“我说了是误会,你到底听不听我说话?苏夏执不顾身上的伤撕扯一般的疼,拼了命把许尧拽到墙角,气得差点上脚踹他。

许尧将苏夏执护在身后,死死盯着面前的人。

苏夏执拽了拽许尧的衣角,指着角落里两个疼到站不起来的人,“他们,是他们!你不要揪着个人就打啊,陆井桐在帮我!

“你说什么?许尧回头,一脸震惊。震惊这人居然就是陆井桐,震惊陆井桐居然帮了他。

苏夏执有些赌气似的一把将许尧推开,“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啊,我看看伤哪了……

陆井桐嗤笑一声,往后退了几步躲开苏夏执伸过来的手,靠在墙上慢慢悠悠点了根烟。苏夏执和许尧都没再敢说话,看着烟雾缭绕里陆井桐模糊的脸。

就在苏夏执准备开口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的时候,陆井桐扔掉烟头踩了踩,懒洋洋地开口“所以怎么说?

少年冷冽的声音响起,“怎么,就这么算了?陆井桐站直,看向平静下来的许尧。

“当然不是,谢谢你帮我……苏夏执用眼神疯狂暗示许尧。

“我没问你。

许尧把苏夏执又拉回身后,“抱歉,我看小夏受伤了太着急了,没搞清情况就……

陆井桐点点头,抬手擦了下嘴角,看见手背上留下一点血迹。转身准备走。

“虽然很混蛋,但是我还是想谢谢你,那个……周末请你吃饭可以吗?许尧心里过意不去,苏夏执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心都要跳出来了,进了这狭窄的巷子后又只注意到了把手搭在苏夏执肩膀上的陆井桐,下意识就冲上去给了他一拳。

要不是苏夏执死拽着,他这会儿就跟陆井桐打起来了。

可是陆井桐怎么会那么好心?之前他也听苏夏执提过陆井桐,不像是会多管闲事的人啊,况且苏夏执跟他也不熟。

不过陆井桐倒是跟他想象中有点出入。是苏夏执口中的帅哥没错,不过少了点他所想象的混混气质,全身上下都写着“事不关己,刚刚被他一拳打在脸上都没什么生气的表情,一副怎么样都不在乎,谁都看不起的模样。

“没时间。陆井桐头都没回,丢下这句话就走。

角落里蜷缩的两个人有了逃跑的想法,在陆井桐转身后交换了下眼神,一个拿起了地上的砖头背在身后,一个向许尧扑去。

“怎么,玩儿阴的?许尧反扣着那人的手把他摁在墙上,那边陆井桐也及时回头躲开了准备砸下来的砖头。

陆井桐瞥了一眼躲在一边的苏夏执,平静如死水的双眸有了一点波动。他掐住那人的脖子,膝盖抵上他的胸口,拿起了刚刚那块砖。

见陆井桐手里的砖头高高举起,苏夏执瞪大了双眼,“陆井桐!你在干什么,你冷静一点!

这砖头要是以他的力度往地上的人头上砸,那就不是小事了。

许尧将手里反扣着的人踹开,去拽陆井桐拿砖头的手。

“砰一声,砖头在那人的耳边碎开,粗粝的碎片划破了脸,他被吓得一动不敢动,直到一阵警笛声后,陆井桐被几个人拉开。

“都蹲下!双手抱头!警察!

陆井桐举起双手,对着地上脸色煞白的人笑了笑。

对面的警察拿着警棍,将警察证在他们眼前晃了一下,“有人举报群众斗殴,跟我们走一趟吧。

苏夏执朝陆井桐眨了眨眼,用口型对他说,“我录音了。

在走出巷子的前一刻,陆井桐在拐角处看见了一个黑色的人影一闪而过。

他没有在意,也懒得在意。

世界上要在意的东西那么多,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没用的东西上。

一路上两个小混混哀嚎着喊“欺负人,吵得他头疼。

还好被押进车里的时候是和许尧和苏夏执一起,要不然一路上都不得安宁。

但也没好到哪去,苏夏执从一上车开始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跟警察解释事情经过,又跟许尧抱怨为什么来得这么迟,伤口好疼之类的,许尧也顺着他,一点不见他烦。

只有自己盯着车窗外看流逝的风景,直到车停下,他们被带进所里。

那两个小混混先下了车,让陆井桐意外的是,警车的副驾上下来了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一路上苏夏执的嘀嘀咕咕还是有用的,警察大致了解了事情经过,不过那两个混混死不承认是自己动的手,两边都说自己是正当防卫,直到苏夏执把手机重新开机,将录音放了出来。

接着那两个混混被带走,留下他们三个面面相觑等着笔录做完。

“以后这种事情,先找警察,再通知朋友,知道了不?哎呀我说你们年轻人,动不动就能打起来……

老警察喝了口水,“你们都是隔壁大学的吧?好好的周末,是给你们休息的,不是给你们打架的……趁着周末,去公园划划船也是好的……

听他絮絮叨叨了一会儿,可算是能放他们走了。陆井桐也没再和许尧他们搭话,直接就离开了派出所。

陆井桐又摸了根烟,因为有点风,打火机点了几次都没着。他有些烦躁,将烟叼嘴里,随手将打火机扔进垃圾桶。

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了,路边的灯也渐渐亮了起来。

前面路口站了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背影很高,估计要比自己还高上不少,暖黄的灯光下看不清他的侧脸。

好像注意到了陆井桐的目光,那人转过身来,嘴角轻轻勾了一下。

陆井桐不知道他在对他笑还是在嘲讽,不过以他的经验判断,第一种情况大概是不可能的,很少有人会对他温和地笑。

“你报的警。陆井桐说。

其实并不是要追究什么,他也只是好奇在巷子里看见的黑色人影是不是眼前这个人,仅此而已。

“是我。那人很平静,语气淡淡。

陆井桐从他身边经过,留下一句“多管闲事。

他也不是第一次因为打架进派出所,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就是很别扭,心里莫名其妙堵得慌,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郁闷得喘不上气。

他也没有回家,慢悠悠晃到家附近的便利店,买了几罐啤酒,在夜色里没有目的地乱逛。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